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老者 / 学习诗词资料 / 台北林正三先生【诗学概要】(十)

分享

   

台北林正三先生【诗学概要】(十)

2013-06-24  白云老者

台北林正三先生【 诗 学 概 要 】(十)

第九章:造 句

  1. 句型
  2. 句法
  3. 历代诗家之论造句


前章论及文章之组成,乃是积字成词,缀词成句,稽之诗词亦然。综观近体诗之特性,为每首有一定之句数与字数。至于如何于此有限且固定之字句中,表达最丰富之情感与意念,即是诗人于遣词造句,所应追求之目标。目前坊间有关诗学之书籍,于造句之章,皆仅及于句型,而鲜少论及句法。本章乃分两部,使读者于句型之外,亦能领略句法之要。

句型

句型即是诗句之组织型态,五言诗有“上一下四型”如:

地-犹鄹氏邑,宅-即鲁王宫;(唐玄宗:经鲁祭孔子而叹之)

名-岂文章着,官-应老病休;(杜甫:旅夜书怀)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甫:月夜忆舍弟)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王维:山居秋暝)

喜-无多屋宇,幸-不碍云山;(杜甫:茅堂检校收稻 按:此称十字句,盖两句合言一事,缺一不可,故亦称流水对)

青-惜峰峦过,黄-看橘柚来;(杜甫:放船)
秋-应为红叶,雨-不厌苍苔;(李商隐:寄裴衡)

五字之中,意义与文法分成上下两节。第一字自成一节,而下四字另成一节,意义相互联贯。此型之第一字应为名词、代名词或状词,第二字应为动词、副词、介词之类,炼字应炼第二字。

上二下三型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王维:过香积寺)

客路-青山下,行舟-绿水前;(王弯:次北固山下)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王维:过香积寺)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山居秋暝)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王之涣:登鹳雀楼)


此种句型之第二字,应为名词。

上三下二型

夜郎溪-日暖,白帝峡-风寒;(杜甫:十月一日)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王维:酬张少府)

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王维:汉江临泛)


此类句型有一特点,即是有倒装之倾向,两节颠倒读之亦可。

上四下一型

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杜甫:春宿左省)

白发千茎-雪,丹心一寸-多;


此类句型,第五字自成一节,且多为形容词或动词。

七言诗之句型有“上一下六型”如:

江-动将崩未崩石,松-浮欲尽不尽云;

晨-摇玉佩趋金殿,夕-奉丹书拜琐闱;(王维:酬郭给事)


此类句型,其第一字之意义独立,应用名词或形容词,而与下六字之意义,乃是互相连贯,炼字宜炼第二五字。

上二下五句型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杜甫: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杜甫:客至)

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二三人;(杜甫:南邻)

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李颀:送魏万之京)


上二字成为一节,下五字成为一节,此种句型,炼字应炼第五字。第二例亦有做成三顿式者即: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杜甫:客至)


上三下四句型

渔人网-集澄潭下,估客船-随返照来;(杜甫:野老)

静爱竹-时来野寺,独寻春-偶过溪桥;(欧阳修)

此类句型,第三字皆为名词,炼字应炼第四字。韦居安【梅涧诗话】云:“七言律诗有上三下四格,谓之‘折腰句’。乐天守吴门日,【答客问杭州】诗云:‘大屋檐多装雁齿,小航船亦画龙头’。欧阳公诗:‘静爱竹时来野寺,独寻春偶过溪桥’;卢赞元【雨】诗云:‘想行客过溪桥滑,免老农忧麦陇干’;刘后村【卫生】诗云:‘采下菊宜为枕睡,碾来芎可入茶尝’;【胡琴】诗云:‘出山云各行其志,近水梅先得吾心’。皆此格也”。

上四下三型

香飘合殿-春风转,花覆千官-淑景移;(杜甫:紫宸殿退朝口号)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杜甫:江村)


上五下二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杜甫:宿府)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杜甫:阁夜)


一三三句型

风-却有情-偏动竹,雨-浑无赖-不饶花;

燕-知社日-辞巢去,菊-为重阳-冒雨开;

门-通小径-连芳草,马-饮春泉-踏浅沙;


一四二句型

鸟-在寒枝栖-影动,人-依古堞坐-禅深;

诗-怀白阁僧-吟苦,俸-买青田鹤-价偏;


二二三句型

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稠;


二四一句型

河山-北枕秦关-险,驿树-西连汉畤-平;(崔颢:行经华阴)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杜甫:九日蓝田崔氏庄)


