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秋缘 / 诗词对联 / 聊将锦瑟记流年(三)

分享

   

聊将锦瑟记流年(三)

2013-07-15  陶然秋缘

聊将锦瑟记流年(三)

                                                来源—曲宏波


(二)江阴逆旅,初逢知己

 

    一事与君说,君莫苦相留。百年过隙驹耳,行矣复何求。且耐残杯冷炙,销受晓风残月,博得十年游。若待嫁娶毕,白发待人不。

    离击筑,欢弹铗,粲登楼。仆虽不及若辈,颇抱古今愁。此去月明千里,且把离骚一卷,读下洞庭舟。大笑揖君去,帆势破清秋。               
                                        ——黄仲则《水调歌头》

 

    毡炉未暖,杯酒旋新。亲友凋零,家徒四壁。
    在这样的人生面前,少年黄仲则终于不想再苦守书斋了,他选择了云游。

 

    我将要远行了,朋友啊,请不必挽留。人生只是百年光阴,犹如白驹过隙,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早早出去见识一番天高地迥宇宙无穷呢?
    我也知道,一个人的远足之路,可能要面对残羹冷炙、晓风残月的痛楚,但是我还是想走上他十年,不将光阴虚掷。若是等到娶妻生子之后,再想如此轻装出行,那是很难的事情了,而到时候恐怕就算熬白了头,也无从有这样的洒脱……
    纵然我可能是不如高渐离、冯欢、王粲等人的,但是我同样是才思纵横、意气高远的!仲则在自谦之中,同样有一份深深的自傲。
    我知道,这一去可能是千里明月伴孤舟,但是只需要一卷《离骚》,就足以让我消愁解闷了。
    我将要远行了,我会洒脱地大笑着离去,如同当年的李白,“我辈岂是蓬蒿人”?在这个秋天里,乘舟远行,这是人生和梦想的一个起点。

    尽管,此词是作于后来仲则浪游天下的途中。但是这也是他一生游历名山大川、书写锦绣山河的心理根源所在。
    而十八岁仲则秋日出游,正是这一次的江阴逆旅,正是这一次的偶然相逢,竟成就了他和洪亮吉两人一生的情谊,至死不移。

 

    江阴那日,秋雨濛濛。

    街头上,零星的商贩还在叫卖着各自的商品,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这样的天气,更多人宁愿选择在家里休息,毕竟这样阴冷的感觉,在江南的天气里并不常见。
    十月里的天气本该是清爽的,如果加上山清水秀,重峦叠嶂,本该让人心旷神怡的,但是连绵数日的秋雨,让人无可避免感觉有些压抑。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洪亮吉百无聊赖地吟哦出这么一句,临江客栈的地势较高,从回廊上一眼望去,长江从群山环抱的间隙间流过,远远的听不到声音,但是那种阴雨下的抑郁,让洪亮吉多少有些感慨:若非这数日的秋雨耽搁了行程,现在他本该在扬州的酒肆里,沽酒听歌了。

一阵压抑的咳嗽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洪亮吉厌恶地皱了下眉头。

    转过身,洪亮吉没由来地感觉到眼前一亮。本来以为,这是哪个中年商旅客人受了风寒,才会发出如此的声音,但是从背后抚着胸走过来的竟然是个白衣少年,看年岁甚至比自己更要年少,只是这少年看上去有些痛苦,因为剧烈的咳嗽,乃至苍白的脸上涌现着一片潮红,颇有些喘息不继的样子。

    尽管少年的腰背因咳嗽稍显佝偻,但是洪亮吉还是有些惊艳。这少年身上的白衣尽管已经有些破旧的痕迹,但是却相当的清洁;配上斜飞入鬓的双眉似乎因痛楚而稍有抖动、亮如星辰的双眸里竟然有种让人忽生悸动的黯淡;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外表相当文弱的白衣少年,眼角眉梢里竟然充溢着一种舍我其谁的气质,且从紧紧闭拢着的嘴角边显出一种异样的刚毅来。

    洪亮吉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白衣少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他找不到记忆确切的所在,或许是人真的有前生?还是在梦中曾经见过这样的少年?抑或是这少年,其实像极了自己?洪亮吉有着刹那间的恍惚,乃至他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古怪。本来是有些轻微的不满的,现在却完全被一种热情替代了。

    少年也看到了洪亮吉,似乎也知道自己惊扰了人家观赏山水的雅趣,他嘴角轻轻牵动了下,似乎想发出歉意的一笑,却倏然又恢复了那种似乎与生俱来的冷漠。他向来不大习惯向别人道歉的,但是眼前这个蓝衣书生,尽管一眼看上去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从这个人的身上,他能够感觉出一种浓浓的书卷气,这就让他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了。少年同样有些惊异,因为看到这个人投过来的目光,似乎能让自己冰冷的心情忽然有了些温暖的感觉,这种情形以往是从不曾发生的。

    少年从洪亮吉身边施施然走过,洪亮吉看到了这个少年瞬间神情的变化。他本来是想叫住这个少年的,那种没由来的亲切感觉,让他很想结交这个少年。但是看到人家如此冷淡,似乎他的热情也受到了牵连,乃至声音压在了喉咙里,只是他机械地转着头,看着少年从回廊的尽头转弯,消失在视线中。

