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任我翔 / 诗词 /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

分享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2013-04-21  蓝天白云...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译文] 春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出典]  南宋 陆游  《钗头凤》

    注:

    1、《钗头凤》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2、注释:

   唐琬,原是陆游的妻子,后因陆母反对而分开。陆游独游沈园,无意中遇到唐琬和丈夫赵士程,不由感慨万分,写下了著名的《钗头凤》一词。唐琬看后,失声痛哭,回家后也写下了这一首《钗头凤》,不久就郁郁而终了。他们二人大概是“有缘无分”最典型的例子了。

   钗头凤:词牌名,取自诗句“可怜孤似钗头凤”。

   红酥手:一种类似面果子一样的下酒菜。

   黄滕酒:又名黄封酒。因官酒以黄纸封口得名。

   离索:离群索居。

   浥:沾湿。鲛绡:神话中鲛人所织的纱绢。

   山盟:指盟约。古人盟约多指山河为誓。

   锦书:前秦窦滔妻苏氏织锦文诗赠其夫,后人以锦书喻爱情书信。

 

    3、译文1:

    你柔软光滑细腻的手,捧出黄封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春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阁,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信靠谁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译文2

   品着红酥手(一种点心),饮着黄藤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东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都是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

    错了!错了!错了!所有的一切都错了!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了。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荒废,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这份深情再也无法用书信来传递了。

    罢了!罢了!罢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译文3:

    桌上摆着红酥手,捧出黄封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春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阁,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信靠谁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译文4:

    红润细腻的玉手,敬上一杯黄封美酒.满城春色一片,宫墙禁锢着杨柳,东风胁迫,欢情短暂微薄,只留下满腔愁恨,几年孤独离索.错上更加错!

    春光依然如旧,人儿日见消瘦,泪水将手帕浸透.桃花开又落,亭台楼阁愈加寂寞.爱情的誓言如山河,传递书信却无人可以拜托.莫说更莫说。 

 

    4、陆游生平见 自许封侯在万里。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5、词的上片通过回忆往昔的美满的爱情生活,感叹被迫分离的痛苦。起首三句为上片的第一层,回忆往昔与唐婉偕游沈园的美好情景。“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虽然是回忆,但是,局限于词的篇幅所限,只选取最富有代表性和特征性的细节。“红酥手”,不仅仅写描绘出唐婉为作者频频敬酒的美丽身姿,同时也道出作者对于唐婉的内心美而倾倒。同时也描绘出陆游和唐婉这对恩爱夫妻之间的生活甜蜜、美满、幸福。这三句又点明这对夫妻是在共商春色,唐婉手臂的红润,酒的颜色和封装,以及嫩绿的柳树开满全城的鲜花,更增加了踏春游园的明快感和色彩感。

    从“东风恶”开始,转为第二层,写出作者被迫与唐婉分离的痛苦,犹如愤怒的感情潮水冲破闸门,纵情地宣泄下来。“东风恶”这句,一语双关,含蕴丰富,是这首词的关键所在,也是造成作者爱情悲剧的结症所在。常理所说,东风使得万物复苏,带来生机勃勃的景象。如果它狂吹猛扫,使得春意盈盈的春天景色变成“桃花落,闲池阁”。另一种意思就是通过对“东风恶”来比喻,使得陆游和唐婉产生爱情悲剧的“恶”,也包括陆母。由于不能明说自己的母亲不对,到了这时候又不能不讲出来,所以只有用“东风恶”来表达出来。“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三句由于进一步写出作者进一步地厌恶“东风”的心情叙述出来。美满地婚姻被拆散了,夫妻分离,使得陆游和唐婉在感情上受到巨大的折磨,以前的美好生活的回忆,只是带来满怀地愁怨,这些都是“东风恶”带来的后果。接下来陆游接连用“错、错、错。”既没有说明是不敢忤逆长者意见而与自己心爱地妻子离别错了吗?对于长辈的施压破坏自己的没面婚姻的想法是错了吗?还是对于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强烈的否定吗?这一层是写陆游直抒感情,愤怒如决堤的江水奔腾呼啸一泻千里,但是“错、错、错。”这三个字,有有他义,留给读者自己去理解吧。

