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协议》是怎么“转正”的?扒一扒工程教育认证的前世今生 | 视角

2016-06-04  文武不全



麦可思研究专注高教管理,回复关键词或相应的序号即可获取相关文章!


《华盛顿协议》“转正”,意味着中国在国际工程教育领域的发言权和影响力有了实质性提升。这不仅是纸面上的胜利,对占据中国高等教育体量1/3比重的工程教育学生来说,这种胜利尤其可知可感。


2015年中国工科在校生数量总计约1072万,位居世界第一。其中,专科478.8万,本科524.8万,硕士55.5万,博士13.5万,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程教育大国。

  中国的高等教育评估如何一路走来?国外高等教育认证有着怎样的特点?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他山之石,都值得我们总结和借鉴。

  随着全球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国家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各国高等教育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作为高等教育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工程教育,在教育领域的国际交流和竞争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工程专业人才在世界范围内的流动日益频繁,提高工程教育质量、完善注册工程师制度、加强国际工程教育互认已成为工程教育发展的基本趋势。

  目前全球关于工程教育学历或者从业资格的国际互认协议主要有:《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柏林协议》《亚太工程师计划》《工程技术员流动论坛协议》《工程师流动论坛协议》。其中,《华盛顿协议》是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六国的专业认证组织在1989年发起成立的,该协议主要针对成员国工程教育专业本科以上的学历认证,约定成员国之间互相认可其他成员国的经过认证的工程教育专业学历。《华盛顿协议》签署时间最早,成员国最多,已经成为世界工程教育认证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国际工程师互认协议。2013年6月19日,中国科协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全票通过成为《华盛顿协议》的第21个预备成员。2016年6月2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经过《华盛顿协议》组织的闭门会议,全体正式成员集体表决,全票通过了中国的转正申请。至此,中国成为《华盛顿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这标志着中国工程教育的质量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工程教育及其质量保障迈出了重大步伐。


1

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的发展进程:以政府为主导

  1985年,高等工程教育评估问题专题讨论会的召开拉开了中国关于高等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探讨的帷幕,直至现在中国正式成为《华盛顿协议》的预备会员,这三十多年来,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的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准备阶段:工程教育引领高等教育评估

  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是高等教育评估的组成部分,中国与高等教育评估相关的概念最早出现于1985年5月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决定》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高等学校办学水平评估”的概念,这也是中国高等教育评估的开端。1985年6月,原国家教委召开了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高等教育评估研讨会——高等工程教育评估问题专题讨论会,讨论了高等工程教育评估的目的、方案等内容,初步明确了建立工程教育评估制度的必要性。1985年11月,原国家教委发布了《关于开展高等工程教育评估研究和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建立高等工程教育评估制度是教育体制改革的必然要求,是提高高等工程教育质量的必要手段。


(2)探索阶段:试点建筑类专业的教育认证

  中国关于专业认证的实践活动开始于1992年。当年原建设部组织对清华大学、同济大学、天津大学和东南大学四所学校的建筑学专业进行试点教育评估,开创了中国专业认证实践的先河。1994年,原建设部颁布了《高等学校建筑类专业教育评估暂行规定》,明确了建筑类专业的评估机构、申请评估的条件等程序性问题。这一时期在建筑学专业进行的教育评估对提高教育质量、完善课程体系、加强教育界和工业界的联系等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并为中国日后在其他工程教育领域进行专业认证积累了经验。


(3)实施阶段:基于《华盛顿协议》要求标准建立工程教育认证体系

  2005年,由国务院18个部门(单位)组成的全国工程师制度改革协调小组成立,负责研究中国工程师制度框架设计,指导组织和开展对外交流,探索建立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体系等工作。经研究,协调小组成员单位一致认为中国应尽快加入《华盛顿协议》。2006年3月,由教育部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组织的教育部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专家委员会正式成立,标志着中国专业认证工作的正式展开,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的理论和实践研究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建立了与《华盛顿协议》要求基本一致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体系。截至2012年底,中国工程教育认证协会在机械、电子与电气、化工制药、计算机、土木等14个专业领域,认证了295个专业点。2013年1月底,中国科协正式向《华盛顿协议》秘书处提交了中国科协作为预备成员加入《华盛顿协议》的申请报告,并于2013年6月全票通过。

