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法 / 格律诗在的韵法 / 浅议律诗韵法之辘轳韵、进退韵、葫芦韵

分享

   

浅议律诗韵法之辘轳韵、进退韵、葫芦韵

2017-03-19  王春法
 浅议律诗韵法之辘轳韵、进退韵、葫芦韵
                                                                                                             
                                                                                            

        所谓辘轳韵、进退韵、葫芦韵,(也称格、体)是指用邻韵入律的一种律诗韵法。一般而言,律诗,除首句可入邻韵外,四个韵字,必须一韵到底,不能押韵部以外的邻韵,这是唐宋以来公认的律诗韵法。但是,自宋代开始以后,由于社会变革以及南北东西交流的日益频繁,汉语语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诗韵而言,可能原来中古音韵系统中的不同韵部尤其是邻韵之间的区别日益淡化,有的甚至融合接近以至于完全相同,汉语的声韵系统也从宋代开始进入了所谓“近现代声韵系统”。于是,在诗坛,不少诗人开始探索如何根据已经发生变化了的汉语声韵系统来探索格律诗声韵的变格与创新,试图打破原来按中古音韵划分的韵部来选择韵字,扩大用韵的范围。最初的探索也许就是所谓“邻韵相押”。在这方面探索较多的是宋朝诗人项安世与杨万里。而在他们的探索中,使用了“辘轳格”“进退格”来标明这种邻韵入律的新的格律诗韵法。(谁最早使用“辘轳格、进退格”词语的人,已无可考)

一、邻韵入律
    用邻韵入律,在宋朝有很多诗人都有过这样的探索。比如方岳,留下了7首邻韵入律的律诗;项安世,留下了17首邻韵入律的律诗;杨万里,写过更多的这样的律诗,其他诗人如陆游、苏轼等也多多少少写过这类律诗。可见当时的诗坛,确实有不少人在进行邻韵入律的探索。
    这种探索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探索的作品,普遍是在律诗的四联四个韵字中(不含首句),三个韵字在同一部,而另一个韵字选择用邻韵,但这个邻韵的韵字位置并不固定。可以是1234联的任何一个。如:

《同年董知县席上》 宋·项安世
十五年前玉颊红,(一东)
长安道上气如虹。(一东)
集英廓回含霄露,
后市楼高枘海风。(一东)
解后一涯俱潦倒,
摩挲双鬓各蓬忪。(二冬)
酒边更用分疏在,
明在相看总是翁。(一东)
(我查询了方岳的通押律诗7篇、杨万里的通押律诗25篇、项安世的通押律诗17篇,结果均如此……诗例太多,无法枚举,有兴趣者可自行查询宋人律诗)。
    要注意的是,这类某一联韵字押邻韵的律诗,作者并未标注任何提示,也未对其命名,更未对其作解释。但可以看出,这些作品并非是作者的笔误,而是有意的探索之作。

二、辘轳韵与进退韵
    关于这两个概念,近来经常有人提及,网上也有很多说法。一般认为这是两种不同的邻韵入律的韵法。这种说法,发端于宋朝严羽的《沧浪诗话》。严羽在《沧浪诗话·诗体》中说:“有辘轳韵者(双入双出)。有进退韵者(一进一出)”。于是,这两个概念就成为后世谈论通押韵法的圭臬。但是,严羽的这种说法可能也是道听途说,并未经过严格的考证。后人又以讹传讹,在严羽的基础上乱加发挥,解释所谓“辘轳韵”双入双出,就是律诗前两韵用一个韵部,后两韵用另一个相邻的韵部;而“进退韵”一进一出,就是第一第三韵用一个韵部,而第二第四韵用相邻的另一个韵部。但可惜的是,我所看到的网上这类貌似很有道理的说法,却没有任何举例与考证,谬种流传,让很多诗词爱好者很迷惑。
    为此,我查询了所有在诗题中标明“辘轳格”与“进退格”韵法的宋元明清的律诗,真相是:“辘轳韵”与“进退韵”根本就是一回事,是同一个概念。严羽首错,后世都是以讹传讹。
    查到的诗题标明“辘轳格”的律诗,一共15首,试举几例看其韵法:

《餐雪 辘轳体》宋·方岳
酒渴来时海不供,(二冬)
山寒餐玉有奇功。(一东)
柘浆滴处丝糕紫,
冰碗擎将片脑忪。(二冬)
透骨洗清烟火气,
满腔顿着水晶宫。(一东)
人间尘土何堪住,
径住琼瑶第一峰。(二冬)

