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飘零 / 社会/财经 / 我们现在怎样骂老师

分享

   

我们现在怎样骂老师

2011-09-07  细雨-飘零

92年前,鲁迅先生曾在新青年发过一篇文章,“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立意新颖,针砭时弊,对父亲“绝对的权力和威严”大大反动了一番,算是“革命要革到老子身上”去了。

在鲁迅的时代,革老子的命,确实是需要胆识的。中国人历来讲究天地君亲师,崇奉还来不及,革命更是不敢想的了。

不过,时光到了21世纪,儒家文化很是式微,天地君亲师的光环,早已淡了许多。别说父亲,便是天地,也已经失去了权威,早就有战天斗地的说法。五者之中,师的地位尤其下降得利害。天地君亲,虽然不再需要鲁迅把他们请下神坛,毕竟大家还有些敬畏。所以,我今天要说一说的是:我们现在怎样骂老师。套用鲁迅的说法,我今天算是“革命要革到学生身上”去了。

今天的老师,不光走下了神坛,而且快要从受祭者变成牺牲了。不但很难有学生的感恩,反而常常被学生骂。教授成了叫兽,诲人成了毁人。去年教师节当天,还有某体育明星,用粗口在网上公开大骂自己的老师。

众生本该平等。老师如果有错,原也该骂。只是这师从比肩天地君亲受祭,到今天堂而皇之地被骂,令人总有沧桑之感。要知道,以前的中国,天地君亲师都是不可以冒犯的。欺师灭祖,杀父弑君,不敬天地,都是大罪。不但不可以骂,即使内心有所不满,嘴上并不说出来,也算是“腹诽”罪。当年的颜异就是因为“腹诽”罪被汉武帝杀掉了。

我想倘若自己的老师真的有错,非要骂老师不可,最好不要报以粗口。骂个可恶,也就够了。毕竟师生如父子,免些口业,也是应该的。而且,骂老师最好不要以偏概全。哪个老师得罪了你,骂他也就是了,犯不上搞“连坐”,把所有的老师都捎上。当年的苏三受了委屈,就没必要骂“洪洞县里没有好人”。得罪了好心的干爹,岂不是自讨苦吃?

倘若老师没有错,却还要骂老师,那便有些过分了。有的老师有些讨厌,但不可恶。比如,学生不愿读书,老师非要他读书。市场大潮,泥沙俱下,学生偶尔想放弃些原则,老师偏偏教训他不要放弃原则。这时候,我以为学生倘若不以为然,最好像大话西游里的孙大圣那样,说一句“婆婆妈妈的,我受不了了”。不要骂什么书呆子,愚蠢,迂腐,或者冬烘。老师如果学问做的呆,才是书呆子。倘若学问做的不呆,只是肩上有些道义,便算不得真呆。

比较而言,骂老师呆,比起骂老师恶,尤为不可接受。因为老师如果真的恶,骂不骂只是该不该“为尊者讳”的问题。骂人者总还占了个“理”字,还算是邪不压正。至少双方应该各打五十大板。而如果骂老师呆,那就是骂正不骂邪了。一个社会,不管多么黑暗,如果人们的心底还以正为美,那么社会总还有希望,还有未来。如果以正为丑,那就真的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了。好比当年梁任公得了肾病住院。医生如果要割掉他的坏肾,治疗方案虽然可以争论,大方向总是不错的。而如果像事实上那样,偏偏去割他那个完好的肾,悲剧结局就不得不发生了。别忘了这悲剧不仅是梁任公的,也是国学的。

所以我以为,如果非要骂老师,书呆子是下骂,可恶是上骂。如果骂作冬烘,可以称为中骂。因为能骂出这两个字的,起码正经读过几年书。老师希望的就是学生读书。所以被骂冬烘,也是一种慰藉。

对于下骂,最好借上骂回应之。不如此,则国家就没有了希望。对于上骂,鲁镇鲁四老爷的那句口头禅很有道理,可恶之后,最好跟个“然而……”。

对于中骂,我想最好的回应,是再写一篇“我们现在怎样做老师”。

也许不一定要真的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