•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31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这一类画作,可称之为佚名画,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中国人对生死忌讳莫深,但借着这无名画师留下的铭旌,才知晓,原来古人对待死亡与升仙如此浪漫而隽永。其实,有些画师本属史馆管理,以绘画客观真实地反映历史,是他们的职责,才会诞生像《宫乐图》这样的画作。事实上,这些无名的摹本画师的画技,本不逊...
《白蛇传.情》在B站火出圈,戏曲又看到了希望。为此我们采访了美术指导李金辉老师,与他一起谈谈《白蛇传·情》。最初看到《白蛇传·情》是粤剧电影时,心怀忐忑“到底要不要看?”毕竟不止戏剧距离我们古远,粤剧作为地方方言,限定更大。采访最后与李金辉老师谈到,《白蛇传·情》现在火出圈了,票房也突破千万大关,不过在他看...
天龙山佛首消亡史:低眉一笑背后,是百年前的劫难。先切下2号窟的主佛头,随后是北壁主佛头,东壁主佛头,连同主佛旁边的菩萨罗汉,都一批批地凿下来,小的连带身体都切下,大的就切下头首。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里,有天龙山第21窟的菩萨头,那是天龙山唐造像最美的样式,菩萨低眉含笑,神情安详,一如当时。日本根津美术馆里,是收藏全世界最多的...
消失的中国旗袍美人。恰如旗袍,并非因为民国旗袍才美,而是旗袍令民国更动人。一位旗袍老师傅说:“旗袍的袍字有讲究,袍者,裹贴而不紧身。”不同于现在把旗袍放在表现形态,突出“前凸后翘”上,京派旗袍随着曲线走,却又不紧裹,略有盈盈一握,显现着稳妥。后来旗袍长衫就变成了女性的普通装束,她们会穿着旗袍买菜做饭,操持家务,更把长...
2020中国新十大最美建筑:城市建筑之美,即生活之美。12月23日,建筑畅言网评选了2020年中国第十一届最丑建筑,广州融创大剧院高居榜首。今年世界著名的建筑网站Architizer公布了今年的名单,中国建筑斩获了29项大奖。美的建筑,不仅能表达独特的建筑语言,还能给城市生活以美的享受。在建筑界乱象频出的2020年,我们更需要学会审视,那些记录...
中国水墨动画,曾一骑绝尘。再之后迎来了水墨动画的辉煌时代,《山水情》、《牧笛》、《鹿铃》.....那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时代。水墨动画脱胎水墨画,中国水墨的形,在写意简练下赋予万物一种神。中国水墨动画《山水情》,就是一个关于知音的故事。水墨动画就像动画中的白月光,世上许多动漫人都心所向往之。可是水墨动画太难了,制作之复杂,资...
看见残缺美,是中国人对生命的一种退让。宝玉嚷着要叫人来收拾,黛玉却说别忙,“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图1.2|南宋 哥窑五足洗 上海博物馆(动脉影- 摄) ?釉水随着温度熔融,“上善若水”,它们会流淌进那些缝隙,互相交融,渐渐“契合”成走泥纹、菟丝纹等等。图1.2|宋 建窑曜...
中国印章,小器大雅。印章,是中国文房里的小物件。刻印章的刀,前人称为“铁笔”,篆成阳刻或者阴刻。印章最具雕琢美的部分,是它的钮。鼻钮印章,有隆起的尖,中间穿一个小孔,穿绳系着,每天戴在身上。戴印章是古人的习惯,是他们的亲密友人,但把鼻钮章戴在身上总会让人浮想联翩。关于印章,文徵明曾说过,“他的书屋大都是建筑在印章上。...
没有一种繁华会永恒:懂留白,才是人生大智慧。人生的留白,是懂得放下繁华。图|恬逸 ?留白,是人生取舍的智慧。80岁后,他的人生有了留白,是一座园子,名为春余。给自己留一点白,是懂得对人生取舍。留白,便是一种人生态度,留一条后路,为人生留余地。图|空谷寻芳 ?为自己的人生,留一点白。人生欢聚,是繁华。留白,不仅仅是一种审美,...
宋朝人的美学,叫极简。图片|天青釉六方瓶(动脉影-摄)今天人们推崇极简美学,但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宋朝的美学就是极简。图片|汝窑天青釉刻花莲瓣纹熏炉局部(动脉影-摄)宋人的极简,是简单。图片|汝窑葵口盏托 (动脉影 摄)像五大名窑排名第一的汝窑,釉色天青,又名雨过天青。图片|汝窑天青色水仙盆 (动脉影-摄)图片|汝窑天青色...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1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