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坊 / 才女 / 中国古代才女之十——薛涛:浣花溪畔留香笺

分享

   

中国古代才女之十——薛涛:浣花溪畔留香笺

2012-04-02  爵士坊

中国古代才女之十——薛涛:浣花溪畔留香笺

桃笺虽瘦好临摹,纵写秋心能奈何?
一任飘弦风底逝,空遗妙笔宴中过。
红颜清客由来少,翠袖校书岂有多。
可叹才高添命损,飞花散蕊诀尘涡。

                          ——佚名

薛涛诗》、薛涛笺、薛涛井、薛涛酒、薛涛坟,这一个个有情之物竟都与薛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让人不禁要问:一个被历史城封了的千年女子,何以让后人如此惦恋?

踏着千年的涛声,让我们再度步入那黄昏的蓉城,濒临锦江畔,高登望江楼,在千年前她所栖息的地方,寻找她的踪迹。

薛涛八岁赋梧桐

薛涛(?~832835),字洪度,一作宏度。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唐代女诗人。父薛郧,仕宦入蜀,死后,妻女流寓蜀中。薛涛姿容美艳,性敏慧,8岁能诗,洞晓音律,多才艺,声名倾动一时。原来在京城为官的薛勋与妻子裴氏迁往蜀中。过了不久,裴氏生下一个女孩,取名薛涛,字洪度,表示她是在惊涛骇浪的洪流中度过的。

薛涛在小的时候就显出了过人的天赋。薛涛八岁那年,其父让她以院中梧桐树为题,吟诗一首,她父亲曾以《咏梧桐》为题,吟了两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涛应声即对: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首出口不凡、工整异常,凝聚着薛涛幼年智慧和才华的诗歌。然而,望女成凤的薛勋听了大骇,面对才思敏捷的女儿,忧喜参半——喜在女儿小小年纪,却聪慧过人,出口成章。忧在他诗句中的隐喻,“迎送”、“往来”之词乃是不祥之兆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偈句,却触动了一颗拳拳慈父之心。担忧女儿今生的命运。未料,老父亲心头一现即逝的担忧,薛涛一句未加思考的诗句,竟成了她沦为一个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半生飘零,情感无依的真实写照。薛涛的对句似真的预示了她一生的命运,竟成为她日后生活营妓的谶语。不仅令人扼腕叹息,红颜的命薄!

薛涛十四岁时,薛郧逝世,薛涛与母亲裴氏相依为命,迫于生计,薛涛凭自已过人的美貌及精诗文、通音律的才情开始在欢乐场上作了诗乐娱客的诗妓,侍酒赋诗、弹唱娱客。官宦子女天性中的超拔与狂傲,使得薛涛在教坊中如鱼得水;才色俱佳,锦心绣口,更使得她很快成为成都名妓。

唐德宗时,朝廷拜中书令韦皋为剑南节度使,统略西南,内安诸候,外抚夷越,颇有政绩,时人誉为“诸葛后身”。韦皋是一位能诗善文的儒 雅官员,他听说薛涛诗才出众,而且还是官宦之后,并请她应席赋诗,薛涛不假思索立题“谒巫山庙”一诗: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韦皋看过大加赞赏,传阅给席间众宾客,大家也都叹服。薛涛这首诗写的是过巫山神女峰,《谒巫山庙》的情景。其实这样的诗不算特别出奇,只不过自从宋玉的《高唐赋》以后,巫山云雨已经成了男女欢爱的代言,薛涛却偏偏写出了点惆怅怀古的味道,大有凭山凭水吊望,感喟世事沧桑的味道。尤其最后一句春来空斗画眉长更隐隐指责前人沉溺女色,这样的立意出自女人之手已是不易,出自一个官妓更是殊为难得。所以薛涛的诗好,后人赞:工绝句,无雌声。是有道理的。

