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泡菜馆 / 评论 / 横行胭脂的诗歌呈现

0 0

   

横行胭脂的诗歌呈现

2012-10-20  眉山泡菜馆

深居于陕西临潼华清池畔的横行胭脂是诗坛新秀。中国作家协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1年卷)出版了她的《这一刻美而坚韧》的诗集,集中地体现了她的创作风格和美学追求。
  
  一
  《这一刻美而坚韧》是一个民间诗人携裹着草根情结,把野花、小草、荆棘、灌木、沙石、泥土的魂魄,“结成一股美的力量”,在痛感中表达精神不倒的追寻情怀。诗人写“带着意识的翅膀飞的那只鸟/有哲学的疼痛/开得懒惰而芬芳的那朵花/有肉体的孤独”;写生存疆界上的苍凉;写黄昏万里,从原野上抱回一棵草的艰辛。她以流水落红、暮风悲秋、满含凄绝的情感和意绪写一个不甘沉沦、心性高洁、愤世嫉俗、恃情傲物的青年女子在中国西部小镇孤寂而重负的生活,思恋南国楚地的故乡,感叹落叶滚过长安的溃散,惋惜青春在寒星下流逝的无奈。她写一个变革的时代,拜金、权力至上、世态炎凉……人的心灵世界的风生水起、波澜起伏。她一改花前月下、绣楼榭亭、闺怨伤春的小情调,写平凡人生的大境界、大情感、大主题。她在“自然真实”的有机整体中,寻找具象中蕴含意象的隐喻;在郁结不平的愤懑中,表达忧国忧民的公民意识;在感伤、失落的生活情感中提炼人性在历史剧变中走向文明的审美情感;在悲剧意识的弥漫中,凸显灵魂不屈的跳跃;在失落的意绪流露中高扬精神的挺拔;其声携泪,其言带血。“凡心己炽”,“星空存在就是为了俯视我的泪水……”。《地铁在岁月的账单上行走》,“无论是京都还是民间/时光都顺着时针的心意默默向前/我们终日劳碌,终生劳碌/在大风中看不见彼此漫长的泪水/和瞬间的欢笑”,人与人心灵的隔断,忙忙碌碌中淡忘了情感,人生长年累月地在地铁的账单上行走,不见春花秋月,阳光灿烂,这是怎样的一种悲伤呀!《芦花秦岭》在地老天荒中回荡着一阵“众花老去”,“天鹅飞走了,蓝歌鸲发出孤独的叫声”的凄冷。《哀歌》在民族生存的时代矛盾中,“左躲右躲,风还是要来/摧毁裹着绸缎的壮丽的岁月”。“每一天生活如历险。我难以想象/再过三十年,我南国之容颜/布满国民生产的皱纹。亲爱的地理/我在这里,待了肉体的一生”。长期生活在小镇,看惯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她“为明天拿出了黄金”,为的是买“人生不要苦短”。她生活在“低处”,而情志高远。她感叹自己的生活里“只留下灰色的花朵”的灰暗。这种灵魂顶着子夜寒冷的孤寂是一种大忧伤。诗人把人生的诸种孤寂、失落、忧伤化为瑰丽多姿、奇幻诡异的诗歌意象和境界,向人们打开了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却向往精神高度的忧伤者的审美情怀。
  《在山野》,在自然的赞美中,寓于一种精神的挺拔和超脱。《这丛草里一定有秘密》,“活着不难,活得好一些挺难”,是诗人在历经生的奔波后的感叹。这在千百年以来“断断续续的枪声以及四周群风”的背景下,“很多东西都躲藏起来”,“男人走后,女人就在草丛里消失,”这草丛“带着自己巨大的秘密/在世人眼里/那么平静地过日子/它内部的动荡/沒有人能说得清/比如它的苦难、隐私、爱恋,见不得人的黑暗”。《你睡着的夜里》,“长安落雨,夹雪/秦岭山中,有人死去,有人唱哀歌/我靠着冬天暗淡的炉火,画几枝妥协的桃花”。“尘埃里,每天都有个家伙用电锯把树木/锯成:泪水、烈火、铅笔、时间……”。在这“百年无月夜”的“危险生活中”,诗人告诫我们:“在活着的速度中,互相疼惜”。读这些诗,我们能感受得到诗人内心深处沉积的那种遮天蔽日的巨大悲怆与忧患。
  《六点零八分的西安火车站》,从一次日常生活的出行与归来中、概括出一种人生普遍的审美体验:“去的列车是丰满的/回来的列车是清瘦的/我与所爱的事物/必须隔着痛心的美”。这种诗化生活的本领和才华、是她心中充盈着对人生美好情思的追求,对社会公平、正义、和谐、文明的想往,对自由、平等、仁爱、尊严的期盼。当生活中的种种矛盾和事物进入她的视野、与她内心的期冀和愿望发生冲突的时候,出现了创作灵感。横行胭脂的悲剧意识是在生活的漂泊、流动、迁徙、奔波中,对人生苦难和沧桑的深切体验;是心性的高远与生存的低下,理想的美好与现实的阻塞冲突中的疼痛表达。她的这种切肤的个人体验之所以能成为一种诗性的审美情感,是她在“小我”之中容进“大我”,把一种时代的精神、社会的情绪、人民大众的愿望融在自我生活体验和感受之中。
  