    词的下片也分两层分写,先由感慨回到现实的叙述,进一步体现出恩爱夫妻被棒打鸳鸯两地飞的剧痛和相思之苦。“春如旧”是和“满城春色”遥相呼应,点出陆游和唐婉又是在同一地点,同时春天相逢了。虽然景色如旧,但是唐婉的人却变了。经过“东风”的无情地摧残下,在精神与时间的双重折磨下,变得憔悴了,消瘦了,也变相地道出唐婉与自己“几年离索”给她带来的极大痛苦。也进一步地道出“一怀愁绪”是两个人的共同点,也阐明两人旧情不断,相思难舍。“泪痕红浥鲛绡透”这句,时刻划出唐婉在与陆游就地重逢,想起以前的恩爱,唐婉能不泪流满面吗?陆游没有正面直述唐婉的哭相,而是用“鲛绡透”委婉来写唐婉的痛哭,都将手帕都湿透了,不仅仅是说流泪之多,还写出唐婉的伤心之痛。

    这首词的最后几句,是下片的第二层,主要是些陆游与唐婉相遇以后的痛苦心情。“桃花落”与上片“东风恶”相呼应,虽然是写景,但是里面有透着怀念往日的唐婉像桃花一样艳丽,现如今憔悴了,消瘦了。陆游自己也象“闲池阁”一样寂寞冷落,此一笔深含双意,不着痕迹,巧妙自然得体。“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两句写出陆游有自己明明在爱着唐婉,却又不能去爱,情理而言明明不能去爱,却又难舍难割,再加上看到唐婉憔悴的面容和痛哭流涕而产生的怜悯之心,真是百感交加,乱箭穿心,不由得发出“莫、莫、莫。”寓意快刀斩乱麻,罢了,罢了,罢了,言犹未尽,意犹未终,情犹未了,可只有不了了之,全词在极其沉重的哀叹伤感声中结束。

   这首词始终围绕沈园这个特定的空间着笔,上下片遥相呼应,从往昔写到现实,从人娇美写到人憔悴,再加上上下片的结尾“错、错、错。”和“莫、莫、莫。”的不同心情的感叹,真使人读了荡气回肠,想说又不能说,欲说又无言之感,是一首别开生面,催人泪下的作品。

 

   6、一首《钗头凤》,短短六十字,却让诗人陆游的爱情延绵千年。一首词如何让发生在南宋时期的一场情事历久弥新,并不断被丰富,不断被创造,其原因不能完全归至文学价值,从文化的宽泛视阈来谈论或许会更全面、更准确。

  《钗头凤》作为诗(泛指,包括诗、词、曲、赋等多种形式的诗),其文本作为文学体裁的最高样式的呈现,当然不能回避其文学价值。《钗头凤》一诗文字洗练,层次简单,因情意真切而感人至深,细品,缠绵中有淋漓之感,儿女之情透出几分英雄豪气。当然,这与陆游的品性和诗风有关。

  如果从纯文学(诗艺)的角度来点评,《钗头凤》实乃平平之作,该诗被后人熟知的程度也许在陆游流传至今的所有诗作中堪称之最,但这首诗绝非文学意义上的代表作,在诗歌艺术方面没有显在的贡献,即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史价值。全诗的艺术冲击力和感染力主要产生于诗背后的一个“情”字,或者说以动人的爱情故事为背景是形成其艺术效果的主要原因。

  说《钗头凤》在诗艺方面没有表现出突出的特质,并非贬低或抹煞其艺术价值,其诗亦有可圈可点之处,虽然语言略显平俗,但颇具音韵和画面特质。全诗每句的句末声调多是上声或去声,上声(如“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让人觉察到诗人心中郁积的沉痛稍作压抑,委婉地流泻于诗行,去声(“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表现出一种情感的急促,尤其是两组叠字(错、错、错,莫、莫、莫)更是传达出无奈的怨恨与无尽的追悔。如歌的文字让伤痛听起来都是这般动人。

