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72 / 现代诗\鉴赏 / 诗歌鉴赏与技巧

0 0

   

诗歌鉴赏与技巧

2016-01-19  虹72


诗 歌 鉴 赏 与 技 巧


前言;   


    这是我过去担任版主时写给诗友的文章,现在看起来有很多违心的话,不管怎么说,中国诗人的技巧和使用文字的功力很强,但是内容很空乏,缺乏一定的思想;有可吸取的东西,又有更多不可取的东西,诗歌的魂丢了,文字有什么用!                                                                                        


                                                                                                                      ——兼评台湾女诗人的诗  

.

                                                                             

    


    这一年在诗坛写了些诗也看了不少好诗,熟悉了不少朋友。最近来了一些新面孔,而且女的不少,她们用女性细腻的笔足宣泄着自己的情感,有很多好的句子,好的诗……。但是也有一些不足,在词语的调度,使用,人格化上都不尽人意,特别是对于传统的理解,还很是保守,没有冲出去的勇气,或者缺乏打破传统的方法,当然我们民族的血统是不能丢的,吸收新鲜血液,经融化从我们的血管里流出更高贵的血。丢的只是一些沉旧的方法,一些固有的.老而又老的的模式。产生出新的令人惊奇的方法来,这是我们企待的。
 技巧于诗,有时是不重要的,过多的强调技巧会影响诗的内含,所谓是没有技巧才是最高的技巧;但那是在掌握了技巧之后,然后丢掉技巧的一种最高境界。也是娴熟的控制技巧而不显痕迹的技法,达到了自然的境界。
    我在里介绍的台湾女诗人冯青,她的诗很有味道,总能在淡淡的叙述中,向我们展示一幅人格化很强的画卷。词语是人格化了的,情景也是人格化了的,读来很亲切。冯青说;“诗,主要是情感及思想,写诗的人需要以真挚诚实的态度面对生命。“我以为这话很好,诗失去了思想,也就是精神的内含,形如白水,淡得让人乏味,只是一些美丽的辞藻,一些风景…..,还有什么意义。当然她的诗我以为也有这样的硬伤,她的诗总的来说也缺乏些让人思考的内容。
  台湾女诗人的诗我以为是小家碧玉似的,总是有些过于自我的幽怨哀愁在里面,使诗的境界打了折扣,所以在学习中也不能全盘接受,我以为偏激的个人情绪是庸俗的,是小家子气的根底在作怪,只有大海的波涛是雄浑有力的。我在咱们的诗坛就看到过一些大气而高雅的诗作,只可惜技法上还需努力,要开阔眼界,走出去,拿回来,只有提高审美情趣,这样才会在比较中更上一层楼。
  我的理解有限,不对的地方和大家商量。我现在把她的诗写在下面,希望能对朋友们有学习的价值,(特别是女生)。如果效果好的话,我会经常推荐一些。

          溪        

会有一对薄荷和风信子结伴走过吗?
风扬起丝绸,羞红着脸
在带笑的花束中穿行
而散开的发如女萝
在午后的琴声里逐渐苏醒

眼睛不是唯一的灵魂
星才是,在额头上的闪光
月亮侵在自己柔柔的液体里
水是夜的肌肤,凉凉的
我用我的双掌握住你的名子取暖

一片瞬息曾是芦花灿烂的眸光
在天空暧昧的俯视下
水草偃行无语

刚从漩涡里仰起身子
    好多年代竞已过去
暗夜中传来
星子坠落水面的声音



      水   姜    


然后
就在这样悉索的水面
看到
月光涌动

两岸的灯光也息了
我眉睫的露水盈盈
开了又开的素花
静静地在秋色中疲惫

而每次
都是这样靠着你的肩
诉说  水的寂寞
你将在冰凉中
逐渐   感觉我



          画      



最先揣测我来意的
是早蝉
窗玻璃只不过是一层更深的焦虑
飞禽扑翅中
惊醒了荷叶上那滴水珠
我的来意
即是风的来意
轻雷犁过花丛
雨声盈然在耳
满池的掌声
为一场即兴的舞姿诠释
小小的足尖只是序曲

