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馆163 / 百病不侵一年... / 和解剂

0 0

   

和解剂

2014-10-14  中医馆163

第一章         和解剂

 

凡具有和解少阳、调和肝脾、调和肠胃等作用,治疗伤寒邪在少阳、肝脾不和、肠胃不和等证的方剂,统称和解剂。属于“八法”中的“和法”。

    和解剂原为治疗伤寒邪入少阳而设,少阳属胆,位于表里之间,既不宜发汗,又不宜吐下,惟有和解一法最为适当。然胆附于肝,与肝相表里,胆经发病可影响及肝,肝经发病也可影响及胆,且肝胆疾病又可累及脾胃,导致肝脾不和;若中气虚弱,寒热互结,又可导致肠胃不和。故和解剂除和解少阳以治少阳病证外,还包括调和肝脾以治肝郁脾虚、肝脾不和证:调和肠胃以治肠胃不和证。所以本章方剂分为和解少阳、调和肝脾、调和肠胃等三类。

    和解剂组方配伍较为独特,往往既祛邪又扶正,既透表又清里,既疏肝又治脾,无明显寒热补泻之偏,性质平和,作用和缓,照顾全面。此为本类方剂的优势所在,也是其应用范围较广.主治病证较为复杂的原因。

然而,和解剂毕竟以祛邪为主,纯虚不宜用,以防其伤正,且因兼顾正气,故纯实者亦不可选,以免贻误病情。 

 

第一节  和解少阳

 

    和解少阳剂,适用于伤寒邪在少阳的病证。症见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目眩,脉弦等。常用柴胡或青蒿与黄芩相配为主组方,兼有气虚者,佐以益气扶正之品,并防邪陷入里;兼有湿邪者,佐以通利湿浊之品,导邪下泄。代表方如小柴胡汤、大柴胡汤、蒿芩清胆汤、达原饮等。

 

小柴胡汤

《伤寒论》

 

    [组成]柴胡半斤(24g)    黄芩三两(9g)    人参三两(9g)    甘草三两,炙(9g)    半夏半升,洗(9g)  生姜三两,切(9g)  大枣十二枚,擘(4枚)

    [用法]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和解少阳。

    [主治]

    1.伤寒少阳证。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目眩,舌苔薄白,脉弦者。

    2.热入血室证。妇人伤寒,经水适断,寒热发作有时。

    3.黄疸、疟疾以及内伤杂病而见少阳证者。

    [方解]本方为和解少阳的代表方剂。少阳经脉循胸布胁,位于太阳、阳明表里之间。伤寒邪犯少阳,邪正相争,正胜欲拒邪出于表,邪胜欲入里并于阴,故往来寒热;足少阳之脉起于目锐眦,其支者,下胸中,贯膈,络肝,属胆,循胁里;邪在少阳,经气不利,郁而化热,胆火上炎,而致胸胁苦满、心烦、口苦、咽干、目眩;胆热犯胃,胃失和降,气逆于上,故默默不欲饮食而喜呕;若妇人经期,感受风邪,邪热内传,热与血结,血热瘀滞,疏泄失常,故经水不当断而断、寒热发作有时。邪在表者,当从汗解;邪入里者,则当吐下。今邪既不在表,又不在里,而在表里之间,则非汗、吐、下所宜,故惟宜和解之法。方中柴胡苦平,入肝胆经,透泄少阳之邪,并能疏泄气机之郁滞,使少阳半表之邪得以疏散,为君药。黄芩苦寒,清泄少阳半里之热,为臣药。柴胡之升散,得黄芩之降泄,两者配伍,是和解少阳的基本结构。胆气犯胃,胃失和降,佐以半夏、生姜和胃降逆止呕;邪从太阳传入少阳,缘于正气本虚,故又佐以人参、大枣益气健脾,一者取其扶正以祛邪,一者取其益气以御邪内传,俾正气旺盛,则邪无内向之机。炙甘草助参、枣扶正,且能调和诸药,为使药。诸药合用,以和解少阳为主,兼补胃气,使邪气得解,枢机得利,胃气调和,则诸症自除。原方“去滓再煎”,使药性更为醇和,药汤之量更少,减少了汤液对胃的刺激,避免停饮致呕。

    小柴胡汤为和剂,一般服药后不经汗出而病解,但也有药后得汗而愈者,这是正复邪却,胃气调和所致。正如《伤寒论》所说:“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汗出而解。”若少阳病证经误治损伤正气,或患者素体正气不足,服用本方,亦可见到先寒战后发热而汗出的“战汗”现象,属正胜邪却之征。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伤寒少阳证的基础方,又是和解少阳法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苔白,脉弦为辨证要点。临床上只要抓住前四者中的一二主证,便可用本方治疗,不必待其证候悉具。正如《伤寒论》所说:“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

    2.加减变化  若胸中烦而不呕,为热聚于胸,去半夏、人参,加瓜蒌清热理气宽胸;渴者,是热伤津液,去半夏,加天花粉止渴生津;腹中痛,是肝气乘脾,宜去黄芩,加芍药柔肝缓急止痛;胁下痞硬,是气滞痰郁,去大枣,加牡蛎软坚散结;心下悸,小便不利,是水气凌心,宜去黄芩,加茯苓利水宁心;不渴,外有微热,是表邪仍在,宜去人参,加桂枝解表;咳者,是素有肺寒留饮,宜去人参、大枣、生姜,加五味子、干姜温肺止咳。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感冒、流行性感冒、疟疾、慢性肝炎、肝硬化、急慢性胆囊炎、胆结石、急性胰腺炎、胸膜炎、中耳炎、产褥热、急性乳腺炎、睾丸炎、胆汁返流性胃炎、胃溃疡等属邪踞少阳,胆胃不和者。

 4.使用注意  因方中柴胡升散,芩、夏性燥,故对阴虚血少者禁用。

 【附方】

  柴胡枳桔汤(《通俗伤寒论》)  柴胡一钱至钱半(3-4.5g)  枳壳钱半(4.5g)  姜半夏钱半(4.5g)  鲜生姜一钱(3g)  青子芩一钱至钱半(3-4.5g)  桔梗一钱(3g)  新会皮钱半(4.5g)  雨前茶一钱(3g)  功用:和解透表,畅利胸膈。主治:邪踞少阳证偏于半表者。往来寒热,两头角痛,耳聋目眩,胸胁满痛,舌苔白滑,脉右弦滑,左弦而浮大。