从此,韦皋就破格把乐伎身份的她召到帅府侍宴赋诗,薛涛遂成为成都著名营伎(供镇守各地的军事武官娱乐所用的乐伎)。 因为薛涛家门前有几棵批把树,韦皋就用“枇粑花下”来描述她的住地。从此“枇杷巷”也成了妓院的雅称。
  一年后,韦皋惜薛涛之才,准备奏请朝廷让薛涛担任校书郎官职,但无奈她身份卑微,只好作罢。虽未付诸现实 ,但女校书之名已不胫而走,同时也被世人称为扫眉才子


 

风月场中锦埠龙

韦皋镇蜀二十一年,其幕府人才济济,唐中叶许多著名将相都出自他的门下。在文治武功的炫目光束下,韦皋与僚友把酒相欢,总是让薛涛出场压轴。席间举杯频频,座中笑浪喧喧。薛涛斟酒,陪饮,行令,和诗,抚琴,起舞,无不赢得一片赞扬。薛涛身为幕府营妓,同黎州刺史行《千字文令》,其聪颖辩慧博得满座喝采;她同幕宾僚属们诗酒唱和,以锦心绣口赢得极高声誉。

薛涛的诗赋大部分为应酬之作。因为这些赠诗与和诗多系五言、七言绝句,用传统蜀笺书写显得不美观,意态高昂的薛涛在闲雅之余,常乐山特产的胭脂木浸泡捣拌成浆,加上云母粉,渗入玉津井的水,制成粉红色的特殊纸张,纸面上呈现出不规则的松花纹路,煞是清雅别致,还自行设计,把蜀笺改制成小而窄、才容八行的专用设诗笺。她便用这种红色的小彩题上诗句,曾给那些她认为相宜的客人朋友此笺一经散发,立即轰动,很快流行成了纸笺行业中的一枝奇花。这就是后世称赞的薛涛笺 又名“松花笺”

韦皋自有名妓在府,倍加珍视。越是珍视,薛涛的美名与文名便传得越远,远播中原的昌盛之邦,远播南方的蛮夷之地。某年,南越赠送派使者献给韦皋一只孔雀韦皋喜爱非常,依薛涛的建议,薛涛建议在府衙内为孔雀开池设笼。薛涛率众官妓共同喂养。孔雀南来,象征了唐王朝昌隆的国运和韦帅显赫的治迹,薛涛的建议,又颇有美人佐政的风韵,这件事遂成为文人们极力渲染的一段佳话。有才女、珍禽藏于成都府,四方之士无不慕名而来。成都府,因为薛涛的缘故,便成了西蜀的“终南捷径”。
    对薛涛来说,
仰人鼻息的日子,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薛涛毕竟是一个年少的女孩,不懂得人世险恶。由于韦皋的宠爱,薛涛一度介入了幕府的政事,来客们往往先以金银玉帛,珍画古玩贿赂薛涛,投石问路,以求引进。薛涛出生于官家,金银珠宝,什么没有见过?所收金帛全数交给韦皋,不料引起韦皋的恼怒,竟然以为薛涛心中另外有人。

恰逢东川节度使刘植垂涎薛涛的美色才艺,薛涛无力反抗,只是从心里压根儿鄙视刘植。在一次宴席上,薛涛拒绝了刘植的挑逗,并与刘植掀桌倒凳争吵了起来,结果吃亏的当然是薛涛。韦皋嫌她太过招摇,借一步之错,在贞元五年(789)将她罚赴松洲输变。松州是西川的边陲,抗拒吐蕃的前线。薛涛愧悔不及,兼之当时的松洲兵荒马乱,对前途渺茫很是恐惧,还有对事态炎凉的感慨、“闻道边城苦,而今始到知。却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薛涛当时年方二十,竟要承受那荒草连天的苦,蛮敌骚扰的痛。幸好,有自己的亲生老乡相伴相随,多少得到一些慰藉。一路上,在晨昏交接之际,薛涛举目满是苍凉之景,发现自己如同蓬蒿间乱飞的萤火虫般渺小,只能发着些微弱冰冷的光芒;而天上那轮明月如此之清冷,恰似这可望而不可即的幸福,如同曾经拥有、而现在对自己无情的官人。在生存受到威胁时,薛涛不想自己竟会在松州那个地方白白葬送大好的青春。感慨之际,她用自己出类拔萃的诗才,把边塞索漠之景和自己内心的幽怨结合起来,写下了《罚赴边有怀上韦相公》和《罚赴边上韦相公》两首诗。为了进一步诉说委曲,薛涛又写下了十首著名的离别诗;总称“十离诗”:

