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豆腐 / 影评 / 麦田电影院:吕克贝松经典之作《这个杀手...

0 0

   

麦田电影院:吕克贝松经典之作《这个杀手不太冷》

2016-02-21  白水豆腐

导读:麦田电影院,等你和我们一起看电影。2015年春天登陆腾讯视频,每周一期。选取具有非凡的情感体验,关照社会生活,打动心灵的优秀电影,以相对专业化的文学性视角,深入浅出地解读电影精彩之处,为忙忙碌碌的人们打造一处“与电影对话,与自己对话”的安静角落。关注腾讯视频,每周一期《麦田电影院》,让我们带你一起感受电影的独特魅力。


点击观看《麦田电影院》


建议在wifi环境下播放

大叔与萝莉的神奇邂逅,冷酷和温情的完美融合,一段改变命运的复仇之旅,
两颗孤单心灵的成长历程。本期“麦田电影院”将带您重温吕克贝松的经典作品,冷酷杀手、变态警察、鬼马萝莉,经典的三角搭配是否有新的惊喜,道德的牵绊能否阻挡真诚的爱恋,本期节目带你感受不一样的《杀手莱昂》。



漫长的电影史里,或许有两段关于萝莉与大叔的不伦之恋最让人悸动难忘,一段来自洛丽塔和亨伯特,另一段则属于《这个杀手不太冷》。当吕克贝松大叔时隔多年拍完第十二部电影《超体》(又名《露西》),那句一生只拍十部电影的豪言壮志早已成为笑谈。可回首这个挺着肚子法国男人的电影生涯,你还是不得不感叹,“上帝”喜欢的导演都不高产,只拍了十部电影的费里尼是,拍了十三部的库布里克是,再也没法兑现诺言的吕克贝松大概也算。


艺术与商业,这对从电影诞生那天就一直相伴的死敌,在他的电影里似乎第一次得到完美的碰撞。《天使A》中的黑白色调,《尼塔基》和《圣女贞德》的局部色相,甚至是新片《超体》里大量符号化的动物片段,很难想象在好莱坞商业浪潮的席卷下,你依旧能够感受到他电影中强烈的艺术气息。


以故事为核心,简单的人物线索,快速的节奏把控,柔弱女孩和枪支暴力形成的强烈对比,吕克贝松电影的所有美学要义同样适用于《这个杀手不太冷》。


除了法国凯撒奖和日本学院奖的认可,这对大叔与萝莉的杀手组合还得到了无数版本的致敬,周星驰的《回魂夜》,徐峥的《摩登年代》,韩国电影《大叔》以及喜剧片《海扁侠》。当然影片最大的惊喜还是挖掘出了14岁的娜塔丽.波特曼,这位如今已经哈佛毕业的奥斯卡影后,大概凭借此片成为了世界上最知名的萝莉。



一、贝式的暴力美学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场激烈的枪战,说激烈其实显得不那么准确,杀手莱昂只隐约露出过一次眼睛,然而这种距离感却在观众内心形成了巨大的波澜。没有对持的场面,没有血腥的屠杀,但是近景呈现的惊恐与死亡,却诗意地表述了导演想要表达的压抑氛围。于是莱昂的最直观的形象被建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更像是一个古代小说里的侠客,身轻如燕、飞檐走壁却毫不留踪迹。这种杀人于无形的高超手段被导演地视觉化清晰呈现,一方面强调了作为杀手的专业素养,另一方面也为接下来表现莱昂内心纯洁简单的反差埋下伏笔。


刻意回避血腥、弱化暴力,或许是全片动作场面表现的前提。区别于昆汀、北野武等“暴力”导演的血腥画面,无论是史丹屠杀全家、女孩练习设计还是最后双方对持枪战,吕克贝松大多时候都在通过背向拍摄、特写拍摄、节奏剪辑等方式规避了直面的暴力元素,于是我们常常能在一场疯狂的扫射之后只看见满目疮痍墙壁或铁窗。


快速枪战中的慢镜头完美把控了节奏,琼斯手下面对即将打开的电梯一通乱射,导演却用一个慢慢上摇的镜头交代唐托惨状。类似的技巧还有完全相反的使用,加里.奥德曼饰演的史丹在屠杀玛蒂尔达全家之前,先是用慢推镜头交代凶手上楼,然后画面紧接史丹嗑药,玛蒂尔达父亲喝酒以及母亲悠闲地泡澡听音乐。这些本该轻松悠闲的行为,在一场盛大的屠杀之前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楼梯的几处设计也独具匠心,琼斯手下在楼上最开始的俯视,玛蒂尔达在楼梯处于莱昂的初次相遇,莱昂最后从楼梯缓缓地逃亡,和长镜头的运用一样,叙事上的延时效果大大增强了一种过程感。


导演似乎在女孩的复仇上始终保持着一种道德的节制,莱昂教她拿枪,却拒绝让她使用真的子弹,他带着她一起接活,却从来没让她真正的危险,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莱昂依旧选择替她去挨致命的最后一枪。观众们不会知道莱昂最后留下的那株植物能否缓解她内心的仇恨与伤痛,但至少从导演的表述上,我们透过暴力的外壳看到了电影的本质——爱与温情。