《东山避暑 用辘轳体》宋·陆游
避暑穿林随所之,(四支)
一奴每负胡床随。(四支)
望秋槁叶有先陨,
未暮赫日无余晖。(五微)
轮囷离奇涧松古,
勾輈格磔蛮禽悲。(四支)
北岩竹间最惨栗,
清啸倚石真忘归。(五微)

《城上野步 用辘轳体》宋·杨万里
守劲无遣暖,晴行失老怀。(九佳)
叶飞枫骨立,萍尽沼乔开。(十灰)
路好仍回首,泥残敢放鞋。(九佳)
登临不须尽,留眼要重来。(十灰)
   

        15首标明辘轳韵的律诗,除了项安世的2首外(后文将论及),其余13首完全相同,韵法都是13韵一个韵部,24韵用邻韵。(详见【附一】)
   

        再看“进退韵”。
    诗题标明“进退韵”的律诗共26首,试举几例:

《次韵赵同年赠示 进退格》 宋·方岳
半生湖海老元龙,(二冬)
不肯函书问子公。(一东)
蓬鬓此来真潦倒
荷衣久已倦迎逢。(二冬)
春风期集几年梦,
夜醉比邻一笑同。(一东)
已洗从前筝笛耳,
岂堪奉缶杂倕锺。(二冬)

《次黄山中 进退韵以饯》宋·杨公远
会聚浑无定,云萍一样观。(十四寒)
今朝酬俚句,明日隔重山。(十五删)
鸿便书须寄,秋期盟莫寒。(十四寒)
算来无远别,底用唱阳关。(十五删)

《万花川谷海棠盛开,进退格》 宋·杨万里
四面周遭国艳丛,(一东)
危亭顿在艳丛中。(一东)
天开锦幄三千丈,
日透红妆一万重。(二冬)
积雨乍晴偏楚楚,
东风小缓莫匆匆。(一东)
为花一醉非难事,
且道花醲复酒醲。(二冬)
   

       同样是13一个韵部,24用邻韵,与“辘轳韵”并无二致。(详见【附二】
    很明白,所谓“辘轳韵”就是“进退韵”,两者都是同一个概念而名称不同而已。严羽恐怕难逃谬误之始作俑者之名。

三、葫芦韵
    不知自何时起,除了“辘轳韵、进退韵”外,又出现了所谓第三种律诗邻韵通押的韵法,叫“葫芦韵”,并且还有人注解为“上二下四”,意为上二韵一个韵部,下四韵换邻韵,上小下大,状似葫芦云云,同样没有人考证举例。严羽更未曾提及。
    查诗题中以“葫芦韵”命名的律诗,有宋至清,仅见一篇:

《次韵杨宰葫芦格》 宋·陈造
生常信流坎,老不叹漂零。(九青)
雪后菊未死,雨馀山更青。(九青)
仍烦析尘语,远寄打包僧。(十蒸)
政绩随诗价,多君日日增。(十蒸)
(此篇乃“次韵”,可见杨宰也有“葫芦格”诗,惜已佚)


         此律前二韵一个韵部,后二韵用邻韵。这倒是符合严羽所谓的“双入双出”(严羽的双入双出是指“辘轳韵”,显然有误),但跟“上二下四”根本不着边。而且,上二下四也很难理解其含义,律诗(并非排律)一共才四个韵(不含首句),哪来的二韵加四韵,还“状似葫芦”?

      再看看上面提到的项安世的两首诗题标明“辘轳韵”的律诗:

《任以道总干生日 辘轳体》宋·项安世
身长如玉脸如童,(一东)
抱朴存真道气冲。(二冬)
陇上木牛新拄颊,
箧中芸蠹旧蟠胸。(二冬)
周正已报初阳匝,
商历方开远算洪。(一东)
不竞红尘桃李月,
雪中桧桧自舂容。(一东)


《送李宪颧江陵师 双辘轳格 宋·项安世
表铒计已决,艰难人尽非。(五微)
犹烦使者斧,往载师臣旂。(五微)
万事本无事,一移无不移。(四支)
因书汉三府,鸟尽木为迟。(四支)
   