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

无端咬著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犬离主》

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

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笔离手》

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

 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
                    ——《马离厩》

陇西独自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茵。

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再唤人。
                  ——《鹦鹉离笼》

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

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燕离巢》

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

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珠离掌》

     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

 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鱼离池》

  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

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鹰离鞲》

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

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竹离亭》

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

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镜离台》

十首诗用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来比自己,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着的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只因为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瑕、鱼戏折芙蓉、鹰窜入青云、竹笋钻破墙、镜面被尘封,所以引起主人的不快而厌弃。这些诗,都是借物喻人,婉转曲折,细腻地表达了作者自己对正常生活的向往。但全部十首诗,并不作摇尾乞怜状,同样很有分寸,传达出一个女性对重新回到成都这座繁华的都市的愿望。

十首诗传回成都,大权在握的韦皋大人经过重新审视,也许是良心有所发现:将士戍边,都是艰难倍尝;美人投荒,又将会如何困苦?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自己曾经用过的人。所以,由于韦皋的一纸命令,薛涛一行被接回了成都。薛涛正以她的《十离诗》驰名唐代诗坛,在薛涛自己的诗歌艺术上,达到了新的高度。

在松州的几年,娇弱的薛涛吃尽了苦头,这诗便是她当时的感慨。公元787年,薛涛从边城赦归成都,这年她刚好20岁出头,韦皋大概由于内疚罢,最终还是免除了她乐妓之身,以一民女栖居进成都西郊的浣花溪。她就这样一直在韦皋的监护下,赋诗写字,待酒唱和,招宾待朋,迎来送往。

浣花溪,涣洗娇花嫩蕊的小溪,是这样一个诗意盎然的名字。浣花溪,自它定名以来,便注定了从此将与那诗人墨客结下不解之缘。

在薛涛隐居浣花溪之前的二十年,大诗人杜甫也曾在涣花溪寄居,给后人留有不少安身立命的慷慨悲歌之作是在这里完成的,也留下了那暂得消宁的半隐居生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诗圣一再普度众生的情怀;“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那是一个好客老人对醇厚友情的期盼。浣花溪,因为有杜甫的铺垫,便有了一层厚重的思想气息,有了一种恬静的浪漫气韵。也正因为如此,居于浣花溪畔的薛涛,其诗歌生命充满了一种不可小觑的张力。只是,杜甫也不会想到,仅仅二十年,斗转星移,浣花溪换了主人,由自然典雅的清香代替了穷愁潦倒之气。而薛涛生命里的第二个春天,也从浣花溪畔开始起航。

后来,韦皋因为镇守边城有功,而受封为南康郡王,离开了成都。李德裕继任剑南节度使,他也对薛涛的才貌同样非常欣赏。当时节度使李德裕命人成都建了一座叫做筹边楼的高阁,常常在楼上大宴宾,据说当时薛涛也来侍宴。而这“筹边楼”高大雄伟,实则是节度使与僚属将佐们瞭望远近情况,并筹谋大策的地方;那楼上四壁彩绘着蛮夷地形险要图,居高临下,作战之时便是最高指挥所。薛涛应邀写下了一首名位《筹边楼》七言绝句: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

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可以看出,其诗意之豪迈,风格之雄浑,意境之深远(“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这句是告诫众将不要贪功轻动,以致兵祸相连),这哪里有风尘女子的胭脂水粉之气,简直就是胸有百万甲兵的军中主帅。无怪乎后人评价薛涛的诗作是“工绝句,无雌声”。

