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笔落花l / 闲笔落花 / 《花间集》的版本

分享

   

《花间集》的版本

2018-06-22  闲笔落花l

《花间集》是后蜀人赵崇祚编辑的一部词集。集中收录晚唐至五代18位词人的作品,共500首,分10卷。18位词人除温庭筠、皇甫松、和凝三位与蜀无涉外,其余15位皆活跃于五代十国的后蜀。或生于蜀中,或宦旅蜀中,他们是韦庄、薛昭蕴、牛峤、张泌、毛文锡、顾敻、牛希济、欧阳炯、孙光宪、魏承班、鹿虔扆、阎选、尹鹗、毛熙震、李珣。这批后蜀词人刻意模仿温庭筠艳丽香软的词风,以描绘闺中妇女日常生活情态为特点,互相唱和,形成了花间词派。填词风气,在晚唐五代已十分普遍。唐代文人为避乱纷纷入蜀,填词风气也由中原带入后蜀。唐末五代填词风气最盛、成就最高的地方首称后蜀,次称南唐。编者赵崇祚﹐字弘基。生平事迹不详。据欧阳炯《花间集序》﹐此集当成书于后蜀广政三年(940)﹐其时赵崇祚为卫尉少卿。在1900年敦煌石室藏《云谣集》发现之前﹐《花间集》被认为是最早的词选集。《花间集》得名于集中作品内容多写上层贵妇美人日常生活和装饰容貌,女人素以花比,写女人之媚的词集故称“花间”。这些词作都是文人贵族为歌台舞榭享乐生活需要而写。绮筵公子、绣幌佳人眉眼传情,当筵唱歌,辞藻极尽软媚香艳之能事。


读沈曾植《海日楼题跋》,卷一“宋刻《花间集》跋”条,云“《花间集》,汲古所刻省精,其祖本今在聊城杨氏,四印斋影刻于京师,三百年间,与汲古阁后先辉映,不可谓非词苑盛事也。此本每半页十行,行十八字,罗纹宋本,刻印极精。与毛本杨本相较,行款文字,多有异同。而此本多存唐人集部旧式,宋讳多缺笔。杨本有放翁跋,此有晁谦之跋;杨为淳熙鄂本,此则绍兴建康本。然则海源阁主所谓《花间》为词家之祖,鄂本又是集祖者,固犹未为定论耶?辛丑六月,姚埭老民记于曜贞珉馆。”

聊城杨氏指是海源阁的主人杨家,海源阁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私人藏书楼之一,清道光二十年进士杨以增所建。它与江苏常熟县翟绍基的铁琴铜剑楼,浙江吴兴县陆心源的皕宋楼,浙江杭州丁申、丁丙的八千卷楼合称清代四大藏书楼。其中铁琴铜剑楼和海源阁所收藏的宋元刻本和抄本书为最多,因之又有“南翟北杨”的美誉。杨以增字益之,号至堂,别号东樵,是聊城人,所以沈曾植称为聊城杨氏。

《花间集》五代后蜀是由赵崇祚编辑,现存最早的是南宋的几个刻本。沈曾植跋的这个本子是“每半页十行,行十八字,罗纹宋本,刻印极精”、“多存唐人集部旧式,宋讳多缺笔”、“有晁谦之跋”的“绍兴建康本”,这就是南宋绍兴十八年(1148)晁谦之建康刻本,也是现存最早的《花间集》版本。晁谦之,字恭祖,他的从兄晁补之是著名的苏门四学士之一。晁补之自葺所作,名为《鸡肋》,但并未编定成集。绍兴七年(1137)年,其晁谦之才缀合他在元祐以后所作,帮他编定为《济北晁先生鸡肋集》七十卷。晁谦之还有个从兄晁冲之,字叔用,《墨庄漫录》卷八记载了他和名妓李师师的绯闻八卦。晁冲之的儿子是著名的晁公武,他的《郡斋读书志》是现存最早的一部私家藏书书目,中文系古典文献学专业的同学必读的书目之一。晁谦之跋《花间集》云:“建康府有旧本。比得往年例卷,犹载郡将监司僚之行,有《六朝实录》与《花间集》之赆。又他处本皆讹舛,乃是正而复刊,聊以存旧事云。”可见建康府原本刊有《花间集》,并与《六朝实录》一起作为用于郡将监司幕僚离别时赠送之物,并且除建康府之外,还有其他一些版本。晁本《花间集》中有少量的晁谦之校语,其中一则为:“(和凝《天仙子》)卯,古柳字,后方从木。又一本从卵,两存之。”其中的“又一本”定指晁跋中所指的他处本。绍兴为南宋初年,我们推测其他刻本和建康郡斋之前的刻本很可能刊刻于北宋时期,可能都应该是北宋本,不过现在已经失传。晁谦之校刻的这个本子现在已经是孤本,藏在北京图书馆,就是现在的中国国家图书馆。据说国图的新馆很漂亮,我一直都想找机会去看一看,最近似乎没有时间。属于这个系统的本子重要的有明正德辛巳吴郡陆元大重雕本,订正晁本误处不少(根据李一氓的《花间集校》校记)。明万历八年(1580)茅一祯刻本、万历三十年(1602)玄览斋刻本、天启四年(1624)锺人杰刻本都属于这个系统。

