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V才邦 / 儒风大家 / 纳兰词十首:我是人间惆怅客

分享

   

纳兰词十首:我是人间惆怅客

2016-03-02  傲世V才邦

 

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于是纳兰又恢复本名纳兰成德。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有满清第一才子的称誉。王国维更是称赞他“ 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纳兰词以“真”取胜,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


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日后,于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公元1685年7月1日)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虚龄三十有一)。


木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注释: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这两句的典故出至《太真外传》:唐明皇与杨玉环曾于七月七日夜在骊山华清宫长生殿里盟誓愿世世为夫妻。杨玉环陨落马嵬坡,明皇于途中闻雨声、铃声而悲伤遂作《雨霖铃》曲以寄哀思。


 解析:这首词应该是纳兰词中流传最广的了。这首词以一个女子的口吻,抒写了被丈夫抛弃的幽怨之情。词情哀怨凄婉,屈曲缠绵。“秋风悲画扇”即是悲叹自己遭弃的命运。而这“闺怨”的背后,似乎更有着深层的痛楚,“闺怨”可能只是一种假托。故有人认为此篇别有隐情,词人是用男女间的爱情为喻,说明与朋友也应该始终如一,生死不渝。


这首诗的主题,一般认为是写爱情的,但也有别的说法,毕竟古人经常以爱情、闺怨暗指其他。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解析康熙二十年,三潘之乱平定。翌年三月,康熙出山海关至盛京告祭祖陵,纳兰性德扈从。词人由京城(北京)赴关外盛京(沈阳)途中,出关时冰雪未销,千山万水,对于生于关内,长于京城的性德而言,一切都是那么荒凉,那么寂寞,于是不由人思念亲人朋友,作者有感而发,填下这首《长相思》。该词抒写词人羁旅关外,思念故乡的情怀,柔婉缠绵中见慷慨沉雄。整首词无一句写思乡,却句句渗透着对家乡的思念。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

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注释:环和玦都是古代的玉器。环是圆形而中间有孔的玉器。半环形有缺口的佩玉,《荀子》上说,“绝人以玦,反绝以环。”这首词把环和玦通月亮联系起来,可以说是神来之笔。


解析:“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前一句用典故写悼念亡妻,后一句则是说花丛中的蝴蝶可以成双成对,人却生死分离,不能团聚,故愿自己死后同亡妻一起化作双飞双宿的蝴蝶



蝶恋花·出塞


今古山河无定据。

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

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

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解析:这首出塞词,当为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八月奉命与副统郎谈等出塞远赴梭龙途中所作,词人时年二十八岁。虽然纳兰性德的词哀婉动人,但他本人还是个文武双全的全才。他是康熙的一等侍卫(正三品),善骑射。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注释:被酒:中酒、酒醉。赌书:此处为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以此典为喻说明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的夫妻生活。


 解析:秋天的傍晚,词人独立夕阳,感叹失去爱妻的自己像西风一样孤独悲凉,回想起往日与妻子的微不足道的相处,现在想来都是弥足珍贵的。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注释:被酒:中酒、酒醉。赌书:此处为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以此典为喻说明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的夫妻生活。


解析:上阕通过 “残雪”、“凝辉”、“落梅”、“三更”、“月胧明”等字句,营造出了一种既清且冷,既孤且单的意境,大有屈原“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而这种感觉大抵只能给人带来痛苦和茫然。接着他便抛出“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的问句,这是容若因笛曲起意,自伤身世的哀叹。闭上眼睛仿佛依然能看到容若在那一片断肠声里,落泪伤神。

 



沁园春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

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

雕阑曲处,同依斜阳。

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

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

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

春花秋叶,触绪还伤。

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

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解析:一天夜里,纳兰性德梦见亡妻,梦里的情话醒来就忘记了,只记得妻子梦中临别时念的两句诗“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纳兰性德感慨妻子本来不会做词,怎么就说出了这么好的诗句。他感慨万千,就做了这首词。


性德妻卢氏18岁于归,伉俪情深,惜三载而逝。纳兰性德悼亡词有四十首之多,皆血泪交溢,语痴入骨。

 


虞美人·秋夕信步


愁痕满地无人省,露湿琅玕影。

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

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解析:“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当年和她一起在灯前写字,往事历历。夜寒露重,他呵手写下诗篇,为她。纳兰的好词,仿佛就藏在小事里,淡淡一句清言,俩人的情深呼之欲出。爱情里的那些小事,想起来都有深情。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解析:相传,纳兰性德与表妹相恋,后来表妹入宫,但无正史可考。一些人猜测,“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这首词写的是纳兰性德的表妹,谓其未入宫时,易与结为夫妻,入宫之后等于嫦娥奔月,便再难回人间,解作悼亡之作最近事实。

 

这首词劈头便是“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明白如话,更无丝毫的妆点;素面朝天,为有天姿的底蕴。这样的句子,并不曾经过眉间心上的构思、语为惊人的推敲、诗囊行吟的揣摩,不过是脱口而出,再无其他道理。

结句则采用了中国诗词用典时暗示的力量。容若有意让词意由"饮牛津"过渡到"牛衣对泣"容若乃权相之子,本不贫,现在用"相对忘贫"之语,无非说如果我能同她相见,一个像牛郎,一个像织女,便也可以相对忘言了。如若能结合,便是做睡在牛衣中的贫贱夫妇,我们也满足。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此恨何时已。

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

清泪尽,纸灰起。

 


注释:葬花天气:指春末落花时节,大致是农历五月,这里既表时令,又暗喻妻子之亡如花之凋谢。湘弦,即湘灵鼓瑟之弦。传说舜之妃子溺湘水而亡,后为水神,古代词中常用琴瑟代指夫妻,这里指纳兰不忍再弹奏那哀怨凄婉的琴弦,否则会勾起悼亡的哀思。

 

解析:这首词是作者悼亡词中的代表作。此词尤称绝唱。词从空阶滴雨,仲夏葬花写来,引起伤春之感和悼亡之思;又以夜台幽远,音讯不通,以至来生难期,感情层层递进,最后万念俱灰。此生已矣,来世为期?全词虚实相间,实景与虚拟,所见与所思,糅合为一,历历往事与冥冥玄想密合无间,而联系这一切的,是痛觉“人间无味”的“知己”夫妇的真挚情怀,它能够穿越死生,跨越时空。


儒风大家(IDrufengdajia)编撰

转载须注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