纵然隔了一层雾
也没什么好悲哀的
去夏就已伸出的手
于今竞是很恬淡的触摸了
让笛声去分割布展池中的月光
也许最美的那面,即是
最浅最浅的哀愁



     雨 后 就 这 么 想    



黄昏后
伊撑着一把纸伞
轻轻从隔巷走来
雨声
把伊的名字
溶入我冷去的酒杯中

就这么淡淡啜饮伊的心事
且佐以唐人小说

蓦然发现
不知从何时起
一株伤茎的水莲
退成一片夜色



       在  花  店  的  走  廊 上



在花店的走廊上
多须的触手
飒飒动摇
那华丽的手风琴
正悄悄迸发
一蕾蕾金红雪白和
心跳
无数的短梦被扬弃在廊外
纷沓的午夜
一经盛放便萎谢成雨光
盈盈的罗织成网
盈盈,自年轻女郎淡出疲惫的眼睑下
我看到一蓬蓬姣丽的落寞

一棒混沌的雪泥
映着那张小小苍白的脸
被悬挂在
雨雾初起的街道上

如果用心去听
那心是软软的鼻音
是一首首园园易散碎的歌
一丛丛淡紫  微透明的湘绣
被揉皱的宁静
与行人擦肩而过


                                                                                 


 

淡莹的一首《楚霸王》让我们记住了她,一个弱女子以这样的气势写那样苍凉的诗,给诗坛带来了些许壮观。我更注意到她的一些诗论让我对她刮目相看;淡莹说:“如果一味沿袭沉腔烂调,那么,终有一天,连诗人自己都会觉得诗已无存在的必要。”
  我想,人有一些东西应该是共有的,那就是欣赏美。对于新鲜事物,一种美;我们可以允许人们慢慢的习惯,跟着主流的变化而变化,但是一味的沿袭固有的方法走下去,审美意识的迟钝会败坏人的兴致,诗要流行,要走出国门,就必须走在艺术门类的前沿,只有是新的,能够产生强刺激,在实践中又被人接受下来的才是好东西。诗和音乐一样它有很大的前瞻性,它一定是艺术门类的先导,具有很敏锐的神经。
  但是诗是象牙塔上的瑰宝,是艺术的珍品,必须用艺术的起码特性来要求它,旧的诗经常容量很小,往往还很长;有些新的诗,追求字句的奇异,跳跃,形式散乱。其实诗的意境才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东西,而诗的思想含量,即精神的体现才是诗的灵魂,丢掉了诗的灵魂,轻轻飘飘得很苍白,没有拨动人心灵的力量,这种诗不是好诗,它应该很快就没了市场,象流行歌曲一样,在起起落落中消失。写出的东西一定要是从心里流出的血,要体现出美和崇高的境界来。所以有些人动则一○首八首,我看他学会了运用语音,掌握了诗的形式,却没有学会给诗注入自己的精神,给诗点精神就感人。当然个人的狭隘的倾诉作为诗人不可能没有,如果只是一味地在个人里转,我想是没有意义的,走出自我才是伟大的开始。从自己身上抬起高贵的头来;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美,很精彩……
    淡莹在她的诗中努力要实践她的原则,这种理解和这样的努力是我们应该学习的。但是她并没有远离传统,在平谈,委婉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诗歌走出困境的无奈,自身的局限,积习的沉重,传统的遏制力,使诗歌背负着很大的压力,这压力来至诗歌本身。
  在诗坛我看到好多诗;有很多好东西,好的灵感,好的意境,好多突破性的使用词语,很美的搭配,有很多不错的诗人,他们需要很好的呵护,在相互的帮助中认识诗,认识自己,在广泛的学习中掌握技巧,也看到很多有灵性但却在传统的诗歌技法中蹉跎不能自拔的行吟者,诗的天地很大,我们应该大胆的走出去,眼睛看着世界,任何流派都有我们可取的,只要能带来美的冲击,美的享受……。
   诗是天籁之声,和心灵发生共鸣是它本质的天性。所以作一个真正的诗人并不容易,需要更多的人努力来造就少量的出类拔粹的诗人,诗坛应该成为诗人的脯乳之地,他们应该在这得到更多的食粮,经营好在块天地是每一个爱好诗歌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推荐这些诗,也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有些诗有些句子也是很俗气,很无聊的。但就是伟大的诗人又能有几首让我们耳熟能详呢!雪莱一本诗集我也就喜欢《西风颂》。瓦雷里泱泱数本,我也就记住了《海边墓园》对我的震撼。艾略特的诗也就是《荒原》留下的印象深。戴望舒,徐志摩所为的千古绝唱又有多少,不就那一,二首吗?诗其实是很难的,要超越更难。写几首诗容易,难的是写出能流传下去的诗,走在时代前头的诗。
  我在推荐诗的同时,说了我的一些想法,希望来看的有一点收益,我就满意了。
…………