  二
  她在表现历史的社会情绪中,把人的日常生活中的烦恼、失落、苦闷与人类文明进步的律动融合起来。她在表现现代人的孤独感、疲倦感、悲剧感和悲剧性时,强调人类历史进步的价值投向,强调社会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强调精神的挺拔,理想的高扬。 《我的生活需要一千位建筑师》,是一篇唯美主义的理想诗篇。它集中地体现了诗人期盼的美学境界。这里表面上谈的是词汇,实际谈的是生活、是情感、是社会、是人生。这里的阁楼是人类社会的阁楼,是民族生存的阁楼。她要求“每一块砖要互生爱慕之情/要有刻骨铭心的小细节/比如房梁上的花纹/要能雕饰出形而上的誓言/比如一只邮筒/要能朗读甜蜜的信件/这间阁楼/要有坦诚、执著、自识的品质”,“给积雨、杂草留出容身之地/让它们和白露、霜降能打上招呼/这间阁楼/要能听到生活的章节在里面流动/每一根椽柱与群蚁的争鸣从不间断/要凸显民间主旨——/质地是硬的,触摸是软的/偶有晃动,而重心稳定”。这是一个充满民主与博爱,自然与社会高度和谐的理想王国。是诗人面对人类社会带有终极性关怀的价值观。《我的理想》,在超凡脱俗的呼风唤雨,救赎与担当中,“唤醒一朵忧郁的云”和云下的小镇。用启蒙“唤醒一场大雨应该叫秋雨/我喜欢看秋雨中/野鸽子不屈服地在天上飞/乾佑镇的苹果树一副休闲的姿态/清流镇的秋水携着一群鱼亲友/浪漫地寻找归属地……/我的理想就是这祥/一个人带着好名声/走遍秋雨中的凤凰镇、剑门镇、小瓢沟镇/青岔镇、鹦鹉镇、无为镇/与一串手机号码失去了联系/坐在沟沟壑壑里/给草木、昆虫发发信息……”。这里有对缓步生活的诗人铁肩担道义的自慰、自乐、自娱,也有对这种苦行僧式的、精神殉道者的怜恤与同情。这是一首表现理想而又审视理想者的诗。这里有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孤高,更有“遇见怀孕的禽兽/就给它让路”的大爱。“无论潮水向着哪个方向/我的心有远方”。这个远方是精神自由、社会民主、人民幸福、人的个性得到充分的张扬、即使是任何一个普通劳动者也有尊严的活着的地方。诗人是一个坚持本色生存态度的人,是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知识女性。她与传统观念格格不入。她不愿意轻易改变自己的生存态度和生活方式。即使是在爱的追求中,她有时为了让爱人爱自己,《希望一些红溅落到我的身上》。然而这种希望也是满怀重重重压,“我改掉了我卑微的史书/我彻底染上了最深厚的红/你看我红得多么热烈!像一个红颜!/——爱人,这些忧伤的红啊/染红了我的青春,之后/还要顽固地把我未来的岁月染下去……”诗人为红“还要顽固地把我未来的岁月染下去”而痛心。她痛惜自己失去了生命、生活、生存的自我本真。横行胭脂的诗更多的是关注人的生存状况,关注人的精神觉醒。她不满于人在世俗的、传统的、保守的、陈腐的生话观念和生活方式的统摄下麻木而无知的老死。她的诗,犹如秋霜后的山菊花,散发着袭人的芬芳,给人以神清气爽的感觉;犹如长安古城历史上的晨钟暮鼓,给人的生存方式和生命意义在生活时间里思考的警示;犹如恬淡、清澈、宁静的湖水,倒映出社会、人生的山林飞鸟。读她的诗,我们能感到一颗不甘平庸、不甘沉沦的心在剧烈地跳动。《谁在关中平原的落日下等待时间》,在“落日熔金/落日在百姓的门槛上过/时间熔金/云朵慢慢爬过历史的山坡”中,悲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养丧葬/尽人世之事/依自然之命”的平庸、麻木、自足、自满、无为的人生态度和生存方式。她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信心的人。她是坚韧中追求美的人。当夜“把黑暗泼给我/每当看不见星星的时候/我都说:忍住!那些奇迹就在背后”。尽管“灿烂一分钟/孤独一辈子”。横行胭脂的这种带着生活的重压奔向理想的诗意,是一种现代人的新诗学观。她写悲剧中的抗争,哀伤中的坚毅,失落中的进取。


