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则古代作诗笑话,歪诗、怪诗、打油诗

2017-03-11  茶香飘万里

雨碎江南 马雨贤 - 雨碎江南


咏钟诗

  

有四个人自以为会作诗。有一天四人一同到寺院里游玩,见大殿角落悬挂着一口钟,他们诗兴勃发,于是四人联句成一首诗。

 

第一个人说,“寺里一口钟”;第二个人说,“本质原是铜”;第三个人说,“覆转像只碗”;第四个人说,“敲来嗡嗡嗡”。

 

接着四人互相赞不绝口,都以为自己诗才敏捷,没人能超过。但是又忽然想到,天妒英才,他们泄露了天地造化的秘密,上天必定会剥夺他们的寿命,于是四人难过起来,围在一起哭泣。

 

旁边有一个掏粪的人目睹了他们的丑态,也走过来和他们一起哭。四人问掏粪的人为什么也哭,掏粪的人回答:“我哭是因为你们一肚子屎,可怎么向外掏啊?”

 

四人大怒,要揍掏粪的人,这时有个老人从外面进来,问他们怎么回事,四人以实相告。

 

老人说:“你们四位不必生气,这是掏粪的人不对,这个和屎无关,是屁的问题,虽然和粪无关,但是你们都要患病四十九天。”

 

四人忙问是什么病,老人回答说:“屁放多了,屁股眼儿疼。”

 

点评:写不出好诗不丢人,但是胡诌几句就自以为可以和李白、杜甫相提并论,那就只能受人耻笑了。

 


歪 诗

  

一个相公好作歪诗,偶尔有一次到一家寺庙前,看见山门上塑有玄坛菩萨赵公明骑虎的像,一时诗兴大发,于是吟咏道:“玄坛菩萨怒,脚下踏个虎,旁立一判官,嘴上一脸恶。”

 

走到里面,见殿宇巍峨,他又继续作诗道:“宝殿雄哉大,大佛归中坐,文殊骑狮子,普贤骑白兔。”

 

一个和尚听了他的吟诗,开口说道:“相公诗才敏捷奇妙,但是韵脚欠妥,小僧回赠你一首怎么样?”相公说:“很好。”

 

和尚念道:“出在山门路,撞着一瓶醋,诗又不成诗,只当放个破。”(当时“破”读“屁”的音)

 

点评:歪诗顺口溜之类的游戏之作,水平也是有高有低,京剧《徐九经做官记》中,徐九经因为相貌丑陋而怀才不遇,对着路边的歪脖子树,作了一首诗,“分明栋梁材,冷落路旁栽,为何遭小看,皆因脖子歪”,就非常活泼有趣而又有深意。

 


龟 渡

  

有一个秀才想过河,但是苦于没有渡船,所以非常着急。忽然他看见了一只大乌龟,秀才说:“乌龟哥,麻烦你渡我过河去,我作一首诗谢你。”

 

乌龟说:“你先作诗,然后再渡你。”秀才说:“你不要骗我呀,要不,我先吟两句,怎么样?”

 

乌龟说:“可以。”秀才便吟道:“身穿九宫八卦,四海龙王也怕。”

 

乌龟听了,非常高兴,就把秀才驮过了河。

 

秀才过了河,又续了两句:“我是衣冠中人,不与乌龟答话。”

 

点评:秀才的过河拆桥,乌龟的喜好奉承,讽刺的都是人性的弱点。

 


套 诗

 

一个和尚,头上的僧帽被大风吹跑了,有人套用《黄鹤楼》诗来嘲笑他:“帽子已随大风去,此地空余和尚头。帽子一去不复返,此头千载光悠悠。”

 

点评《黄鹤楼》原诗指的是唐代诗人崔颢的名作,上半部分是:“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后世这种“套诗”之作很多。

 

述 梦

 

有一个人喜欢记日记,一天夜里做了一个奇特的梦,记录下来,并作一首《述梦》诗来描述:“梦境亦奇哉,粪门一道开。仿佛要拉屎,越拉越进来。”

 

点评:直接被雷倒!梦奇,诗也奇!