一  手 提 袋 的 秘 密


童年时,信手
拈来一把岁月
折成一艘船
放在时光的河流上
看它慢慢漂走,漂到
遥远不知名的地方
并不在乎,路上
它沉浮了多次

少年时,将岁月
当招牌,悬挂在云端
看它不顾天高风疾
跟众鸟谈笑自若
跟月光潇洒对酌
往往一夜之间
饮尽星河灿烂的眼神
而毫无醉意悔意

中年时,将岁月
严密地藏在手提袋
不敢随便示人
更不敢任意挥霍
茶余饭后
总借口上洗手间
掏出唇膏梳子菱镜
仔细审视,青春
究竟还剩多少

今夜,以冷霜
冷冷地洗尽脂粉
赫然发现
脸上的岁月
不知何时
已汇聚成河流湖泊
上面飘荡着的
依稀是童年时折的船

下次逛购物中心
你说,该买蜜丝佛陀
资生堂,还是家丽宝
藏在手提袋,寸步不离
才能留住
那一点一滴
舍我而去的
美丽时光呢?


二  阳 台 上 的 植 物


以傲然的昂视
向天空挑衅
天空总也不吭声
偶尔狠狠地
吐一口唾沫

尽管呲牙咧嘴
却只能守在原地
压住愠怒
眼观四面耳听八方
与天空默默对持着

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否则就象我
一伸手
就溅了满手
斑斑血迹

原籍沙漠
如今在阳台上
跋扈寄居着的
正是那一傲骨
人称为仙人掌的植物


三  听  蝉


临水的杨柳
被蝉声拉得又柔又细
随着六月的燥风
佛过来,荡过去
扰乱了日日
小睡初醒的情怀
炎阳下,蝉儿
总是声嘶力竭
嘱咐柳叶别忘了
把湖上来往的云絮
一条
一条
  撕开
骤雨过后
拿来喂鱼
真正教人迷惘的是
何以听蝉的人
一过了年少
就有一种被柔碎
甚至冰侵过的
细细感觉


四 楚 霸 王


他在黑暗中
徒然迸发起来的
一团天火
从江东熊熊焚烧到阿房宫
最后从火中提炼出
一个霸气磅礴的
名字

错就错在那杯温酒
没有把鸿门燃成
一册楚国史
却让隐形的蛟龙
衔着江山
遁入山间莽草
他手上捧着的
只是一双致命的白璧

据说
有蛟龙必有云雨
被围三匝
大风突起
鸿沟以西以东
都是云都是雨
他被雷声风声雨声
追赶至垓下
粮绝
兵尽
狂飙折断纛旗
乌骓赫然咆哮
时不力兮可奈何

行至乌江
他的脸
如初秋之花
一片一片坠下
江上的粼光
是数不尽的镜台

此岸
敌军高举千金万邑的榜告
他那颗漆黑的头颅
没有比这时
更闪烁
更扎眼
彼岸
妇孺啼唤八千子弟的魂魄
纵使父老愿再称他一声
西 楚 霸 王
他的容貌
已零落成黄昏

乌江悠悠
东渡
无船载得动昨日的霸气
身后
天兵的旌旗卷起风跟云

他把宝剑舞成数百道
人鬼隔绝的路
倏地张大嘴
一口咬住那股寒锋
三十一岁的鲜血
直冲青天
终于跌入逆流

大江东去
他的头颅跟肢体
价值千金万邑
及五个诰封
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他的血在乌江呜咽