杨万里【诚斋诗话】云:“唐律七言八句,一篇之中,句句皆奇;一句之中,字字皆奇。古今作者皆难之。如老杜【九日】诗云:‘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不徒入句便字字属对。又第一句顷刻变化,才说悲秋,忽又自宽,以自对君甚切。君者君也,自者我也。‘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将一事翻腾作一联。又孟嘉以落帽为风流,少陵以不落为风流,翻尽古人公案,最为妙法。‘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诗人至此,笔力多衰。今方且雄杰挺拔,唤醒一篇精神,自非笔力拔山,不至于此。‘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则意味深长,悠然无穷矣”。

三一三句型(亦称双折式)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李商隐:锦瑟)

凤凰乐-奏-钧天曲,乌鹊桥-通-织女河。

渔人网-集-澄潭下,估客船-随-返照来。(杜甫:野老)


此种句型亦可作上三下四句型论。

以上所介绍之句型,乃是以组成诗句之词性与语气分类,与诗之平仄音节并无关联。盖同一诗中之句型,总须有所变化。尤其律诗中对仗之两联,及绝诗中承转部分,如为同一句型与词性,即犯所谓“并头”、“并脚”与“腰斩”之病。(即前章所述“形式上之犯重”)于今且以唐人之诗为例,说明如下:

酬张少府 王维

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颔联为上二下三句型,颈联为上三下二句型。颔联之名词,在每句之第五字,颈联之名词,在第二、五字。颔联之第二字为动词,而颈联则为第三、四字。如此错综变化,方为佳构。又如:

月夜忆舍弟 杜甫
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秋边一作边秋)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

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颔联为一四句型,颈联为二三句型。颔联之名词,位于第一、四字;颈联之名词,位于第二字。如此方为合式,而不至于形成“并头”、“并脚”与“腰斩”之病。至于七言诗如:

行经华阴 崔颢
岧嶢-太华-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关-险,驿树-西连汉畤-平;

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处学长生。


颔联为四一二句型,颈连为二四一句型。颔联之名词“武帝祠、仙人掌、云、雨”与颈联之“河山、驿树、秦关、汉畤”等,相互错开,方不至缺少变化而平淡无奇。


句法

前述为组成诗句之句型,以下再介绍组成诗句之句法,诗句之组成,大都以两句为一段落,两句相互间之语气与句法,可分直贯、问答、及呼应三种,试析于下:

  • 直贯式句法:此种句法上下两句之语气一气呵成,即上句所表达之意思尚不完全,须由下句补足。此种句法亦称“十字句”或“十四字句”。如: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沈佺期:杂诗)

明朝望乡处,应见陇头梅。(宋之问:大庾岭北驿)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李商隐:隋宫)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李商隐:无题)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杜甫:天末怀李白)


谢榛【四溟诗话】云:“若‘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之句,意在一贯,又觉闲雅不凡矣”。此类句法与下例之“问答式句法”,大都为律诗之首联或末联,或者是绝句之前半或后半。

  • 问答式句法如: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杜甫:天末怀李白)

何因不归去?淮上对秋山。(韦应物:淮上喜会梁川故人)

为问元戎窦车骑!何时返旆勒燕然?(皇甫冉:春思)

莫是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李颀:送魏万之京)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杜甫:蜀相)


此种句法,乃是将所欲表达之意念,以疑问之语气显示出来,使诗文激起波澜,以引起读者注意,并给与读者悬想之空间。至于有无答案则非关紧要,或者答非所问而将语意荡开,给予读者更广阔之欣赏范围,此类情况,亦所常见。

  • 呼应式句法:此种句法,乃是下句与上句,必须有深切之关联。如: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李白:赠孟浩然)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着,官应老病休;(杜甫:旅夜书怀)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刘禹锡:西塞山怀古)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刘长卿:长沙过贾谊宅)

此类句法,大都用于律诗之颔联与颈联,且都属对仗句型。然绝诗或律诗之前后两联,亦有用之者。

此外,另有一种特殊之句法,即颠倒字、词之顺序,以使平淡无奇之言辞产生变化,造成去熟生新之效果,称之为“倒装”。如: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王维:观猎)

照顺序应为“将军猎渭城,风劲角弓鸣”。此诗前后易位,先出现“风劲角弓鸣”之场景与声响,再补述“将军猎渭城”之故事。画面突出而有力。又如:

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杜甫:登楼)

施补华【岘佣说诗】云:“杜甫‘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起得沉厚突兀,若倒装一转作‘万方多难此登临,花近高楼伤客心’;便是平调,此秘诀也”。又如:

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巫山一段云;(唐:李群玉:同郑相并歌妓小饮戏赠)