  小柴胡汤原就有若干加减法,后世加减化裁者更多,今选柴胡枳桔汤为例,意在说明参、草、枣等益气匡正之品,并非和解少阳必用之药。原书谓本证系“邪郁腠理,逆于上焦,少阳经病偏于半表证也,法当和解兼表,柴胡枳桔汤主之。”证既偏于半表,治当促邪外透为宜,故加枳、桔、陈皮,畅胸膈之气,开发上焦。去枣留姜,亦是用其辛散之功,助柴胡透邪。雨前茶(上等绿茶)清热降火,利水祛痰,助黄芩清泻邪热。如此配合,使少阳经证偏于半表者,得外透而解,升降复而三焦通畅,自然诸症悉除。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

  2.方论选录  吴昆《医方考》卷2:“柴胡、黄芩能和解少阳经之邪,半夏、生姜能散少阳经之呕,人参、甘草能补中气之虚,补中所以防邪之入里也。”  

 【临床报道】

小柴胡汤对胆汁返流性胃炎有较好的疗效。胆汁返流性胃炎属中医的“胃脘痛”、“呕吐”等范畴,其主要病机为肝失疏泄,胆逆犯胃。孙氏以小柴胡汤为基本方治疗胆汁返流性胃炎72例,30剂为1疗程。结果:痊愈62例,显效10例。其中痊愈病例中,有40例进行了跟踪随访或信访,时间为2~3年。复发者6例,占15%,未复发者34例,占85%。可见远期疗效较好。[孙书义,等.小柴胡汤加减治疗胆汁返流性胃炎72例。河北中医  1994;16 (4):30]

   【实验研究】

通过体内抗鸭乙型肝炎病毒(DHBV)的实验研究,印证小柴胡汤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独特疗效,揭示其扶正祛邪组方机理的合理性。研究结果表明:小柴胡汤20倍剂量组对DHBV的抑制作用最佳;小柴胡汤不同组别对DHBV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而全方组作用较半方组及单味柴胡组为佳;其抑制作用弱于抗病毒西药无环鸟苷,但较为持久,停药后无反跳,而无环鸟苷停药后即恢复到用药前水平。提示小柴胡汤的作用机理在于扶正祛邪,增强或调节机体的免疫机能,达到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目的。[刘中景,等.小柴胡汤抗鸭乙肝病毒的实验研究。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 20 (11):853]

 

大柴胡汤

《金匮要略》

 

    [组方]柴胡半斤(15g)  黄芩三两(9g)  芍药三两(9g)  半夏半升(9g),洗  生姜五两(15g),切    枳实四枚(9g),炙    大枣十二枚(4枚),擘  大黄二两(6g)

    [用法]上八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煮,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2次,去滓,再煎,分2次温服)。

    [功用]和解少阳,内泻热结。

    [主治]少阳阳明合病。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呕不止,郁郁微烦,心下痞硬,或心下满痛,大便不解或协热下利,舌苔黄,脉弦数有力。

    [方解]本方系小柴胡汤去人参、甘草,加大黄、枳实、芍药而成,亦是小柴胡汤与小承气汤两方加减合成,是和解为主与泻下并用的方剂。小柴胡汤为治伤寒少阳病的主方,因兼阳明腑实,故去补益胃气之人参、甘草,加大黄、枳实、芍药以治疗阳明热结之证。因此,本方主治少阳阳明合病,仍以少阳为主。症见往来寒热、胸胁苦满,表明病变部位仍未离少阳;呕不止与郁郁微烦,则较小柴胡汤证之心烦喜呕为重,再与心下痞硬或满痛、便秘或下利、舌苔黄、脉弦数有力等合参,说明病邪已进入阳明,有化热成实的热结之象。在治法上,病在少阳,本当禁用下法,但与阳明腑实并见的情况下,就必须表里兼顾。《医方集解》说:“少阳固不可下,然兼阳明腑实则当下。”方中重用柴胡为君药,配臣药黄芩和解清热,以除少阳之邪;轻用大黄配枳实以内泻阳明热结,行气消痞,亦为臣药。芍药柔肝缓急止痛,与大黄相配可治腹中实痛,与枳实相伍可以理气和血,以除心下满痛;半夏和胃降逆,配伍大量生姜,以治呕逆不止,共为佐药。大枣与生姜相配,能和营卫而行津液,并调和脾胃,功兼佐使。总之,本方既不悖于少阳禁下的原则,又可和解少阳,内泻热结,使少阳与阳明合病得以双解,可谓一举两得。正如《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所说:“斯方也,柴胡得生姜之倍,解半表之功捷;枳、芍得大黄之少,攻半里之效徐,虽云下之,亦下中之和剂也。”然较小柴胡汤专于和解少阳一经者力量为大,名曰“大柴胡汤”。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少阳阳明合病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心下满痛,呕吐,便秘,苔黄,脉弦数有力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兼黄疸者,可加茵陈、栀子以清热利湿退黄;胁痛剧烈者,可加川楝子、延胡索以行气活血止痛;胆结石者,可加金钱草、海金沙、郁金、鸡内金以化石。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性胰腺炎、急性胆囊炎、胆石症、胃及十二指肠溃疡等属少阳阳明合病者。

 【附方】

  厚朴七物汤(《金匮要略》)  厚朴半斤(24g)  甘草三两(9g)  大黄三两(9g)  大枣十枚(4)  枳实五枚(12g)  桂枝二两(6g)  生姜五两(15g)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温服八合,日三服。功用:解肌发表,行气通便。主治:外感表证未罢,里实已成。腹满,大便不通,发热,脉浮而数。

 本方原治里有浊气实热并夹有表邪者。方中重用厚朴下气散满,配枳实、大黄荡涤实热,又有桂枝、生姜解表散寒,甘草、大枣调和诸药。合而成方,表里双解,则腹满愈而表邪除。对里邪甚而表邪微者,颇为适宜。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并治》:“按之心下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柴胡汤。”

  2.方论选录  吴谦,等《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卷8:“柴胡证在,又复有里,故立少阳两解法也。以小柴胡汤加枳实、芍药者,仍解其外以和其内也。去参、草者,以里不虚。少加大黄,以泻结热。倍生姜者,因呕不止也。斯方也,柴胡得生姜之倍,解半表之功捷;枳、芍得大黄之少,攻半里之效徐,虽云下之,亦下中之和剂也。”

