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1108 / 大英博物馆 / 大英百物漫谈 | 霍克森胡椒瓶:罗马帝国的...

0 0

   

大英百物漫谈 | 霍克森胡椒瓶:罗马帝国的荣光与余晖

2017-09-27  乐乐1108

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

2017年6/29(周四)10/8(周日)

上海博物馆二楼第二展厅


每一件物品的诞生、使用、流传、湮没,直至重新为人所识、最终陈列在博物馆里,一个个看似无关的故事因为它而在漫长的时间中串连起来,使它成为这段历史独一无二的缩影。所以我们可以从大英博物馆选出的100件物品中读出一部“浓缩的世界史”。那么,其中第49件展品——光彩夺目的霍克森胡椒瓶,浓缩的是什么样的历史?

展品之一:霍克森胡椒瓶

公元350—400年,发现于英格兰霍克森

大英博物馆藏

©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 版权归大英博物馆理事会所有

这件银质胡椒瓶的造型是一位罗马贵妇的半身像,她的头发、眼睛、嘴唇、耳环、项链、袖口、双肩的条状装饰和手持的卷轴被镀上了黄金,使她看起来更为生动、华美。它是一批出土于英国萨福克郡霍克森村的金银器窖藏中的一件。

霍克森的位置



01

金属探测器的意外发现

1992年11月16日,霍克森的埃里克·劳斯在用金属探测器帮朋友彼得·沃特林找遗失的锤子时,挖出了一些金银器和大量金银币。他和沃特林迅速通知了当地政府,使考古学家得以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进行发掘。

1992年埃里克·劳斯发现霍克森窖藏前寻找的锤子

大英博物馆藏

经过发掘和分析,这一罗马时代窖藏的内容主要为金银器和金银钱币,共有100余件杯、汤匙、胡椒瓶等银器皿,29件黄金首饰,569枚金币,14272枚银币等霍克森窖藏是英国境内罗马时代晚期最大的金银器窖藏,其中的黄金合计3.5千克,白银合计23.75千克。尽管最初盛放宝藏的橡木箱子和内盒早已腐朽,考古学家们还是从残余的有机物痕迹得知,埋藏者曾将这些器物精心分类、装在紫杉木和樱桃木的小盒子里。

窖藏中数量庞大的钱币是确定其埋藏时间的重要线索。这些金银币都是罗马帝国的钱币,上面有铸造时的皇帝的肖像和名字,以及铸造地点。由此判断,这批钱币的铸造时间大约在337年至423年之间。根据钱币上的铭文和特定的风格,可以推断出霍克森窖藏的埋藏时间不早于408年

霍诺留于397—402年发行的金币,出自霍克森窖藏

大英博物馆藏

君士坦丁三世于407—408年发行的银币,出自霍克森窖藏,铸于里昂

大英博物馆藏

发掘完成后,霍克森窖藏的出土物被送到了大英博物馆,按照其发现时在箱内的布局进行展出。英国的法律规定此类“无主埋藏物”为国家所有,但是希望获得该宝藏的国家机构需要给宝藏的发现者等同于宝藏市场价的奖金,为此大英博物馆筹款175万英镑(一说140万英镑)奖励给埃里克·劳斯和彼得·沃特林。

霍克森窖藏器物的展示,按照出土时的状态布局



02

 不只一件胡椒瓶!

此次“大英博物馆百物展”中的霍克森胡椒瓶(当时被称为“皇后胡椒瓶”,后因不能确定贵妇形象的身份而舍弃这一名称)是霍克森窖藏中最为著名的物品之一。而实际上,与它同时出土的还有另外3件胡椒瓶,分别设计成“赫拉克勒斯与安泰俄斯”、“山羊”,以及“猎犬捕兔”的形象。

之所以将它们分类为胡椒瓶,大概是因为它们底部的结构:旋转底部带孔的圆盘,可以调节开、关和喷三种模式。这表明它们用于盛装粉末:通过大孔可以填充,通过小孔可以喷撒。不过它们并不具备研磨功能。与窖藏中的大量餐具联系起来,很容易想到它们是用来装调味料的。胡椒瓶只是一个统称,实际上它们可能用于盛装当时流行的任何香料粉末,而胡椒则是当时最主要的香料。

本次展出的霍克森胡椒瓶底部

在法国埃纳省沙乌斯(Chaourse)发现的罗马时代银器窖藏中,有一件年代更早(约200—270)的银胡椒瓶,瓶身造型是一个坐着打盹的非洲奴隶。与霍克森窖藏的胡椒瓶不同的是,它的孔设在奴隶的头顶上。

银胡椒瓶

公元200—270年,法国沙乌斯

大英博物馆藏

4件胡椒瓶中,声名远扬的“罗马贵妇”神情看起来十分自信,手中还持有一卷纸,似乎表明她接受过教育,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女子。当时罗马帝国妇女地位虽然比共和国时期有了很大提高,但是仍然只有身份高贵的妇女能够接受到文学、艺术方面的教育。

