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茯苓甘草汤方

2017-05-03  广义经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伤寒,汗出而渴,小便不利(通行本阙)者,五苓散主之。
不渴者,茯苓甘草汤主之。
茯苓甘草汤方
茯苓二两,桂枝二两,去皮甘草一两,炙生姜三两,切
上四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温三服。
凡伤寒,无论自得汗,或医发其汗,汗出寒解,津液和,自无口渴,但见口渴,知因汗而胃津泄越,水气外留于肌腠之间,使二阳失其开阖,寒邪去而湿邪未去也。渴而小便不利,为湿注于下,脉当寸浮而尺弦(或脉象见于表里,则浮而弦),宜五苓散,化水气以通州都,自愈。假令化热,必口燥舌干饮冷,所谓渴者,但欲饮汤而已。
若汗出而渴,兼发热者,此转属阳明之象,宜辨太阳证已罢与否,消息治之,今但汗出,小便不利,不发热而渴者,故知非阳明也。
以下更转示病机之变,若汗出,小便不利,且不烦渴,
此伤寒汗后,水气停蓄胃中,胃不干,故口不渴,但余小便不利一证,脉必浮缓而滞(若见于上下,则当寸关浮缓,而尺中濡滞),当以茯苓甘草汤主之。
苓、草利水以和中,桂、姜宣胃而化气(桂枝化膀胱之气,生姜宣胃阳之郁),制方以苓甘名者,示但取中焦之意云尔(本论文简意繁,凡上句可义贯下文者,多不重出,如大青龙条之不汗出烦躁,与本条之小便不利,皆当直贯下文。若汗出不渴,复无小便不利,则是诸证已愈,不须更治之矣,通行本脱去小便不利四字,使病机无从悬想,宜读者叹论旨之难通也)。
中风发热,六七日不解而烦,有表里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上之。
此就气郁化水之因,重示病机变化之例。
上所举三条,皆同气郁化水之变。
其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此水气蓄于玄府,外阻太阳之开,病机之出而表者也。
次举发汗已,脉浮弦,烦渴者,水气有内郁干心之势,此病机渐已内趋。
续举伤寒汗出,小便不利,或渴,或不渴,以示水气有停蓄胃外胃中之辨,则病机已为向里。使学者知同一病因,同一病情,仍各有浅深次第之异。
本条乃合表里不解之因,以穷气郁化水之变。
曰中风发热,六七日不解而烦,有表里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名曰水逆者,发热属证象在表,冠以中风,知当有自汗,自汗则津液外泄,虽汗而荣气内弱,不能外和,故六七日迁延不解,汗泄数日,虽不大汗,亦令津液内亡,津亡则荣血不濡。水郁而心气内抑,不解而烦,知病机渐已入里,此水气停蓄胃外之为变也。胃中干,加以烦热,故渴欲饮水,饮冷而胃阳不胜,客气上逆,故令水入则吐,病机已为在里,水气内停于胃中矣。名曰水逆者,以下焦失其分注,肾关闭则水停(肾为胃关),水停则气逆,水寒相搏,故令胃寒气逆,饮水即吐。听谓有表里证者,以外具发热之表,内具水逆之里,合上举数例之病因,兼而有之。盖因外寒而引发表热,因发热而胜拒自汗,因自汗而胃津外越,因津越而胃中干燥,因胃燥而渴欲饮水,因饮冷过度,使燥胜反从寒化,遂致外内合邪表里不解之变,脉当浮缓按之微弦。浮缓者,中风之表;按弦者,水蓄之里。病机虽变,而见病知源之治,仍以五苓散一法主之,转中府而决渎通调,和津液则表里自愈。观本论之审核呿吟,若明镜之秋毫在目,于以叹《千金》、《外台》之秘,盖亦法令猬毛者也。
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发汗后,饮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
此示综合四诊,平辨决病之例。
曰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者,示望法也。师到尚未持脉,见病人叉手冒心之状,意所苦必在胸膈心脘之间(外证多为共象,如心气虚悸怔忡,咳嗽上气喘促,皆令病人喜叉手自冒心部,如前条桂甘草汤治例,因问知心下悸欲得按,审病机不在胸部,乃决为肝膈之气,郁冲不畅,故以辛散甘缓之剂调之),当再问以苦喜之情,冀得审其病机之变,乃于按席诊视之际,复观病人喘息之容(以本条论及喘之变证,知病人当微喘也)。
师乃以意揣之(所谓意揣者,示医工临病,先就见证,揣度属于何因,然后发问,以避泛问之烦,非医者意也之谓),或咳嗽上气,痛引胸中,因冒心定气以制咳欤,抑胸痹心痛,悸动不宁,欲叉手护覆而近按欤,先教试令咳以验之,非遍求以冀其倖中,此问法也。
假令教试令咳,而不咳者,师于发问之时,复见其无侧耳倾听之意,终乃问之不答,故知病人两耳皆聋无所闻矣。耳聋之候,病因不一,必再切脉以审气血消息。假令得浮虚而数之脉(按之微滞),更问其曾数发汗,则知耳聋喘息、叉手冒心诸证,皆以汗出过多,精气虚得之,曰: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重发汗(重者,重叠之谓,读平声)由问而知,虚则由切而知,证由体异,平脉乃见病源,此合望闻问切四诊决病之一例也。
过汗耳聋,微喘,叉手冒心,脉象浮虚之证,法当以黄芪人参半夏茯苓当归、枣仁、牡蛎之属治之。
以下更推论汗后致喘之变,有当由问诊以求因者。如发汗后,饮水多者必喘,此言因汗亡津,津亡发渴,渴而饮水多,肺胃素寒,令水气射肺而喘,病因自内而作,饮冷之变也。轻者治以五苓,重者宜小青龙法,散其水气,脉当濡紧而弦。如以水灌之亦喘者,乃冷水从外灌洗,闭其腠理(以水灌洗其身,盖古法有之,今西法亦有冷水洗身之法,亦古法之遗也),病因由外合以迫气府,形寒之变也,脉紧者,宜麻黄法发汗。喘之见证同,而病因不同,治法各异,皆由问而知之,但因异则脉亦异,善切者,即不待问而指下亦判然矣。
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
此示虚家过汗,病转吐下不止之例。
盖汗虽泄于玄府,源则生于谷精,凡发汗汤药入胃,必动胃气而渗心液,至其病机之变,则证由体异。
本条示例,乃体秉阳虚,不应发汗(发汗,亦赅自病),汗出则阳愈泄而愈虚,令胃阳虚逆,水药不得入口。
若医家见身热不去,外复微恶风寒,不辨为胃阳外越,治从太阳阳明合病之例(二阳合病,有呕与利之见证),乃更误发其汗,必令中气失守,升降皆逆,而为吐下不止,胃阳亡矣,亡胃阳之脉,当虚濡而大,其至微数,遇此坏病,宜吴萸、附子干姜、五味作汤,少少频与,待胃阳内敛,药能入口,再随证平脉治之。
真气大虚者,有误汗吐下不止,遂转息高,因成不治之证,故师条记之,以垂医戒。若素秉府阳盛者,即过但津亡化燥,表虚里实而已。
《伤寒杂病论义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