        第一首标明“辘轳体”、第二首标明“双辘轳格”,而两首的韵法则与“葫芦韵”完全相同,双入双出。我猜测,第一首如果不是笔误或传抄有误,那在项安世看来,辘轳韵就是双辘轳韵,韵法特点就是双入双出。而同样的韵法,陈造却称之为“葫芦韵”。
    无法查阅更多的这类韵法的律诗,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史上有这样韵法的诗,作者也没有给其命名标注。“双辘轳韵”也好,“葫芦格”也好,仅见孤证,不足为凭。

四、小结
   
        第一、“辘轳韵”“进退韵”完全相同,并非两个不同的概念。是宋朝诗人对律诗韵法的有意探索的结果,具体表现为律诗的13联与24联的韵字,分别用两个相邻的韵部押韵。俗称“一进一出”。

        第二、所谓“葫芦韵”,也就是“双辘轳韵”,应该是“双入双出”。而所谓“上二下四”则谬也。“葫芦韵”韵法特征为12联与34联分别用相邻的两个韵部押韵。但是,由于史上仅有孤证,此说不足为凭。

        第三、关于邻韵通押入律,不管是一韵入邻,还是“辘轳韵、进退韵、葫芦韵”,仅仅是宋朝少部分诗人的有意探索,但并未获得当时主流诗坛的认可,而严羽所误,极有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不被认可、因而流传不广的原因,所以在《沧浪诗话》中不加考证,一笔带过,导至谬种流传。

        第四、自元代至清代,诗坛也完全否定了宋代尤其是杨万里的这种探索(他写得最多)。查元明清诗,没有一篇是以“辘轳韵”“进退韵”等标明韵法的律诗。可见,主流诗坛还是严守格律诗的原有韵法,坚持一韵到底,不得兼押邻韵(首句除外)。

        第五、到了当代,不知为何这类所谓的通押律诗又沉渣泛起,网上用“辘轳韵”写律诗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无非以严羽为依据,却不做任何考证,人云亦云。如果不是被人所误,不排斥有人是故弄玄虚、卖弄学识。



【附一】题注为“辘轳韵”(辘轳格、辘轳体)的全部古诗:
宋·方岳  1首)
《餐雪 辘轳体》
酒渴来时海不供,(二冬)
山寒餐玉有奇功。(一东)
柘浆滴处丝糕紫,
冰碗擎将片脑忪。(二冬)
透骨洗清烟火气,
满腔顿着水晶宫。(一东)
人间尘土何堪住,
径住琼瑶第一峰。(二冬)

宋·陆游  1首)
《东山避暑 用辘轳体》
避暑穿林随所之,(四支)
一奴每负胡床随。(四支)
望秋槁叶有先陨,
未暮赫日无余晖。(五微)
轮囷离奇涧松古,
勾輈格磔蛮禽悲。(四支)
北岩竹间最惨栗,
清啸倚石真忘归。(五微)

宋·周文璞  1首)
《辘轳体》
野人无事时,(四支)(时,重字重韵。疑为笔误或传抄之误。或为“日”字?)
常诵极玄时。(四支)
写遍千山寺,
吟行九曲溪。(八齐)
谁为补天手,
同是决云儿。(四支 八齐)
欲去无人问,
今霄醉似泥。(八齐)

宋·柴望  1首)
《重到都门 俲辘轳体》
两年不作京华梦,
重到湖山事已非。(五微)
柳外晚风寒食节,
花间天气雨晴时。(四支)
阑干独凭莺飞去,
帘幕低垂燕未归。(五微)
欲托焦桐理心事,
满庭芳草又斜晖。(五微)(若按辘轳体,此韵字当用[四支]。此为唯一一首不合辘轳体之律。)

宋·项安世  2首)
《任以道总干生日 辘轳体》
身长如玉脸如童,(一东)
抱朴存真道气冲。(二冬)
陇上木牛新拄颊,
箧中芸蠹旧蟠胸。(二冬)
周正已报初阳匝,
商历方开远算洪。(一东)
不竞红尘桃李月,
雪中桧桧自舂容。(一东)

《送李宪颧江陵师 双辘轳格
表铒计已决,艰难人尽非。(五微)
犹烦使者斧,往载师臣旂。(五微)
万事本无事,一移无不移。(四支)
因书汉三府,鸟尽木为迟。(四支)