 【临床报道】

  大柴胡汤对胆结石有较好的疗效。胆石症属于中医学之“胁痛”、“黄疸”、“胆瘅”等范畴,其主要病机为肝郁气滞,胆失疏泄。古氏通过中医辨证治疗胆结石120例,分为肝胆湿热型68例,肝郁气滞型30例,肝郁脾虚型22例,以大柴胡汤为主方加减治疗。对照组68例,按西医常规治疗,氨苄青霉素6g,或灭滴灵lOOml静滴,口服33.3%硫酸镁10ml,每日3次。结果:治疗组120例,痊愈25例,显效62例,有效30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7.5%;西药对照组68例,痊愈8例,显效34例,好转22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为94.1%。两组疗效虽无明显差异,但治疗组中痊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古伟明,等.大柴胡汤加减辨证治疗胆结石120例。陕西中医  2001; 22 (1):9]

 【实验研究】

  通过以不同剂量大柴胡汤的实验猴及空白对照猴在不同时辰分泌的胆汁量及其成分分析,以探讨大柴胡汤的利胆作用与剂量及时辰的相关性。研究表明:大剂量组利胆作用明显,胆汁量和胆汁酸含量与空白对照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小剂量组胆汁量低于对照组,有显著性差异(P<0.05)o大剂量组与对照组相比,胆固醇含量和胆红素含量明显降低,有显著性差异(P<0.05);子丑段、戌亥段用药,胆酸量增加。结论:大柴胡汤的利胆作用在大剂量时非常明显,小剂量可抑制胆汁分泌;最佳投药时间则在子丑或戌亥两个时辰段。[俞丽霞,等.大柴胡汤利胆作用与剂量及时辰的关系。浙江中医学院学报  2000;24 (4):50]   

  

蒿芩清胆汤

《重订通俗伤寒论》

 

    [组成]青蒿脑钱半至二钱(4.5-6g)  淡竹茹三钱(9g)  仙半夏钱半(4.5g)  赤茯苓三钱(9g)

青子芩钱半至三钱(4.5g-9g)    生枳壳钱半(4.5g)    陈广皮钱半(4.5g)    碧玉散(滑石、甘草、青黛)包,三钱(9g)

    [用法]原方未著用法(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清胆利湿,和胃化痰。

    [主治]少阳湿热证。寒热如疟,寒轻热重,口苦膈闷,吐酸苦水,或呕黄涎而粘,甚则干呕呃逆,胸胁胀疼,小便黄少,舌红苔白腻,间现杂色,脉数而右滑左弦者。

    [方解]本方为治少阳胆热偏重,兼有湿热痰浊内阻之证。湿遏热郁,阻于少阳胆与三焦;三焦之气机不畅,胆中之相火乃炽,以致少阳枢机不利。胆经郁热偏重,故寒热如疟、寒轻热重、口苦膈闷、胸胁胀痛;胆热犯胃,液郁为痰,胃气上逆,故吐酸苦水,或呕黄涎而粘,甚则干呕呃逆;湿阻三焦,水道不畅,以致小便短少,其色黄赤。治宜清胆利湿,和胃化痰。方中青蒿苦寒芳香,清透少阳邪热;黄芩苦寒,善清胆热,并能燥湿,两药相合,既可内清少阳湿热,又能透邪外出,共为君药。竹茹善清胆胃之热,化痰止呕;枳壳下气宽中,除痰消痞;半夏燥湿化痰,和胃降逆;陈皮理气化痰,宽胸畅膈,四药相伍,使热清湿化痰除,共为臣药。赤茯苓、碧玉散清热利湿,导邪从小便而去,为佐使药。综合全方,可使胆热清,痰湿化,气机畅,胃气和,诸症均解。

    本方与小柴胡汤均能和解少阳,用于邪在少阳、往来寒热、胸胁不适者。但小柴胡汤以柴胡、黄芩配人参、大枣、炙甘草,和解中兼有益气扶正之功,宜于邪踞少阳,胆胃不和者;蒿芩清胆汤以青蒿、黄芩配赤茯苓、碧玉散,于和解之中兼有清热利湿、理气化痰之效,宜于少阳胆热偏重,兼有湿热痰浊者。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少阳湿热证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寒热如疟,寒轻热重,胸胁胀疼,吐酸苦水,舌红苔腻,脉弦滑数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若呕多,加黄连、苏叶清热止呕;湿重,加藿香、薏苡仁、白蔻仁以化湿浊;小便不利,加车前子、泽泻、通草以利小便。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肠伤寒、急性胆囊炎、急性黄疽型肝炎、胆汁返流性胃炎、肾盂肾炎、疟疾、盆腔炎、钩端螺旋体病属少阳湿热痰浊内阻者。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重订通俗伤寒论》:“暑湿疟……当辨其暑重于湿者为暑疟,……暑疟,先与蒿芩清胆汤清其暑。”

    2.方论选录  何秀山《重订通俗伤寒论》:  “足少阳胆与手少阳三焦合为一经,其气化一寄于胆中以化水谷,一发于三焦以行腠理。若受湿遏热郁,则三焦之气机不畅,胆中之相火乃炽,故以蒿、芩、竹茹为君,以清泄胆火;胆火炽,必犯胃而液郁为痰,故臣以枳壳、二陈和胃化痰;然必下焦之气机通畅,斯胆中之相火清和,故又佐以碧玉,引相火下泄;使以赤苓,俾湿热下出,均从膀胱而去。此为和解胆经之良方,凡胸痞作呕,寒热如疟者,投无不效。”“青蒿脑清芬透络,从少阳胆经领邪外出。虽较疏达腠理之柴胡力缓,而辟秽宣络之功比柴胡尤胜。故近世喜用青蒿而畏柴胡也。”

    [临床报道]

