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人”挑战传统医学?人类还有个“腹脑”?

2011-12-13  龙飘飘
“无头人”挑战传统医学 人类还有个“腹脑”?

特约撰稿 小亮


好莱坞怪才昆廷·塔伦天奴的电影一向以情节怪诞充满黑色幽默而著称。他1997年的电影《留低你个死人头》(Curdled)也不例外,说的是女主角嘉比拉自幼便对杀人事件充满好奇,一直都想要知道究竟割下的人头是否会有知觉,是否还会说话?正好这时发生了一连串凶案———一名冷血杀手以凶残的手段谋杀了数名社交名嫒,并把她们的头割下。嘉比拉把握机会,决定对此案件进行深入调查。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最后她自己也被冷血杀手割掉了项上人头,终于算是解开了深藏心中多年的谜团!

撇开《留低你个死人头》对人类无休止好奇心的暗讽不谈,单从技术角度来讲,没有身体的头是否仍有思维?没有头的身体是否还能存活?这是一个尽人皆知的道理———当大脑停止工作的时候,人的身体也会立即死亡。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问题没有头的身体还能动?

没有了身体的头还会“活”上一段时间———虽然时间不长。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类似事件。有目击者称,在一次行刑过程中,刽子手一刀切掉女犯人的脑袋之后将人头提起,这时人头上的眼睛和嘴巴突然张得大大的,仿佛是想大声叫喊。从科学角度来看,这似乎比较好解释,因为大脑的死亡有一个过程,其间它还有可能完成一些比较基本的功能。

但没有了头的身体会是怎样?大家可能都见过,被切掉脑袋的鸡依然可以围着院子跑上一阵子。这一事实似乎无法用神经反射来解释,因为肌肉动作的指令也必须是来自大脑。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鸡的身体如何保持平衡?它的肌肉收缩又是靠什么在指挥?更重要的问题是,同样的事情是否会在人类身上发生?

许多医生都知道这样一个现象:当头从人体分离之后,体内的心脏依然可以继续跳动一段时间。这就意味着,在头被切掉之后,身体也许依然可以感受到极大的痛苦。不过科学家普遍认为,无头的身体是不能移动的。低级生物的身体在失去大脑控制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许还能有所动作,人却绝对不可以。

但是二战结束之后不久,苏联圣彼得堡的报纸却刊登了一篇报道———一个人在彼得戈夫的树林中采蘑菇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爆炸装置。要说这个人的胆子也挺大的,想也没想就把那玩意给拿了起来。结果,“轰”地一声爆炸,当场他的脑袋和身子就分了家。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报道中写到,已经没了头的采蘑菇者居然在树林里跌跌撞撞地走了200多米才倒下,其间他甚至还走过了一条小溪上3米长的窄桥!

一名曾参加过二战的士兵也说了他曾亲眼目睹的怪事———在一次战役中,敌军炮弹炸过来,结果几名战友的脑袋立刻被弹片削掉了一大半,就好像帽子似地挂在脖子上,可他们依然还向敌军阵地冲锋,其中一位还跳过了好几个弹坑,那情形别提多吓人了。莫非坚强的意志可以转换成躯体内的某种能量,使其在死后依然可以活动?证据一史料记载很传奇同样地,史料文献中也记载了大量类似现象。

据俄罗斯修道院的文献记载,1570年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悲剧:当时,科尼里神父是普斯科夫伯朝拉修道院院长,他不仅德才兼备,而且勇气过人。科尼里下令在修道院周围建一道高墙,以抵御敌人入侵,但是此举并没有得到沙皇伊凡四世的批准。有“恐怖伊凡”之称的伊凡四世以专制、残暴而著称,他得知科尼里神父在搞“违规建筑”之后大为光火,下令砍掉科尼里的脑袋,并亲临修道院对他进行惩罚。

行刑是当着修道院众僧侣的面执行的。科尼里的人头落地之后,神秘的事情发生了———没了头的科尼里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脑袋,径自向神殿走去。直到走上祭坛之后,他才仆地而死。“恐怖伊凡”被眼前所见深深震慑,为自己的决定感到由衷懊悔,于是盛葬科尼里。科尼里死后走过的那段路被称为“血路”,直到现在它依然用鲜花装饰着,科尼里本人则被封为圣徒。