海源阁所藏的《花间集》则是淳熙鄂本,这个本子刷印在南宋淳熙十一、十二等年鄂州(今武昌)的公牍档册纸上,故定为淳熙末年鄂州刻本。纸背墨笔衔名有“儒林郎观察支使措置酒务施、城忠郎监在城酒务贾、江夏县丞兼拜斛场温、鄂州司户参军戴、进义副尉本州指使监公使库范”等。此书钤有昆山徐氏家藏、乾学之印、健庵、听雨楼查氏有圻珍赏图书、宋存书室、东郡杨氏鉴藏金石书画印、臣绍和印、彦合珍玩、杨绍和藏书、杨印承训、世德雀环子孙洁白、海源残阁、周暹诸印。并有海源阁主人杨保彝的题款。曾经清代藏书名家徐氏传是楼、查氏听雨楼、杨氏海源阁收藏。民国初年海源阁书散出后,周氏自庄严堪收得,后由周叔弢先生捐赠国家图书馆,可谓传承有绪。清光绪十九年(1893),著名词人王鹏运借海源阁藏本影写翻刻,收入《四印斋所刻词》中。王氏的刻本仿宋精写付雕,内封面题有“影宋淳熙鄂州本花间集十卷”字样,很多学者误以为是宋本的原貌。其实他做了很多更改,失去了宋本原貌。李一氓的《花间集校》(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用了四印斋本工作的时候,以为自己用的是鄂本,其实是上了王鹏运的当。到现在都有很多人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我是偶尔在国家图书馆陈红彦为新世纪万有文库的《花间集》作的说明中看到的。这个本子现在称为宋刻递修公文纸印本,是《中国版刻图录》判断之后取的名字。《中国版刻图录》断定此本“原版疑刻于北宋末,中杂南宋初补版,刻工余岩、吴永年、李浩等,他书亦无征。所依据的是版式、刻工、避讳字等综合因素。”故而断定为宋刻递修本更为可信。

沈曾植《海日楼题跋》这一条里其实有个大错误,他说“汲古所刻省精,其祖本今在聊城杨氏,四印斋影刻于京师,三百年间,与汲古阁后先辉映,不可谓非词苑盛事也。”显然沈氏判断汲古阁刻本的祖本是藏于海源阁的鄂本。事实上汲古阁刻本所依据的本子是《花间集》的第三个宋本,即开禧刻本。该本有开禧元年陆游两处的跋语。金开诚、葛兆光的《古诗文要籍叙录》称之为陆游跋语本,也有人称为陆游两跋本。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曾引及陆游跋语,可知其著录者即此本。毛晋汲古阁就是据这个本子翻刻。这个本子的宋刻原本未见近代藏书家著录,一般判断已经散轶。沈曾植《海日楼题跋》提到“杨本有放翁跋”,其实是不对的,有陆游跋语的是开禧刻本。陆游的跋语有一条是“《花间集》,皆唐五代时人作。方斯时,天下岌岌,生民救死不暇,士大夫乃流宕至此。可叹也哉!或者,出于无聊故邪!笠泽翁书”,此则跋语未注明年代。从文末“笠泽翁”来看,应写于南宋孝宗隆兴至乾道年间,因这一阶段陆游所写文章多署以“笠泽渔隐”或“笠泽渔翁”。他对五代词人在天下危亡之际流连于歌酒之间的行为极为鄙弃,《花间集》中的离愁别恨之作在他眼中亦成了“无聊”之制。