用蒿芩清胆汤治疗肠伤寒有较好的疗效。肠伤寒是感染伤寒或副伤寒杆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多因夏秋季节脾胃功能减弱,湿与热互结肠胃,酝酿熏蒸而致病。王氏以加味蒿芩清胆汤治疗肠伤寒50例。处方组成:青蒿、柴胡、知母、茯苓、黄芩各15g,石膏、滑石各30g,大青叶20g,甘草6g,法半夏12g,陈皮、枳实、竹茹各10g。上药每日1剂,每剂3煎,分早、中、晚饭前空腹服。3剂为1疗程,连服3剂无效者停药。结果:速效(药后24小时内体温恢复正常,并不再回升,主要症状消失者)14例,显效(24小时内热减,48小时内体温恢复正常,并不再回升,主要症状消失者)24例,有效(药后48小时内热减,72小时内体温恢复正常,并不再回升,主要症状消失者)11例,无效(72小时后,体温症状不减者)1例。[王如政.加味蒿芩清胆汤治疗肠伤寒50例。新中医  1996;28(12):42]

 

达原饮

                                     《温疫论》

 

    【组成】槟榔二钱(6g)  厚朴一一钱(3g)  草果仁五分(1.5g)  知母一钱(3g)  芍药一钱(3g)  黄芩一钱(3g)  甘草五分(1.5g)

    【用法】上用水二盅,煎八分,午后温服(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开达膜原,辟秽化浊。

    【主治】温疫或疟疾,邪伏膜原证。憎寒壮热,或一日三次,或一日一次,发无定时,胸闷呕恶,头痛烦躁,脉弦数,舌边深红,舌苔垢腻,或苔白厚如积粉。

    【方解】本方是为温疫秽浊毒邪伏于膜原而设。《重订通俗伤寒论》说:“膜者,横膈之膜;原者,空隙之处。外通肌腠,内近胃腑,即三焦之关键,为内外交界之地,实一身之半表半里也。”《温疫论》说:“疫者感天地之疠气,……邪从口鼻而人,则其所客,内不在脏腑,外不在经络,舍于伏膂之内,去表不远,附近于胃,乃表里之分界,是为半表半里,即《针经》所谓‘横连膜原’者也。”温疫邪人膜原半表半里,邪正相争,故见憎寒壮热;温疫热毒内侵入里,导致呕恶、头痛、烦躁、苔白厚如积粉等一派秽浊之候。此时邪不在表,忌用发汗;热中有湿,不能单纯清热;湿中有热,又忌片面燥湿。当以开达膜原,辟秽化浊为法。方用槟榔辛散湿邪,化痰破结,使邪速溃,为君药。厚朴芳香化浊,理气祛湿;草果辛香化浊,辟秽止呕,宣透伏邪,共为臣药。以上三药气味辛烈,可直达膜原,逐邪外出。凡温热疫毒之邪.最易化火伤阴,故用白芍、知母清热滋阴,并可防诸辛燥药之耗散阴津;黄芩苦寒,清热燥湿,共为佐药。配以甘草生用为使者,既能清热解毒,又可调和诸药。全方合用,共奏开达膜原,辟秽化浊,清热解毒之功,可使秽浊得化,热毒得清,阴津得复,则邪气溃散,速离膜原,故以“达原饮”名之。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温疫初起或疟疾,邪伏膜原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憎寒壮热,舌红苔垢腻如积粉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若兼胁痛、耳聋、寒热、呕而口苦,此邪热溢于少阳经,本方加柴胡以引经;若兼腰背项痛,此邪热溢于太阳经,本方加羌活以引经;若兼目痛、眉棱骨痛、眼眶痛、鼻干不眠,此邪热溢于阳明经,本方加干葛以引经。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疟疾、流行性感冒、病毒性脑炎属温热疫毒伏于膜原者。

【附方】

1.柴胡达原饮(《重订通俗伤寒论》)  柴胡钱半(5g)  生枳壳钱半(5g)  川朴钱半(5g)  青皮钱半(5g)  炙草七分(2g)  黄芩钱半(5g)  苦桔梗一钱(3g)  草果六分(2g)  槟榔二钱(6g)  荷叶梗五寸(6g)  水煎服。功用:宣湿化痰,透达膜原。主治:痰湿阻于膜原证。胸膈痞满,心烦懊侬,头眩口腻,咳痰不爽,间日发疟,舌苔厚如积粉,扪之糙涩,脉弦而滑。

2.清脾饮(《济生方》)  青皮去白  厚朴姜汁炒  白术  草果仁  柴胡去芦  茯苓  黄芩  半夏汤泡七次  甘草炙,各等分  哎咀,每服四钱,水一盏半,姜五片,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功用:燥湿化痰,泄热清脾。主治:疟疾,热多寒少,口苦咽干,小便赤涩,脉来弦数。

达原饮、柴胡达原饮、清脾饮三方均能主治疟疾,组成中均有厚朴、草果、黄芩、甘草四味,均可燥湿清热。但达原饮重用槟榔辛散湿邪,且配知、芍清热滋阴,防诸享燥之品耗伤阴津;柴胡达原饮则无知、芍之滋腻,而用柴胡、枳壳、桔梗、青皮、荷梗、槟榔,具有透邪外出,升降气机,通畅三焦之功;清脾饮则配柴胡、青皮、白术、茯苓、半夏,治疗痰湿阻于膜原(半表半里)而成疟者。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温疫论》卷上:“温疫初起,先憎寒而后发热,嗣后但热而不憎寒也。初得之二三日,其脉不浮不沉而数,昼夜发热,日晡益甚,头疼身痛。”

 2.方论选录  吴又可《温疫论》卷上:“槟榔能消能磨,除伏邪,为疏利之药,又除岭南瘴气;厚朴破戾气所结;草果辛烈气雄,除伏邪盘踞,三味协力,直达其巢穴,使邪气溃败,速离膜原,是以为达原也。热伤津液,加知母以滋阴;热伤营气,加白芍以和血;黄芩清燥热之余;甘草为和中之用。以后四品,乃调和之剂,如渴与饮,非拔病之药也。”

【临床报道】

达原饮对治疗病毒性脑炎有满意的疗效。陈氏以达原饮治疗21例小儿病毒性脑炎,临床表现为发热、或伴恶寒、头晕头痛、纳差、肢酸倦怠、或伴恶心呕吐、苔白厚腻、脉濡数。辨证为湿热蕴蒸,邪阻膜原。治疗以燥湿清热,宣透膜原为法。处方:槟榔、草果、黄芩、知母、芍药各6g,厚朴、甘草各3g,每日1剂,水煎服。结果:显效15例,有效4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0.5%。服药时间最短为3天。[陈蓓华,达原饮治疗21例病毒性脑炎的体会。中国中医急症  1999;8 (4):188]