  此外,全诗极具画面的质感,诗中多处直接或间接表现色彩明丽的字眼(“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泪痕红 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值得说明的是,我们看到的不是情景交融,不是形神合一,这种强烈的反差效果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明艳的风景和黯淡的情感色调相冲突。纵然是一片花红柳绿的春光,也无法照亮诗人悲戚苍白的心灵世界。其二,隐忍压抑之后的言行举止和内心的强烈感触相抵牾。尽管“山盟虽在”,情意尚存,心中有爱却不能再爱,不能再爱又实难割爱。

  上述音韵和色彩两方面的特点虽值得一提,但并非出奇。因为古代诗人大都在韵律方面极为讲究,亦擅长写景状物。这首诗耐人寻味之处,终归一个“情”字。

  或许爱情永远是尘世间最有吸引力的风景,让人沉醉,惹人寻味,愈想解谜,愈是着迷。在世人心中,诗人的爱情更是与众不同,因为诗人具有赋予爱情以特殊意义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诗人能拯救爱情,使之不朽,诗人能擢升爱情,使之伟大。《钗头凤》正是一首以诗人的爱情为题材的诗歌作品,诗人陆游的爱情生活和创作《钗头凤》时的具体场景,我们已无从知晓,只能通过现存的史料来了解诗人婚恋生活的概况及创作该诗的有关信息。现今可供查阅的资料大都是一些概述性的文字记载,面对一些只言片语甚至有的彼此存在叙述矛盾的史料,倘若一定要通过考证的方法来还原真实的历史,恐非易事,对于探讨诗歌的文化价值,也确无必要。“文化研究有两种不同的层次,要么考察文化的历史事实,要么寻访文化历史事实中所蕴含着的对现世个体生命的意义。”此言并非无视历史事实、否认考证价值,旨在说明追求事实的意义比追求事实的本身更能体现人类精神活动的本质。对于史学研究而言,实事性的考证是无法逾越的基础性工作,但对于意义探寻的文化研究,尤其以诗歌(文本)为对象的文化研究,若仅用考证的眼光来审视,试图凭借确凿的证据确立一个无须争辩的历史事实,从而宣判一首诗的最终价值,暂不论结果,其思路就已构成一种荒谬。

  对于《钗头凤》的理解,亦无须以真相大白为意义探寻的必要条件,不依赖、不取决于考证结论,不等于说其意义的开掘可以凭空想像、任意附会,对诗歌的理解和阐释需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当然,这里的“事实”不是客观历史,而是文学意义上的“真实” ,即要注意区分作为抒情主人公的诗人陆游和作为历史人物的陆游,区分陆游婚恋生活的全部实况和陆游爱情中浓郁的诗意成分。 爱在离别时作者:郝 俊

 

    7、在没有引进西方遗传概念之前,中国传统信奉“亲上加亲”,表兄娶表妹是天经地义的。穷困人家之间这种换亲,省得许多彩礼;富裕家庭则更增添一些喜庆。民间有许多表兄妹间的爱情故事,譬如嫌贫爱富、撕毁婚约,譬如私相授受,暗订终身……由于表兄妹也分所谓姑表、舅表,戏文中常常出现的是舅母嫌弃外甥。

而陆游、唐婉也是表兄妹,却是姑母嫌弃外甥女。唐婉怎么做也“不获上意”,丈夫又是个事母至孝的人,这便种下了悲剧的种子。我看《二十四孝》的故事总觉得惊怕,怎么世间还有这样愚孝的人?这样残酷的事还时时被后世人拿来做榜样,京剧《三娘教子》唱的即是。都说帝王家无情,其实中国的堂堂皇道,到了民间也一样是清冷残酷的。因为权力变小、责任变重的缘故,有时,礼教反而更显得变态压抑。

陆游原不是一个软弱怯懦的男子。“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他诗里的慷慨义气,教人耸眉动容。“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他的诗剑生涯,一样激扬从容。可是,在母亲面前,在最爱的女人面前,他都做了懦弱的人。

或许这样去指摘他是不对的。他不能不孝。毕竟是那个时代的人,礼教驯养出来的标准好男儿,如孙悟空挣不脱那个金箍咒。所以只能一次次地哀求,最后低头,休了自己至爱的妻。

原本属于两人的情爱中,添入了太多的情感纠葛。纠葛是沉重的,繁杂的,无法使人释然。

他另娶王氏淑女,她另嫁赵家好男。没缘法,转眼分离乍。翻覆间生离如死别。时光又轮回了。事件重演……“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举身赴清池,自挂东南枝。”你可看见,东汉的杳缈水烟里,刘兰芝和焦仲卿隐约的身影?