薛涛的有生之年的数十年间,西川剑南节度使一共经历了十一届从韦皋、到后来继任的高崇文、武元衡、王播、段文昌、李德裕等每一位都被她的绝色与才华吸引, 每一位都对她十分青睐和敬重,他们均薛涛诗酒往来,关系极为特殊,过从甚密,而她的地位已远远地超过了一般的绝色红伎。韶华易逝,公元806年,韦皋在任所病故,这一年,薛涛已是37岁。人到中年的薛涛依然过着“门前车马半诸侯”的交游生活。在薛涛的交游圈子里,除了权倾一方的节度使和著名文人外,还有幕府佐僚、贵胄公子和禅师道流。
   “前溪独立后溪行,鹭识朱衣自不惊。”说是隐居,其实薛涛挺忙乎:广植菖蒲,酬唱诗歌,互赠墨宝……闲遐时则常着一袭朱衣,在屋边、溪前、溪后徜徉一番。浣花溪,因为薛涛的入住而热闹起来,因为诗意的名字和浪漫的环境而吸引了众多的文朋诗友。

当时与薛涛交往的名流才子甚多,蜀中几任节度使的车马,曾经在这里驰过;中晚唐才俊白居易、张籍、刘禹锡、杜牧等诗坛巨擘的博带,曾经在浣花溪的春风里飘拂。再后来,大名鼎鼎的中唐状元、诗坛大腕元稹,也慕名而来。


 

迟暮美人孤守誓

元和四年(809)三月,在梓州的时候,由于司空严绶的撮合,时已四十二岁薛涛识了前来成都公干的元稹,很快就深情地爱上了这位比自己整整小了十一岁、并且当时已是名满天下的风流才子。这也是她第一次全心全意地爱上了一个人。

当时尚在京城长安的大名鼎鼎的诗人元稹新科未久政治上尚能刚正不阿,早就在京慕薛涛的声名。在唐宪宗元和年间,他为监察御史,奉使到西蜀来,就特别约请薛涛相见。初见面时,元稹意态骄横,矜持笔砚,意在考察薛涛才华,是否人如其名。殊知薛涛从容不迫,立即走笔书作笔、墨、纸、砚《四友赞》,文曰:

磨扪虱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

引书媒而默默,入文庙以休休。

这位“贞元巨杰”立即感到薛涛书法文义,俱极佳妙,而且才思敏捷,非同凡响,于是大为惊服,赞誉备至。同时可能因为元稹妻子新丧,也被这位迟暮的美人深深吸引。他们赋诗唱和,相处甚得,始终是彼此敬佩。晚恋,也诱发了这位薛校书的痴情之火,在梓州,她陪伴元稹达三个月之久。薛涛真情所致地给元稹作了一首《池上双鸟》的诗: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可见二人的关系如糖似蜜,但好景不长,元稹和她毕竟不能长相厮守,回到长安后,寄了这样首诗给薛涛

      锦江滑腻峨嵋秀,生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似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虽然地位、年龄悬殊,他们却在蜀地度过了一年的美好时光但是,宦海的风波使得他们的爱恋很快变成一场露水鸳鸯梦。

次年二月,元稹因得罪宦官被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所以后来相别时,薛涛特作《牡丹》一诗赠送元稹,以寄情怀。诗云:

  去年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

常恐便同巫峡散,

因何重有武陵期。

传情每问馨香得,

不语还应彼此知;

只欲栏边安枕席,

夜深同花说相思。

此诗以牡丹拟人,在夜深露重中与盛开的花儿细诉衷情。这也反映了薛涛的内心有很多时间是很寂寞的。劳燕飞分,两情远隔,薛涛写下《赠远二首》,

芙蓉新落蜀山秋,

锦字开缄到是愁。

闺阁不知戎马事,

月高还上望夫楼。

薛涛在对元稹的这首诗情真意挚,表达了对远在天涯的元稹的无尽思念。

然而,元和六年,元稹于妻子韦丛死后在江陵贬所纳安仙嫔为妾,元和十年又续娶裴淑为妻。长庆元年(821),薛涛因元稹入翰林,寄去自创的“深红小笺”(即后世所称的“薛涛笺”);元稹在笺上作《寄赠薛涛》一诗,结尾有“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之句;薛涛后来也写了《寄旧诗与元微之》,其中有“长教碧玉深藏处,总向红笺写自随”的表白。命运又和薛涛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在薛涛苦苦等了元稹十多年后,元稹竟爱上了越州歌女刘采春,把薛涛晾在了一边。

