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真的吃过鲜荔枝吗?

2018-01-10  温柔的TIG...

央视百家


中晚唐之交,著名的诗人杜牧写过一首很有名的诗《过华清宫》:“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杜牧的诗句描述的是杨玉环爱吃荔枝,唐玄宗为讨爱妃欢心,令驿马飞驰送至骊山华清宫的场景。

 


据史料记载,唐玄宗只在冬春驾幸骊山的华清宫,而那个时节荔枝还没有成熟。陈寅恪在《元白诗笺证稿》中就曾说:“据唐代可信之第一手资料,时间、空间,皆不容明皇与贵妃有夏日同在骊山之事实。杜牧、袁郊之说,皆承讹因俗而来,何可信从?”

 


也就是说杨贵妃在骊山的冬天是吃不到鲜荔枝的,那么她是否在夏天吃到过鲜荔枝呢?


据《新唐书·后妃·杨贵妃传》载:“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这一条是否可信,得看杨贵妃吃的鲜荔枝是从哪里来的。

 

古来为朝廷进贡荔枝的产地,有岭南和涪州两说。岭南是指中国五岭之南的地区,唐人李肇《国史补》记载:“杨贵妃生于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这段史料中所谓的南海指当时的南海郡,在今天的广州境内。可是,唐代以快马运送荔枝,从岭南到长安可能需要5到10天。

 

进贡朝廷的荔枝也可能来自涪州,涪州就是现在的重庆涪陵。并且,杨贵妃幼年生活于蜀地,她很可能希望在夏天吃到家乡所产的荔枝。而且从涪州到长安,约1000公里,仅是岭南至长安路途的一半。当地的地方志记载:“杨妃嗜生荔枝,诏驿自涪陵,由达州,取西乡,入子午谷,至长安才三日,色香俱未变。”

 


因此,杨贵妃如果在夏天吃到鲜荔枝,很可能来自广州或者重庆。但是,离长安更近的重庆,荔枝送到也得三日。唐代诗人白居易曾描述荔枝:“一日则色变,二日则香变,三日则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所以名离枝。”蜀地地方志记载的“至长安才三日,色香俱未变”的情况真的存在吗?

 


如果存在,那么杨贵妃吃到的鲜荔枝,恐怕得经过一定的保鲜处理。唐朝鲜荔枝的运送可能通过以下三种办法保鲜:

 

01

蜡藏法

《隋书·五行志》载:“隋文帝嗜柑,蜀中摘黄柑,皆以蜡封蒂献,日久尤鲜”。这也是至今还在用的水果保鲜办法。水果涂上蜡后,表面上形成蜡质薄膜,隔绝了水果与空气的接触,减少了水果水分蒸发,降低了水果的呼吸作用,从而达到保鲜的目的。唐朝的荔枝也可能按照隋朝的这种办法保鲜。


02

竹筒封存法

《广群芳谱》说荔枝:“乡人常选鲜红者,于竹林中择巨竹凿开一窍,置荔节中,仍以竹箨裹泥,封固其隙。藉竹生气,滋润可藏。”

 

03

整株移植法


宋人梁克家《(淳熙)三山志》载:“密移造化出闽山,禁御新栽荔子丹。”宋徽宗年间,进贡之人曾把福建的整株荔枝移植到京城开封。不过,这是宋代的移植技术,唐代是否存尚无史书记载。

 

因此,杨贵妃可能吃到过从蜀地运来以保鲜技术封存的鲜荔枝。但是冬天在华清宫,杨贵妃泡着温泉吃鲜荔枝,恐怕是不存在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