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太史公自序原文、注释与翻译(逐句对照)(6)

2014-10-23  johnney908

民倍本多巧①,*轨弄法②,善人不能化③,唯一切严削为能齐之。作《酷吏列传》第六十二。

①倍本多巧:背离本业而多巧诈。倍,通“背”。②*轨:作*犯科的人。轨,通“宄”,犯法作乱的人。③化:改变。

人们背弃本业而多巧诈,作*犯科,玩弄法律,善人也不能感化他们,只有一切依法严酷惩治才能使他们整齐化一,遵守社会秩序。作《酷吏列传》第六十二。

汉既通使大夏,而西极远蛮,引领内乡①,欲观中国。作《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①引领:伸长脖子。形容盼望急切。乡:同“向”。

汉与大厦通使之后,西方极远的蛮族,伸长脖子望着内地,想观瞻中国文明。作《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救人于厄,振人不赡①,仁者有乎;不既信②,不倍言,义者有取焉。作《游侠列传》第六十四。

①振:同“赈”。救济。②不失信。既,尽,完了。

救人于难,济人于贫,仁者有此美德吧;不失信用,不背诺言,义者有可取之处。作《游侠列传》第六十四。

夫事人君能说主耳目①,和主颜色,而获亲近,非独色爱,能亦各有所长。作《佞幸列传》第六十五。

①说:同“悦”。喜欢。使……愉快。

侍奉君主能使其耳目愉快,脸色和悦,同时得到主上的亲近,这不仅是美色招人喜爱,技能也各有特长。作《佞幸列传》第六十五。

不流世俗,不争势利,上下无所凝滞①,人莫之害②,以道之用③。作《滑稽列传》第六十六。

①凝滞:流动不畅。这里指阻塞。②没人能伤害他。莫之害,莫害之。③意为合乎正道。用,采用。道之用,用道。

不流于世俗,不争夺势利,上下无所阻碍,没有人能伤害他们,因善用其道。作《滑稽列传》第六十六。

齐、楚、秦、赵为日者①,各有俗所用②。欲循观其大旨,作《日者列传》第六十七。

①日者:古时占侯卜筮的人。②各自有随俗而用的不同之法。

齐、楚、秦、赵占卜者,各有随俗所用的方法。想要总览其要旨,作《日者列传》第六十七。

三王不同龟①,四夷各异卜,然各以决吉凶。略窥其要,作《龟策列传》第六十八。

①三王:指夏、商、周三代君王。龟:用龟甲占卜。

夏、商、周三代君主占卜之法不同,四方蛮夷卜筮风俗各异,但都以卜筮判断吉凶祸福。粗略考察卜筮的要略,作《龟策列传》第六十八。

布衣匹夫之人,不害于政,不妨百姓,取与以时而息财富①,智者有采焉。作《货殖列传》第六十九。

①取与:指买卖。以时:根据时机。息:增长。

布衣匹夫这种普普通通的人,不妨害政令,也不妨害百姓,据时买卖增殖财富,智者在他们那里可取得借鉴。作《货殖列传》第六十九。

维我汉继五帝末流①,接三代(统)〔绝〕业。周道废,秦拨去古文②,焚灭《诗》《书》,故明堂石室金匮玉版图籍散乱。于是汉兴,萧何次律令,韩信申军法,张苍为章程,叔孙通定礼仪,则文学彬彬稍进③,《诗》《书》往往间出矣。自曹参荐盖公言黄老,而贾生、晃错明申、商,公孙弘以儒显,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④。太史公仍父子相续纂其职⑤。曰:“於戏⑥!余维先人尝掌斯事,显于唐虞,至于周,复典之,故司马氏世主天官。至于余乎,钦念哉!钦念哉!”罔罗天下放失旧闻⑦,王迹所兴,原始察终⑧,见盛观衰,论考之行事,略推三代,录秦汉,上记轩辕,下至于兹,著十二本纪,既科条之矣⑨。并时异世,年差不明,作十表。礼乐损益,律历改易,兵权、山川、鬼神、天人之际,承敝通变⑩,作八书。二十八宿环北辰,三十辐共一毂(11),运行无穷,辅拂股肱之臣配焉(12),忠信行道,以奉主上,作三十世家。扶义俶傥(13),不令己失时,立功名于天下,作七十列传。凡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为《太史公书》。序略,以拾遗补艺(14),成一家之言,厥协《六经》异传(15),整齐百家杂语,藏之名山(16),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17)。第七十。

太史公曰:余述历黄帝以来至太初而讫(18),百三十篇。

①末流:末世,遗风。②古文:古代文化典籍。③彬彬:既有文采又有好品德。稍:逐渐。④靡:无,没有。毕集:全部集中。⑤仍:重,又。纂:通“缵”。继承。⑥於戏:同“呜呼”。⑦罔罗:从各方面收集,寻找。罔,同“网”。捕鱼之网。罗,捕鸟的网。⑧原:追究根源。推究。⑨科条之:按类别条目列出纲目。⑩承敝通变:趁着其衰败进行变革。承,通“乘”。趁着。敝,衰败。(11)辐:车轮的辐条。毂:车轮中心的圆木。(12)辅拂:辅弼,辅佐。拂,通“弼”。辅助。(13)俶傥(tì tǎng,涕淌):卓越,不拘于俗。(14)艺:六艺。指儒家六部经典。(15)异传:注释或解释经义的各种著作。(16)名山:指书府。《穆天子传》云:天子北征,至于群王之山,河平无险,四彻中绳,先生所谓策府。按,策府即古帝王藏策之府。(17)俟:等待。(18)历:经。讫:终了,完毕。

