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yunlong911 / 皇冠网|皇冠比... / 相遇九方皋

分享

   

相遇九方皋

2013-05-12  cuiyunlon...

  一个山村砍柴人,在都市人的眼里他或许是个卑微的下里巴人,但就是这样一位其貌不扬的乡下人走进我的视线,在我梦中驻足,在我梦里低声吟哦。哦,那是怎样一个熟悉的身影,又是怎样一个让人难以忘却的名字九方皋,他,走进了我的梦霾

  

  眼前,这位身高八尺,浓眉善目,阔唇,年龄约岁左右的中年人,仿佛是《吉檀迦利》中你穿着破敝的衣服,在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群中行走的那个人,他曾在泰戈尔的散文诗中出现,成为他梦的依托,向善的力量。

  

  此时,你向我走来,一路没有旌旗车马,簇拥的人群,大漠古道上遗下只是车马远去的印痕,无边的沙丘上稀疏点缀的是耀眼血红与金黄,那是一种既耐旱,又生命力极强的沙枣灌木,还有那在挺拔向上的胡杨树。

  

  塞外的风是格外的凛冽,凛冽到能飞沙走石的地步。而你却迎着朔北的寒风一路前行,沿着你脚下走过的印痕,一路上我不知穿越多少荆棘,涉足多少溪流与浅滩,最终只是望见你远去的背影。

  

  我祈望你从我的梦中走来,而不是你牵着马匹,拄着一根拐杖从我梦中走来,在我梦中出现;我渴望你在我踽踽独行的旅途上与你相见,而不是前生有约也许我那仅存的一缕念想会使人感觉是一种多余的奢望,也许这种多余的念想只会让自己种下无眠的烦恼,但冥冥之中我却听见你的召唤,就像母亲生前呼唤我的乳名,用她温暖的胸膛贴近襁褓的婴儿,使我泪眼连连,欲哭无声。

  

  我分明看见你从徐悲鸿《九方皋相马》的画作中向我走来,你身披粗布马褂,左手牵着翘首嘶鸣的马匹,旁边伫立的是一位长者,想必那就是你的恩师伯乐了。

  

  当初,你把九方皋引荐给秦穆公时,秦穆公望着眼前这位邋里邋遢的乡下人,一时还难以置信你的相马技能。暗自思忖道:这样一位乡下人,一个十足的山野村夫的摸样,是否能胜任相马之职呢,何况是去塞外找寻一匹千里马呢?三月之后,九方皋赶回来向秦穆公禀报说:千里马已经找到了,就在沙丘那个地方。秦穆公急忙问:是什么样的马?九方皋说:是一匹黑色的母马。于是穆公随即责令众人一行与他前寻,时隔数日,九方皋为之牵回一匹毛色通体黝黑的马匹,然而令秦穆公和众人大跌眼镜的是:九方皋为秦穆公牵回的是一匹看似普通的公马。此时的秦穆公面露不悦之色对伯乐说:怎么你推荐的人连马的公母都分不清,又怎能识别千里马呢?此时,伯乐笑着说:九方皋相马达到如此忘我的地步,这正是他比我高明之处,九方皋看到的是马匹的精神,而忽略表象,以致他公母不分;可见他注重是内在品质;像他这样相马,才能相出最珍贵的千里马啊!

  

  此后,我得知你不仅谢绝秦穆公的慷慨馈赠,而且还婉言谢绝了秦穆公的好言相留,因为你不忍窥见你相出的千里马成为战场上的杀戮工具,而埋名隐姓地远走塞外戈壁,你以高山为邻,以砍柴,种植蔬果为生。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瞬间你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而我已青春不再,两鬓添霜。记得最后一次与你相见,是在金银滩戈壁草原的一间茅屋内,你为我满一碗青稞酒,把酒畅饮之时,望着窗前飘逸的雪花让我想起你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落拓旷达的性格,以及你鄙视俗见,绦尽尘埃的开阔胸襟

  

  如今斯人已去,而你只驻留在我的梦中,一次次在梦里对我说:有一扇紧闭的大门,就有一扇为你敞开的大门。我知道这是你对我的暗示,也是你给予我的厚望,冥冥之中却好像你对我解读说:如果没有韩愈遇见贾岛,没有齐白石遇见启蒙老师胡沁园,也许的也许就不会有更多的故事和更多的后继者。

  

  哦,是你让更多的人记住了伯乐的名字,而你却只在淮南王刘安的《道应训淮南子》中把你芳名传扬。与你相遇,我一生的荣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