 

第二节  调和肝脾

 

     调和肝脾剂,适用于肝脾不和证。其证多由肝气郁结,横逆犯脾;或因脾虚,营血不足,肝失疏泄而致脘腹胸胁胀痛、神疲食少、月经不调、腹痛泄泻、手足不温。常用疏肝理气药如柴胡、枳壳、陈皮等与健脾药如白术、茯苓等配伍组方。代表方如四逆散、逍遥散、痛泻要方。

 

四逆散

《伤寒论》

 

    [组成]甘草炙  枳实破,水渍,炙干  柴胡  芍药各十分(各6g)

    [用法]上四味,捣筛,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透邪解郁,疏肝理脾。

    [主治]

    1.阳郁厥逆证。手足不温,或腹痛,或泄利下重,脉弦。

    2.肝脾气郁证。胁肋胀闷,脘腹疼痛,脉弦。

    [方解]四逆者,乃手足不温也。其证缘于外邪传经入里,气机为之郁遏,不得疏泄导致阳气内郁,不能达于四末,而见手足不温。此种“四逆”与阳衰阴盛的四肢厥逆有本质区别。正如李中梓云:“此证虽云四逆,必不甚冷,或指头微温,或脉不沉微,乃阴中涵阳之证,惟气不宣通,是为逆冷。”故治宜透邪解郁,调畅气机为法。方中取柴胡入肝胆经升发阳气,疏肝解郁,透邪外出,为君药。白芍敛阴养血柔肝为臣,与柴胡合用,以补养肝血,条达肝气,可使柴胡升散而无耗伤阴血之弊。佐以枳实理气解郁,泄热破结,与柴胡为伍,一升一降,加强舒畅气机之功,并奏升清降浊之效;与白芍相配,又能理气和血,使气血调和。使以甘草,调和诸药,益脾和中。综合四药,共奏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效,使邪去郁解,气血调畅,清阳得伸,四逆自愈。原方用白饮(米汤)和服,亦取中气和则阴阳之气自相顺接之意。由于本方有疏肝理脾之功,所以后世常以本方加减治疗肝脾气郁所致胁肋脘腹疼痛诸症。

    本方与小柴胡汤同为和解剂,同用柴胡、甘草。但小柴胡汤用柴胡配黄芩,解表清热作用较强;四逆散则柴胡配枳实,升清降浊,疏肝理脾作用较著。故小柴胡汤为和解少阳的代表方,四逆散则为调和肝脾的基础方。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原治阳郁厥逆证,后世多用作疏肝理脾的基础方。临床应用以手足不温,或胁肋、脘腹疼痛,脉弦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若咳者,加五味子、干姜以温肺散寒止咳;悸者,加桂枝以温心阳;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以利小便;腹中痛者,加炮附子以散里寒;泄利下重者,加薤白以通阳散结;气郁甚者,加香附、郁金以理气解郁;有热者,加栀子以清内热。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肝炎、胆囊炎、胆石症、胆道蛔虫症、肋间神经痛、胃溃疡、胃炎、胃肠神经官能症、附件炎、输卵管阻塞、急性乳腺炎等屑肝胆气郁,肝脾(或胆胃)不和者。

 【附方】

  1.柴胡疏肝散(《证治准绳》引《医学统旨》方)  柴胡  陈皮醋炒,各二钱(各6g)  川芎  香附  枳壳麸炒  芍药各一钱半(各4.5g)  甘草炙,五分(1.5g)  水二盅,煎八分,食前服。功用:疏肝行气,活血止痛。主治:肝气郁滞证。胁肋疼痛,胸闷喜太息,情志抑郁易怒,或嗳气,脘腹胀满,脉弦。

  2.枳实芍药散(《金匮要略》)  枳实烧令黑,勿太过  芍药等分  二味,杵为散,服方寸匕,日三服,以麦粥下之。功用:行气和血,缓急止痛。主治:气血郁滞证。产后腹痛,烦满不得卧。并主痈脓。

  柴胡疏肝散证是肝气郁结,不得疏泄,气郁导致血滞,故见胁肋疼痛诸症。方用四逆散去枳实,加陈皮、枳壳、川芎、香附,增强疏肝行气,活血止痛之效,故服后肝气条达,血脉通畅,痛止而诸症亦除。产后腹痛而致烦满不得卧,此由气血郁滞所致。枳实芍药散以枳实破气散结,芍药和血止痛,以治之;佐以麦粥和其胃气,因产后定无完气故也。“并主痈脓”者,亦因血为气凝,久而腐化,本方能行气和血,使气血宣通,故可治之。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

  2.方论选录    吴谦,筹《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卷7录李中梓:“按少阴用药,有阴阳之分。如阴寒而四逆者,非姜、附不能疗。此证虽云四逆,必不甚冷,或指头微温,或脉不沉微,乃阴中涵阳之证,惟气不宣通,是以逆冷。故以柴胡凉表,芍药清中。此本肝胆之剂而少阴用之者,为水木同源也。以枳实利七冲之门,以甘草和三焦之气,气机宣通,而四逆可痊矣。”

 【临床报道】

  四逆散对治疗输卵管阻塞有满意的疗效。许氏以四逆散加味治疗输卵管阻塞115例,治疗方剂包括口服、热敷、灌肠三种,门诊单纯用口服方,病房则三者合用。连用至月经来潮为1疗程。口服方:柴胡10g,枳实12g,赤芍12g,生甘草3g,丹参30g,三七粉3g(分吞),穿山甲20g,麦冬10g,皂刺10g,路路通10g。热敷方:透骨草30g,川乌10g,威灵仙20g,肉桂10g,乳香20g,没药20g,当归20g,红花10g,丹参30g,赤芍15g。灌肠方:丹参30g,赤芍30g,三棱15g,莪术15g,枳实15g,皂角束15g,当归15g,乳香lOg,没药10g,透骨草15g。治疗结果:门诊组52例,治疗后获痊愈25例,有效12例,无效15例,总有效率71%;病房组63例,治疗后获痊愈38例,有效15例,无效10例,总有效率84%。住院病例的疗效较门诊病例好,初步说明本病以内、外合治法的效果较好。 [许润三.四逆散加味治疗输卵管阻塞115例总结报告。中医杂志  1987;28 (9):41]

