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书店只卖书无法适应时代发展 转型成发展出路

2013-11-09  菜的菩提

书店只卖书无法适应时代发展 转型成发展出路

    ···实体书店何处去——武汉书店调查①···

    5日,武汉卓尔控股集团逆潮流开书店的举动,挑起了“实体书店何处去”的话题。在实体书店哀鸿遍野的当下,卓尔此举是孤例、偶然,还是得风气之先,引领书业新的方向?本报今日延续这一话题,采访了武汉一些书店和业内外相关人士,推出首篇稿件——

    记者万建辉

    “2000年前后,武汉市的实体书店有5000家,现在有一半已关门停业或者改行。”武汉新华书店提供的数据表明,在实体书店全国性的倒闭大潮中,武汉没有成为例外。这家国有书店负责人说,传统实体书店的不足,在数字化时代显露无遗,它只卖书的经营模式无法适应时代发展,无以为继。

    无以为继

    书店关门,改弦更张变成了其他门面,在三镇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在文化人集中之地,比如大学附近,书店仍牢牢地占据着一些角落,像湖泊退却后留下的最后几摊水。

    这种状况最近也在改变。

    近日记者走访了曾经书店林立的武昌八一路武汉大学门前一带,发现这一路段竟已找不到一家书店。武大正门正对的街上,仅存几家旧书店。其中名为“二楼旧书店”的老板告诉记者,盘踞在这一地区的新书店,包括外文书店、新华书店、三联书店、席殊书店、豆瓣书店,这几年陆续关门了,仅剩广八路上的天卷书店还在维持。

    在天卷书店,不大的空间里,地图、杂志占去了四分之一面积。店主齐女士说,除9、10月份刚开学,新生来得多,生意好些,平时都是亏本经营。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首义校区门口,过去有几十家法律、财经类专业书店,生意红火。记者近日现场探访,看到书店仅余7家,除一家书店在卖法律专业书外,其他几家已变身教辅和考试用书的小书店了。

    位于汉口兴业路的华中图书交易中心,是武汉市中小民营书店的最大聚集地,在汉口菱角湖业务鼎盛时期,一度有267家书店。如今店面锐减,总销量比之从前减少四到五成;从交易中心退出的书店店主,多改行做餐饮、培训、娱乐行业了。该中心负责人说,交易中心的现状是“三少三多”:经销商大量减少,购书人群减少,销售量减少;退货多、积压多、人力成本增多。

    武汉市文新广局新闻出版管理处负责人介绍,目前部分新华书店也只能依赖优越的地理位置出租门面,实行混业经营,虽然网点数没有减少,但实际减少了出版物卖场面积。而我市现存的民营实体书店,主要是校园周边一些小旧书店,销售范围主要以教材教辅和旧书为主。有特色、有影响的实体书店,只剩下“德芭与彩虹”、文华书城、崇文书城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它们规模比较大,名声和资源积累厚实,尚能勉力维持。

    他说,在武汉,国有的新华书店因没有房租成本,有教材发行收益,总体上尚能维持,没有这些资源优势的中小民营书店就先行“倒”下去了。武汉实体书店与全国同行一样,步入了困境。

    实体书店出路

    世界性问题

    综观全国书业,即使那些在读书人中享有盛誉的书店,日子也不好过。在北京,第三极书局、风入松、豆瓣书店直营店倏乎倒地,单向街、三联书店规模收缩;一度为国内最大民营连锁书店的光合作用书店,2011年下半年,因资金链断裂,其厦门店和北京店关门。去年初,成都时间简史书坊、上海万象书店关门。不久后,四川弘文书局主店倒闭。

    由于成本高,赢利薄,全球著名的图书连锁业巨头贝塔斯曼集团几年前关闭了在中国18个城市中的36家门店。

    “实体书店如何存在,这不是一个个性问题,应该属于世界性的共性问题。”市文新广局新闻出版管理处负责人说,与中国发生的时间基本吻合,欧美实体书店也陷入困境。

    他介绍,著名的英国水石书店,宣布2009年至2010财年利润同比下滑了70%;在这一财年中,该书店还经历了图书集中订货系统故障、削减650名员工等问题。2011年2月,美国第二大连锁书店Borders申请破产保护,这家书店曾经历了从一家小镇书店到拥有数百家门店,年销售额达40亿美元的发展“神话”。美国最大连锁书店巴诺书店的生存问题也浮上台面,其华尔街股票贬值,光顾书店的顾客减少,沉重打击了包括电子书阅读器、平板电脑及电子书等业务,这些业务一度是巴诺书店的增长之源。

    今年1月,拥有百年历史的英国福伊尔书店的首席执行官萨姆·侯赛因建议,图书出版商和供应商要吸取英国音乐零售巨头HMV破产的教训,应当采取相关措施,在书店衰落前给予书店一定的优惠条件,让书店能够良好地运营下去。

    书店是城市气质的

    独特载体

    “书的利润太薄了,单靠卖书,吸引不了人气,肯定难以为继。网店、电子阅读的兴起,实体店持续上涨的房租和人力成本,是这种模式无以为继的根源。其本质是科技进步和人们对阅读体验的多元文化需求,在呼唤新的书店经营模式和新的生活方式。”武汉天地的德芭与彩虹书店曾经理说,现在开书店门槛更高,书店不再只是个卖书的地方,要卖服务、卖文化、卖氛围,要考虑读者各方面需求,要为读者提供生活方式。

    今年两会上,北京学者于丹说,实体书店是中国在城市化进程中文明程度的一个符号,城市能否建立一种气质,气质能否沉淀下来,得以传承,这一切相关于城市的书店经营。书店不是一个恢弘的、喧嚣的购物中心,它不见得创造很高的经济利润,但它是一个城市不可替代的都市气质。文化习惯的培养是需要过程的,也需要载体。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有默契的文化场所、一个读书人的圈子。

    她说,书店的功能绝不仅仅是卖书,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引领,是一个人价值观判断的提升,是一种养成。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实体书店还远没有走到“穷途末路”,它还有很大创新空间,关键在于经营者的智慧。

    南京先锋书店总经理钱小华说,面对严峻形势,实体书店应加快转型,要从传统书店思维模式向现代书店拓展和延伸,打造符合青年人时尚生活的美学书店、休闲书店、艺术书店;要从单纯卖书向多元文化拓展,学会打组合拳,增加书店造血功能;要开发自主品牌产品,形成系列化、体系化集群;要从关注人性的角度来丰富读者的内心世界,应开展丰富多彩的艺文活动,带动更多人群的集聚,为书店创造更多的灵感,输送强大的正能量。

    这些学者和书店从业者开出的共同药方是:未来的实体书店,还会坚定地存在,但它不只是卖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