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文馆 / 健康养生 / 【周末养生】科学巨匠钱学森的长寿,与音...

0 0

   

【周末养生】科学巨匠钱学森的长寿,与音乐不无关系

2017-10-07  智者文馆



钱学森    



钱学森先生(1911-2009)享年98岁,身为世界顶尖的物理科学家,他养生之道包含了物理学、哲学、音乐、历史、中医和气功,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谨慎择偶 雅好音乐


钱老一身持身严谨,洁身自好,深合祖训。在饮食方面,钱学森对食材并不十分挑剔,但却严格按照儒家对饮食的礼仪进行。钱学森的一生“以德养人”,对生活条件的优劣不甚在意。尤其是饮食方面十分简朴,视工作重于口腹之欲。


有一位美国学生马克回忆他时,提到钱学森让他做一次计算:“我连写带算,过了好一阵,然后午餐时间到了,于是我就去吃午饭。当我回来的时候,钱学森暴跳如雷。他说:‘你算哪门子的科学家,居然在计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去吃饭!’”对工作的工匠精神,和钱老的世家出身是分不开的。貌似醉心工作,很“不养生”,但这生活方式背后强大的精神力量,为人的身体健康提供的支撑非常值得重视。钱老的身体健康程度,要比绝大多数懒惰的人要好得多。


年轻的钱学森。


除了专业工作,钱学森非常热爱古典美术与音乐。他的夫人蒋英说:“他更喜欢贝多芬的作品,我俩生活得富有情趣。” “我从小喜欢音乐,他也自幼热衷于水墨丹青,中学时代他是有名的铜管乐手。”可见,钱学森不但喜欢听音乐,而且自己也会吹奏。


健康长寿的人,尤其是学者,往往是多才多艺的。在沉浸在本职专业的同时,还能有一门高雅的爱好来调剂生活,时刻松缓心情。


钱学森在麻省理工学院求学期间,他和密友威廉·桑斯特一起聚餐后,大家会一起演奏各自擅长的乐器。钱学森喜欢吹一把中音号:“当钱学森吹得高兴时,他会微微一笑。”钱学森为了去波士顿听交响乐团音乐会,宁可节衣缩食,打工挣钱。他会在周末开那辆二手老爷车,带同三四个中国同学一起前往。1935年到1936年,波士顿交响乐团一共举行了20场演出,钱学森去到了每一场。晚年的他感慨的回忆说:“这是我唯一的娱乐方式。”


钱学森的长寿,与音乐不无关系。中国古人认为音乐的“五音”对应人体“五脏”,常听音乐不但可以改善心理状态,也可以调整身体平衡,令人百病不生。《黄帝内经》总结出“五音、五声医疗之法”和“琴箫养生之道”,所谓:“七情之病,看书解闷,听曲消愁,胜于服药也。”。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音乐有助于改善神经与心脑血管状态,促进胃肠蠕动和消化功能,尤其是可以刺激神经反馈速度,使大脑保持健康状态,远离老年痴呆症。


钱学森直至耄耋之年,依然精神矍铄,思维灵敏,这不能不说是音乐的功劳。


规律工作 远离烟酒


养生这件事,不能等老来退休再进行。必须在年轻时就打下基础,遵守生活规律,严于律己。


1934年,钱学森从位于上海的国立交通大学本科毕业。交大的期末考试非常难,许多学生彻夜复习也考不及格,但钱学森常年平均分90+。但他上课时常坐最后一排,从不听讲,阅读自己喜欢的学术专著。毕业后,他成为了“庚子赔款奖学金”中唯一的一个航空留学生,该奖学金全国只有20个名额。


刚到美国时,钱学森给同学们留下的印象是:“他显得非常年轻,因为身材瘦小,看起来比他当时的实际年龄还要年轻得多。”年轻的钱学森身高168厘米,体重125磅,比白种人瘦削许多。


钱学森生活的规律,在于永不放弃任何一天的工作。他每天从早上七点,工作到晚上十一点,完全沉浸,心无旁骛。


钱学森与蒋英结婚照。


1947年,钱学森和蒋英新婚燕尔。蒋英到美国找他,两人吃过晚饭回到家是八点钟。钱学森泡了杯茶,对蒋英说:“回见。”便进入书房,一直工作到午夜。


加州理工学院教授弗兰克·马布尔说:“钱学森可不愿当着别人的面绞尽脑汁。他不是那种冯·卡门式的快问快答、当场解决问题的学者。他会把问题带回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考虑周全后,才得出答案。”