宋·杨万里 9首)
《碧落堂暮景 辘轳体》
碧落堂中夕眺余,(六鱼)
一声哀角裂晴虚。(六鱼)
满城烟霭忽然合,
隔水人家恰似无。(七虞)
坐看荷山沉半脊,
急归道院了残书。(六鱼)
意行花底寻灯处,
失脚偏嗔小史扶。(七虞)

《城上野步 用辘轳体》
守劲无遣暖,晴行失老怀。(九佳)
叶飞枫骨立,萍尽沼乔开。(十灰)
路好仍回首,泥残敢放鞋。(九佳)
登临不须尽,留眼要重来。(十灰)

《寄题刘疑之坟山壮节亭 用辘轳体》
见了庐山想此贤,(一先)
此贤见了失庐山。(十五删)
胸中书卷云凌乱,
身外功名梦等闲。(十五删,也入一先)
一点目光牛背上,
五弦心在鴈行间。(十五删)
欲吟壮节题崖石,
笔挟风霜齿颊寒。(十四寒,也入一先)

《霜寒 辘轳体二首》(其一)
滴地酒成冻,喧天鸦诉寒。(十四寒)
窗风经怒响,帘日漏温痕。(十三元)
偶尔寻梅去,其如驻屐难。(十四寒)
沙鸥脚不袜,故故踏水翻。(十三元)

《霜寒 辘轳体二首》(其二)
今晓难离火,平生不拥炉。(七虞)
只缘青女降,便与管城疏。(六鱼)
淡日明还暗,微暄有似无。(七虞)
谁能忍寒得,苦死去看书。(六鱼)

《夏日小饮,分题得菱,用辘轳体》
不是齐堂觳觫生,(八庚)
如何双觝独峥嵘。(八庚)
犀中忽有红尖角,
天上也无甜底冰。(十蒸)
只爱衣裳桃杏浅,
谁知肌骨雪霜明。(八庚)
酒徒苦问渠名姓,
无姓无名字子陵。(十蒸)

《谢襄阳帅杨侍郎 辘轳体》
合志同宗忆嗣清,(八庚)
寻盟继好感难兄。(八庚)
关西伯起今夫子,
後世子云重易经。(九青)
金薤银钩诒妙墨,
貂裘王札寄交情。(八庚)
本朝未有杨家相,
留待公归两两星。(九青)

《中秋病中不饮二首,後一首用辘轳体》(其二)
无风无雨并无云,(十二文)
今岁中秋尽十分。(十二文)
毕竟冰轮谁为转?
碾穿玉宇不生痕。(十三元)
坐看儿辈纷然饮,
也遣先生半欲醺。(十二文)
自是清樽负明月,
不閞明月负清樽。(十三元)

《重九日雨仍,菊花未开,用辘轳体》
良辰巧与赏心违,(五微)
四者能并自古稀。(五微)
恰则今年重九日,
也无黄菊两三枝。(四支)
闭门幸免吹乌帽,
有酒何须望白衣。(五微)
政坐满城风雨句,
平生不喜老潘诗。(四支)





【附二】题注为“进退韵”(进退格、进退体、进退律)的全部古诗:

宋·方岳
《次韵赵同年赠示 进退格》(其一)
半生湖海老元龙,(二冬)
不肯函书问子公。(一东)
蓬鬓此来真潦倒,
荷衣久已倦迎逢。(二冬)
春风期集几年梦,
夜醉比邻一笑同。(一东)
已洗从前筝笛耳,
岂堪奉缶杂倕锺。(二冬)

《次韵赵同年赠示 进退格》(其二)
鬼自揶揄刘伯龙,文穷断不怨天公。(同上)
诸侯王表今安用,中圣贤人时一逢。
凡事无心从我拙,独诗有癖与君同。
檐花细雨从容夜,待发华鲸铿钜锺。

宋·胡仲弓(1首)
《次雪舟 进退韵》
谁肯因贫卖宝刀,(四豪)
半生湖洚分蹉跎。(五歌)
春回池草吟魂觉,
月在梅花瘦影高。(四豪)
旅况又随年事长,
交情偏耐岁寒多。(五歌)
顶斯标格逢人说,
读到新诗语更骚。(四豪)

宋·金履祥(1首)
《进退格 送苏金华解官东归》
勇学渊明赋归去,岂随巧宦效脂韦。(五微)
居官但饮双溪水,问圃宁无三径资。(四支)
碧落竞腾雕鹗兴,秋风独忆鱠鱼肥。(五微)
吾皇侧席思贤德,会有徵书下赤墀。(四支)