 

切薄肉

  

主人留客吃饭,菜肴只有切肉一碗,肉片既薄又少。客人于是作诗一首讥刺说:“主人之刀利且锋,主母之手轻且松。一片切来如纸同,轻轻装来无二重。忽然窗下起微风,飘飘吹入九霄中。急忙使人觅其踪,已过巫山十二峰。”

 

类似的还有一首,“薄薄切来浅浅铺,厨头娘子费工夫。等闲不敢开窗看,恐被风吹入太湖。”

 

点评:用极度夸张的手法达到讽刺的效果。

 


白字先生

有个私塾先生好读白字。他与东家约定:他当塾师,每年给他租谷三石,伙食费四千贯;如果教一个白字,罚谷一石;教一句白字,罚钱二千贯。

 

有一天与东家在街上闲走,看见一块石头上刻着“泰山石敢当”,便误认为是“秦川右取当”。东家说:“全是白字,罚谷一石。”

 

回到书馆,教学生读《论语》,他把“曾子曰”读作“曹子曰”,“卿大夫”念为“乡(繁体为‘鄉’)大夫”。东家说:“又是两个白字,三石谷子全罚,只剩伙食费四千贯。”

 

又一天,他将“季康子”读作“李麻子”,把“王日叟”读作“王四嫂”。东家说:“这是白字两句,全年伙食四千贯,一并扣除。”

 

先生无奈,作诗叹道:“三石租谷苦教徒,先被‘秦川右’取乎。一石输在‘曹子曰’,一石送与‘乡大夫’。”

 

又作一首道:“四千伙食不为少,可惜四季全扣了。二千赠与‘李麻子’,二千给与‘王四嫂’。”


点评:没有学问会误人子弟,所以古人常讽刺白字先生。



诗 癖

 

宋哲宗时,有个浪荡的皇室子弟,喜爱作诗成癖。

 

一次他写了一首即事诗:“日暖看三织,风高斗两厢。蛙翻白出阔,蚓死紫之长。泼听琵梧凤,馒抛接建章。归来屋里坐,打杀又何妨。”

 

众人不能理解诗的意思,以为这首诗妙不可测,就试探着问这个人。

 

这人得意地解释道:“一开始我看见有三只蜘蛛在房檐下织网(日暖看三织),紧接着又看见两只麻雀在两厢廊中争斗(风高斗两厢),又看见一只青蛙白肚皮翻天似‘出’字(蛙翻白出阔),还看见一条紫色的死蚯蚓弯曲如‘之’字(蚓死紫之长)。我正在吃泼饭,听见邻家有人用琵琶弹奏《凤栖梧》曲子(泼听琵梧凤),还未吃完馒头就听见守门人报告说建安章秀才登门来访(馒抛接建章)。迎客刚回来,就看见内门上画着钟馗击小鬼的图案,我觉得画得痛快,所以就说打死又何妨。”

 

众人听了,笑得肚子直抽筋。当时宋哲宗生病,正要进行针灸,听了小太监念了这首诗,笑得前俯后仰,病立刻好了,不需要针灸了。

 

点评:奇诗也能治病,真是妙不可言!

 


歪 诗

 

从前有个秀才号“西坡”,认为自己水平和苏东坡相当。赶上当地大旱,太守设立香案求雨,让秀才作一首诗来赞美求雨的盛况。


秀才作诗道:“太守祈雨泽,万民感恩德。昨夜推窗看,见月。”见月是晴天,根本就下不了雨了,太守大怒,将他发配到云阳。


他的舅舅来送别。秀才见舅舅瞎了一只眼,于是赠送一首诗:“发配到云阳,见舅如见娘。两人齐下泪,三行。”舅舅气得扭头就走。


到了云阳,当地的官员听说他善于作诗,让他以官员夫人为题,吟一首诗。秀才说:“环佩叮当响,夫人出后堂。三寸小金莲,横量。”


脚横着量,要是三寸,那得多大的脚啊,官员听后非常恼火。

 

秀才一看,又闯了祸,于是长叹一声,吟道:“古人号东坡,我今号西坡。若将俩人比,差多”。

 

点评:这种“三句半”的诗,妙就妙在最后那半句。

 


陕西人作诗


三个陕西人,同在花园里闲坐,忽然一人说道:“咱们今日闲着,何不各作一首诗耍耍?”他们商定就以园中的石榴、竹子、鹭鸶为题,一人作一首。

 

一人题石榴道:“青枝绿叶开红花,咱家园里也有他。三日两日不看见,枝上结个大疙瘩。”

 

一人题竹子道:“青枝绿叶不开花,咱家园里也有他。有朝一日大风刮,革落革落又革落。”

 

一人题鹭鸶道:“惯在水边捉鱼虾,雪里飞来不见他。他家老子咱认得,头上有个大红疤。”

 

点评:这三个陕西人作诗,可以说是民国军阀张宗昌的先驱了。

 

看看张宗昌的《游泰山》:“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还有《破冰歌》:“看见地上一条缝,灌上凉水就上冻。如果不是冻化了,谁知这里有条缝。”



本文系儒风大家原创,转载须注明:

[ 作者:儒风大家  来源:儒风大家 ]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