元稹回到长安后曾寄诗给薛涛,表达思念之情,但他最终也没有回来。元稹不过视薛涛只是无数个和他诗酒共乐的乐伎之一。薛涛对元稹的思念却是刻骨铭心的,她用自己的全部身心等待能与心上人再度相逢,直到她终于明白自己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她作为一个看惯了欢乐虚情场中一切是是而非的绝顶聪明的女诗人,自然知道一张薄薄的桃色笺纸,如何能够挽留得住那些被酒色痴迷的褪色了的真情。对于薛涛而言,使她终身在等待,也许元稹说过要回成都见她的话,也许薛涛在等的不单单是个元稹了。婚姻终归是一种缘分,元、薛志只是上演了这么一幕爱情短剧,他们的姻缘始终未能缔结,或许是天命。

薛涛没有能成为元稹夫人,她最终被爱所抛弃。凡心已远,她选取了孤独。薛涛退隐之后,独居浣花溪畔度过了三十多年倾尽一生的才思,种花呤诗,一直在溪水边制作她精致的粉笺,孤独地老去。

 

晚岁道袍寂寞风

暮年的薛涛在成都远郊筑起吟诗楼,告别了浣花溪,告别了那些同样苍老的菖蒲草与芙蓉树,一身道服,素面朝天,隐居楼中,不再参与诗酒花韵之事。于是,无数个落日的黄昏,她身着道袍,独立吟诗楼上,望着楼下纷纷扰扰的红尘,眼里幻化出自己这几十年坎坷的人生经历。在孤寂中,薛涛等待着自己生命中最后的一圈年轮。回想起来,有时候,在命运的面前,一个人是显得多么的无奈啊!

薛涛终生未字,致使后人有“孤鸾一世,无福学鸳鸯”(樊增祥《满庭芳》)之叹。也许因她早年的营妓生活有污名节,也许因她恃才自负,追求一种平等、忠诚的夫妻关系。在《春望词四首》的第三首中,她沉痛地抒写了自己爱情理想破灭后的悲愤心情:“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没有知心的人,宁可独身。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薛涛独特的个性。

她过了近二十年这种清淡的生活,直至唐文宗太和五年逝世,时年六十二岁。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历代的诗人墨客,名流雅士,对薛涛以崇敬的心情,留下了不少的诗词赞咏,联语挽歌;并进一步在薛涛坟附近,修建了纪念薛涛的亭台楼馆,把它臆定为“薛涛故居”,形成今天“望江楼公园”,供广大旅游者旅览凭吊,纪念我国文坛上这位杰出的女诗人。

蜀中据说有一座叫望江楼的古迹,据说以前上面有副对联写道: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扫眉才子、西川校书薛涛,能直追诗圣老杜,要平分工部草堂,谁敢以轻贱视之?

薛涛一生未嫁,按说以薛涛的情况,她是有从良的资格和条件的,但不知为什么她直到终老,也没有这样做。在人生的多半岁月里,薛涛在与纷纷浊世相对独立的半隐生活里,这位飘逸坚韧的女子,已开始感到人生巨大而无助的寂寞与凄凉。
  薛涛诗集名《锦江集》,共五卷,诗五百余首,可惜未流传下来。在全唐诗中收录其诗八十九首。

点评:

婆娑的芙蓉树,已不见了踪影,但蜿蜒的浣花溪,依然流淌;一江瑟瑟的落霞染红了菖蒲遮掩水波的粼粼浣花溪,在溪畔彷佛依稀看见一个美丽而憔悴的身影,迤逦而行。

一代绝世才女,用片片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彩笺,记录了她一生的古典的浪漫,寄托了她百转千回的才女柔肠。千载而下,斯人已驾鹤西去,唯有薛涛笺,薛涛井,留给我们作凭吊之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