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火神派扶阳语录 中医扶阳是扶了中医人的阳气 中医扶阳探秘

2012-09-08  淄水渔夫
中医火神派扶阳语录

 

《周易·彖辞》——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
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

 

《周易·象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黄帝内经》——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
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 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

 

汉·董仲舒《春秋繁露·阴阳义》——
阳者,天之德也。

 

宋·王安石《洪范传》——
日者,昭明之大表,光景之大纪,群阳之精,众贵之象也。

 

宋·邵雍《观物外篇》——
阴对阳为二,然阳来则生,阳去则死,天地万物生死主于阳,则归于一也。

 

宋·朱熹《语类》——
乾坤阴阳以位相对而言,固只一般,然以分言,乾尊坤卑, 阳尊阴卑,不可并也。

 

明·张景岳《类经附翼》——
阳之为义大矣。夫阴以阳为主,所关于造化之原,而为性命之本者,惟斯而已。
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

 

明·赵献可《医贯》——
火乃人身之至宝。

 

明·李中梓《内经知要》——
在于人者,亦惟此阳气为要,苟无阳气,孰分清浊,孰布三焦,孰为呼吸,孰为运行,血何由生,食何由化,与天之无日等矣,欲保天年,其可得乎?

 

明·方以智《物理小识》——
天道以阳气为主,人身亦以阳气为主,阳统阴阳。

 

清·陈修园——
宁事温补,勿事寒凉。

 

清·徐大椿《医学源流论》——
人得天地之气以生,有生之气,即是阳气,精血皆其化也。

 

清·杨西山《弄丸心法》——
阴阳之气,妙用无穷,人之一身,阴阳而已,二气之中,阳气更尊,气盛者强,气衰者病,气聚则生,气散则死,人之阳气,犹天之日,仰观乎天,可悟乎人。

 

清·郑钦安——
天一生水,在人身为肾,一点真阳,含于二阴之中,居于至阴之地,乃人立命之根,真种子也。
人身立命,就是这一个火字,火即气,气有余便是火,气不足便是寒。
夫人身一点元阳,从子时起,渐渐而盛,至午则渐渐而衰,如日之运行不息。
有形之躯壳,皆是一团死机,全赖这一团真气运用于中,而死机遂转成生机。
气者阳也,阳行一寸,阴即行一寸,阳停一刻,阴即停一刻。
阳者,阴之主也,阳气流通,阴气无滞。
阳者,阴之根也。阳气充足,则阴气全消,百病不作;阳气散漫,则阴邪立起。
业医者,果能细心研究,即从真龙上领悟阴阳,便得人身一付全龙也。
学者苟能于阴阳上探求至理,便可入仲景之门也。
仲景一生学问,即在这先天之极之元阴、元阳上探求盈虚消长,揭六经之提纲,判阴阳之界限,三阳本乾元一气所分,三阴本坤元一气所化,五脏六腑,皆是虚位,二气流行,方是真机。
元气为人生阴阳之主宰。人生立命全在坎中一阳。万病皆损于一元阳气。

 

卢禹臣、卢永定——
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
病在阴者扶阳抑阴,病在阳者用阳化阴。
人之生成,纯在天地之中,阴阳之内,五行之间,一切动静都随阴阳之气机而转,业医者,须识得《内经》所论,“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等奥义,说明阴阳之虚实,变化之盈缩,刻刻都随五行运化之中,上下内外息息相通,无一刻停滞,随日月昼出夜入,昼作夜息,为养生治病之一大纲领也。

 

吴佩衡——
壮火乃邪火,而非真火也。……邪热之壮火,必须消灭,真阳之少火,则决不可损也。
切无终身行医,而终身视附子为蛇蝎,若医而遇附子之证,何以治之?于临证时,应分清阴阳,辨明虚实寒热,当用则用,有是病用是药,定能指下生春,活人无量,切无以人命为儿戏也。

 

祝味菊《伤寒质难》——
故善养阳者多寿,好戕阳者多夭。阳常不足,阴常有余。
抗力之消长,阳气实主持之。阳气者,抗力之枢纽也。
阴不可盛,以平为度,阳不患多,其要在秘。
良工治病,不患津之伤,而患阳之亡。所以然者,阳能生阴也,是故阴津之盈缩,阳气实左右之。

徐小圃《名老中医之路》——
阳气在生理壮态下是全身的动力,在病理壮态下又是抗病的主力。

 