那少年,自然就是黄仲则。

    一灯如豆,黄仲则手里捧着一卷书,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和往日可以潜心苦读不同的是,今晚他感觉有些异样,似乎总有些不安。难道是白日里,客栈回廊上那个蓝衫人给自己的心理带来了如此大的波动?黄仲则有些迷惑了,他向来是个冷静的人,但是当看到了那个蓝衫书生热情的目光之后,他竟然产生了一种亲切感,很想去交识这个人。

    推开门再度走到回廊里,两盏孔明灯悬挂在客栈的门前的横檐之下,在秋雨夜里灯光显得微弱且惨淡。一阵秋虫的啼鸣传来,在濛濛的夜色中让人倍感凄凉。

    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仲则蜇身回到客房。提起笔,却有些不知道该写什么。

    思虑再四,仲则还是放下笔,将一袭白衣脱下挂好,然后吹灭了烛台上的蜡烛,倒在床上,却迟迟难以平静。

    客栈的另一间房间里,洪亮吉合衣倚在床上,他也在想着白日里那个神情冷漠的少年,显得那样的倔强、那样的孤独。但是那种让自己都感觉惊讶的熟悉感觉,现在仍然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就这样呆呆地斜倚着,竟然不知不觉,窗子上已经透出一丝鱼肚白。

    一夜秋雨,两个房间内,两个少年竟然不约而同地辗转无眠……

    白天到外面的集市里转了转,想要淘些金石字画一类的东西,可惜收获寥寥。尽管相当意外地看到了一副仇英画作,但苦于囊中羞涩,仲则观摩再三之后,只能郁郁归来。

    仲则坐在客栈大堂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前,远远避开其他人,烫了一壶黄酒,叫上两个小菜,安静地用餐。

    其他三五桌上的客人,都是些结帮搭伙的商旅,借着浓浓的酒意,大家信口开河地谈论着一些旅途上的奇人异事或者是评头品足地恣意谈论着各地青楼女子的姿色。毫不忌讳的粗言粗语,间或爆发出一阵子暧昧的大笑。

    仲则皱了皱眉头,这些人的言谈,尽管他每日里都能听到,但是总是难以听闻,他有些后悔,本该让客栈伙计将饭菜送到房间里就好了。

    洪亮吉从回廊一侧走了过来,目光在厅堂里逡巡着。一抹失望浮上了他的眼角,但当他看到角落里那个沉静的白衣少年,随即便转变为惊喜。

    “客官,用餐吗?”两个店伙计本来是立在一群商旅不远处听风的,无论是奇人异事,还是青楼歌女,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刺激的谈资。

    看到洪亮吉走过来,其中的一个马上乖巧地迎上来询问客人的需要,这人看上去还算粗壮,但是仍一眼就可以看出是读书人,因为其气质,完全不同于商旅们那种粗犷。

    “嗯!”轻轻应了一声,洪亮吉径直走向厅堂角落,并且在仲则对面坐了下来。他不想再度错过认识这个白衣少年的机会,刚刚他其实一直在担心,就是这个白衣少年会不会已经结了账离开了客栈。

    对面坐了人,仲则抬起头,眸子里的冷漠忽然潮水般退去。他对这个蓝衣书生没有任何的反感,且昨日晚间还在想探寻这个人的底细。只是他从来都不是主动的人,因此若非蓝衣书生“找上门来”,打死黄仲则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交流。

    “好!”洪亮吉眼神炯炯,热情地招呼道。

    “好!”仲则眼神里掠过一丝狐疑和慌乱,他很少有这样和陌生人打交道的经历,起码在过去的十八年里很少。

    “在下阳城洪亮吉,昨见阁下风姿不凡,知阁下必是雅人高士,因此今日不耻唐突,敢问阁下高姓大名,仙乡何处?”

    “您就是是洪亮吉?”仲则眼神里忽然迸发出异样的惊喜光芒,苍白的脸上再度泛起浓重的红潮,“在下武进黄景仁!久仰洪兄大名了,平素只恨无缘结荆,不想今日在这里能够得遇高人,真乃三生有幸!”

洪亮吉惊喜非常地伸出双手:“原来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黄景仁黄仲则当面,竟然险些被我当面错过了,若是这次错过,日后当真不知何时方能再见识荆了!”

    “江头一夜雨,楼上五更寒!黄兄的诗句,当真是千古绝唱啊!”洪亮吉吟哦道。
    “洪兄说笑了,那只是一时感慨之言,倒是洪兄的'又何为,一千年后,此间凭吊。一半江山归李白,一半分还谢朓。我到也、只余衰草。毕竟微躯容易尽,觅些须身后名才好。’深得三昧啊。”黄仲则脸色一片诚恳,李白是他最崇拜的诗人,被洪亮吉的词概括到相当高度,因而他对洪亮吉的记忆也当然深刻。

    店伙计此时走了过来,笑着问道:“哟!两位客官原来认识,刚那位爷已经自己点了吃的了,请问您想来点什么?”

    洪亮吉看看桌上,仲则点的饭菜相当简单,这足以证明这少年的贫瘠和拮据。

    “这样吧,麻烦小二哥给我上几道小菜,来两壶黄酒,都送到我房间里。”洪亮吉扫了一眼周围,然后看着仲则,眼神里同样是恳切和热情,“黄兄当不吝到在下的房间里,我们秉烛详谈吧。”

    “当然可以!”知道了洪亮吉当面,仲则似乎已经不再拘谨,他心中久违的热情,忽然占据了上风。

 

   【注】:亮吉太白词,并非写于少年年代,应虚构需要,暂且前置于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