钱学森的极端“专注”也体现在教学方面。他在麻省理工上课几乎不与学生交流,而是不停的板书,偶尔会说“微分”或者“积分”,但你永远猜不到他在说哪个公式。


钱老也不会回答任何简单问题。曾有学生在课堂上问了低阶的愚蠢问题以后,被钱老告知:“以后你不用来上我的课了。”考试前,钱老对一头雾水的学生们说:“如果你们真的理解了,那就不会有麻烦。”果然,满分100的情况下,最高分是22分。这个考22分的天才后来也成了麻省理工的教授。


在许多不负责任的新闻报道中,有记者会为突出钱学森的勤奋与睿智,会描述说,夜深人静时,钱学森会一边冥思苦想科学问题,一边抽着烟。实际上,钱学森在烟酒的嗜好上,对自己要求非常严苛,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学生一样严厉。钱老的儿子钱永刚说:“我父亲从来不抽烟,也不喝酒,这是他一生都在坚持的原则。”


在饮食方面,钱老唯一的嗜好就是饮茶,尤其是他家乡的龙井茶。茶叶富含茶多酚,这一习惯在他回国后一直保留了下来。钱学森也习惯于不看电视。不仅因为久坐对身体不利,也因为看电视的同时无法进行其他工作。钱学森以听广播、听音乐代替看电视,这是他在麻省理工大学任教时养成的习惯。


生活简朴 中医养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时,生活条件不太好。钱学森领导“两弹一星”时,更是吃尽了苦,但钱老安之若素。工作人员回忆说:


“无论什么场合,钱学森的腰杆都是挺得笔直的,风纪扣从来都是扣得严严的。”

“那时,(导弹)基地条件特别艰苦,他和普通官兵一样喝又黄又涩的水,蘸着咸盐,吃掺着沙枣叶的窝窝头。”

“有一次导弹发射试验时间推迟,他在临时指挥所将两个木板拼在一起当床睡在上面,那天还特别冷。”


钱老吃得这样的苦,不仅因为心中对祖国和人民的热忱,也是年少时健康的生活方式打下了良好的身体基础。晚年的钱学森住在北京阜成路8号航天部大院,房间陈设简朴,地板老旧。


中国“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


到了90年代,有领导动员钱老搬到别墅里住,但钱老回复说:“你别再讲这件事,我在这住惯了。你让我住进小楼,我浑身不自在,能对身体有好处吗?” 钱学森淡泊名利,坚持自己的生活原则,为后代树立了好榜样。钱永刚说:“爸爸最让我佩服的一点就是,凡事举重若轻,拿得起放得下,能够随时摆正自己的位置。”


钱学森与朱光亚。


钱学森的养生之道并非一帆风顺。1930年,在上海交大读大一的钱学森罹患脑膜炎。那时候,青霉素等抗生素尚不普及,西医没有特效药。钱学森回忆说:“我在上海读书时患了伤寒,请一位中医看,命是保住了,但却留下病根,那位中医无法去根,就介绍我去找铁路上的一个气功师调理,结果除了病根。”自此以后,钱学森对传统文化里的气功和中医产生浓厚的兴趣。


晚年的钱学森,在医学理论方面也有所建树。终其一生,钱学森都致力于中医推广,并且用中医的健康理论约束自己。在给友人的信中,钱学森说:“医学的前途在于中医现代化,而不在什么其他途径。”“人体科学的方向是中医,不是西医,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


相比西医的实证科学,钱学森更推重中医的理论哲学:“新的发现说明西医理论局限性太大,好多现象讲不清,所以外国科学家反而对中医理论很感兴趣。”钱学森对中医的态度不是守旧的,而是如他本人的物理学专业那样,非常注重从理论到实践的过程。许多中医学专家都收到过钱老的提携鼓励。


钱学森的健康养生,不仅包含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爱,对中医的笃信,自身的克己自律,甚至还包括了极度高端的“空气动力学”专业知识,传统中国世家大族的风骨与现代科学家的求真务实在他身上完美融合,有非常多的养生经验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



作者:田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