本次展出的霍克森胡椒瓶

采用动物形象的2件胡椒瓶据推测属于同一套,动物均作蹲伏状,底座造型也相同。

山羊造型的银胡椒瓶,出自霍克森窖藏

猎犬捕兔造型的银胡椒瓶,出自霍克森窖藏

第4件的构造与另3件稍有不同的,其容纳胡椒的部分是下方的台座。主体部分的实心雕像为赫拉克勒斯与安泰俄斯像,取材自希腊神话中半人半神的英雄赫拉克勒斯的故事:赫拉克勒斯是宙斯与阿尔克墨涅所生的儿子,后成为大力神。因天后赫拉的嫉恨,他必须完成十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又追加了两项)。他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遭遇了巨人安泰俄斯。安泰俄斯是地母盖亚与海神波塞冬之子,他只要与大地接触就可以汲取无限的力量,并借此杀死路过的人。赫拉克勒斯在搏斗中发现了这一秘密,将他举起并掐死了他。这件胡椒瓶上,赫拉克勒斯正将安泰俄斯举起,安泰俄斯脚下浮现的一张脸正是他的母亲盖亚。

赫拉克勒斯与安泰俄斯造型的银胡椒瓶,出自霍克森窖藏

这一题材经常出现在古罗马的雕塑中,人物动作与胡椒瓶上的基本一致。古罗马很大程度上传承了古希腊的文化,赫拉克勒斯的罗马版本称为赫丘利,他是罗马人曾经最崇拜的英雄形象之一,甚至有几位罗马皇帝以此自居。赫拉克勒斯举起安泰俄斯这一图式后来在文艺复兴时期又被许多名家通过雕塑或绘画的方式重新塑造。

赫拉克勒斯举起安泰俄斯的雕像

公元1世纪

佛罗伦萨皮蒂宫藏



03

从英吉利海峡到印度洋的香料之路

霍克森窖藏出土钱币的最早铸造时间是337年。此前在330年,君士坦丁一世将罗马帝国的首都从罗马城迁至拜占庭,并将拜占庭更名为君士坦丁堡。此时罗马帝国长期的内战刚刚平息,正在步入它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前最后一段较稳定的时期。霍克森所在的英格兰南部属于罗马帝国的不列颠尼亚行省,与罗马帝国在欧洲大陆上的部分进行着频繁的经济和文化交流,所以在霍克森窖藏中有大量地中海沿岸的铸币厂铸造的金银币,而银器中的4只胡椒瓶则证明了罗马帝国与更遥远地区的贸易往来。

在当时的罗马,要用各种香料填满4只胡椒瓶是极其奢侈的事情。对于它们的主人来说,胡椒等香料的价值和重要意义或许不亚于胡椒瓶本身。

早在公元前1世纪末,罗马商人就已大致掌握了印度洋的季风规律:夏季洋流在西南季风影响下顺时针流动,对于商船来说是向东流;冬季洋流在东北季风影响下逆时针流动,对商船来说是向西流。商人们利用这一规律,得以跳过安息帝国或其他“中间商”,直接与遥远东方的印度和中国进行贸易,令胡椒、乳香、肉桂、生姜、丝绸等货物的价格降低了不少。

但是这一商路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依然十分艰险。商队需要在夏季从红海或波斯湾出发,在秋季到达印度西海岸并采购货物,于冬季返程,抵达波斯湾后转陆路用骆驼运输,等到商队卸货已是来年春夏季,很快又要准备下一轮远行。一路上更有海盗肆虐和狂风巨浪的危险。

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的贸易路线图(红色部分为罗马帝国疆域)

在罗马帝国前期,即公元1—2世纪国力最为强盛的时候,罗马商人与印度的贸易最为频繁,每年约有120艘商船往返于罗马与印度之间。为获得香料、宝石、珍珠、象牙、丝绸等商品,罗马商人支付了大量金银。如今在印度,特别是南部地区,已发现了众多罗马钱币,大多是高币值的金银币。

塞普提米乌斯·塞维鲁斯于205年发行的金币

发现于印度浦那

大英博物馆藏


即便在这一繁荣时期,胡椒的价格也是相当昂贵的。据老普林尼《自然史》(成书于约公元77年)记载的香料市价,黑胡椒、白胡椒、长胡椒每磅分别价值4、7、15狄纳里乌斯。购买一磅最便宜的黑胡椒的钱在那时差不多可以在罗马城外买到够一个平民吃一个月的小麦,或者支付一个罗马军团士兵6天的薪水。其他香料则可能更贵。但是高昂的价格并不能阻止罗马贵族对香料强烈的渴望,胡椒是当时罗马各种高级菜肴中最主要的香料,它独特的辛香令贵族们趋之若鹜。

