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猪王520 / 三代历史 / 司马迁与汉武帝(三)| 司马迁生死之谜

分享

   

司马迁与汉武帝(三)| 司马迁生死之谜

2018-06-24  恶猪王520

封建专制社会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与权势浮沉密切关联,人处逆境才能有亲身体会。司马迁身受腐刑,体味深刻,人主的喜怒无常,便意味着人臣的祸福莫测。专制主义的荼毒,擦亮了司马迁的眼睛,使他看清了“明主”这一绝对君权的残忍本质,深深认识到过去“以求亲媚于主上”是“大谬不然”。基于此,司马迁一反常态,对国事、世事表现出一种冷漠。除埋头撰述《史记》外,对政治一概不感兴趣。太始四年(前93),司马迁五十三岁。这时《史记》已基本完稿。恰在这时好友益州刺史任安,给司马迁写了一封信,规劝他“慎于接物,推贤进士”。任安的信,好似一石击起千层浪,它把司马迁长期郁积在心中的无限痛苦与悲愤一下子引发了出来。痛定思痛,司马迁遂写下了那篇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报任安书》。在这封信中,司马迁把他对世情的感慨,对人生的悲愤,对专制君王的认识,对理想事业的追求,尽情地倾吐出来,如泣如诉,慷慨悲凉。《报任安书》是一道对汉武帝严刑峻法的控诉状,是一纸与汉代上流社会决裂的绝交文,是一份表明个人心志的宣言书,是一篇血泪凝成的悲愤诗。



或许是由于《报任安书》言辞激烈、得罪了汉武帝,司马迁竟然从此销声匿迹了。因此关于司马迁的结局便众说纷纭。有人说司马迁的好友任安,因“戾太子事件”被腰斩。狱吏在任安的遗物中搜出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把它献给汉武帝。汉武帝身边的宠臣,趁机给司马迁安上种种罪名,终于害死了司马迁。《史记集解》引东汉学者卫宏《汉旧仪注》云 :“司马迁作景帝本纪,极言其短,及武帝过,武帝怒而削去之。后坐举李陵,李陵降匈奴故下蚕室。有怨言,下狱死。”葛洪《西京杂记》也有相类似记载。有人据此认为司马迁是因作《报任安书》而死的,且死在作《报任安书》的当年。郭沫若认为司马迁下狱的事世上必有流传,故卫宏、葛洪均笔之于书。卫宏和葛洪都是当时颇有名望的大学问家不会无中生有歪曲事实。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的赞中叹息“以迁之博物洽闻而不能以知自全,悲其既陷极刑(指腐刑)之后又不能自保其身”,这说明司马迁不是自然之死。也有人认为司马迁可能死于汉武帝晚年的“巫蛊之狱”。当然也有人主张司马迁是死于武帝之后。那么,司马迁到底是“有怨言,下狱死”或是因“巫蛊之狱”所累及,还是平安地活到武帝之后,寿终正寝呢,由于史料缺乏目前尚无定论。想想,真是讽刺。司马迁这么伟大的一个人物结果居然同他笔下的老子一样是“莫知所终”。

关于司马迁的最终命运我想无非有三种情况:一是为汉武帝戕害。司马迁撰成《史记》后,秘而不宣,将其“藏之名山,副在京师”。司马迁为什么要“秘而不宣”且“藏之名山”,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司马迁心有顾忌,他担心汉武帝会加害他与《史记》。果不然,“汉武帝闻其述《史记》,取孝景及己本纪览之,于是大怒,削而投之”。以汉武帝晚年的暴戾,杀掉司马迁不是没有可能。第二情况是司马迁写完《史记》以后认为自己可以“偿以前辱之责”而死而无憾,于是愤而自杀。当然也有第三种情况那就是司马迁在写成《史记》后也像他书中所写到的那些高人逸士一样隐居乡里,颐养天年。就个人情感而言,我是宁愿第三种结局的。



读司马迁传我另外一个疑惑是:司马迁有没有子女后人?司马迁是四十八岁时遭受宫刑的。按说这个时候他早已结婚成家。即使没有儿子,至少妻子总是有的。遗憾的这个问题竟然同他的生卒年一样,扑朔迷离。我一连翻阅了好几本司马迁的传记、评传均得不到答案。班固《汉书·司马迁传》载:“迁既死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偿焉。”《汉书·杨敞传》载:“敞子恽,恽母司马迁女也。恽始读外祖太史公记,颇为春秋,以材能称,好交英俊诸儒。”《同州府志·列女传》也说:杨夫人者,汉太史司马迁女,丞相安平候杨敞之妻也。这说明司马迁有女。司马迁的故乡今存有一碑。碑文如下: 

“维兹同族,世传司马。初序天地,系出重黎。至周失官,尝典史笔。去周适晋,分散他乡。错在秦朝,夏阳居处;喜及后代,高门成茔。官太史者谈,作《史记》者子长。葬史坡而山明水秀,生临观而子孝孙贤。史通因避莽乱,隐居嵩阳;徽为长门嫡孙,改姓同氏。追归故里,徙居徐村。坟墓先茔,不能悉志。自茂至杰,略表所知。”此碑立于清嘉庆二十二年,来源于清康熙二十二年韩城知事翟世琪所撰《重修太史庙记》。该碑文称:“自康熙八年,众为太史公庙会而不能得太史公生辰。适有华山方外士自言知其详,谓:司马子长四柱为甲寅、戊辰、庚午、丙戌,寿七十三岁,卒于丙寅年九月初四日。有二子,长临,字与仲;次观,字何求。史通,临之孙也。另有一传说:司马迁遇害后,夫人悲愤万分,赶忙叫两个儿子身带《史记》副稿逃出京城,回到故乡韩城。临别之际,夫人嘱咐两个儿子司马临和司马观说:“临儿,从今往后,你在‘司’字左边加一竖,改姓‘同’;观儿,你在‘马’字左边加两点改‘冯’,你们要改名换姓,隐居乡里,好让我们司马氏一家留有后人。” 改姓同、冯,返回故里,这听起来颇近事理,只怕也是遗闻传说,于史无考。


作者简介:史飞翔,著名文化学者、散文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华孔子学会会员、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陕西省社科院特邀研究员。陕西省首批重点扶持的一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陕西省“百优人才”。陕西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陕西省吴宓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散文学会秘书长、文艺评论委员会主任。现任西安翻译学院终南学社秘书长。







 主办:终南学社

承办:终南读书会

顾问:李志慧

名誉主编:史飞翔

主编:王晓红  冯黎

执行主编:崔小康

   责任主编:王康荣 郑昊

本期编辑:柴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