时间慢慢地流过去了,那些曾经鲜活的人,他们血流成河的哀伤,渐渐变成了戏文里的皮囊,单单的,薄薄的,哪个人都可以套到身上来演;书页之间的黑白文字,轻薄,谁都可以谈起。他们成了故事,成了神话。

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了。可是,走过三国魏晋,南北朝,隋唐北宋,到了南宋,焦母陆母们仍可以为了儿子的前程考量,举起“孝”的禁止逼散鸳鸯。做小官的儿子,敢怒不敢言,不懂得孝而不顺的道理。贤惠美貌的儿媳含冤受屈被遣送回家——依旧是同样的悲剧,连戏码都没有变,只是主角上场时换了一副面具。

“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孔雀东南飞,千年的期盼还是落了空。

今我来时,杨柳依依,沈园里,不见宋时明月宋时人。影壁上后人刻的两阕词,遥遥相看,黑的碑,白的字,叫人凄然。心意相通却无缘牵手。山长水阔,梦魂杳杳,再相逢,惟有来生了。这堵墙,被哀重的词剜了筋脉,虽然被修葺得光洁了,仍是“墨痕犹锁壁间尘”。

夏末游园,园里展眼看去都是绿。这园不及苏州的园林多矣,但仍惹人眷恋,就像北京上海的大观园,明知是假,爱着《红楼梦》的人还是要进去看看。

这树静静地陪他一起老了,这水还青碧着,仿佛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的倩影。我滞留沈园,不为亭台楼阁之胜,为的是那份千年情殇。

不禁想,若当日两人放舟江湖,南山携隐又如何?没有牛郎织女式的离散,不要这千古传唱的《钗头凤》,只要他们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摘自《人生若只如初见》 安意如著  天津教育出版社

 

8、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陈奕迅<十年>
  红叶落索,又是一季秋凉。
  心底的一缕难解的情愫引领我又一次来到沈园。这里是我和你相恋的地方。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而沈园的青葱岁月是我十年来藏在心里的秘密花园,秘而不宣。

  我暗暗地在沈园里凭悼,想着世事如流水般不可回转。大宋江山如是,自己的爱情亦如是。唐琬表妹,你可曾记得那年春天,我以一只钗头凤为聘礼将你迎娶回家。那只是一只钗,钗头是一只小小的凤------凤嘴小小,以为衔紧了一世的爱情、终生的厮守。
  转眼又在沈园遇见你,天意弄人,此时的你却已嫁作他人妻。隔着摇曳的柳树,我知道你就在不远处。可是,我不敢抬头,不能够再多望你一眼。往事不堪回首,纵有千种愁绪也只能埋在心里,糜烂下去。那长满了青苔的石砖缝隙间蔓延着隐约的清寒。

  为什么还要遇见?为什么是回忆万千的沈园?

  阔别十年,又相见。仿佛你依旧是拂花豆蔻,我仍是那个弱冠少年。仿佛我们未曾有过离别。

  为什么一定要是十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年之前,我们分手;十年之后,我站在你身后。

  你遣人送来一杯黄滕酒。这或许是你我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了,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我不敢邀请你叙旧,我不敢!谁人不怕?那抑制不住的相思?