李可《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
下焦一点命门真火发动,十二经循行不息,五脏六腑气化周行,生命欣欣向荣。此火一衰,诸病丛生,此火一灭,生命终结。先天之本肾,生命之本原,所凭者,此火,后天之本脾胃,气血生化之源,所凭者,此火。养生若损此火则折寿,治病若损此火则殒命。
阴阳之道,阳为阴根,阳生,阴始能长。阳气——命门真火,乃生命之主宰。命门位居下焦,乃人身真火,气化之本原。
附子一药,辛以润之,致津液,通气化,可使肾中五液蒸腾敷布,阳生阴长,此即阳中求阴生化无穷之理。

 

卢崇汉《扶阳讲记》——
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实际上也就是以阳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实际上就是以温热药消阴。治病的立法与人生的立命是紧扣着的,这里面的渊源很深,可以说整个中医的经典,乃至于传统文化的其它经典都能够作为它的支撑。所以说不是卢门喜用扶阳,喜用姜附,而是立命之需也。
卢氏医学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崇尚“阳气宜通”,始终保持在通的状态。卢氏认为,很多疾病的病因病理,都是机体阳气的虚损、郁结导致的。
在人体生理的阴阳关系上始终是以阳为主导的,虽然阴阳两者是动态平衡,但是阴平阳秘是在以阳为主导的前提下达到的。
在临证上,阴虚的本质仍然是阳的不足,这是由于阳气化生阴精的功能受到影响,才会出现阴阳两者关系失调……姜桂附不但不会伤津耗液,反而还能够促进津液回生,从而起到阳生阴长的作用。
现在的教科书上没有肝阳不足这个概念,实际上,肝阳太重要了!
我祖父那一辈老中医们…始终抓住阳气不足这个根本不放。只要阳一旺,五脏都旺。
附子的这个偏性,这个毒,正是它救命回阳之所在。
桂技法已经不是单纯的解表法。用在外证,她可以起到解表的作用,用在内证上,它可以协调阴阳。
四逆法的运用那就太广了,它的作用不仅在于回阳救逆,还在于温肾纳下,临床上大多数慢性病人和危重病人最后都要从这个法上去收工,也可以说这个法才是治疗的真正目的,而其它的法都只是手段,手段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达不到目的,要想真正治愈病,真正收工,是很困难的……以四逆法作为诸病收功之法,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心法,也是卢氏在钦安思想指导下的一个大的跨越。

 

刘力红《思考中医》——
中医是人类文明史中的长城,而只有当我们看到它的整体结构,看到它那富有力量和气魄的完美理论,看到它那不可思议的实际运用,我们才会体会到它的真正意义。
兴趣将你引入某门学科,而信念则是决定你在这门学科中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关键。作为中医的学人必须建立起自己的信念,尤其是传统文化的信念。
将一切事物的变化、生杀都归结到阴阳里,所以就归纳的角度而言,天下没有比阴阳更完美的归纳法了。
术数所表述的显然就是推演的一面,显然就是传统意义上的逻辑的一面。
就中医学而言,运用人体以外的东西,如用大白兔、小白鼠或其他动物所进行的一系列实验,的确没有。但是,在传统文化里存在很细微、很精深的内证实验,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正是因为这个内证实验和理性思考的结合,才产生了传统文化,才构建了中医理论。
……为什么中医的有些问题我们不容易弄明白?为什么我们总是很难正视经典的价值?对中医的很多东西总是抱有怀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少了内证这双眼睛
……从张仲景开始直到清代,在这长长一千多年的历史中,凡是在中医这个领域有造诣的医家……大多数都是从经典中走出来的,大多数医家是依靠经典而获得了公认的成就。
目前在中医界有一个怪现象,也是一个可怕的现象,就是对中医经典的教育逐步在减弱。
门确实是需要师父领进的,这一点非常重要。没有领进门,你始终是在门外兜圈子,有的人为什么努力一辈子还是摸不到“火门”,有的人为什么在学问之道上坚持不下来,很可能就是因为缺少这样一个关键环节。
……中医教育所存在的本质问题就是能教之人的问题,师资的问题,另外就是共性教育的模式不适应于这样一门个性化的学问。
我以为中医治病的理念,中医治病的方法,都是值得现代科学研究的。这里面有很多的奥秘,如果揭示出来,应该可以推动科学的发展,而这个工作应该是由搞现代科学的人去做,这样才有可能作出成绩来。当然中医可以配合这个工作,但绝不是由中医承担这个工作,如果由中医承担这个工作,就会搞成像现在这样,东不成西不就,一团糟。
……中医的医学模式除了强调生物一心理一社会,还强调一个自然的因素,天地的因素。这是在医学模式上的一个区别。从根本上讲,中医的医学模式更值得现代医学的借鉴,这样的借鉴,将会是未来医学的一个福音。
搞中医的一定要分清本末、主次,不要被西医的一个病名牵着你到处跑。这一牵着跑,那中医的本性就迷失了。
学者若欲在仲景这门学问里真正的深入进去,那就必须把阴阳的问题放在首位。
第一个主导,是阴阳之间协同为主导,而非对立制约为主导。第二个主导是阴阳之间阳为主导,这个主导实际上已经包含在第一个主导里。这个主导说明在阴阳之间,阳的变化起主导的作用、决定的作用。作为阴它是随着阳的变化而变化。
真阳、命火为什么要潜藏呢?因为潜藏了才能温养生气,才能让生气旭旭而生、煦煦而养,如此生命乃得久长。