宋·唐士耻(3首)
《郊进退律 赋水乡三实》(其一)
根荄七竅倍玲珑,(一东)
产尔亭亭曲渚风。(一东)
勇退霞衣香故在,
骈生玉子味仍钟。(二冬)
人言太华标奇种,
藕大如船想碧蓬。(一东)
何待非常夸世俗,
只今盘露已能穠。(二冬)

《郊进退律 赋水乡三实》(其二)
冰雪胸怀七泽姿,(四支)
纤纤舞袖学双飞。(五微)
袢襟应念人间世,
灌顶何如山上芝。(四支)
荷叶巧偷鹦鹉背,
莼丝密缀燕雏衣。(五微)
回塘相伴薰风里,
争看臙脂黛绿施。(四支)

《郊进退律 赋水乡三实》(其三)
明珠久合蚌中生,(八庚)
何事鸿头亦炳灵。(九青)
襟护重重殊袭复,
星分颗颗倍晶明。(八庚)
一车奇谤嗟成误,
十斛平量换合成。(九青)
珍重樱桃樊素口,
致渠磊落更歌声。(八庚)

宋·徐集孙 1首)
《雨中 用进退格》
秋来天气半晴阴,(十二侵)
块坐山窗一欠伸。(十一真)
欲睡却思妨官业,
怕吟惟恐动乡心。(十二侵)
远书难准衣仍薄,
清俸无多橐惯贫。(十一真)
个种关情畦稻熟,
雨宜时降不宜霪。(十二侵)

宋·杨公远(1首)
《次黄山中 进退韵以饯》
会聚浑无定,云萍一样观。(十四寒)
今朝酬俚句,明日隔重山。(十五删)
鸿便书须寄,秋期盟莫寒。(十四寒)
算来无远别,底用唱阳关。(十五删)

宋·周必大(1首)
《廷透用进退韵格赋奉祠喜罢感思诗次韵》
寿宫均逸跨三年,(一先)
谏纸停书剩几番。(十三元)
闻道君王开献纳,
岂容公子散神仙。(一先)
东华行踏京尘软,
南涧休贪钓石温。(十三元)
三字底须论十字,
券钱何似给餐钱。(一先)

宋·杨万里  16首)
《嘲淮风 进退格》
絮帽貂裘莫出船,(一先)
北窗最紧且深关。(十五删)
颠风无赖知何故,
做雪不成空自寒。(十四寒)
不去扫清天北雾,
只来卷起浪头山。(十五删)
便能吹倒僧伽塔,
未直先生一笑看。(十四寒)


《过淮阴县题韩信庙,前用唐律,後用进退格》(其二 进退格)
鸿沟秪道万夫雄,(一东)
云梦何销武士功。(一东)
九死不分天下鼎,
一生还负室前锺。(二冬)
古来犬毙愁无盖,
此後禽空悔作弓。(一东)
兵火荒余非旧庙,
三间破屋两株松。(二冬)

《过甓社诸湖,进退格,东西长七十里,南北阔》
为爱淮中掌似平,(八庚)
忽逢巨浸却心惊。(八庚)
怪来万顷不生浪,
冻合五湖都是冰。(十蒸)
碧玉湖宽容我到,
白银地滑没人行。(八庚)
兹游只道清无价,
清杀诗翁老不胜。(十蒸)

《过若山坊 进退格》
绿涨空中幄,黄铺地上云。(十二文)
风条钩过轿,雨穟没行人。(十一真)
夹路桑千树,平田稻十分。(十二文)
泽行殊不恶,物色逐村新。(十一真)

《进退格 寄张功父、姜尧章》
尤萧范陆四诗翁,(一东)
此後谁当第一功。(一东)
新拜南湖为上将,
更差白石作先锋。(二冬)
可怜公等俱痴绝,
不见词人到老穷。(一东)
谢遣管城侬已晚,
酒泉端欲乞移封。(二冬)

《九日招子上、子西尝新酒,进退格》
但令有酒对篱东,(一东)
管得山名不是龙。(二冬)
榨里泼醅迎节里,
雨中移菊自城中。(一东)
多时不饮今辞醉,
一笑相懽古罕逢。(二冬)
我辈明年当更健,
不须子细看萸红。(一东)

