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umph / 医药 / 超级细菌NDM-1

0 0

   

超级细菌NDM-1

2010-08-16  Triumph

最新出现的超级细菌叫NDM-1

英国卡迪夫大学、英国健康保护署和印度马德拉斯大学的医学研究机构在一些曾去印度接受过外科手术的病人身上发现一种特殊的细菌。发表在医学专业杂志《针刺》上的文章指出,这种细菌名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ew Delhi metallo-β-lactamase 1,简称NDM-1),这种细菌含有一种罕见酶,它能存在于大肠杆菌的DNA中从而使其产生广泛的抗药性,人被感染后很难治愈甚至死亡。NDM-1的复制能力很强,传播速度快且容易出现基因突变,在现在滥用抗生素的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一种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其实并不是一个细菌的名称,而是一类细菌的名称,这一类细菌的共性是对几乎所有的抗生素都有强劲的耐药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超级细菌的名单越来越长,包括产超广谱酶大肠埃细菌、多重耐药铜绿假单细胞菌、多重耐药结核杆菌、泛耐药肺炎杆菌、泛耐药绿脓杆菌等。超级细菌中最著名的是一种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简称MRSA),MRSA现在极其常见,可引起皮肤、肺部、血液和关节的感染,当年弗莱明偶然发现青霉素时,用来对付的正是这种细菌。但随着抗生素的普及,某些金黄色葡萄球菌开始出现抵抗力,产生青霉素酶破坏青霉素的药力。MRSA的耐药性发展非常迅速,在1959年西方科学家用一种半合成青霉素(即甲氯西林)杀死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之后仅隔两年在英国就出现了耐甲氯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MRSA已经成为全球发生率最高的医院内感染病原菌之一(也被列为世界三大最难解决的感染性疾病首位),在全球范围内目前被证实对MRSA还有效的只有万古霉素。
 

“超级细菌”可广泛传播

超级细菌NDM-1几乎可以跨越不同的细菌种类,也就是说它可以广泛存在于各种细菌的NDA线粒体中。在各种细菌中的NDM-1超级病菌是以DNA的结构出现,因此被称为质体。它可以在细菌中自由复制和移动,从而使这种病菌拥有传播和变异的惊人潜能,对除替加环素和多黏菌素之外的所有抗生素都有抗药性。研究人员正在确定这些患者感染的NDM-1病菌的普遍性。研究者发现,2009年英国就已经出现了NDM-1感染病例的增加,其中包括一些致死病例。参与这项研究的英国健康保护署专家大卫.利弗莫尔表示,大部分的NDM-1感染都与曾前往印度等南亚国家旅行或接受当地治疗的人有关。在英国研究的37个病人中,至少有17人曾在过去1年中前往过印度或巴基斯坦,他们中至少有14人曾在这两个国家接受过治疗,包括肾脏移植手术、骨髓移植手术、透析、生产、烧伤治疗或整容手术等。不过,英国也有10例感染出现在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海外治疗的病人身上。目前的研究发现,携带NDM-1的大肠杆菌感染,会导致许多病人出现尿路感染和血液中毒。

抗生素的滥用塑造了超级细菌

青霉素的发现和提纯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自1941年青霉素应用于临床后,人们相继发现了上万种抗生素,有200余种抗生素应用于临床。抗生素的广泛应用已挽救了无数生命,时至今日抗生素仍然是医生治疗感染过程中不可缺少的药品。然而随着抗生素的使用,引起人类疾病的许多细菌已经对它的对手产生了耐药性。抗生素使用较为集中的医院是培养超级细菌MRSA的温床。细菌无声地在患者、医护人员、患者间播散,并可存在于人体达数月之久。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曾报道,1975年182所医院MRSA占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总数的2.4%,1991年上升至24.8%,其中尤以500张床以上的教学医院和中心医院为多,因为这些医院里MRSA感染的机会较多,耐药菌株既可由感染病人带入医院,也可因滥用抗生素在医院内产生。而超级细菌NDM-1就是从印度的整形和外科医院患者中传播开来。

而关于目前的NDM-1超级病菌,事实上早在2009年香港便发现首宗个案,一名66岁的印度裔男子的尿液样本含有NDM-1的大肠杆菌,但病人已痊愈。目前这种细菌的传播途径还没有最终确定,但病菌的主要源头印度和巴基斯坦均邻近中国,根据当前的传播速度和国际旅行的频繁,不排除NDM-1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按照中国目前滥用抗生素的发展态势,新的超级细菌还会陆续出现在10-20年内,所有的抗生素对它们都将失去效力。瑞典传染病控制研究所的安德里亚斯·赫迪尼(Andreas Heddini)警告说,如果滥用抗生素的势头不能得到有效遏制,人类很可能重返前抗生素时代。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名誉所长、上海市细菌耐药性监测网专家委员会主任汪复教授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超级细菌”不是专有名词,它指的并不仅仅是外国科学家发现的这一种引起人们死亡的细菌。
  “超级细菌”不过是一个科普名词,是一个让市民通俗易懂的名词。它实际上就是泛指耐药性细菌,而“泛耐药细菌”早就存在于我们周围。不单单是国外科学家发现的这两种细菌。比如大肠杆菌就具备泛耐药的特点,它就可以叫做“超级细菌”。

  汪复教授表示,外国科学家发现的“超级细菌”其实仅仅是“泛耐药细菌”家族中的成员。“泛耐药细菌”是指针对临床上我们所有的抗生素都耐药了,也就是战场上我们掌握的武器都对细菌没有杀伤力了。也就是说,在我们的身边,“超级细菌”家族比比皆是。现在大家比较关注这一事件,是因为临床上对于医生来说比较棘手,对病人危害性较大。而近十年来,临床上这种泛耐药细菌也有增长趋势。

  “NDM-1”中的“M”代表了国外科学家发现的这种细菌所产生的酶是一种金属酶,所以用了英文“金属”这个词metal的第一个字母,而这种可以抵抗抗生素的酶不止一种,实际上有几百种。

  我们中国的很多医疗单位对这些酶有很多研究,它可以水解很多化学结构不一样的抗生素,继而破坏抗生素,使抗生素不能发挥作用。我国也相继发现了很多种具有这样强大破坏力的酶,只是此次外国科学家发现的那种金属酶在中国比较罕见而已。

  因此,“超级细菌”的出现不是一个新问题。由汪复领衔参与的《2009年中国细菌耐药性监测报告》显示,我国的细菌耐药情况不容乐观。革兰氏阴性杆菌,其中包括铜绿假单胞菌、鲍曼不动杆菌等已成为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