                                               



 

  篮菱的诗评价是很好的,因为她的诗有很强的象征意味,能够深入人心。和我前面介绍的两位不太一样,有她独特的魅力。
   我介绍这些 ,并不是说她们代表世界潮流;而恰恰相反。只是我看到论坛上一些女诗人的诗,实在是受到过去假大空诗歌的影响太深,那已经是僵死的表现手法,不足以激起人们的审美情趣;令人思考,令人沉醉,让人遐思,得到启发。而她们经常是描写一些独立的场景,一大段独白似的倾述,一种个人的忧思;完全忘了诗的基本元素;比喻,象征,比兴,借物寓意……一切都是.要让诗产生一种雾里看花的效果,太白的诗就如同温吞水,不仅没有感觉,还倒人胃口,有的诗毫无简洁可言,大段大段的废话影响了诗的意境。而诗是要简洁的,要朴素的,要自然的。其实她们已经有了很好的文字功底,只需要一点见识,就能走出困经,我希望她们走出天井,农家小院,亭台楼阁……;去看看海,爬爬山,接受一些自然风,望望外面的世界,有一句流行话叫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是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写这个的目的正在于此。写诗而不想成为诗人,我以为就不要浪费时间。写诗就一定要成为诗人,我劝他也别太为难自己。一切随机缘吧!
    我推荐她们是希望大家能从中学习一些技法,看到真正诗歌的原貌。中国的诗是最讲究技法的,而外国诗更讲究思想,所以在中国诗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表现手法。用词造句都非常讲究,以致于诗人因一个推和一个敲字的运用而成就一段千古佳话。可见中国诗是多么严谨,也许正是过分的讲究规矩而影响了诗的思想性。使中国的很多诗成了茶余饭后的小甜点,精致得成了生活中的小摆设。虽然不应该全盘否定,可终究我们没有走出国门。
   我曾借用一个诗人的话;诗不应该是表现什么,而应该本身就是什么。其实这句话道出了诗的本质,特别是现代诗。我想很多人没留意,仔细分析一下会让你在诗的思维上上一个台阶,因为它是打开写诗大门的钥匙,有了这把钥匙你会选择意象,词语,韵律,跳耀,联想…….。
    诗有各种风格,围绕着主题;有一条线写下来的,有一块一块写的,有完全是渲染一种情绪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让你感觉到一种情绪;悲,忧,爱,思,恨…….。其他什么都没有。)。象一副现代画;只有色彩,没内容。交给读者来感觉画所表现的情绪,诗也一样要你自己去找线索,在字和词语中感觉,在句于句的联结中,找到诗人的脉动,在意象的暗示中探讨诗人的思路,这样你才学会看现代诗了,诗中也不乏有象是诗人呓语般的语言,你不必理会它,因为一首诗也有一些恰到好处的渲染,没具体寓意,感觉到了就行了,不用扣字句。
   另外诗是有要素的,既然要写诗就要讲点规矩,起码一首诗在完成之后,我们可以用它来衡量一下;那就是完整,和谐,鲜明。抛开韵律,取象,寓意,排列…….好坏不说,单就三要素来衡量,这才能说写了一首诗。
    我们在写诗中要学会看诗,在看诗中要学会写诗。因为实践产生理论,理论指导实践;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要成就一个诗人谈何容易,先天,后天的因素很多,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当加倍努力。
篮菱的诗所表现的是她内心的世界;所以说接近了她的诗就如同接近了她的心灵,当然,在我们细细读她的时候还是觉得诗的内含不够;有些轻飘飘的感觉。在阅读她的诗的时候我想你们会有鉴别,没有鉴别就没有提高。其实真正的诗我们首先感觉到的是诗人的思想,因为诗有了精神才闪亮,厚重感是因为思想的凝重;有的诗人用语言描写风景,是用心写实。有的诗人在现实中抽象出意象来真实的呈现在诗中,一句一句都会给你直觉的认识,通篇可就显得朦胧,因为思想潜伏在文字下面,它是跟着思想的流动而流动,所以跨度大,跳跃快…….增加了诗的不可读性。但它更耐看,有品的价值。
   往往我们要写内心活动的诗,诗就会显得朦胧,而写周围环境的诗就比较通俗易懂。也就是说;描写思想的诗是虚幻的意识流,需要咀嚼才能消化;描写具象的是比较直观的,一眼能看到头,所以容易理解。但我倾向还是要多向心里挖掘,那才是取之不尽的源泉
   更主要的是我们要跳出豪华的阁楼,走向自然,不仅表现自己心里的情素。还应该关注社会的发展,把小我融入大我,全社会才会更关注诗,关注诗人的发展,一个在自我里幽怨哀伤,卿卿我我………的诗坛不会是阳光,健康,美丽的花园。
   下面我来介绍几首篮菱的诗,看看她是如何表现自己思想的;那些和思想毫不相干的意象是如何运用的。美是如何产生的。如果我们用分解的方法来解读一首诗,把它的主题,枝叶剥离出来,分析思路和表现的方法,以及采用的意象,比喻……。这样细细的分割,品评,联系自己,在比较中找出最佳的写作方法来。我想诗坛上的朋友们是能够进步的。
   下面是篮菱的诗;

