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迷 / 苏州刺史刘禹锡 / 刘禹锡:三年勤政刺史三贤堂里供奉

0 0

   

刘禹锡:三年勤政刺史三贤堂里供奉

2012-02-14  苏迷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洛阳(今河南省洛阳)人,自称为汉代中山王刘胜的后人。贞元九年进士,官至察御史。王叔文失败,被贬为朗州司马,后又任连州、夔州、和州等刺史,官至检礼部尚书兼太子宾客。有《刘宾客集》,又称《刘中山集》、《刘梦得集》。
    刘禹锡后来在政治上失意,几经调动,被派往苏州担任刺史。当时苏州发生水灾,饥鸿遍野。他上任以后开仓赈饥,免赋减役,很快使人民从灾害中走出,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苏州人民爱戴他,感激他,就把曾在苏州担任过刺史的韦应物、白居易和他合称为”三杰”,建立了三贤堂。皇帝也对他的政绩予以褒奖,赐给他紫金鱼袋。
    刘禹锡在苏州做过三年刺史,关于苏州的诗是很多的。临走时有《别苏州》两首,其二这样写到:“流水阊门外,秋风吹柳条。从来送客处,今日自魂销。”一直都是作为主人的他,这次就要离开苏州了,顿觉失魂落魄。表达了对苏州的难舍深情。
    关于灵岩山,刘禹锡有诗两首,“馆娃宫在旧郡西南砚石山前,瞰姑苏台,傍有采香径,梁天监中置佛寺日灵岩,即故宫也。信为绝境,因赋二章”。这里透露的消息似说灵岩山本是砚石山,后来有了灵岩寺,才山以寺名,不知是否如此。诗两首如下:“宫馆贮娇娃,当时意大夸。艳倾吴国尽,笑入楚王家。”“月殿移椒壁,天花代舜华。唯馀采香径,一带绕山斜。”这诗似不是描写灵岩景色,而是咏史抒情。这“笑入楚王家”一句,不知是指怎样的历史事实。而“采香径”不用“泾”字
而用“径”,似不是指河道,而是说山路。
    除了灵岩山,自然还有虎丘。有关的诗不少其中有一首《发苏州后登武丘寺望海楼》:“独宿望海楼,夜深珍木冷。僧房己闭户,山月方出岭。碧池涵剑彩,宝刹摇星影。却忆郡斋中,虚眠此时景。”这望海楼,《全唐诗》上有注:“一作望梅楼”。但无论望海楼还是望梅楼,现在的虎丘似都没有。只有冷香阁,冷香应和梅有关,或许会有渊源关系。而刘禹锡另诗《虎丘寺路宴》有二句:“徘徊北楼上,海江穷一顾”,则似望海楼是北楼,不是今冷香阁的位置。不知这望海楼原来应在山上何处了。
    刘禹锡晚年回到洛阳,任太子宾客,与朋友交游赋诗,生活闲适。死后被追赠为户部尚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