  曾以为,我们会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十年后,相逢无语。“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十年的期盼还是落了空。我等你十年,以为时过境迁,一切都风平了、浪静了。可相逢把回忆又一股脑地倒腾出来,我已承受不住,提笔在墙上写下: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把酒一杯饮,我遂离去。

  人生如白驹过隙,一蹉跎,便是两鬓苍苍。四十年里,我远走他乡,我忙我的抗金大业,我过我的夜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军旅生活。只有塞上关楼的风刀霜剑才能消磨我心底那属于江南沈园的一丝隐痛。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尝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四十年后,我重游沈园,才看到你的和词。我才知晓那本该早些知晓的哀讯:你已离去。当我回首沈园时,你只留下了回转不了的身影,越行越远。

  但是,沈园里的花会记得、沈园里的柳会记得、沈园里的水会记得,沈园里的一草一木都会记得,我自己也记得。记得那个老到死的遗憾。 

   十年离索自难忘,来生,我再不会再松开你的手。

 

   9、悠悠八百年,沧海桑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然而,陆游与唐婉留给后人的一份凄美的爱情故事却永驻人间。至今读来仍为之感动与怆然!思绪让我发出了这样的询问,如今,那曾经留下陆游足迹的沈园是否依然?那题着陆游的诗句的墙垣短壁是否还在?那二人曾经含泪饮酒的几案小凳是否幸存?那依依垂柳傍水腊梅是否还在飘洒盛开?……

    远处悠扬的声音袅袅飘来,是琴声!哀婉中和着些许的花香,如缕如烟.渺茫如诉。蜿蜒迤逦的小路,浓密的梧桐树叶锁住了日光,星星点点洒落在池塘岸上。簇簇树阴朦胧迷离,空气清爽带着一丝甜味,桃花落尽,轻飘水上,悠悠逝去。我驻足倾听,这琴声是陆游的悲喊,还是唐婉的低吟?这一丝馨香是陆游奋笔疾书留下的墨香,还是唐婉钗头上的粉香?这几案石凳是当年二人缠绵的见证吗?那依依的杨柳还在为二人继续传情?

    桃花依旧在,宫柳照旧舞,却怎不见了那红酥手,黄藤酒,哦,原来是东风恶,欢情薄,却落得个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难怪陆游仰天长叹:错!错!错!

    几个“错”字包含了诗人你怎样的痛苦惆怅!陆游啊陆游!我分明看到,你雨泪沾巾,痛苦不堪!凝视所爱已是他人妇,却无法相拥倾诉。那般苦,那般痛,怎一个“错“字了得?唐婉啊唐婉!我分明看见,你愁肠百结,失魂落魄!举樽痛饮不能诉说。这般愁,这般怅又怎一个“瞒”字了得?沈园啊沈园!我分明看出,你流水悠悠,却也抹不掉如丝的愁,含泪点点的斑竹,你泪流满面,却也证明不了,你千般恨万古悔.你纵然多的是楼台轩榭,青砖瓦楼,也难盛得住这几多的情与愁!依我看,杜郎俊赏,纵然豆蔻词工,也难赋深情,纵然嫦娥舞袖,却也舞不出钗头的哀婉痴情!

    可以想象,当年你们共同饮下的苦酒,承载着几多的恨与几多的愁……悠悠数载, 偏偏这沈园又这么小,不见,梦魂牵绕;再见,却是梦断处,桃花满闲池。多少心事,只能独自倚阑,窃窃自语;多少泪,也只能独自吞咽,暗自愁苦。一句“表妹,你只需耐心等待,我将终接你”竟让聪明的唐婉痴痴情迷了数载而香消玉殒。一句“表哥,请你吃了这杯酒,喝了这杯茶”竟让满身侠气的陆游悔恨终身。

    满城春色宫墙柳,泪痕红悒鲛绡透。细想起来,不见也罢,见了,只是又多了一份人间遗憾,枉然将以往甜蜜勾,几许哀怨流。怨谁?怨那东风?吹痛那双红酥手?还是将水波吹皱?依我看,要怨,就怨那人情薄,不容你说;要怨,就怨当时陆郎你没有及时地握住那双红酥手.都说自古英雄难过一个“情”字关,一个“情”曾绊倒了多少柔肠风流客!一个“情”断送了多少柔情多才女!有情却被无情恼!无奈东风恶,欢情薄,最终落得个孔雀东南飞,鸳鸯各戏水。

    绍兴的沈园,说起来还真的应该感谢你呢,是你为人类记录了一个如此凄美浪漫的故事,你的烟雨飘洒了八百年,爱情的悲剧故事也跟着飘洒了八百载。今天我又翻阅了这个故事,仍不免为你稽首!