关于《花间集》在南宋以后的版本情况我本来没有比较全的材料,幸而企鹅博士帮我下了两篇论文,太感谢企鹅了。山东大学梅国宏先生的《从版本体例的发展流变看后世对<花间集>的接受》一文(很不幸的是我发现这篇论文大量抄袭了李冬红的《<花间集>版本变化与接受态度》一文,有大段大段的文字是一字不变的)指出金元没有《花间集》的版本留存或被著录,而明代现存所有《花间》版本如下(我用相关材料做了补充):

正统吴讷《唐宋名贤百家词集》本,简称百家词本,二卷。似乎是以开禧陆游跋语刻本为底本,合十卷为二卷。
正德十六年(1521)陆元大翻刻本,简称陆本,十卷。以南宋晁谦之刻本为底本翻刻,而对晁本错误之处有所校正。
万历八年(1580)茅一桢凌霞山房刊本,十卷,,并附温博《花间集补》,二卷。以陆本为底本。
万历三十年(1602)玄览斋巾箱本,十二卷,并附温博补遗二卷。以茅本为底本,所附补遗较茅本少十七首。
万历四十八年(1620)汤显祖评点本,四卷,闵凌刻套印,书后附义释与音释。此本似乎是以开禧陆游跋语刻本为底本。
万历四十八年朱之蕃《词坛合璧》本。
万历吴勉学师古斋刻本,十卷,附温博补遗二卷。以茅本为底本。
天启四年(1624)钟人杰笺校本,即杨慎评点本,二卷。原题“新都杨慎品定,钱塘钟人杰笺校”,前有张师绎《合刻〈花间〉〈草堂〉序》及钟人杰《叙刻〈花间〉〈草堂〉合集》,以茅本为底本。这个本子我们南京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有。
汲古阁《词苑英华》本,十卷。以开禧刻本为底本。
雪艳亭活字排印本,二卷。雪本以茅本为底本。

《花间集》在明代刊刻的版本一大变化就是出现了增补本系统。茅一桢首先于《花间集》原本外增补十四人作品共七十一首,列为补编上、下两卷,又附《音释》二卷;之后玄本钟本和雪本在增补词上又略有增删。除了增补内容以词存史外,明代《花间集》的刊刻出现了《花间集》的评点本,有汤显祖评点本(万历四十八年)和杨慎评点本(天启四年)两种。明代《花间集》版本在编排方式上也有一些变化。钟人杰刻本分上、下二卷,将原书的次序打乱重编,混合原书与增补之词,统一以字数多少为先后顺序进行排列,却遗漏了《花间集》原书中106首,只存394首。雪艳亭活字本将原本的次序完全打乱,不以人分,也不以字数多少为准,而是混合原书与温博增补之词(去掉薛能词),将同调作品汇集在一起进行排列,以词调在《花间集》原书中出现的先后为序。这种现象的出现当然与明人刻书的随意性有关。

与明代版本体例混杂的情况相比,《花间集》在清代重新恢复了其原始版本的面貌。比较常见的有光绪十九年(1893)王鹏运影宋刻本,即《四印斋丛书》本;《四部丛刊》则是影印的玄览斋巾箱本;吴伯苑和陶湘编《影刊宋金元明本词四十种》之一的《花间集》是用吴昌绶的《双照楼景宋元明本词》初刻本影刊。而双照楼则是影明正德仿宋本《花间集》十卷,即陆元大翻刻本。此外还有清光绪14年(1888)邵武徐氏刻本,十卷;民国4年(1915)上海碧梧山房影印本十卷,这个版本似乎在高校内只有南大图书馆有收藏;民国5年(1916)文艺杂志社石印本十卷;民国13年[1924]上海扫叶山房本石印本,十卷;民国16至17年(1927-1928)上海涵芬楼影印本十四卷;民国间中华书局铅印本十卷;(以上几种根据图书馆的学苑汲古高校古文献资源库系统检索而得)。2007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拍卖了民国甲寅(1914年)章氏四当斋刻红印本《花间词》,宣纸,线装,二册一函,是章钰四当斋据陆元大本影刻,摹刻精良,宣纸红印,甚为美观。成交价25,300元。其他则另有李心若《花间集评注》,1936年开明书店版;华连圃《花间集注》,1938年商务印书馆增订四版;李一氓《花间集校》,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1981再版;陈红彦校点《花间集花间集补》,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