  横行胭脂写诗,是把自己的灵魂挂在民族精神的高枝上,在时代的阳光下晾晒。她面对钢筋、水泥、楼林、垃圾,现代人都有的生存境遇和生活体验,真诚而坦荡地表达了自己独有的诗意。她面对古老的哨子,“写下一只大鸟,不倦地飞,飞晕了/灵魂死在天空后,身体才落下来”的悲壮;她“写下一个看墓人,情绪饱满地/终生和一只乌鸦待在一起”的忠诚与坚守。她说她写诗的时侯是灵魂出窍,思想站立在肉体之上,“一颗轻微的灵魂在飞行”。她不写诗的时侯,“我住在我厚厚的躯壳里/吃饭,睡觉,做常人的事情/向活着屈服,甚至有些/贪生怕死”。她写自我的精神分裂,强调一种人格的完善,灵肉的统一,言行的一致。不写诗是安全的,写诗是危险的。然而,诗人“总喜欢危险地写诗”。她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这悲悯情感在现实生活的矛盾和冲突中,把善的仁爱和温暖的同情投向正义和弱者。
  她是一个自我灵魂的审视和解剖者。她在自己的诗中写到:“我们一生都住在显微镜里/抓自己身上的敌人/然后不停地向自己开枪/纠正过大的胃口/舍弃多余的爱情”。她面对充满“锈迹、陨落、丢失”的现实生活,惊悚自己精神的断裂和自我的消失。在夜灯下,她发出了“结着厚壳的岸/那么熟悉那么陌生/名字长满灰尘/叫出去没一丁点回声/十首古诗踞守的原野/不可居。不可居/我抓着门楣的手/就要脱落……/施救者远在天边/喝着小酒,唱着民歌”。这里有失落、郁闷、压抑、困惑、迷茫、无奈、期盼,也有对陈旧落后的生存环境、生存方式、活着观念的批判和扬弃。
  
  四
  《豳地行》(《绿风》2012年1月)是一篇二百多行的宏篇大作,诗人丰富的历史知识,深切的人生体验,纵横驰骋的广阔视野,穿越历史的博大襟怀,天上人间的瑰丽想象,崇祖与审父的双重表达,信手拈来皆成佳句的妙想偶得,显示出诗人不同凡响、大气恢宏的手笔和驾驭史诗的才华和能力。《向乡村投降》是一篇表达失去生活信心的祭文,还是鞭笞世俗生活的因循守旧、麻木不仁;是一首政治抒情的子民问天,还是对田园牧歌式的审美情趣和生活方式的乡恋;是自我悲伤心灵的内心独白,还是对“糊里糊涂就幸福起来”的人们的唤醒…是,又不是;不是,又是,在这似与不似,不是又是之间,诗人创造了广阔、博大、深蕴的阅读审美空间。这里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高,更有壮志未酬身先死,空抱补天一片心的悲怆。她在《我的四口之家》中,写天伦之乐中的缓慢,天长地久的遥远;落花流水的无为,其中世俗的温情与超越世俗温情的悲伤同居于诗境之中。意味深长,含蓄而蕴藉。其中用渭河象征生活的情感,用泾河象征审美的情感,用黑夜中的月亮象征世俗社会中天伦之乐中那一丁点儿的温馨情感享受,很富有诗意的表达。简约中寓丰富,直白中藏深意,大朴中求大雅
  横行胭脂既是口语化诗歌的提升者,又是古典诗的革新者。她的诗,较之当下的散文诗,诗情更浓,诗意更深,诗境更开阔。她写出了一个时代的情感意绪,一个历史阶段的心灵疼痛,一代新人的审美趣味。 (常智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