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我的看家本领就是看书

2015-04-25   真友书屋
小史说
李敖,中国近代史学者,台湾作家。李敖有汪洋恣肆的一面,有张扬跋扈的一面,当然也有插科打浑、玩世不恭的一面。不过李敖的知识渊博是不容小觑的,他的全部功夫都在有效的阅读方面,其中《大卸八块读书法》是为一奇。



我的本领有很多,看家的本领是什么呢?看书。书,大家都会看,可是这里面的巧妙各有不同。


英国文学家、思想家、诗人Coleridge,中文翻译叫柯勒律治,他讲看书有4种类型:第一种是海绵型,读书的时候可以把看到的内容全部吸收,然后又几乎原样吐出来,当然有点荒腔走板,可是基本上能够消化吸收;第二种是沙漏型,过去用沙漏计算时间,沙子倒转过来会全部漏光,换句话说,看了和没看一样,一无所获,只是消磨了时间而已;第三种是滤袋型,精华的部分全漏走了,剩下的都是糟粕;第四种是大宝石型,读书不但自己能够得到好处,还能把这个好处传播出去,使别人也受益。这种读者很稀少,很难得。


非常明显,我李敖就是大宝石型。



为什么我这么自负?我四十几岁的时候看到香港报上说:“李敖很可能是50岁以下的当代中国人之中读书最多而又最有文采的人。”我认为这句话说得不错。为什么我李敖读了这么多书,并且有这么多时间来读书?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坐牢,一年一年这样坐牢,在牢里绝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过的,什么事都没有,整天看书。所以坐牢奠定了我看书比别人多的基础。


我常常说,如果一个人看过有我李敖看过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书,他就变成书呆子了。什么原因啊?读书不化。无书不读固然很好,可是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头脑,看这么多书是一种浪费。


当然我李敖得天独厚的一个条件是我的眼睛,我看了这么多书,可是眼睛近视跟老花程度没有超过两百度。换句话说,我的眼睛非常好。我坐牢的时候,到了夜里,灯光暗淡得不得了,屋顶上一个孤灯照着你,这个灯还是你不能控制的,因为屋顶很高,你够不着它。在这种灯光下怎么看书呢?想办法啊。那时候我们买的奶粉不是铁罐装的,而是银纸包的,我就把这些银纸铺平,贴在墙壁上,这样可以折射一部分灯光,增强头顶上的灯光效果。我不能够凿壁偷光,但能想出办法使日光灯的光线稍微强一点点。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情况下天天晚上看书,我的眼睛也没有看坏。


可是看了这么多书,如果你不能够驾驭它们,看多了只是累赘,会变成什么呢?大沙漏。看多少流失多少,不能够把它们保存下来。我曾经很不礼貌地私下里跟我的同学挖苦过我的一个老师姚从吾。他曾是北京大学的历史系主任,到了台湾以后,在台大做历史系教授。他是辽金元史专家,常常作一些读书计划,我给他做助理,所以跟他颇有私交。有一次我开玩笑说,老师啊,你这些计划全部做完要活两百岁才可以。为什么?计划太庞大了,可是执行起来很没有效率。


姚从吾怎么读书呢?我私下里跟我的好朋友说,姚老师看书的方法就像是一只狗熊进了玉米园,“啪”,掰下一个玉米夹在胳肢窝底下;“啪”,又掰下一个玉米夹起来带走;“啪啪啪”,忙了一晚上,最后带走的只是一个老玉米,其他努力都流失掉了。他以为夹了很多玉米,事实上只留下一个。换句话说,我的老师姚从吾教授吸收了很多东西,可是吸收以后他不能控制,不能把它们保存下来,结果再吸收新的学问时,已经吸收到的就不断流失、流失……整个循环就是一个沙漏。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读书方法不好。读书完全凭记忆力是不行的,因为记忆会慢慢淡化。



一般人拿起一本书来看完以后,再看第二本书的时候,第一本书就离他远了一点;看到第三本书的时候,第一本、第二本离他又远了一点;到了第十本书,前面的第一本书已经离他十万八千里了。所以宋朝人把这个现象叫作“渐行渐远渐无书”。“书”是书信,我离你越远越久,我的信写得就越少,表示感情已经淡了。一个人读到第一百本书的时候,他还能记得多少第一本书里的精华?当时花时间看过,可是事后大部分忘记了。我李敖看书很少会忘的原因是我的方法好。什么方法?心狠手辣,看的时候剪刀、美工刀全部出动,把这本书五马分尸。好比这一页或这一段有我需要的资料,我就把它切下来。背面怎么办?背面内容影印出来,或者一开始就买两本书,两本都切开。结果一本书看完了,这本书也被我分尸分掉了。


现在我看书以不影印为原则,因为影印很花时间,基本上我是一开始就买两本,看的时候按照正背面把它切下,虽然比较费钱,可是节省时间。切下来的资料怎么分类呢?我有很多夹子,在上面写上字就表示分类了。好比我写“北京大学”,夹进去的就全部是北京大学的资料。我不断用这种夹子分类,可以分出多少类呢?几千个类来,分得很细很细。一般图书馆的分类,好比哲学类、宗教类、文学类……宗教类又分佛教、道教、天主教等。我李敖分类分得比这个更细,好比“天主教类”还要细分,修女算一类,神父又算一类;神父里的同性恋算一类,还俗的又是一类。好比发生了一个跟修女同性恋有关的新闻,我要发表感想的时候,把这个夹子里的资料一打开,文章立刻写出来!一本书被我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完,我并不是凭记忆力去记它,而是用很细致的分类方法,很有耐心地把它钩住,放在资料夹里。这样我就把书里面的精华逮到了,这个资料就跑不掉了。


读书的时候一开始你就不能偷懒,不能说我舒舒服服躺在那儿看书,看完这本书以后纸上还干干净净的。如果一本书看完以后还是新的,不算看过。当时是看过,可是浪费了,你不能够系统地逮住书里的资料。可是照我这个方法,可以把你看过的书里的精华全都抓出来扣在一起。这就是我的“土法炼钢”读书法,看起来笨笨的,可事实上是我的科学方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