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eHappy / 国学大讲堂 / 认识诗歌的九种度<七_八>

0 0

   

认识诗歌的九种度<七_八>

2011-11-07  MouseHappy
认识诗歌的九种度
                              郝永勃
『七:领悟一种厚度』
   我很庆幸在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了艾青写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诗歌。艾青成为了自己认识新诗的尺度。
   厚重,以此形容他的诗是再合适不过了。《大堰河——我的褓姆》,为之流泪。或是守护者,或是褓姆,或是其他什么人,重塑你一生的那个人。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也落在一个年轻人的心里。我热爱他笔下的吹号者,热爱那种感觉:
   黎明没有到来,
   那惊醒他的
   是他自己对于黎明的
   过于殷切的想望。
   在艾略特的《荒原》中,也读出了那种味道。介乎于懂与不懂之间,物我同在。正如英国诗人也是画家布莱克所说:“从一粒沙子看出一个世界,从一朵鲜花窥见极乐之土。将无限握在掌心,使每个时辰联系着永恒。”你能触摸到那种厚度吗?
   人心是相通的。你再去读陈子昂的《登幽谷台》: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时空交织,多少年前。或多少年后,都一样能领悟出一首好诗的厚度吗?多读有厚度的好诗,我们也许能变得多一点厚度。
『八:克服一种难度』
   写诗是有难度的。一个普通人依靠什么超越庸俗的生活,而成为一个诗人。
   二十岁的时候,每天都想写诗,随意的,即兴的。阅历浅,诗也浅。那时候。还意味不到写诗的难度。想读书就读书,愿写就写。诗性是有的,写出一首好诗却很难。
   到了三十岁,生活就像散文诗了。衣食住行,安居乐业。散文在前,诗在后,现实在前,梦想在后。解决生存中的难,同时克服写作上的难,阅读中的难。不可意去写诗,有时恰恰能写出好诗,也即水到渠成。
   从生活的难度中生长出的诗耐品味。一首没有难度的诗,没有起承转合的节奏,没有感情与理智的冲突,没有乐感和画面感,读起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唐代的司空图在《与李生论诗书》中说:“文之难,而诗之难尤难,古今之喻多矣,愚以为辩于味而后可以言诗也。”
   不惑之年之后,写诗是越来越难,越来越少了。但没有写的欲望,还有唯美的憧憬,还有一种诗意。
  人的坎坷,诗的曲折。一个会写诗的人是懂得欣赏自己痛苦的人,痛苦又何尝不是一笔财富。凡是大诗人一定经历过大磨难,刻骨铭心,脱胎换骨。从痛苦中走出来,从自我的情感中走出来,写出超越痛苦的诗。
   我们从中被惊醒,从中认识到了写诗的难度。写诗,向上难,向下易;向雅难,向俗易;向俗看到雅难,向雅看到俗易;向大俗大雅难……
                                          『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