二、反差的奇观效果

12岁的玛蒂尔达总想证明自己已经成熟,她骗莱昂自己18岁,学着姐姐跳健美操,穿成人的衣服,告诉旅馆的老板莱昂是她的爱人,当老板流露出诧异神情时收获满满的欣喜。然而冷漠的面孔和倔强孤独的性格却无法遮盖她孩子的本色,偷偷把台调成变形金刚,扮演各种角色去让莱昂猜,甚至拿不稳一把新手练习的枪。当她留下一张纸条偷偷去复仇的时候,孩子的天真终于显露无遗,面对史丹的手足无措大概打破了一切的幻想。


可是莱昂呢?这个冷酷干脆的一流杀手,内心单纯的像个孩子。如同导演所说: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十二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或者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年纪大了,可我需要时间成熟。”在认识玛蒂尔达之前,那盆植物或许是他唯一的朋友,穿着破旧的风衣,每天严格按照作息去生活,熨好衣服,倒好牛奶,锻炼腹肌,再安静地坐在窗前。他会无意中提起19岁的那个姑娘,可是19岁之后呢,莱昂大概没有勇气再去重头爱过。于是性格和身份的反差让这一段感情没有了厌恶,没有质疑,有的是一份相依为命的陪伴,或许更复杂,又或者更简单。


作为反派,史丹形象的塑造几乎完美,他喜欢贝多芬,理解莫扎特,向毒贩推荐勃拉姆斯,甚至每一次杀人都像弹钢琴一样在脑海里画好音符。可那又如何,他连玛蒂尔达最小的弟弟都不曾放过。一个警察的癫狂和恶毒在加里.奥德曼的表演之下,显得如此立体而真实。                           


反观莱昂,身为杀手他不会写字,猜不出玛丽莲.梦露、卓别林的名字,连唯一熟悉的影星都是《荒野大镖客》的伊斯特伍德,可他接单的首要前提是不杀孩子和女人。当他每晚完成任务在淋浴前尽显疲态的时候,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大概会俘虏每位观众的心。至于杀手这样酷炫的职业,或许已经成为了一个最普通的符号,和教师、医生、商人别无二致,甚至要更可爱。如果不是遇到玛蒂尔达,他也许会一直重复着这样的生活,疲惫而充实,没有人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有天厌倦,唯一能知道的是他一直都那么孤单。


还记得影片最开始的那段对话么?


—生活总是那么艰难么,还是只有童年如此
—一直如此。




三、符号的强化表述

影片中有很多符号化的表达和象征手法的运用,其中最经典的是牛奶和植物的意象。搬家、购物、甚至是最后时刻的逃亡,莱昂都从来没有忘记过他的植物,观众总能看到他细心呵护植物的画面。即使在最后的决战,导演用平行蒙太奇交代气氛的紧张和压抑,在那个不舍得多用一个镜头的场景里,导演仍旧给了植物无数次的特写和交代。而植物的身份也从此刻发生了转变,它从莱昂孤单的陪伴者渐渐成了莱昂本身。于是最后一个场景,玛蒂尔达对着那株种好的植物说:我想,我们会在这里好好地生活。


牛奶则是另一个不可或缺的表意元素,除了强化他一种规律、严谨的生活,牛奶的乳白色大概也象征了莱昂内心的底色——纯静而不含杂质。相比于其他杀手电影里的红酒,黑色的枪,白色的牛奶,大概没有比这更妙的组合。


片里有一组看电影的镜头,面对着空荡荡的影院,只有莱昂一人乐不可支,这是全片最早表现内心真实的片段。荧幕上播放的这部正是金凯利主演的《好天气》,恰好也照应了他后来猜出玛蒂尔达表演的事件发展。


玛蒂尔达最初走向莱昂家的时候,导演用光影营造了一个美丽的新世界,那条长长的走廊涵盖了太多情绪的表达。莱昂的那扇门也成为了某种象征,割裂了两个时空,前者是一个问题少女混乱、糟糕、痛苦的童年世界,后者则安宁、幸福、充满着希望。类似的处理还出现在了影片的最后,莱昂走出楼道的心路历程和玛蒂尔达走进家门时完全相同,他们都把那扇门看做迈向新生的最后一道屏障。遗憾的是,他最终没能实现他的诺言,离重生只差一步。


莱昂还是为她报了仇,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虚弱地拉开了手雷,嘴里喃喃说着的是:这是玛蒂尔达给你的礼物。一声巨响,故事终结。再也没有人能够好好地去照顾玛蒂尔达,曾经信誓旦旦的老托尼不能,问题学校的主管不能,可从这一刻开始,她或许真正的学会了长大。

观看麦田电影院往期节目,请点击阅读原文

新浪微博:@腾讯视频麦田电影院 

豆瓣:麦田电影院

qq群:295684723  


麦田微信公众号  maitian_movie 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