《明发生米市、西林寺,进退格》
贪睡能无起,挑灯强未残。(十四寒)
舂声忙野店,月色澹柴门。(十三元)
又蹈黄尘路,前追红叶村。(十四寒)
秋衣那敢薄,病骨自难温。(十三元)

《四月二十八日祠禄秩满,喜罢感恩,进退格》
随牒江湖四十年,(一先)
寄名台阁两三番。(十三元)
全家廪食皆天赐,
晚岁祠官是地仙。(一先)
匹似分司转闲散,
也无拜表及寒温。(十三元)
明朝更省毛锥力,
十字名衔尚请钱。(一先)

《万花川谷海棠盛开,进退格》
四面周遭国艳丛,(一东)
危亭顿在艳丛中。(一东)
天开锦幄三千丈,
日透红妆一万重。(二冬)
积雨乍晴偏楚楚,
东风小缓莫匆匆。(一东)
为花一醉非难事,
且道花醲复酒醲。(二冬)

《小憩土坊镇新店,进退格》
下轿逢新店,排门得小轩。(十三元)
中间一棐儿,相对两蒲团。(十五删)
椽竹青留节,檐茅白带根。(十三元)
明窗有遗恨,接处纸痕班。(十五删)

《雪後寄谢济公、材翁联骑来访,进退格》
封胡连璧雨中来,(十灰)
目送皈鞍怅独回。(十灰)
隐几读书寒入骨,
开门落雪皓平阶。(九佳)
急寻火阁温双手,
自唤儿郎共一杯。(十灰)
念汝野梅官柳路,
地炉松叶买茅柴。(九佳)

《咏绩溪道中牡丹二种·重台九心淡紫,进退格》
紫玉盘盛碎紫绡,(二萧)
碎绡拥出九娇饶。(二萧)
却将些子郁金粉,
乱点中央花片梢。(三肴)
叶叶鲜明还互照,
婷婷风韵不胜妖。(二萧)
折来细两轻寒里,
正是东风折半包。(三肴)

《与长孺共读东坡诗,前用唐律,後用进退格二》(其二 进退格)
枉看平生多少书,(六鱼)
分明便是蠹书鱼。(六鱼)
万签过眼还休去,
一字经心恰似无。(七虞)
急读何如徐读妙,
共看更胜独看渠。(六鱼)
麴生冷笑仍相劝,
惜取残零觅句须。(七虞)

《雨霁看东园桃李,行溪上,进退格》
药里关心正腹烦,(十三元)
强排孤闷到东园。(十三元)
行穿一一三三径,
来往红红白白间。(十五删)
绕树仰看浑不见,
隔溪回望不胜繁。(十三元)
村村桃李家家柳,
脚力酸时坐看山。(十五删)

《自金陵得郡西归,晓发梅根市,舟中望九华山,进退格》 
山外云浓白,峰头日浅红。(一东)
横拖一疋绢,直扫九芙蓉。(二冬)
奔走来船里,提携入袖中。(一东)
寄言杜陵老,不用剪吴松。(二冬)

《再入城,宿张氏庄,早起,进退格》
梦觉月如昼,误惊天欲明。(八庚)
起吹松叶烬,自点臼花灯。(十蒸)
山轿已十里,谯门才四更。(八庚)
脚根岂无火,须上也成冰。(十蒸)





【附三】题注为“葫芦格”的全部古诗(仅一首):

宋·陈造 1首)
《次韵杨宰葫芦格》
生常信流坎,老不叹漂零。(九青)
雪后菊未死,雨馀山更青。(九青)
仍烦析尘语,远寄打包僧。(十蒸)
政绩随诗价,多君日日增。(十蒸)



又: 宋·项安世两首“辘轳格”:  
《送李宪颧江陵师 双辘轳格
表铒计已决,艰难人尽非。(五微)
犹烦使者斧,往载师臣旂。(五微)
万事本无事,一移无不移。(四支)
因书汉三府,鸟尽木为迟。(四支)

《任以道总干生日 辘轳体
身长如玉脸如童,(一东)
抱朴存真道气冲。(二冬)
陇上木牛新拄颊,
箧中芸蠹旧蟠胸。(二冬)
周正已报初阳匝,
商历方开远算洪。(一东)
不竞红尘桃李月,
雪中桧桧自舂容。(一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