想我大汉王朝继承五帝的遗风,接续三代中断的大业。周朝王道废弛,秦朝毁弃古代文化典籍,焚毁《诗》、《书》,所以明堂、石室金匮玉版图籍散失错乱。这时汉朝兴起,萧何修订法律,韩信申明军法,张苍制立章程,叔孙通确定礼仪,于是品学兼优的文学之士逐渐进用。《诗》、《书》不断地在各地发现。自曹参荐举盖公讲论黄老之道,而贾生、晃错通晓申不害、商鞅之法,公孙弘以儒术显贵,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无不汇集于太史公。太史公父子相继执掌这职务。太史公说:“呜呼!我先人曾职掌此事,扬名于唐虞之世,直到周朝,再次职掌其事,所以司马氏世代相继主掌天官之事。难道中止于我这一代吗?敬记在心,敬记在心啊!”网罗搜集天下散失的旧闻,对帝王兴起的事迹溯源探终,既要看到它的兴盛,也要看到它的衰亡,研讨考察各代所行之事,简略推断三代,详细载录秦汉,上记轩辕,下至于今,著十二本纪,已按类别加以排列。有的同时异世,年代差误不明,作十表。礼乐增减,律历改易,兵法权谋,山川鬼神,天和人的关系,趁其衰败实行变革,作八书。二十八宿列星环绕北辰,三十根车辐集于车毂,运行无穷,辅弼股肱之臣与此相当,他们忠信行道,以奉事主上,作三十世家。有些人仗义而行,倜傥不羁,不使自己失去时机,立功名于天下,作七十列传。总计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称为《太史公书》。序略,以拾遗补充六艺,成为一家之言,协合《六经》异传,整齐百家杂语,藏之于名山,留副本在京都,留待后世圣人君子观览。第七十。

太史公说:我历述黄帝以来史事至太初年止,共一百三十篇。

 

【说明与解析】

《太史公自序》是《史记》的最后一篇,是《史记》的自序,也是司马迁的自传,人们常称之为司马迁自作之列传。不仅一部《史记》总括于此,而且司马迁一生本末也备见于此。文章气势浩瀚,宏伟深厚,是研究司马迁及其《史记》的重要资料。

《自序》历述了太史公世谱家学之本末。从重黎氏到司马氏的千余年家世,其父司马谈重老庄之学术思想,司马迁本人成长经历,继父志为太史公,及其著述《史记》之始末,无不具备于篇中。但作者娓娓道来,错落有致,累如贯珠。叙写司马迁千余年家世,不过数百字,而系次井然。耕牧壮游,磊落奇迈的倜傥少年形象跃然纸上。父子执手流涕,以史相托付,场面又何其凝重。草创未就,横被腐刑,愤懑不平之辞,又使读者不禁掩卷叹息。特别是作者用相当篇幅序写六家的要旨,论道六经的要义,充分而深刻地反映了司马父子的学术思想。对儒、墨、名、法、道及阴阳六家的分析精辟透彻,入木三分,指陈得失,有若案断,虽历百世而无可比拟。

《自序》明述了作书之本旨,概述了各篇的写作旨趣。一般说来,书之为序其义有二:一曰,序者,绪也,所以助读者,使易得其端绪也。二曰,序者,次也,所以明篇次先后之义也。《自序》可以说是兼此二义。推本春秋,考信六艺,这一宗旨或殿于卷末,或冠于篇首,反复述明;又分别标明诸篇小序,申明为某事作某本纪,为某事作某年表等等,全书纲领体例,《自序》中莫不灿然明白。读者在读《史记》之前,须将《自序》篇熟读,深沉有得,然后可读诸纪、传、世家;读纪、传、世家若不得其解,仍须从《自序》中求得。这实乃司马迁在教人读《史记》的方法。其体制如《周易》的《系辞》,《毛诗》的《小序》,皆关系到一书的体要。清人牛运震曾评价:“《自序》高古庄重,其中精理微者,更奥衍宏深,一部《史记》精神命脉,俱见于此太史公出格文字。”(《史记评注》)

《史记》自《黄帝本纪》起百三十篇,合而论之,总是一篇。篇终必须收束得尽,承载得起,意理要包括得完,气象更要笼罩得住。《史记》的最后一篇以自序世系开始,逐层卸下,中载六家、六经两论,气势已极隆,后又排出一百三十段,行行列列,整整齐齐,最后又总序一百三十篇总目,其可谓无往不收,无微不尽。其文势有如百川汇海,万壑朝宗,难怪乎后世之学士文人有望洋向若之叹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