    夜 的 令 一 种 暴 露


夜在窗玻璃游移
只一会,他已低及那人的肩膀
低及那人腰际瘦瘦的秋色
以一贯的冷静象征石样的世界
夜,他不慌不忙的滑落了

   夜走在一面照不透的大镜下
   夜曾经是青铜的传说
   是祖先们燃灯后的全部静止
   是山上被无种子的骨骸翻过
的一把泥土;洞外的
鞋声。夜
是自古以来最清晰的


夜已低及那人的膝盖。脚踝。夜已
逐渐淹入他自己

窗外
一只小鸟把雨衔在口里
并且喊着一个没人听懂的名字


    空 山 听 枫 红



钟点不可能比这更暗
更安静  我们小立于风中
索找  千万鼓声在
呢喃的耳里
所有的梦冬为

不移丝毫  
大地以千枝探索
我们深眼的脉河
要是明日  对季节来说
我们孤独不再
显得陌生
我们情愿在十指下旋转
在一对旧名字中
数落一个又忘了别个


自回音里升起
叶子们都被刻在石上
说  请忘了这些
           地球的音响很稀薄
只有残烬
只有残烬才是
迟迟的来者  
山的额上
此际正满溢日暮红云
我们甚至不能算迟



淅  沥  


    


今夜里回来探访的
恐怕只是一场风雨,和那
经常不回家的夜归人
灯笼打歪了,丢弃的皮鞋在
草叶里黯然
不知有没有这种人,薄衫
伴秋虫湿了,把眼睛把睫
睡成林间一株株残露
便让背脊上一道溪冷,流入
最为人议论纷纷的
莫一个远古的夜

    


那一类型的人,奇异又怪僻
至少,是这样子被批评
头发写成河,月光,相思
怀乡的时候,便把钟声
悬于城墙
把乡愁说成高风
话题扯向别的,既惭愧又烦躁
如今夜,他来探访,偏偏
一场风雨,把他的话儿
淹尽了,鞭打着他的脸
如他常喜欢用笔
敲打心室的灰尘

    


风雨也好,愁也好
最好别提籍贯
今夜里回来探访,诗是写不成了
他要去寻找门栏上的痕迹
只是门推不开,他带来的钥匙早锈
门内透出的灯光使他想起
秋冢上点点荧火

    


今夜林间草木强劲
低敌风雨
今夜他回来探访自己
光与黑暗的膜拜者
他的歌在灯笼边缘烧着
他从何方来,何方便成了遗志
只有一个地方他必须去,正如
他只有一个灯笼,一个寻访地,一个
家乡
  
    



月升
自记忆中的山岳
鸟们都长着黑翼
栖落枝头
像他垂首纸上的痕
即便是回来,也是
叹息居多,掷笔居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