 【实验研究】

  采用胃排空试验、胃阻抗试验、胃条离体试验、血浆胃动素测定、胃肌细胞超微结构观察等方法,观察了中药复方四逆散治疗功能性消化不良的作用强度和作用机理。研究表明:四逆散能增强昆明种小鼠胃排空流体和固体的能力,提高SD大鼠离体胃条的兴奋性和整体动物IGG胃运动的频率,升高血浆胃动素的水平,促进胃壁平滑肌的收缩。结论:一定剂量的四逆散具有促胃动力作用,其作用机制可能与四逆散在一定剂量下能提高胃动素水平、增强胃平滑肌细胞嵌合有关。[彭成,等.四逆散治疗功能性消化不良的实验研究。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  1999; 22 (1):39]   

 

逍遥散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组成】甘草微炙赤,半两(15g)  当归去苗,锉,微炒  茯苓去皮,白者  白芍药  白术  柴胡去苗,各一两(各30g)

 【用法】上为粗末,每服二钱(6g),水一大盏,烧生姜一块切破,薄荷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滓热服,不拘时候(现代用法:共为散,每服6-9g,煨姜、薄荷少许,共煎汤温服,日3次。亦可作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亦有丸剂,每服6-9g,日服2次)。

 【功用】疏肝解郁,养血健脾。

 【主治】肝郁血虚脾弱证。两胁作痛,头痛目眩,口燥咽干,神疲食少,或月经不调,乳房胀痛,脉弦而虚者。

 【方解】肝性喜条达,恶抑郁,为藏血之脏,体阴而用阳。若情志不畅,肝木不能条达,则肝体失于柔和,以致肝郁血虚;足厥阴肝经“布胁肋,循喉咙之后,上入颃颡,连目系,上出额,与督脉会于巅。”肝郁血虚则两胁作痛,头痛目眩;郁而化火,故口燥咽平;肝木为病易于传脾,脾胃虚弱故神疲食少;肝藏血,主疏泄,肝郁血虚脾弱,在妇女多见月经不调、乳房胀痛。治宜疏肝解郁,养血健脾之法。方中以柴胡疏肝解郁,使肝气得以条达为君药。当归甘辛苦温,养血和血;白芍酸苦微寒,养血敛阴,柔肝缓急;归、芍与柴胡同用,补肝体而助肝用,使血和则肝和,血充则肝柔,共为臣药。木郁不达致脾虚不运,故以白术、茯苓、甘草健脾益气,既能实土以御木侮,且使营血生化有源,共为佐药。用法中加薄荷少许,疏散郁遏之气,透达肝经郁热;烧生姜温运和中,且能辛散达郁,亦为佐药。甘草尚能调和诸药,兼为使药。诸药合用,使肝郁得疏,血虚得养,脾弱得复,气血兼顾,肝脾同调,立法周全,组方严谨,故为调肝养血之名方。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疏肝健脾的代表方,又是妇科调经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两胁作痛,神疲食少,月经不调,脉弦而虚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肝郁气滞较甚,加香附、郁金、陈皮以疏肝解郁;血虚甚者,加熟地以养血;肝郁化火者,加丹皮、栀子以清热凉血。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肝炎、肝硬化、胆石症、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胃肠神经官能症、经前期紧张症、乳腺小叶增生、更年期综合征、盆腔炎、不孕症、子宫肌瘤等属肝郁血虚脾弱者。

 【附方】

  1.加味逍遥散(《内科摘要》)  当归  芍药  茯苓  白术炒  柴胡各一钱(各6g)  牡丹皮  山栀炒  甘草炙,各五分(各3g)水煎服。功用:养血健脾,疏肝清热。主治:肝郁血虚,内有郁热证。潮热晡热,烦躁易怒,或自汗盗汗,或头痛目涩,或颊赤口干,或月经不调,少腹胀痛,或小便涩痛,舌红苔薄黄,脉弦虚数。

  2.黑逍遥散(《医略六书·女科指要》)  逍遥散加生地或熟地。功用:疏肝健脾,养血调经。主治:肝脾血虚证。临经腹痛,脉弦虚。

  加味逍遥散是在逍遥散的基础上加丹皮、栀子而成,故又名丹栀逍遥散、八味逍遥散。因肝郁血虚日久,则生热化火,此时逍遥散已不足以平其火热,故加丹皮以清血中之伏火,炒山栀善清肝热,并导热下行。临床尤多用于肝郁血虚有热所致的月经不调,经量过多,日久不止,以及经期吐衄等。 

  黑逍遥散是在逍遥散的基础上加地黄,治逍遥散证而血虚较甚者。若血虚而有内热者,宜加生地黄;血虚无热象者,应加熟地黄。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9:“治血虚劳倦,五心烦热,肢体疼痛,头目昏重,心悸颊赤,口燥咽干,发热盗汗,减食嗜卧,及血热相搏,月水不调,脐腹胀痛,寒热如疟,又疗室女血弱阴虚,荣卫不和,痰嗽潮热,肌体赢瘦,渐成骨蒸。”

2.方论选录  吴谦,等《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卷4录赵羽皇:“五脏苦欲补泻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盖肝性急善怒,其气上行则顺,下行则郁,郁则火动而诸病生矣。故发于上则头眩耳鸣,而或为目赤;发于中则胸满胁痛,而或作吞酸;发于下则少步腹疼疝,而或溲溺不利;发于外则寒热往来,似疟非疟。凡此诸症,何莫非肝郁之象乎?而肝木之所以郁,其说有二:一为土虚不能升木也,一为血少不能养肝也。盖肝为木气,全赖土以滋培,水以灌溉。若中土虚,则木不升而郁;阴血少,则肝不滋而枯。方用白术、茯苓者,助土德以升木也;当归、芍药者,益荣血以养肝也;薄荷解热,甘草和中。独柴胡一味,一以为厥阴之报使,一以升发诸阳。经云:木郁则达之。遂其曲直之性,故名曰逍遥。若内热、外热盛者,加丹皮解肌热,炒栀清内热,此加味逍遥散之义也。”

【临床报道】

 吴氏以逍遥散加减治疗不孕症30例。药物组成:柴胡、当归、白芍、白术、青皮、川芎、云茯苓各10g,香附、丹参各15g。自月经干净后第4天开始服药,连服7天,至下次月经周期如法再服,3个月经周期为l疗程。治疗结果:本组30例,经服上方l~3个疗程后,20例怀孕,其余10例虽未怀孕,但气郁所致的月经不调症状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吴介作.逍遥散加减治疗不孕症30例。新中医  1995; 27 (5):38]