  2016年6月2日国际工程联盟大会《华盛顿协议》全会全票通过了中国的转正申请,中国成为第18个《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华盛顿协议》最主要的内容是通过认证专业的学位互认,也就是说,中国通过认证专业的毕业生,在其他国家申请职业工程师资格时,可以享有该国毕业生的同等待遇。目前,中国在高速铁路、核电、资源开发等领域大力推行走出去战略,需要大量具有跨国职业资格的工程师,《华盛顿协议》“转正”,为国家战略提供了人才支撑。


2

国外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体系:以独立第三方机构为主导

  国外工程教育认证机构多为专业内较为认同的工程技术专业的权威组织,认证机构多与专业协会、联合会等组织联合,主要对工程、信息、自然科学和应用科学等本科专业进行认证。

(1)美国工程与技术认证委员会(ABET)

  在美国,评估活动基本上是在政府控制和管辖以外进行的,评估合格仅表明学校已达到了这一质量标准,但并不是给学校划分等级。认证制度作为美国高等教育的一大特色,在其机构设置和管理等方面有许多独到之处,值得我们借鉴。

  美国工程与技术教育认证组织ABET,其前身是1932年建立的工程师专业发展委员会,它负责对学院和大学的应用科学、计算机、工程和技术领域的课程进行认证。迄今为止,它已拥有33个工程及相关学科的专业组织会员,几乎涵盖了工程与技术的所有门类。

  ABET的主要职能是为全国的工程教育制定专业鉴定政策、准则和程序,评估并开发与学历教育相关的工程专业课程,改善工程教学质量。它作为独立的第三方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机构,其专业鉴定不但得到美国教育部、各州专业工程师注册机构以及高等教育鉴定委员会的承认,受到美国工业界的普遍支持和大学的认同;它还是华盛顿协议的6个发起工程组织之一,在国际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在机构设置上,ABET由董事会和认证委员会组成。董事会由加盟学会(协会)组成,认证委员会负责具体的认证工作,认证委员会与不同工程领域内相应的专业协会开展合作,共同负责认证标准的制定、认证工作的实施和认证过程的管理。


(2)英国工程委员会(ECUK)

  在英国负责对工程界进行管理的是ECUK。ECUK的任务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为工程师和其他工程技术人员提供注册;二是对英国工程教育专业进行专业认证。ECUK对工程界的管理是通过几十个工程学会来实现的。它对合乎条件的工程学会授予许可证,让这些学会来维护和促进相关的认证标准。

  英国工程教育专业的认证程序为:递交申请、初审书面报告、现场评估、给出认证结论。高校若想要为其工程专业或技术专业寻求认证,首先需向与该专业对应的工程学会提出申请。高校递交的有关专业的书面报告,应该包括该专业的学习产出、教与学的过程、采用的学生成绩评价策略、相关的人力物力资源、质量保证体系以及招生和录取等。工程学会会对学校递交的书面报告进行初审,以判断该专业是否基本满足认证标准。初审合格后,工程学会就组成评估小组,对学校展开2~3天的现场评估。评估小组要与教师、学生面谈,访问图书馆、工作室等资源,调阅考卷,了解评分策略,审查申请学校的质量保证体系,并在结束时写出评估报告。各工程学会下设的专门委员会会在评估报告的基础上给出认证结论。

  由于ECUK的高等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是面向各工程专业的,所以它的认证标准是普遍意义上的。在ECUK认证标准的基础上,其下的各工程学会都制定了针对个别专业的认证标准,即从工程专业普适性标准落实到个别专业的具体标准。同时,英国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在国际上也得到相当广泛的认可,不但得到欧洲各国工程协会联盟的认可,而且得到国际互认协议——《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柏林协议》等的承认。

  在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尚处在起步阶段,积极借鉴国外成功经验,认真研究与探索工程教育认证标准,无疑将对中国工程人才成长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华盛顿协议》的工程认证范式,可以成为其他学科认证的教科书;工程教育因为其严格的科学性、实践性和进步性,为其他学科树立了学科教育的典范;其面向职场的专业培养,也应是其他学科对接社会需求的榜样。


如需了解麦可思专业建设相关服务,请点击下方 阅读全文 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