原诗应为“六幅裙拖湘江水,一段髻挽巫山云”。为了迁就平仄格律,而倒装词句,连词性之对偶尚且不顾。另有非因平仄之关系,而刻意倒装者,能使人产生耳目一新之效果。如:

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杜甫:秋兴之八)

原句应为“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平仄完全相同,之所以倒装成句者,盖为增强语势,构成劲健之笔力也。释惠洪【冷斋夜话】:“老杜云:‘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舒王云:‘缫成白雪桑重绿,割尽黄云稻正青’;郑谷云:‘林下听经秋苑鹿,江边扫叶夕阳僧’;以事不错综,则不成文章。若平直叙之,则曰:‘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以‘香稻’于上,以‘凤凰’于下者,错综之也。言‘缫成’则知白雪为丝,言割尽则知黄云为麦也”。

又李东阳【麓堂诗话】云:“诗有倒字倒句法,乃觉劲健。如杜诗‘风帘自上钩’、‘风窗展书卷’、‘风鸳藏静渚’,‘风’字皆倒用”。(按此类为“倒字”法,前述诸例,则为“倒句”之法)

综前所述,皆为有关造句之方法。此外,再摘录前人论作诗造句之诗话,以供参考。


历代诗家之论句法

梅圣俞尝语余曰:“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贾岛云:“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姚合云:“马随山鹿放,鸡逐野禽栖”等,状山邑荒僻,官况萧条,不如“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为工也。余曰:“语之工者固如是,状难写之景,含不尽之意,何诗为然?”圣俞曰:“作者得于心,览者会以意,殆难指陈以言也。虽然,亦可略道其仿佛。若严维“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则天容时态,融合骀荡,岂不如在目前乎?又若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贾岛“怪禽栖旷埜,落日恐行人”。则其道路辛苦,羁愁旅思,岂不见于言外乎?”(欧阳修:六一诗话)

作诗贵雕琢,又畏斧凿痕,贵破的,又畏粘皮骨,此所以为难也。李商隐有【柳】诗云:“动春何限叶,撼晓几多枝”,恨其有斧凿痕也。石曼卿【梅】诗云:“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恨其粘皮骨也。能脱此二病,始可以言诗矣。刘梦得称白乐天诗云:“郢人斤斲无痕迹,仙人衣裳弃刀尺;世人方内欲相从,行尽四维无处觅”。若能如是,虽终日斲而鼻不伤,终日射而鹄必中,终日行于规矩之中,而迹未尝滞也。(葛立方:韵语阳秋)

韩子苍言:“作诗不可太熟,亦须令生。一味忌生语,往往不佳。东坡作【聚远楼】诗,本合用“青山绿水”对“野草闲花”,此一句太熟,故易以“云山烟水”,此深知诗病者。余然后知陈无己所谓:‘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宁僻毋俗’之语为可信”。(魏庆之:诗人玉屑)

诗语固忌用巧太过,然缘情体物,自有天然工妙,虽巧而不见刻削之痕迹。老杜“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此十字殆无一字虚设。细雨着水面为沤,鱼常浮而淰,若大雨则伏而不出矣。燕体轻弱,风猛则不能胜,惟微风乃受以为势,故又有“轻燕受风斜”之语。至“穿花蛱蝶深深现,点水蜻蜓款款飞”;“深深”若无“穿”字,“款款”若无“点”字,皆无以见其精微如此。然读之浑然,全似未尝用力。此不碍其气格超胜,使晚唐诸子为之,便当如“鱼跃练波抛玉尺,莺穿丝柳织金梭”体矣。(叶梦得:石林诗话)

唐僧多佳句,其琢法比物以意,而不指言一物,谓之象外句。如无可上人诗曰:“听雨寒更尽,开门落叶深”,是落叶比雨声也。又曰:“微阳下乔木,远烧入秋山”,是微阳比远烧也。用事琢句,妙在言其用而不言其名耳。(释惠洪:冷斋夜话)

山谷云:“诗意无穷,而人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无穷之意,虽渊明、少陵,不得工也。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规摹其意而形容之,谓之夺胎法。如郑谷诗:‘自缘今日人心别,未必秋香一夜衰’,此意甚佳,而病在气不长。西汉文章雄深雅健,其气长故也。曾子固曰:“诗当使人一览语尽,却意有余,乃古人用心处”。荆公【菊】诗云:“千花百卉凋零后,始见闲人把一枝”;东坡云:“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又李翰林曰:“鸟飞不尽暮天碧”,又曰:“青天尽处没孤鸿”;其病如前所论。山谷【达观台】诗曰:“瘦藤拄到风烟上,乞与游人眼豁开;不知眼界宽多少?白鸟去尽青天回”。凡此之类,皆换骨法也。顾况诗曰:“一别二十年,人堪几回别”,其诗简缓而意精确。荆公与故人诗曰:“一日君家把酒杯,六年波浪与尘埃;不知乌石冈头路,到老相寻得几回”。乐天诗:“临风杪秋树,对酒长年身;醉貌如红叶,虽红不是春”。东坡诗“儿童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凡此之类,皆夺胎法也。(释惠洪:冷斋夜话)

