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tdrhg / 4.人物/照片 /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0 0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2016-07-28  老刘tdrhg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正月,苏轼病逝前两个月,遇赦北返的他游览了金山寺。

寺里,那幅李公麟所画的东坡画像还在──那是寺里的住持冒着极大的危险保存下来的,苏轼看着自己的这幅坐像,百感交集,写下了《自题金山画像》,对他的后半生作一总结:

心似已灰之木,

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画是十年前的画,画中的苏轼是十年前意气风发的苏轼,那是西园雅集集会时,画家李公麟留下的苏轼形象。

这是一幅苏轼非常满意的作品,地点是在驸马都尉王诜王晋卿的西园。当时,全北宋最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几乎都来了。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苏轼就坐在这座王家花园的一块石头上,头上戴着他标志性的“子瞻帽”,手里拿着弯曲的竹杖,穿着宽大的道袍,神情严肃地望着花园的尽头。他的眼睛细长而又明亮,还是那样纯粹没有遮拦,眼睛上面的双眉细而挑,直插鬓际,使他的脸显得方正均匀。

十年之后,苏轼死里逃生、万里北还,再见到这幅画时,禁不住悲从中来,想到他在黄州的四十五岁到五十岁的五年,想到他在惠州的五十九岁到六十二岁的三年,想到他在儋州贬谪的六十三岁到六十六岁的四年!他用颤抖的手,在画像地旁边留下了这首《自题金山画像》。

苏轼一生经历了北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朝,官至正三品。授翰林学士、端明殿侍读学士,还做过兵部和礼部尚书。

他一生担任过30多个官职,辗转奔波于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黄州、登州、颍州、扬州、定州、惠州、儋州等地,足迹遍布大半个国家。

他一生正直,却屡遭陷害打压,三次被贬,形成坎坷,命途波折。

黄州:路不好走但是文章好写

元丰二年,苏轼于徐州治理黄河,受命转任湖州知州,进《谢上表》表达个人感恩和忠诚之心,没想到被人截胡,愣是抠出字眼,断章取义,安了个“讥讽文字”“愚弄朝廷”的罪名,最终几经周折,此案于当年腊月二十九结案,从轻发落,苏轼被贬黄州。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谢上表

元丰三年正月初一,汴京城正是“千门万户曈曈日”的欢庆气象,苏轼父子踏上了前往黄州的驿道。

北方的正月,寒风刺骨,滴水成冰,陈州至蔡州的驿道上,人迹罕至。将近蔡州时,天降大雪,驿道完全被掩埋进雪里,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走了好几次错路才终于到达蔡州驿馆。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雪停之后,见驿道稍稍能看出来了,苏轼一行人又匆匆上路,路上平地雪没过膝盖,深处甚至比人高,路上湿滑。凝冻成冰,稍不留神便会人仰马翻。

元丰三年二月初一,苏轼经历了一个月的辗转才抵达黄州。

黄州是一座偏僻萧条的江边小镇,贫穷落后,民不聊生,一片凄凉之景。但是在这里,他完成了传世名作“三赤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创作了《卜算子》(缺月挂疏桐)、《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这些脍炙人口的作品;也是在这里,他奠定了自己在宋词豪放派中的霸主地位。在这里他写下了自己一生最好的小品文《记承天寺夜游》,写下了被誉为中国第三大行书的《黄州寒食诗帖》。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定风波

序: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黄州寒食诗帖》卷题跋

惠州:愿在此地了此残生

哲宗元祐年间,苏轼迁官十分频繁,不是在去做官的路上,就是朝廷的调令在路上。

绍圣元年(1094年),苏轼上回“愚弄朝廷”的事儿又被好事小人翻了出来,贬英州,才过长江,又接到诰命,贬去惠州安置,一路上,朝廷五次更改诏令,仍回惠州安置。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苏轼像》 赵孟頫

惠州是蛮貃之邦、瘴疠之地,在这里,他一方面研究佛老思想和道教长生术,一方面投入精力创作“和陶诗”,他准备在惠州将陶渊明的诗全部唱和一遍,后来在儋州里编成一集,有一百首。

在惠州,苏东坡用一生积蓄盖了房子,从上年三月买地算起,到绍圣四年二月迁入,足足费时一年。这一年间,苏过曾到河源购料请工人,而自己每天都要上山监工,历尽艰辛,才有了自己的家,准备终老此乡。但是同时,他一生最后一任妻子——能与他心心相印的王朝云撒手人寰。

悼朝云

苗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

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惟有小乘禅。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

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勤礼塔中仙。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王朝云

儋州: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在天高皇帝远的惠州,苏轼怎么又惹到皇帝了呢?

那年乔迁之喜,在白鹤新居,苏轼写下一首诗《纵笔》:

白头萧散满霜风,

小阁藤床寄病容。

报道先生春睡美,

道人轻打五更钟。

此诗传置京城,宰相章惇看到了,冷冷一笑:“子瞻尚快活尔。”乃贬儋州。

儋州,是个极其落后荒凉的地方,苏轼的到来俨然为蛮荒之地带来了文明的火种。

当地人祖祖辈辈都饮用河水、湖水,瘟疫流行,百姓多死于瘴毒。他教当地人讲究卫生,带领他们掘土挖井,改饮地下水,改善生活条件。同时,他还开办学堂书院,教化乡民。

苏轼在儋州多年,与黎族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遇赦北还之时,儋州人民倾城相送,苏轼有《别海南黎民》诗曰:

我本海南人,寄生西蜀州。

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

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

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清朝余集绘《苏文忠公笠屐图》

爱也好,恨也罢;名也好,利也罢,三千里贬谪路上,与王安石和好、善待章惇,苏轼将往日的怨恨化为笔墨,一笔勾销。苏轼虽然官场不利,但他却由此走进了文学的新天地,筑起了我国文学史上一座高峰,没有苏东坡,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会寂寞很多,单调很多。

林语堂有一段话说得好:

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

一句“问汝平生功业,杭州惠州儋州”,便成为了苏轼在最后的时光里,对自己一生最无奈而又真实的诠释。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原创声明

本文系雪姨开门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新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文链接,其他媒体请联系雪姨开门(xueyikaimen)微信公众号,谢谢合作。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

雪姨开门

微信号:xueyikaimen

史料千千万,雪姨的故事最好看!

接地气、有内涵、这里的历史都好玩!

坚持推送原创历史好料,我们不做搬运工!

投稿及合作邮箱xueyikm@163.com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获得历史猛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