 

中医扶阳是扶了中医人的阳气

阳气在人体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这是扶阳理论的思想基础。阴阳两者,缺一不可,表面上处于同等地位。但在生命活动中的作用,却是有主次之分的,阴阳的平衡也不是简单的1:1的对等关系。阳气的主导作用不容置疑,“阳者阴之根”,“阳主而阴从”,“阳统乎阴”——阳对于阴有化生、主导和统摄的作用。阳气是生命活动的根本动力,“人生立命全在坎中一阳”。如果阳气不足,人就会生病,失去健康,甚至失去寿命。所以说,“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
    需要注意的是,大自然的阳气是合而为一的,“天地一阴阳耳,分之为亿万阴阳,合之为一阴阳。……仲景之六经还是一经,人身之五气还是一气,三焦还是一焦,万病总在阴阳之中。”因此,人体的阳气虽有三焦、五脏的不同,但实际上也是合一的。“以脏腑分阴阳,论其末也;以一坎卦解之,推其极也。故知阴阳合一,乃于极上合一也。”
    1.阳虚是现代人诸多疾病的根源
    明白了上述道理,就会理解,为什么火神派医家对于千变万化的病证,都主张扶阳,因为“万病皆损于阳气”,阳气无伤,百病自然不作;救治危重病证,更要重视回阳救逆,因为人“有阳则生,无阳则死”;治疗各种疑难病症,都强调以“四逆法”收工,因为“阳气虚弱与否是疾病善恶转化的关键”!
    现代人的诸多病症,包括被现代医学认定为不可治愈的疑难病症,都是由于阳气不足造成的。卢崇汉先生在报告中列举了目前影响人体阳气的各种因素;李可先生认为糖尿病、高脂血症、痛风、风湿免疫病和肿瘤的发病原因,认为这些病都是由于寒气侵袭、阳气受损造成的。这是运用扶阳理论治疗这些病证的客观条件。
    遗憾的是,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不良的生活方式,正是造成阳气亏虚、万病发生的根本原因。过度贪凉饮冷、无节制熬夜、营养不均衡、缺少体力活动等,都会造成阳气内虚;而抗菌素、激素的滥用,不辨证的清热滋阴、泻火通便,使本来阳虚的身体雪上加霜。
    对于“三因制宜”里的因时制宜原则,一般人都能想到,要按照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气候的变化养生保健、处方用药;实际上,如果我们从大时空、大气候的角度来考察理解这一原则,就会发现,我们现在整体上是处于阳虚阴盛的隆冬季节。我们的体内“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急需要阳光普照的晴日!这就是李里先生反复强调的大势!
    卢崇汉教授在《扶阳讲记》中说:“举目望去,现在有几个是阳实的啊?真正阳实的没有几个。……我的用方可以说99%的都是纯辛温药物组成的。”李可先生也有这样的话,现在“阳虚的人十占八九,真正阴虚的百不见一。”
    总之,扶阳是大势所需,不是标新立异,更不是哗众取宠。
    2 何时扶阳?
    具体到每一个病例,需不需要扶阳、何时扶阳、如何把握扶阳的时机,也是论坛讨论的核心问题。
    2.1急危重症,阳气欲脱,急须扶阳!
    如果病人大汗淋漓,汗出如珠,畏寒蜷卧,四肢厥冷,精神恍惚,面色苍白,呼吸微弱,舌淡苔润,脉微欲绝,需不需要扶阳?
    那还用问?这是典型的亡阳证,阳虚欲脱,急当回阳,非大剂量姜附不能承担此任!
    但如果说这个病人是感染性休克,严重细菌感染造成的休克,你还敢重用姜附回阳吗?
    还是这个病人,如果他是消化道大出血引起的出血性休克,你还敢重用姜附回阳吗?
    还是这个病人,如果他是中风,脑出血;或者是恶性肿瘤、白血病,你还敢重用姜附回阳吗?
    你犹豫踌躇了!在病人命系一线、亟需扶阳的时候,你被现代医学的诊断迷住了双眼,迷惑了心智,该出手时不出手,以至于错失良机。
    实际上,这样危重的病人,在大中型城市,已经没有中医插手的机会了!他们全都被收进了ICU、CCU或NICU,或者干脆被带回家去,准备后事。
    话又说回来了,这样的病人即使给你治,你有胆量治吗?你有把握治吗?
    李可先生敢治!他破格重用附子数百克,将许多垂危病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火神派的其他医家,也有诸多重用姜附起死回生的案例,这也正是其惊世骇俗的过人之处。