 【实验研究】

  采用捆绑式限制大鼠活动,复现“肝郁”的临床症状,观察“肝气郁结”大鼠模型肝组织,血浆丙二醛(MDA)和肝组织、红细胞超氧化物岐化酶(SOD)水平及肝细胞超微结构变化,并以逍遥散治疗作反证。研究表明:肝郁模型大鼠过氧化作用增强;消除自由基能力下降;肝细胞受损。逍遥散能抗脂质过氧化,对肝郁大鼠模型肝细胞及脂质过氧化损伤具有保护作用。结论:脂质过氧化增强、肝细胞的破坏可能是肝郁证主要的病理基础,而抗氧化反应可能是逍遥散的主要药效作用之一。[吕志平,等.“肝郁”大鼠的脂质过氧化作用及逍遥散的保护作用。山东中医学院学报  1995; 19 (3):199]

 

痛泻要方

《丹溪心法》

 

    [组成]白术炒,三两(90g)    白芍药炒,二两(60g)    陈皮炒,一两五钱(45g)    防风一两(30g)

    [用法]上细切,分作八服,水煎或丸服(现代用法:作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

    [功用]补脾柔肝,祛湿止泻。

    [主治]脾虚肝旺之痛泻。肠鸣腹痛,大便泄泻,泻必腹痛,泻后痛缓,舌苔薄白,脉两关不调,左弦而右缓者。

    [方解]痛泻之证由土虚木乘,肝脾不和,脾运失常所致。《医方考》说:  “泻责之脾,痛责之肝;肝责之实,脾责之虚,脾虚肝实,故令痛泻。”其特点是泻必腹痛。治宜补脾抑肝,祛湿止泻。方中白术苦甘而温,补脾燥湿以治土虚,为君药。白芍酸寒,柔肝缓急止痛,与白术相配,于土中泻木,为臣药。陈皮辛苦而温,理气燥湿,醒脾和胃,为佐药。配伍少量防风,具升散之性,与术、芍相伍,辛能散肝郁,香能舒脾气,且有燥湿以助止泻之功,又为脾经引经之药,故兼具佐使之用。四药相合,可以补脾胜湿而止泻,柔肝理气而止痛,使脾健肝柔,痛泻自止。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肝脾不和之痛泻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肠鸣腹痛,大便泄泻,泻必腹痛,泻后痛缓,脉左弦而右缓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久泻者,加炒升麻以升阳止泻;舌苔黄腻者,加黄连、煨木香以清热燥湿,理气止泻。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性肠炎、慢性结肠炎、肠道易激综合征等属肝旺脾虚者。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丹溪心法》卷2:“痛泄。”

    2.方论选录  汪昂《医方集解·和解之剂》:“此足太阴、厥阴药也。白术苦燥湿,甘补脾,温和中;芍药寒泻肝火,酸敛逆气,缓中止痛;防风辛能散肝,香能舒脾,风能胜湿,为理脾引经要药;陈皮辛能利气,炒香尤能燥湿醒脾,使气行则痛止。数者皆以泻木而益土也。”

    [临床报道]

    痛泻要方对治疗肠道易激综合征有较好的疗效,韩氏以此方加味治疗96例。处方:白术、白扁豆各30g,白芍18g,防风10g,陈皮、山药、麦芽各15g,枳壳12g,甘草6go水煎服,每日1剂,15天为1疗程。结果:治愈67例,好转20例,无效9例,总有效率达 90.62%。1年后随访86例,复发3例。[韩志贞,等.痛泻要方加味治疗肠道易激综合征96例疗效观察。新中医  1999;31(9):16]

 

第三节  调和肠胃

 

     调和肠胃剂,适用于肠胃不和之寒热错杂、虚实夹杂、升降失常证。症见心下痞满,恶心呕吐,肠鸣下利等。常用辛温药与苦寒药如干姜、生姜、半夏、黄连、黄芩等为主组成方剂。代表方如半夏泻心汤。

 

半夏泻心汤

《伤寒论》

 

    [组成]半夏半升(12g),洗  黄芩  干姜  人参各三两(各9g)    黄连一两(3g)    大枣十二枚 (4枚),擘  甘草三两(9g),炙

    [用法]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寒热平调,消痞散结。

    [主治]寒热错杂之痞证。心下痞,但满而不痛,或呕吐,肠鸣下利,舌苔腻而微黄。

    [方解]此方所治之痞,原系小柴胡汤证误行泻下,损伤中阳,少阳邪热乘虚内陷,以致寒热错杂,而成心下痞。痞者,痞塞不通,上下不能交泰之谓;心下即是胃脘,属脾胃病变。脾胃居中焦,为阴阳升降之枢纽,今中气虚弱,寒热错杂,遂成痞证;脾为阴脏,其气主升,胃为阳腑,其气主降,中气既伤,升降失常,故上见呕吐,下则肠鸣下利。本方证病机较为复杂,既有寒热错杂,又有虚实相兼,以致中焦失和,升降失常。治当调其寒热,益气和胃,散结除痞。方中以辛温之半夏为君,散结除痞,又善降逆止呕。臣以干姜之辛热以温中散寒;黄芩、黄连之苦寒以泄热开痞。以上四味相伍,具有寒热平调,辛开苦降之用。然寒热错杂,又缘于中虚失运,故方中又以人参、大枣甘温益气,以补脾虚,为佐药。使以甘草补脾和中而调诸药。综合全方,寒热互用以和其阴阳,苦辛并进以调其升降,补泻兼施以顾其虚实,是为本方的配伍特点。寒去热清,升降复常,则痞满可除、呕利自愈。

    本方即小柴胡汤去柴胡、生姜,加黄连、干姜而成。因无半表证,故去解表之柴胡、生姜,痞因寒热错杂而成,故加寒热平调之黄连、干姜,变和解少阳之剂,而为调和肠胃之方。后世师其法,随证加减,广泛应用于中焦寒热错杂、升降失调诸症。

    [运用]

    1.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中气虚弱,寒热错杂,升降失常而致肠胃不和的常用方;又是体现调和寒热,辛开苦降治法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心下痞满,呕吐泻利,苔腻微黄为辨证要点。

