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oouuu / 《黄元御医书... / 《灵枢悬解》 > 卷五 神气 本神三十八

0 0

   

《灵枢悬解》 > 卷五 神气 本神三十八

2015-09-09  p0oouuu

本神三十八

黄帝问于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先本于神,血、脉、营、气、精、神,此五脏之所藏也,至其淫泆离藏,则精神散失,魂魄飞扬,志意恍乱,智虑去身者,何因而然乎?天之罪欤?人之过乎?何谓德、气、生、精、神、魂、魄、心、意、志、思、智、虑?请问其故。

精、神、魂、魄、意,是谓五神。本于神者,本于五神也。

岐伯答曰: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抟,谓之神,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出入者,谓之魄,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因思而远谋,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人秉天地之中气而生,天之在我者,五行之德也,地之在我者,五行之气也。五神者,德流于上,气薄于下而生者也。精者,生化之始基也,故生之方来,谓之精。人身形象之根源,神气之室宅也。而阴阳之理,本自互生,其所以化精者,以其中有神也。此神之来,不在精后,当其男女交时,两精相抟,凝此一段祖气,清虚灵妙,是谓之神。神者,阳气之灵者也,而究其由来,实化于魂。魂以半阳而化纯阳,则神发焉,故随神往来者,谓之魂。精者,阴液之粹者也,而究其根本,实生于魄。魄以半阴而生纯阴,则精盈焉,故并精出入者,谓之魄,神藏于心,众理皆备,所以载任万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念,谓之意。意之所存注,谓之志。因志而存其变化,谓之思。因思而加以远谋,谓之虑。因虑而善于处物,谓之智也。

肝藏血,血舍魂,肝气虚则恐,实则怒。心藏脉,脉舍神,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脾藏营,营舍意,脾气虚则四肢不用,五脏不安,实则腹胀,泾溲不利。肺藏气,气舍魄,肺气虚则鼻塞不利,少气,实则喘喝胸盈仰息。肾藏精,精舍志,肾气虚则厥,实则胀,五脏不安。必审五脏之病形,以知其气之虚实,谨而调之也。

肝藏血,血舍魂,魂以血为宅舍也。魂者,血中之温气所化,神之母也。肝木主怒,生于肾水,肾水主恐,肝气虚则生意不遂,陷于肾水而为恐。实则生气勃发而为怒,怒者,生气虽旺,而未能茂长也。心藏脉,脉舍神,神者,脉中之阳灵,魂之子也。肺金主悲,克于心火,心火主笑,心气虚则长令不遂,侮于肺金而为悲,实则长令畅茂而笑不休,笑者,阳气升达而心神酣适也。脾藏营,营舍意,营血虽藏于肝,而实化于脾。肾水温升,则生肝血,而非脾土左旋,则水不温升,故脾主藏营。营者,脉中之血。神藏于心,志藏于肾,意者,神志之中气也。以水火交济,全赖二土,水升火降,会于中宫,神志相感,则化而为意。脾主四肢,四肢之动转者,意使之也,脾气虚则中气不运,四肢失秉,故废而不用。土者,四维之母,母病子馁,故五脏不安。脾为太阴湿土,实则湿旺土郁而腹胀。肝为风木,主疏泄水道,土湿木遏,升气不达,则疏泄失政,故泾溲不利。小便淋涩。肺藏气,气舍魄,魄者,气中之清汁所结,精之父也。肺窍于鼻,宗气统焉,肺气虚则鼻塞不利而少气,实则宗气郁满,喘喝不宁,胸盈而仰息。肾藏精,精舍志,志者,精中之阴灵,魄之子也。肾主蛰藏,肾气虚则阳根升泄,寒水上逆而为厥,四肢寒冷,昏愦无知,实则水旺土湿,腹满作胀,寒水侮土,四维皆病,故五脏不安。五脏虚实,化生诸病,必审五脏之病形,以知其气之虚实,谨而调剂之也。

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邪僻不至,长生久视。

智者养生,五神和平,不实不虚,故病去而年永。

是故怵惕思虑者则伤神,神伤则恐惧流淫而不止。因悲哀动中者,竭绝而失生。盛怒者,迷惑而不治。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恐惧者,神荡惮而不收。忧愁者,气闭塞而不行。

悲哀伤肺,肺金刑克肝木,故木气竭绝而失生。盛怒伤肝,肝胆同气,甲木刑克戊土,胃气上逆,神魂失归,故心君迷惑而不治。肺金主敛,肾水主藏,喜乐伤心,君火升泄,故神明惮散而不藏。恐惧伤肾,水陷金浮,肺气失根,收敛不行,故神志荡惮而不收。愁忧伤脾,中气不运,故土气闭塞而不行,脾为四脏之母,病则不能行气于四旁故也。

心怵惕思虑则伤神,神伤则恐惧自失,破腘脱肉,毛悴色夭,死于冬。

恐惧自失,水胜火也。脾主肉,破腘脱肉,火死土败也。肺主皮毛,毛悴,肺金败也。肝主色,色夭,肝木败也。死于冬,水灭火也。

肺喜乐无极则伤魄,魄伤则狂,狂者意不存人,皮革焦,毛悴色夭,死于夏。

死于夏,火刑金也。

肝悲哀动中则伤魂,魂伤则狂妄不精,不精则不正,当人阴缩而筋孪,两胁骨不举,毛悴色夭,死于秋。

肝主筋,前阴,宗筋之聚,脉循阴器而行两胁,故阴缩而筋挛,两胁骨不举。死于秋,金克木也。

脾盛怒而不解则伤意,意伤则悗乱,四肢不举,毛悴色夭,死于春。悗,音闷。

死于春,木贼土也。

肾忧愁而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喜忘其前言,腰脊不可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季夏。恐惧而不解则伤精,精伤则骨酸痿厥,精时自下。

肾水失藏,故喜忘。其位在腰,其脉贯脊,故腰脊不可俯仰屈伸。死于季夏,土刑水也。精伤髓败,故不能养骨而生乙木,骨枯木陷,故酸软而痿厥。蜇藏失政,风木陷泄,故精时自下。

是故五脏主藏精者也,不可伤,伤则失守而阴虚,阴虚则无气,无气则死矣。是故用针者,察观病人之态,以知精神魂魄之存亡,得失之意。五者以伤,针不可治之也。

阳气根于阴精,阴虚则阳根散乱而无气,无气则人死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