    2.2慢性疑难病,阳气已虚,应当扶阳!
    如果病人畏寒肢怕冷,面色苍白,倦怠乏力,少气懒言,时时自汗,口淡不渴,小便清长,大便溏薄,舌质淡白,脉虚无力,需不需要扶阳?
    当然了,这是典型的阳虚证,肯定应当扶阳!
    但如果告诉你,这个病人是急性胃肠炎,或者是霍乱弧菌感染,你还会用姜附来扶助阳气吗?很可能,你已经给病人挂上了抗菌素,吃上了黄连素,或者是藿香正气水!
    还是这个病人,如果他是急性支气管炎、急性肺炎、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你还会用姜附来扶助阳气吗?如果他同时伴有高烧呢?
    犹豫了吧?或许你已经给他用上了急支糖浆,痰热清,银黄颗粒,清开灵注射液!阴阳不辨,助纣为虐,害人而不自知,还说是中医不行!那些反对中医的中医博士不就是这样吗?
    我们可以设置各种可能的诊断,急性肾炎?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慢性胃炎?胃溃疡?甲亢?肿瘤?脂肪肝?脑梗塞?风湿类风湿?系统性红斑狼疮?干燥综合症?慢性肾功能衰竭?慢支肺气肿?支气管哮喘?过敏性鼻炎?慢性咽喉炎?如果你能抛开重重迷雾,坚持明辨阴阳,用姜附来扶阳,那么你已经真正进入了中医的门径!
    但许多人会在病人阳气已虚,应当扶阳的时候,迷失了方向。
    临床上,病人是不会按教科书生病的。有时候,阳虚虽已呈现,但不可能具有上述所有症状,甚至会还表现出一些貌似相反的症状。此时,更需要抓住主要矛盾,准确辨认阴阳,大胆应用扶阳之法。张存悌教授将郑钦安提出的“阴阳辨诀”的阳虚证候概括为“舌脉神色口气便”七项,分别是:舌——舌青滑或淡白,满口津液;脉——脉息无神,浮空或细微无力;神——其人安静,目暝倦卧,声低息短,少气懒言;色——面色唇口淡白;口气——口不渴,即渴而喜热饮;便——二便自利。这是辨识阳虚的“金针”,千万不能一遇具体病症就发懵,阴阳不辨,寒热不分,跟着西医的诊断走!
    2.3常见病阳虚隐潜,未病先防,也要扶阳!
    象以上两种情况,在病人有明显的阳虚征象,甚至是阳气将脱之时再去救治,总有亡羊补牢之嫌。扶阳,更强调在没有典型指证,阳虚处于隐潜状态时,独具慧眼,巧加辨识,做到未病先防,防微杜渐。吴荣祖教授的报告,专列“隐潜性阳虚及其应对”一节,指出:“所谓‘上工治其萌芽’者,即在疾病产生的初始阶段就进行有效干预,每能事半功倍,防患于未然。
    例如,病人疲乏无力,困倦欲寐,脉微而细。虽无恶寒肢冷的虚寒征象,但却是少阴病的典型脉证。不管何病,均需扶阳。
    再如,病人身发高热,但神萎无力,面色苍白,脉沉细,正应《伤寒论》上的这一条:“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此时千万不要清热滋阴,急当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扶助阳气。庄严在其报告“常见热象的辨识”,介绍有许多貌似热象的阳虚证。
    临床上尚有许多表现为“上火”的病症,如口腔溃疡、面发痤疮、牙龈出血、口干口臭、咽喉疼痛、头痛、眩晕、耳鸣、耳痒、失眠噩梦、鼻塞流涕等等,从火热论治,有时可取得暂时的效果,但反反复复,不能根治。若从阳虚治疗,常可十中八九,效果迅捷而巩固。因此,火神派有“头面无实火”之说。
    吴荣祖教授在报告中指出,“阳虚之体,必有寒象之征,阳虚为本,邪气为标。风、湿、饮、痰、气、血、瘀、水、聚积、征瘕均可寒化,其根为阳虚也。”须要扶助阳气。为了帮助大家发现阳虚的蛛丝马迹,吴教授把目前临床容易被忽视或识辨之处,例举了十二个方面,进行了详尽阐述。其中,“舌苔色黄不主热,舌质老嫩辨阴阳”的观点,尤有指导意义。
    2.4阴虚之时,用阳化阴,亦须扶阳!
    如果在阴虚阳虚都不明显的情况下,遵循“宁事温补,勿事寒凉”的原则,用姜附扶阳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在病人诊断为阴虚的情况下,仍然去扶助阳气,可能就太难服人了!但这也正是应用扶阳大法的更高境界。刘力红教授指出,四逆汤实际上是“推极之法,合德之方”,“既曰合德之方,则必阴阳兼顾也。”“四逆乃于极上,亦乃于先天上和合阴阳,而非于后天脏腑气血上和合阴阳。”
    “病在阴者扶阳抑阴,病在阳者用阳化阴”。实际上是应用姜附扶阳的两个境界。
    3 如何扶阳?
    