    2.加减变化  湿热蕴积中焦,呕甚而痞,中气不虚,或舌苔厚腻者,可去人参、甘草、大枣、干姜,加枳实、生姜以下气消痞止呕。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慢性胃肠炎、慢性结肠炎、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等属中气虚弱,寒热互结者。

4.使用注意  本方主治虚实互见之证,若因气滞或食积所致的心下痞满.不宜使用。

   【附方】

    1.生姜泻心汤(《伤寒论》)  生姜四两(12g),切  甘草三两(9g),炙  人参三两(9g)  干姜一两(3g)  黄芩三两(9g)  半夏半升(9g),洗  黄连一两(3g)  大枣十二枚(4枚)  上八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功用:和胃消痞,宣散水气。主治:水热互结痞证。心下痞硬,干噫食臭,腹中雷鸣下利者。

    2.甘草泻心汤(《伤寒论》)  甘草四两(12g)  黄芩  人参  干姜各三两(各9g)  黄连一两(3g)  大枣十二枚(4枚),擘  半夏半升(9g),洗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温服一升,日三服。功用:和胃补中,降逆消痞。主治:胃气虚弱痞证。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

    3.黄连汤(《伤寒论》)  黄连  甘草炙  干姜  桂枝各三两(各9g)  人参二两(6g)  半夏半升(9g),洗  大枣擘,十二枚(4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温服二升,日三服,夜二服。功用:寒热并调,和胃降逆。主治:上热下寒证。胸脘痞闷,烦热,气逆欲呕,腹中痛,或肠鸣泄泻,舌苔白滑,脉弦者。

    生姜泻心汤即半夏泻心汤减干姜二两,加生姜四两而成。方中重用生姜,取其和胃降逆.宜散水气而消痞满,配合辛开苦降、补益脾胃之品,故能用治水热互结于中焦,脾胃升降失常所致的痞证。甘草泻心汤即半夏泻心汤加重炙甘草用量而成,方中重用炙甘草调中补虚,配合辛开苦降之品,故能用治胃气虚弱,寒热错杂所致的痞证。黄连汤即半夏泻心汤加黄连二两,并以黄芩易桂枝而成,本方证为上热下寒,上热则欲呕,下寒则腹痛,故用黄连清下热,干姜、桂枝温下寒,配合半夏和胃降逆,参、草、枣补虚缓急。全方温清并用,补泻兼施,使寒散热清,上下调和,升降复常,则腹痛呕吐自愈。

    综上诸方,或一二味之差,或药量有异,虽辛开苦降,寒热并调之旨不变,而其主治却各有侧重。正如王旭高所说:“半夏泻心汤治寒热交结之痞,故苦辛平等;生姜泻心汤治水与热结之痞,故重用生姜以散水气;甘草泻心汤治胃虚气结之痞,故加重甘草以补中气而痞自除。”至于黄连汤寒热并调,和胃降逆,则治上热下寒的腹痛欲呕之证。由此可见,方随法变,药因证异,遣药组方必先谨守病机,方能应手取效。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

    2.方论选录吴昆《医方考》卷1:“伤寒下之早,胸满而不痛者为痞,此方主之。伤寒自表入里,……若不治其表,而用承气汤下之,则伤中气,而阴经之邪乘之矣。以既伤之中气而邪乘之,则不能升清降浊,痞塞于中,如天地不交而成否,故曰痞。泻心者,泻心下之邪也。姜、夏之辛,所以散痞气;芩、连之苦,所以泻痞热;已下之后,脾气必虚,人参、甘草、大枣所以补脾之虚。”

   【临床报道】

    罗氏等以半夏泻心汤为主辨证治疗慢性胃炎45例,其中男23例,女22例,水煎服,每日l剂,早晚分服,10~15天为1疗程。结果:痊愈30例,好转13例,无效2例。治愈率66.7%,总有效率95.6%。其中1周内见效者13例,疗程最短者10天,最长者34天。[罗强,等,半夏泻心汤治疗慢性胃炎45例。陕西中医学院学报2001; 24 (2):23]

   【实验研究】

通过半夏泻心汤煎液对小鼠胃肠蠕动功能、对家兔十二指肠平滑肌肌电活动、对家兔离体小肠运动等影响的三个实验,观察了半夏泻心汤对动物胃肠道的影响。研究表明:半夏泻心汤对实验动物正常的胃肠运动功能呈轻微抑制作用;对药物干扰下的动物胃肠蠕动功能、动物在体十二指肠平滑肌肌电活动、动物离体小肠机械收缩功能均呈兴奋与抑制的双向调节作用。结论:半夏泻心汤既可兴奋胃肠,促进胃肠蠕动,又可降低平滑肌张力,解除胃肠道平滑肌痉挛,对改善胃肠道紊乱是十分有益的。[温武兵,等.半夏泻心汤调和胃肠作用的动物实验研究。中国医药学报2000; 15 (2):66]

 

小   

 

    和解剂共选正方8首,附方11首。按功用分为和解少阳、调和肝脾、调和肠胃三类。

1.和解少阳  小柴胡汤为和解少阳的代表方,主治伤寒少阳病而致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等症。大柴胡汤和解少阳,内泻热结,主治少阳阳明合病,以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呕不止、心下痞硬或满痛、便秘、苔黄、脉弦数有力为主证。蒿芩清胆汤清胆利湿,和胃化痰,主治湿热之邪郁阻少阳证,症见寒热如疟、寒轻热重、口苦膈闷、吐酸苦水、苔腻微黄等。达原饮开达膜原,辟秽化浊,主治温疫或疟疾邪伏膜原之证,症见憎寒壮热、发无定时、胸闷呕恶、头痛烦躁、脉弦数、舌苔垢腻或舌质红、苔白厚如积粉等。

2.调和肝脾  四逆散有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功,主治阳气内郁而致手足不温,以肝脾不和所致的胁肋脘腹疼痛等症。逍遥散治证由肝郁血虚及脾弱所致,而以肝郁血虚主,其功疏肝解郁,养血健脾,主治两胁作痛、头痛目眩、神疲食少、月经不调等。痛泻要方补脾柔肝,而以治脾为主,主治脾虚肝旺所致的痛泻。

3.调和肠胃  半夏泻心汤寒热平调,消痞散结,主治中气虚弱、寒热错杂于中焦而致的痞、呕、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