诗中有俱指一物,而下句不同者,以类观之,方见优劣。王右丞云:“遍插茱萸少一人”;朱放云:“学他年少插茱萸”;子美云:“醉把茱萸仔细看”;此三句皆言茱萸,而杜当为优。又如子美云:“鱼吹细浪摇歌扇”;李侗云:“鱼摇清影上帘栊”;韩偓云:“池面鱼吹柳絮行”;此三句皆言鱼戏,而韩当为优。又白公云:“梨花一枝春带雨”;李贺云:“桃花乱落如红雨”;王勃云:“珠帘暮卷西山雨”;而王当为优。学者以此求之,思过半矣。(陈善:扪蝨新语)

东坡曰:“渊明诗初看若散缓,熟读有奇趣。如曰:‘日暮巾祡车,路暗光已夕,归人望烟火,稚子候帘隙’。又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又曰:‘蔼蔼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才高意远,造语精到如此,如大匠运斤,无斧凿痕。不知者疲精力,至死不悟”(魏庆之:诗人玉屑)

鲁直换字对句法如“只今满座且尊酒,后夜此堂空月明”(赠别几复);“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觞三百杯”(过方城寻七叔祖旧题);“田中谁问不纳履,坐上适来何处蝇”(食瓜有感);“秋千门巷火新改,桑柘田园春向分”(道中寄公寿);“独乘舟去值花雨,寄得书来应麦秋””(送陈氏女弟至石塘河);其法于当下平字处,以仄字易之,欲其气挺然不群,前此未有人作此体,独鲁直变之”。【苕溪渔隐】则云:“此体本出于老杜,如“宠光蕙叶与多碧,点注桃花舒小红”(江雨有怀郑典设);“一双白鱼不受钓,三寸黄柑犹自青”(即事次联);“外江三峡且相接,斗酒新诗终自疏”;“负盐出井此溪女,打鼓发船何处郎?”(十二月一日三首之二);“洲上草阁柳新暗,城边野池莲欲红”(暮春三联)。此体甚多,举此数联,证非鲁直变之。(魏庆之:诗人玉屑)正三按:今则谓之‘拗’句是也。

诗须篇中炼句,句中炼字,此所谓句法也。以气韵清高深渺者绝,以格律雅健雄豪者胜。故宁律不谐,而不得使句弱;宁用字不工,而不可使句俗。(王渔洋:师友诗传录)

诗有格有韵,渊明“悠然见南山”之句,格高也;康乐“池塘生春草”之句,韵胜也。格高似梅花,韵胜似海棠。欲韵胜者易,欲格高者难。兼此二者,惟李杜得之矣。(陈善:扪蝨新语)

李嘉佑诗“水田飞白鹭,夏木啭黄鹂”;王摩诘但加“漠漠、阴阴”四字,而气象横生。江为诗“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林君复改二字为“疏影”、“暗香”以咏梅,遂成千古绝调。二者所谓“点铁成金”也。若寇莱公化韦苏州“野渡无人舟自横”句,为“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已属无味。而王半山改王文海“鸟鸣山更幽”句,为“一鸟不鸣山更幽”,直是死句矣。学诗者宜善会之。(顾嗣立:寒厅诗话)

五言绝句自五言古诗来,七言绝句自歌行来。此二体本在律诗之前,律诗从此出,演令充畅耳!有云绝句者,取律诗之半,或绝前四句,或绝后四句,或绝首尾各二句,或绝中二联。审尔!断头刖足为刑人而已,不知谁作此说,戕人生理。自五言古诗来者,就一意中圆净成章,字外含远神,以使人思。自歌行来者,就一气中骀荡灵通,句中有余韵,以感人情。修短虽殊,而不可杂冗滞累则一也。又作诗但求好句,已落下乘,况绝句只数语,拆开作一俊语,岂复成诗。“百战方夷项,三章且易秦;功归萧相国,气尽戚夫人”。恰似一汉高祖谜子,掷开成四片,全不相通。如此作诗,所谓佛出世亦救不得也。(王夫之:姜斋诗话)

历代以来论诗之作伙矣,仅摘数则以为参考,读者细心翫究,自能得其要领。古人云:“学诗之道无他,多读、多作、多商量是也”,所谓“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应不诬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