    3.1扶阳需用附子
    附子是扶阳的主将。扶阳学派的鼻祖郑钦安先生最推崇附子,认为“热不过附子”,附子为热药“立极”之品。祝味菊尊附子“为百药之长”,唐步祺推“附子为热药之冠”,李可称“附子为药中第一大将”,卢崇汉视附子为“扶阳第一要药”。已故名医何少奇先生全面总结了附子的功效,认为“附子一物,可上可下,可补可攻,可寒可热,可行可止,可内可外,随其配伍之异而变化无穷,用之得当,疗效卓著,在群药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扶阳的主方当属四逆汤。刘力红教授这样解释四逆汤的组方配伍:方中“附子辛热,直补坎中真阳;干姜辛温而散,其所用者,盖以群阴阻塞,附子亦不能直入根蒂也,故以干姜涤荡阴邪,迎阳归舍;甘草禀坤土之气,阳气归舍,得土覆之,则真火伏藏,命根永固。如此则真龙复归,阴阳复现和合之象,坎气乃全,阴阳于此合一也。”
    3.2扶阳需重用附子
    附子究竟用多大的量?专家的意见并不一致。但扶阳需要重用附子,却是大家的共识。火神派医家应用附子,起手都在30克左右,重者用到60克、90克,甚至100克以上!卢崇汉教授、吴荣祖教授都认为,那种用数克姜附,还配伍于大队滋阴药之中的做法,无异于隔鞋搔痒,欲扶阳抑阴,救治大症,是不可能的。李可先生的破格救心汤,重用附子常达数百克。此并非哗众取宠,实在是救治垂危之所需!
    张存悌教授指出,广用、重用(从几十克到几百克)、专用附子,是火神派最突出的风格,众多火神派医家以大剂附子治愈急危重症的验案,确实惊世骇俗,令人钦佩,乃至被冠以“某火神”或“某附子”的雅号。
   3.3扶阳需善用附子
    卢崇汉先生的讲座内容被温长路教授将其临症学术特点概括为“善用附子”和“巧用附子”,这一概括确实很精到。“火神派”医家强调用附子匡扶阳气,但决不主张不分青红皂白地滥用附子。什么情况可用附子、用多大量、如何确定姜附比例、如何选方配伍、用后可能会出现什么反应、怎样应对这些反应,以及姜附用到何时为止,他们都胸有成竹的,而不是一斧子功夫,莽撞用药。这也正是扶阳学说的精深之处。卢崇汉先生说:“经常有人给我寄来一些处方,说他自己用附子用到了多少克,问他算不算火神派?这我不好说。”实际上,是不是“火神派”,并不在于你临床上是否用姜附治病,也不在于你敢用多大量的附子!关键在于你是否真正掌握了扶阳理论,你在用姜附的时候是否心明理顺。不是说你今天参加了扶阳论坛,明天就成了能用附子的“火神派”了。想得到扶阳真谛的朋友,需要在“善”和“巧”上多用心力。
    “道归次第”是刘力红教授报告中的一个关键词。事物的先后次序是决定事物性质的本质属性之一,“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疾病的发生和演变是有规律的。临症使用扶阳之法,也必须“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因此应用姜附,先用何方,后用何方,是有讲究的。顺序对了,才能取效,这是扶阳的次第问题。比如表证明显的,三阳经证明显的,需要先用桂枝法解表,扫除外围障碍,然后再用四逆法温扶阳气。李可先生也有先开脾胃,再扶阳气的观点。
    庄严在其《姜附剂应用经验谈》一书中强调,要根据患者的体质状况,辨识元气的蓄积状态,以此作为应用姜附剂的依据。
    要想做到善用附子,需要注意这样几个问题:一是要使用质量过关的附子,二是要掌握附子的应用时机,三是要注意方药的配伍,四是要注意煎煮方法,五是要正确判断排病反应,六是要注意附子的毒性。
    3.4扶阳要注意识别排病反应
    在应用姜附扶阳排寒的某一阶段,许多患者会感觉病情加重,或者出现许多新的症状,甚至以前得过的疾病重新发作,或者出现疾病发生过程的逆演……这时,善用姜附的“火神派”医家,就能正确判断,这种情况是由于辨证失误、用药不当造成的,还是正常的排病反应。如果是排病反应,不仅不需停药换药,有时还须加重姜附的用量,以促进机体在阳气充足之后的的自然康复进程。  
    如果不能正确识别排病反应,就会在扶阳过程出现排病反应时惊慌失措,改弦易辙,使扶阳疗法半途而废,前功尽弃,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相反,如果出现的症状确属辨证失误,用药不当,却仍然懵懵懂懂,不知变方,也会造成误治,损害患者健康。
    3.5扶阳的其它方法
    虽然姜附是扶阳的主将,但除了姜附四逆之外,还有许多扶阳的具体措施。比如针灸、拔罐和刮痧,可以通过排除寒气,减少阳气的损耗;王正龙先生提出的重灸关元之法,也是扶阳的有效措施。其它如养成科学的作息习惯,起居有常,饮食有节,劳逸适度,不乱用抗生素、清热药、泻药,避风保暖,防止寒气的侵袭等等,都是切实可行的护阳之法。
    3.6扶阳不排斥其它治法
    扶阳属温法,是中医八法之一。其之所以效果显著,是因其遵循“治病必求于本,本于阴阳”的原则。
    但扶阳并不排斥其它治法,刘力红教授特别指出,临床应当“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仲景一生学问,阴阳攸分,即在四逆、承气二方见之。”李可先生的讲稿也强调,治疗肿瘤,“下法”尤不可忽视。
    扶阳,本是中医审时度势的正道,本不应有什么学派,也不排斥滋阴清热、活血化瘀等治疗方法的应有地位,不排斥其它辨证方法。但它反对那种死搬硬套、墨守成规、不辨阴阳的庸碌行为。
    4、扶阳论坛火爆之后的再思考
    
