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妹情缘88 / 历史名妓 / 青楼女如何摇身变成了唐皇宠妃

0 0

   

青楼女如何摇身变成了唐皇宠妃

2015-09-08  哥妹情缘88

青楼女如何摇身变成了唐皇宠妃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紫衣飘飘

 《寄情金缕衣》

                                                            ——(唐)杜秋娘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杜秋娘 自幼聪慧,能 歌善舞更能写诗作曲,可谓才貌双全,可是出身寒微明珠陷污泥,最终沦落成了歌妓。

镇海节度使李锜将杜秋娘买进府中。她以为这次可以脱离苦海了,可是到了李锜府中才知道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歌舞姬人,与这里成群结队的歌舞姬混迹一起,整日里表演唱歌跳舞。

这和原来的日子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由原来给许多人表演变成了专门为一人表演罢了。

不行,岂能长久混迹于这些莺歌燕舞之中, 秋娘思考着出人头地的办法。 

这天,李锜开设家宴,照例少不了歌舞助兴。

轮到杜秋娘了,只见她不疾不徐地调了琴弹奏起来,接着莺喉一转,开口唱曲。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此曲竟是如此清雅别致。要人珍惜时光,珍惜青春,后两句若有若无的含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之意。 李锜沉醉在婉转的歌声和幽雅的诗词里,心潮荡漾

李锜抬头看去,那是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你叫什么名字,这首曲子我以前怎么没听过?”

“回大人,小女子名叫杜秋娘,这首曲子叫《寄情金缕衣》。是由秋娘专门为大人写的一首小诗,谱曲而成。” 秋娘终于等到了这一问,欣喜答道。 

此时的杜秋娘还不知道,幸运之神正在向她招手。

这首《金缕衣》,不仅彻底改变杜秋娘一生的命运,还使这个女子由此在璀璨明丽、光芒四射的唐诗中占据一席之。

今天,我们提到唐诗还会提到这位才女,这句好诗“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李锜时已年过半百,听了此话心中不由的一阵悸动,说,“真是才女,走上前来。”

李锜拉着秋娘的手,赞叹道,“秋娘真是才貌双绝呀,你说的对,哈哈,有花堪折直须折。”当即将她收为侍妾。

春花秋月中,这对老夫少妻吟风弄月你弹我唱,度过了甜蜜醉人的时光。 

一年多后,唐宪宗即位,他年轻气盛,一登基就决心扭转国内藩镇割踞的离散形势,于是采取了强制手段,试图削减节度使的权利。

 
 

身为节度使的李锜大为不满,气昏了头,居然依仗手中的兵力,举兵反叛朝廷。

叛乱很快被平息,李锜在战乱中被杀。 

秋娘作为罪臣家眷送入后宫为奴,仍旧充当歌舞姬。天资聪惠的秋娘自然不甘长久如此。有了一次成功经验,轻车熟路的她趁着为唐宪宗表演的机会,再一次卖力地表演了“金缕衣”。

唐宪宗正值少年,更容易产生心灵共鸣, 曲中那种热烈的情绪深深感染了他。青春时光美丽短暂,应该好好把握珍惜,说的好啊。

唐宪宗听闻此曲还是她亲自创作,更觉得秋娘才情过人,难怪看她明艳而雅洁,气韵不凡,不禁大为心动。

不久,杜秋娘被封为秋妃。

终于,一个社会最下层的歌妓,凭着自己的出众才貌,借一首诗之力走到了封建社会女性地位的最高峰。

做了秋妃的杜秋娘深受宪宗宠爱。她不但是宪宗生活的知己良伴,还用自己的似水柔情,尽量化解一个年轻君王的锋芒锐利。

唐宪宗执政之初,对藩镇采取强压手段,引起藩镇的不满,君臣关系甚是紧张。这时番邦犬戎趁乱也来浑水摸鱼,屡屡侵犯大唐边境。

宪宗单拳难敌四掌,只得改变策略,对藩镇施以宽柔政策,不但抵御了外侮,而且取得了本土的安定,使唐室得以中兴。 

国家太平后,宪宗手下大臣又劝谏唐宪宗用严刑厉法治理天下,以防再度动乱,这条建议很符合宪宗的性格,他听的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秋娘听了这件事,想到了李锜由不满到最终造反的过程,亲眼目睹了最后闹得两败俱伤,百姓遭殃。

她劝宪宗,“君王应该是重德行的,万岁您以德服天下,自然不用担心有人反叛。秦始皇倒是用严刑历法治理天下,可是结果呢?”秋娘见识深远,入情入理,让唐宪宗不能不信服,就依了她的意见,以德政治天下。

 

秋娘在唐宪宗身边,几乎占居了宪宗的整个身心,使宪宗对其他佳丽无以复顾。当国家逐渐平定昌盛之后,宰相李吉甫劝唐宪宗可再选天下美女充实后宫,“天下已经太平了,万岁您功在千秋,现在应该好好享乐一番了。”

唐宪宗此时还不到三十岁,正是风流潇洒的年纪,却笑了起来,“呵呵,你一片忠爱之心我也心领了。可是我有这位秋妃,此生足矣!

唐宪宗经常拉住秋娘的手在御花园中游玩,“都认为皇帝应该朝秦暮楚,美女如云,才是享受到一个男人的最大快乐,他们怎可知道痴情于一人的乐趣。我爱你一生不变!”

元和十五年春,四十三岁的唐宪宗驾崩于中和殿上。杜秋娘进宫十二年,宪宗宠爱了她十二年。

张爱玲张大才女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这样说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这话被不少人奉为圣典,感觉太真实太透彻了,真实的让人心惧,透彻的让人心凉!

紫衣倒是不以为然,还有一种女人历久弥新,让人难舍难离,所以才有“衣服新的好,感情旧的深”这句话。

杜秋娘,一国之君都会为之痴爱不渝,不能说她只是运气好,做首诗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正如女孩子嫁得金龟婿获得幸福,绝不是周围的人半酸半怒的,骂人家是“交了狗屎运”那么简单。

男女之间,相遇或是机会,相爱相守靠的还是实力 

图书推荐钱塘两个苏小小
                  古代的二奶集中营
          古代艺妓的性服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