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再游玄都观(前度刘郎今又来)

2016-04-29  老骥瘦马

百亩庭中半是苔,

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

前度刘郎今又来。

解诗:刘禹锡是文学界的又一块硬骨头。《再游玄都观》是一明证。诗前有作者一篇小序。其文云:“余贞元二十一年为屯田员外郎时,此观未有花。是岁出牧连州(今广东省连县),寻贬朗州司马。居十年,召至京师。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满观,如红霞,遂有前篇,以志一时之事。旋又出牧。今十有四年,复为主客郎中,重游玄都观,荡然无复一树,惟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因再题二十八字,以俟后游。时大和二年三月。”序文说,诗人因写了看花诗讽刺权贵,再度被贬,一直过了十四年,才又被召回长安任职。在这十四年中,皇帝由宪宗、穆宗、敬宗而文宗,换了四个,人事变迁很大,但政治斗争仍在继续。此种提到的因此被贬的看花诗是《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这首诗作于诗人被贬朗州十年之后回到京城时,紫陌便是指京城长安的道路。按理说,一位贬谪官员经过十年的磨砺,定会变得谨小慎微,明白了随波逐流,知道了老成持重。但刘禹锡却不这样,他就是看不惯那些靠阿谀奉承后来居上的朝廷新贵。在刘禹锡眼中,那些靠投机取巧、趋炎附势而在政治上愈来愈得意的新贵们,不过是自己十年前被排挤出去以后被提拔起来的而已。此诗一出,刘禹锡便立即受到打击报复。

815年,刚到长安不久的刘禹锡,由于这首看花诗“语涉讥刺,执政不悦”而再次被贬,这一去,又是漫长的13年。827年,在外贬谪前后长达23年的刘禹锡被召回京城,用为主客郎中,时年56岁。这次回京后,诗人再次来到长安玄都观,想到13年前自己因为在此作诗而被贬,诗人热血沸腾,又写下这首《再游玄都观》。

玄都观偌大的庭院中有一半长满了青苔,原来盛开的桃花已经荡然无存,只有菜花在开放。先前那些辛勤种桃的道士如今哪里去了呢?前次因看题诗而被贬出长安的我刘禹锡又回来了啊!

真是死性不改啊!十几年里物换星移、人事变迁,让人无限感慨。与《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之“玄都观里桃千树”,“无人不道看花回”,形成强烈的对照,百亩广场,半是青苔,说明其地已无人来游赏了。“如红霞”的满观桃花,“荡然无复一树”,而代替它的,乃是不足以供观览的菜花。这两句写出一片荒凉的景色,并且是经过繁盛以后的荒凉。下两句由花事之变迁,关合到自己之升迁进退,因此想到:不仅桃花无存,游人绝迹,就是那一位辛勤种桃的道士也不知所终,可是,上次看花题诗,因而被贬的刘禹锡现在倒又回到长安,并且重游旧地了。这一切,谁能预料到呢?

刘禹锡说:“浮生谁至百年,倏尔衰暮。富贵穷愁,实其常分,胡为叹惋?”在他眼中,悲欢离合,荣辱浮沉,不过是人生的一部分,不必过于叹惋。所以,他常常在困境中,表现出豁达的心态。还记得他在朗州作的那首《秋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本平台曾推荐过这首。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出生于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自称是汉中山靖王后裔,曾任监察御史,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团的一员。后来永贞革新失败被贬为朗州司马(今湖南常德)。他更为有名的诗文是语文课本中曾选用的《陋室铭》“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Photo by Cathy,神马都是浮云,所以,时常用一些大气象、大格局来提醒自己。

参考李元辉《刘禹锡:逆境人生的铮铮风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