    鲜明的对比,促使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扶阳论坛为何会红火?
    4.1卓著的临床效果,是扶阳论坛的真正魅力所在
    任何一个医学流派,不管其信奉的理论多么高深,多么与众不同,多么有创见,它是否有生命力,关键要看其临床实效。临床疗效是中医的根本!许多人参加扶阳论坛,就是冲着其卓越的临床效果来的!
    我们学中医,不是为了听取高精尖的所谓现代研究,我们需要的,是拿来就能用、一用就有效的医疗方法!
    4.2扶阳理论,实际上扶了中医人的阳气
    中医能独立地治疗急危重症?火神派的回答是肯定的!
    现代医学所说的不能治愈的病证,中医能够治疗甚至治愈吗?火神派的回答也是肯定的!
    如果能做到这些,中医人还会觉得没有底气吗?还会有人说中医的效果是心理作用吗?
    火热的扶阳论坛,实际上是扶了中医人的阳气!

中医扶阳探秘


  近世有“火神”一派,擅用温热药以疗百病,温守、温通则扶阳而逐阴;温潜、温化则益阳而生阴。极尽阴阳对抗、转化之能事,颇得小中见大,一法含藏万法之神妙。然其法虽妙,亦仅近道之阶,与医圣体用圆明之气象,终不可比!

 

阳气者,宇宙之能量也,发于天日,伏藏于水土,吸附于兑金(阴精),弥散于天地万物之中,人一身之阳,由东南而升散,经西北而敛藏。从天地万物而来,归天地万物而去。其扶阳之法,下乘者相盗而得,中乘者相引、相感而聚;上乘者舍小就大、舍我合道。缘起而聚,缘尽而散,终无所得,毕竟是空。

 

世传扶阳之法,多相盗而得。《阴符经》有言,“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然盗亦有道,境界有大小,法门分高下。阴阳本互根互用,互生互化,阳生阴长,阴敛阳降。脾居中土得阳气之运化而生营阴,营阴由东南上奉于肺而为肺金(精),肺金降则敛天阳而下,藏之少阴。是以扶阳之妙,在阴不在阳,滋阴之妙,在阳不在阴。故人盗天阳,由鼻入肺而降,当首重吐纳,次在饮食,末以医药。太阴肺吸敛天阳,皆阴精之功,降于阳明,伏于少阴,运于厥阴。

 

吐纳要旨,贵心息相依,息息归根,归根则静,阳气乃密。此扶阳之法,源出道家,汉唐以上,医出道家,吐纳之法,道医常用之疗疾。汉唐而后,医出于儒,不习道术,吐纳扶阳,遂弃而不顾,专于药食,舍大而就小,惜乎!