1386年,巴伐利亚国王判处贵族迪兹·范·斯乔伯格死刑,因为他多次造反,试图颠覆国王统治。行刑那天,斯乔伯格和他的4名亲信都被绑在了绞刑台上。5人被排成一列,每人之间的距离都为8米。然而就在行刑前,斯乔伯格提出了一个“非常请求”,他说:“如果脑袋被切下之后,我还能从这4名手下面前跑过,希望国王能对他们宽大处理,赦免他们的死罪。”国王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觉得他的请求实在太荒唐,就爽快地答应了。刽子手刀光闪处,斯乔伯格的人头重重地落在了断头台上,发出巨大声响。几乎就在同时,没了头的斯乔伯格开始发足狂奔,他一鼓作气跑了32米,直到跑过最后一名手下才倒下。国王大惊失色,但是他还是履行了自己先前的承诺。在场的人们纷纷议论说,是上帝在暗中保护斯乔伯格的那4名手下。

这样的史料记载还有许多———无头的圣德尼伯爵在巴黎的大马路上走了足足2英里;某土耳其小伙在打仗时不慎被敌人砍掉脑袋,可他的身体依然在马背上继续顽强拼杀了几个小时……证据二医学界的资料较可靠如果说上述种种只是传闻不足为信,但还有许多来自医学界的文件,其中记录了大量惊人事例,证明没有大脑的人体也可以存活。1935年,纽约圣文森医院出生了一名男婴,表面看他和其他婴儿没有任何不同———能睡能吃甚至还会哭,但是,不久当这名婴儿死去之后,尸检结果让所有医生深感震惊———婴儿的颅骨中竟然没有任何脑组织,此事例至今依然是科学上的未解之谜。越来越多的事例和传统医学理论相抵触,科学家为此大伤脑筋。而且部分事例的消息来源非常可靠,伪造的可能性极小。比如,德国著名的神经外科医生豪夫兰德教授曾讲述过一个瘫痪患者的病例。他说,这位病人直到去世时思维一直都很健全,但在病人死后,豪夫兰德教授将他的颅骨切开解剖时才发现,里面没有脑组织,只有脊髓液。

1940年,一名14岁的男孩被送到玻利维亚的尼可雷·奥提兹医院,他告诉医生说,头疼得很厉害,特别是在晚上,头仿佛疼得要炸开一样。男孩很快就死了,医生甚至没来得及对他进行脑部手术。医生对男孩头部解剖后发现,颅骨中已经没有了脑组织,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肿瘤!此情此景不禁让在场的医生对医学的精确性产生了怀疑。试推论“腹脑”能对人体发号施令和宗教不同,目前科学无法对上述现象作出合理解释。否则,基本的医学理论将不得不被彻底颠覆。俄罗斯医学院科学研究所的专家坚持认为,尽管目前医学界对人脑并未研究透彻,人脑尚有许多未解之谜,但也没有必要把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太当真。那些关于“无头人”的传说大多数是无稽之谈,在经过一次次的复述之后才被夸张成现在这个样子。

的确,诸如走、跑之类的复杂运动必须依靠大脑的神经反馈才能完成,正因为如此,美国科学家不久前提出的所谓“腹脑”(abdominal brain)理论,似乎成了“无头人”唯一合理的解释。据美国科学家称,他们发现在人体食道和胃的内壁上也聚集着神经组织,并称其为“第三大脑中心”。科学家指出,这个“第三大脑中心”由一亿多个神经元组成,甚至比脊髓中的神经元还要多。而且,它们并不单是神经简单的结合,还具备记忆信息的能力,甚至影响我们的情感和健康。

此外,美国科学家说,在人处于紧张状态时,“腹脑”还将负责控制荷尔蒙的分泌,促使身体反抗或者逃跑。这样,一旦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腹脑”可以在短期内担负起这一职责。只是“腹脑”理论并没有得到最终证实,它是否能解释神秘的无头人现象,还有待进一步检验。  


来源:《青年参考》 2003年4月10日
(责任编辑:宋丽云)

    来自: 龙飘飘 > 《腹脑》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