 

   10、陆游在写给唐婉的《钗头凤》里说:“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现实里有多少爱情遗憾是缘于偶然的错,然后是将错就错,一错再错。其实,我觉得梁实秋先生有句话很适用情爱的历程,叫“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用在情爱里,我以为也就是如果爱,不如简单爱。

  不是我不明白,只是这世界变化太快。曾几何时,我们还在为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嘘唏不已,斗转星移间,我们发现周围的世界已经变得如此陌生。在社会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化的今天,许多人陷入了爱的迷惘、爱的困惑中,不能自已。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背景下,传统的爱情观并没有从我们身边走开,特别简单的爱情依然能够引起大家的共鸣。

 

     大爱无言,真爱无声。它们其实就躲藏在你身边,或许是一个温暖的拥抱,或许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或许只是一个关切的眼神。平淡中见真情,这甜蜜,或许不那么浓烈,但足以享用一生。爱情的甜蜜,每个人都想拥有,但爱情的甜蜜,并非每个人都能获取。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你是否曾在无数孤独的夜里感慨,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为何迟迟不曾出现。

  

    西方的圣经里说:“爱情,如死一般坚强!”其实,我以为没必要说得那么剑拔弩张,但确实,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外柔软而温暖的地方,那处所在,便叫做爱情。

 

   因为爱,所以爱。只要你曾众里寻他千百度。等你蓦然回首时,那人,那爱,一定就在灯火阑珊处!

 

 

 

  11、今日的沈园已经不是郭老昔日游历时的景象,从中裂开的断云石、石牌坊、孤鹤轩、冷翠亭等等都几经修葺,多少恢复了一点点宋时池台极盛时的面貌。

  “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倚思频抛细雨送黄昏。

   品味着孤鹤亭对联的境味,默想着那阕簪在宋词里的钗头凤,真是字字句句牵情点点滴滴痛心。
  烟雾般的秋雨里,沈园的哀怨和凄美就这么轻易地击碎我几盏女儿红营造出来的醉意。
  历史越发的斑斑驳驳早已经不复唐宋风月,眼前的断墙颓垣如一卷线装书的残片遗落在烟雨中,手指轻抚却仍然有着八百多年前蚀骨的寒意。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山盟仍在啊,上穷碧落下黄泉,此刻伤心桥下的柔波莫非是浥透鲛绡的情泪所化,要不然怎么会让人心酸若此。

  紧握着手的情侣们,又有哪一个是历经轮回千千万万载情丝仍独系一身的痴情人?莫!莫!莫!是怎样的不堪回首,是怎样的追悔和哀怨,是怎样的咽泪装欢,瞒,瞒,瞒。

    园里柳绿烟浓,游人三三两两,竟无一人高声喧哗。无不沉浸在这段苦恋之中或惋惜或凭吊或在这座爱情名园中一边游览一边默祷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此爱绵绵无绝期,魂魄相依共名园。现今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鲜有真情长存于世间。慨叹陆游五十年的相思仍化作如今的凄迷烟雨,唐婉若泉下有知,也许不该再有什么遗憾了。
  刘子骥游桃花源

 

  12、满怀的愁绪,几年来都在为我们的分离而心绪索然、沉痛。想到过去的分手,真是悔恨无穷,实在是错了!错了!太错了!凡是情场失意,或是当时因误会而与情人分手,如今却悔恨万分的人,常会对往日恋情十分眷恋;那么“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便是这种心境的最好写照。后人常喜欢用这段词句,来表达内心对往日恋情的怀念和悔不当初的伤痛。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不自觉原来会站成古典男子的样子,用低沉的声音念那令我多么深爱,又多么感伤的短句。东风恶。欢情薄。错。错。错。

  

    读陆游的爱情诗让人的心在滴血。今天的时代“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变成了“选错行可以换行,嫁错郎可以离婚”。可是“嫁对郎还要离婚的”就是陆游与唐婉。 
    
  原来古今爱情,莫不如此,不是“错错错!”便是“莫莫莫!

    爱到深处,你无法不成为一个悲观主义者。

    人生因为有美,所以最后一定是悲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