 

饮食扶阳,由口而入,味重而气轻,五味出乎地,四气出乎天,煎炒蒸炸,四气离散,唯可补阴精,故饮食扶阳之理,不在补阳,而在补阴敛阳,伏阳,藏阳也。饮食要旨,一在以阴精克阴(邪),二在其生用,三在于知量。

 

 扶阳之要,首在道路通畅。浊阴盘踞,阻东南则阴精不可上奉而迎阳,塞西北则不可降阳归舍。饮食要精,一指饮食要饱含阴精营养,二是要精细入微,可直接吸收运用,不多损阳热对其运化,排泄。丹溪载“倒仓疗法”,以黄牛肉熬汤频饮,黄牛本属坤土,大补太阴之精,狂饮之后,体内阴精流溢,可致汗,致吐,致泻,真是以补为泻,以阴精克阴邪,一时东南西三路俱畅,沉沉阴浊,一举荡平,精升阳降,真扶阳秘法也!

 

 烹调之法,也极关键,煎炒蒸炸,必致四气离散,唯遗阴质,仅煲汤一法,可伏阳气于汤汁之中,故中药治病多以汤剂,凡火热炮制中药,其效必减。果蔬,种子,若不经火制而生食,则精气俱足,峻补精气,缓泄阴渣。今西方流行之“生机饮食疗法|”,即以果蔬、种子打浆去渣而食,集“精微”、“生机”于一体。补精扶阳,其法简效宏,屡起沉疴,疗效卓著,与“倒仓疗法”相类,仅生熟,缓急有异。惜此二法,至简至易,非智者难以起信,无厚利则商人、医界不用,终不能广济众苦。

 

 由上可知,对正虚邪实患者,宜以汤汁疗法,粥疗法,生机饮食疗法。其饮食用量也极为重要,病者多正虚邪实,少量饮食可扶正祛邪,稍过则反耗损阳气,不能运化之饮食则成为阴渣,反增其病。佛教医学有句名言,“疾病以减食为汤药!”诚具至理!当然道家,武家有特殊的训练方法,使阳气大盛,需大量饮食以化阴精敛藏阳气,在此不表。

 

至于药物,亦多为食品,不过因其偏性大而名之药物而已。或阳多,或阴重,阳药扶阳而益阴,阴药益阴而扶阳,是以仲景《伤寒》六经,皆是扶阳之法也。

 

太阳伤寒,开门以迎阳,太阳中风,益精以固阳,(桂枝汤乃手太阳用药,取敛火生土之义助小肠生化营阴,复借稀粥之力令其达表固阳);少阳病治以和解,妙在兼畅东西,令阴精东升,天阳西降;阳明炽盛,大耗阴精,乃以石膏,知母补之以精,助之以寒,强令天阳自阳明而降。故阳明热证,显耗阴精,暗损真阳,仲景明为益阴,实则大补阳气。石膏益阴敛阳,非扶阳之品而何?太阴脾虚,中土不运,营阴不足,升降不利,故理中汤补火助土运,上奉而化肺金,助敛天阳,正是火生土,土生金,顺生之意。痰湿雍滞,则温脾利湿,泄阴扶阳;少阴寒郁,北方闭塞,精不可向东而升,阳不可自西而入。四逆汤破阴回阳,非真补阳也,乃是破其闭塞,通其道路而已!厥阴寒证,吴茱萸汤双温肝胃,也是畅东西两路而扶阳;厥阴证至于阴阳两虚,阳耗于上,阴竭于下,则治用乌梅丸,大酸以敛浮阳,大苦以降相火,参,姜益中土化营阴,寒热并用,酸苦辛甘并用,唯无咸味,乃是病至厥阴,已无所藏蓄,唯敛东南,降西方,运化中土方有所藏蓄,补其母(金),克其子(木),皆为生水而设,故乌梅丸以补厥阴而复少阴,实有夺造化之功!然此方后世多用以治蛔,殊为可惜!

 

纵观仲景六经法度,明扶阳必暗益阴,显益阴必暗扶阳。今人不识阴阳互化之妙,扶阳必以温热,滋阴每以寒凉。医术总与道德同步,德全术精,今日之中医舍本而逐末,贪嗔太重则慧光不显,故颓丧如斯!