到了霍克森窖藏主人生活的4—5世纪,罗马帝国的国力由于内忧外患早已不复当年,同东方的贸易被埃塞俄比亚人与波斯人垄断。于是胡椒等香料更成了珍贵的商品,也就是说填满4只胡椒瓶需要花更多钱。这也表明这位主人一定极其富裕,霍克森胡椒瓶上的贵妇形象也证明了这一点。遗憾的是这位主人的身份至今仍是一个谜。虽然霍克森窖藏中部分器物上的铭文似乎是人名,如一些器物上的“Aurelius Ursicinus”(奥列里乌斯·乌尔西奇努斯)和一只金镯上的“VTERE FELIX DOMINA IVLIANE”(用者好运,朱莉安夫人),但是无法与历史文献的记载相对应。

带有“朱莉安”铭文的金镯,出自霍克森窖藏

大英博物馆藏



04

西罗马帝国的余晖

公元43年,罗马帝国占领了不列颠岛。此地在初期进行过激烈的反抗,被罗马血腥镇压,后来作为罗马帝国的行省,局势大致还算稳定。2世纪时,罗马皇帝哈德良下令在英格兰的北部修筑了著名的“哈德良长城”,用于抵御北面皮克特人的侵略。有了军队的庇护,不列颠尼亚行省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走向繁荣。

哈德良长城

罗马的文化也逐渐改变了不列颠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开始穿着罗马式的时髦服饰,追求香料、丝绸等奢侈品,建起浴场,被罗马所同化。出自霍克森窖藏的胡椒瓶,尤其是表现罗马贵妇形象和希腊神话题材的那两件,就是很好的例子。此外,窖藏中不乏奢华的黄金首饰,共有19只手镯、3只戒指、6条项链和1条体链。黄金体链正面镶嵌着紫水晶和石榴石,而背面则是一枚当时已不流通的金币,金链是用复杂的工艺编织成的。正面空缺的4个格子里原先也应镶嵌着珠宝。这是罗马帝国当时流行的饰物,同样流行的还有各种镶嵌宝石的胸针、带吊坠的项链、耳环等。霍克森窖藏的主人应该有许多此类首饰,但奇怪的是窖藏中并没有胸针和耳环,黄金项链上也没有吊坠,甚至连戒指上镶嵌宝石的位置也空缺着。

镶嵌紫水晶和石榴石的黄金体链,出自霍克森窖藏

大英博物馆藏

体链佩戴时正面和背面的样子

黄金戒指,出自霍克森窖藏

大英博物馆藏

395年,罗马帝国彻底分裂为东西两个帝国。5世纪之初,西罗马帝国为了应对西哥特人的入侵,将不列颠尼亚行省的军队调回欧洲大陆。当时来自北面苏格兰的皮克特人时常侵扰英格兰东海岸,即霍克森所在的地区。军队撤离后,哈德良长城就不再是不可逾越的军事防线了,贵族的安全也不再受到保障。霍克森窖藏的主人可能已经预料到未来的危险。或许正是为了躲避皮克特人的劫掠,他才将财富清点整理并精心隐藏起来,留待日后局势稳定时再回来寻找。有可能首饰上的宝石和吊坠,以及较小型的首饰因为便于携带而被随身带走,亦有可能埋下的这批首饰只是窖藏主人备用的部分首饰。但是埋藏者后来再也没有回来,他们的下落后人或许永远无法得知了。

西罗马帝国对不列颠的统治在410年崩塌了,不列颠又陷入了动荡之中。留在不列颠的罗马贵族引入了外族盎格鲁-撒克逊雇佣兵作战,然而442年盎格鲁-撒克逊人倒戈叛变。不列颠涌现了一些地方领导人与盎格鲁-撒克逊人进行长期的对抗。连年的战乱导致不列颠的人口锐减,大量土地被盎格鲁-撒克逊人占领。在以征服和民族融合为主旋律的几个世纪中,这座大岛的南部获得了表示盎格鲁人土地的新名字——“英格兰”。它曾经的主人西罗马帝国也在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匈奴人等部族的轮番冲击下,于476年灭亡。欧洲商船密布印度洋上的盛况要到地理大发现时代才会重现。

 

1993—1994年,萨福克郡的考古部门又对霍克森窖藏的发现地进行了仔细的发掘。但是除了一些从原来的箱子中散落的古罗马钱币之外,并未发现附近有罗马时期建筑物的痕迹。这表明埋藏者精心选在了人迹罕至的地点。在箱子的西南角有一个柱洞,可能是埋藏者用来标记宝藏位置、便于再次寻找的。然而当这批宝藏重见天日已是1600年后。它们见证过不列颠尼亚在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安稳富足,也经历过西罗马帝国崩塌时的动荡。历史就这样被浓缩在一方橡木箱子里,凝固了兴衰荣辱。

一些银制器皿,出自霍克森窖藏

大英博物馆藏


参考文献:

1. [英]尼尔·麦格雷戈著,余燕译:《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中),北京:新星出版社,2014年1月。

2. [美]M. 罗斯托夫采夫著,马雍、厉以宁译:《罗马帝国社会经济史》(上),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年7月。

3. 郝鹭捷:《罗马帝国时期印度洋的海上贸易》,《世界海运》2013年第8期,页53—56。

4. 张绪山:《罗马帝国沿海路向东方的探索》,《史学月刊》,2001年第1期,页87—92。


—版权声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