 

以吐纳导引,饮食医药扶阳,莫不赖医、患的心理、行为而共成。心行为因,健康为果,智者扶阳,不在果地上计较斤两,乃直奔主题,在因地上做功夫,在改造心理行为上着手。

 

其基础之法为开源节流,上乘之法为舍己利他,弃小合大。

 

开源重在中土与西北,辛劳四肢肌肉,则脾土得以运化,磨炼其筋骨,则肝肾得以强健,劳其心志,则西北更多敛藏。人之天阳,得凉苦而降,因寒因静而藏。西北之人,居苦寒之地,敛藏天阳也多;东南之人,处富庶温热之地,其耗也多、其藏也少。故史上南北之战,多以北统南。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而后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故儒家以劳苦忧患为开源之法,佛家以吃苦消业为修定之阶。

 

今人喜安乐而恶劳苦,久则肌肉松弛,筋骨萎软,如肠动力减弱,骨质疏松等症,岂是补钙之类所能治愈。钙之流失为果,耽于安乐为因。今医治病,不辨何因,首重休息,次重补养,故多不效,当今之疾患,多由安乐放逸得来,必予劳苦忧患而去,运化中土,伏藏西北,也应“吃苦了苦,享福消福”的佛教因果观。

 

至于“节流”。老子曰“俭”、佛陀曰“戒”,名利声色之贪,损人害己之怒(嗔),重己轻人之傲(慢),轻贱自是之喜,皆激扬相火,耗散东南,流逸精气。“疑”则思虑气结,中土不运。智者持“戒”行“俭”,相火不泛则君火自明,相火灭能定,君火明则慧。故“节流”实为去贪、嗔、痴、慢、疑。

“戒”,实为守护东南,“苦”,功在敛降西方,静定而伏藏北方。志定神凝,则吸引八方精气,勇猛精进、遂感通天地之灵。此扶阳之法,因相吸、相感而成,直指心行,自非草木金石可比!

 

而最上乘之法,则是舍己从人,弃小就大。人之形质精神,无不自天地万物中来,终归天地万物而去。算计偷盗,苦行持戒岂能感通天地?“欲得”之心生“风”,万物内耗,“相防”之心生“寒”,万物隔离,天地否塞。“暑”、“湿”、“燥”、“火”皆由“风”、“寒”而化。欲心不除,防心不灭,相盗提防之心不绝,则生、长、化、收、藏不相顺接,何能真正“扶阳”?

 

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真正“拥有”大海,圣人扶阳之道也若是,览《内经》、《伤寒》、作者尽心存天下国家、斯民夭寿,看不出一缕私意。非是密方术以富子孙,反尽数公开而利千秋!扶阳祛病的真正奥秘即在这里,此圣哲不言之教,后学者多有不识。不得其心而欲得其术,可乎?“我”与万物,皆天地之子也,仁民爱物,天地之心也?大公无私,舍己利他,则得天地之心!人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岂止扶阳也?佛家讲“愿力”,发大愿而生大力。誓救含灵之苦,乃生大医之力;心系天下,乃生治国之力;圣人心系千秋万世,则生开万世太平之力,孟子养气大法,正是仁民爱物,系心万世,故其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充塞于天地之间!”古人云,“善则生阳,恶能生阴”,以此!

 

上乘医理,治心为本。生而不杀,慈爱万物,“仁”化解嗔恨而益东方;施而不贪,予而不夺,“义”化贪吝则益南方;谦卑自处,敬天地万物,骄慢自去,虚之若空谷能容,卑之若江海能纳,故“谦”卦恒吉,常益西方;仁义通乎天,谦卑(礼)达乎地,通达天地精神;愚痴自去,智慧常生,故益北方。智者不惑,不为“风”(贪)引,不为“寒”(防)困,“疑”情顿失,中土生“信”,运化四方。故以仁、义、礼、智、信化解贪、嗔、痴、慢、疑,实乃扶阳上乘心法。

 

故三乘之法,各有偏重,盗法重机巧,小乘重苦行,大乘重舍我。舍己利他,无我敬他,则受戒,苦行均在其中也。其通乎大道而机巧自明。古人云:“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取法乎下,则无所得也!”

 

至此,扶阳之理尽矣!

 

或问曰:“圣人之道唯圣人知之,汝何知也?”

 

对曰:“圣人之道圣人怀之,贤者知之,小人诬之。贤人证大我而未证无我,然以圣人之心为心,故能知圣人之道;小人者非指坏人,乃执小我为实有者,以小测大,以溪涧而度江海,以所知揣测未知,非是学圣人心行,而是炫耀所学,彰显自我,研究圣人。学圣人是舍我从圣,研究圣人是以圣从我。纵满腹经论,学富五车,犹是知解宗徒,终不得圣贤之法。欲学《内经》、《伤寒》者,不可不明此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