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书屋 / 诗歌小说 / 彩礼(小小说)

   

彩礼(小小说)

2018-06-26  三清书屋

炳章的老婆叫冬梅。冬梅的家在新生。新生归红垸管;炳章的家在陈河。陈河归保丰管。

保丰和红垸都为乡。别看是两个乡,八杆子挨不着。可熟悉的人都知道,其实也就一河之隔。

河也不宽,才四五十米。春窄夏宽,河水终年清澈。

这条河叫排灌河。也是当时响应“水利是农业命脉”的号召,通过几个冬春,硬是靠肩挑而成。春夏排洪涝,秋冬输清水。硬是使保丰、红垸那一片水泡田,变成了上好的良田。

虽则便利了田亩,可新生人上街、串亲戚,却要弯蛮远的路。受了这样的阻隔,新生的男女娶妻嫁女,总比别处的男女要晚了那么一节拍。

炳章年二十,父母托人说了门亲事。家人甚为高兴,炳章知道了,也没反对,眉眼间,倒比以往舒展多了。可当媒人说出女方所要的彩礼,家人又开始愁眉隆起,看着媒人,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文章阅读

媒人喝下最后一口酒,抹去胡须上的酒水,露出两排大黄牙,嘻嘻笑道:“姑娘那边随什么彩礼都不要,只要一座桥。”说完,喘了口气,又补充一句,"什么时候修好,姑娘什么时候嫁过来。”

父亲低了下头,才问:“这姑娘是新生的?”

媒人用藏满污渍的手指剔着牙齿,干笑道:“啊?”

母亲一拍大腿,跳起来叫道:“不早说!”

媒人却不以为然道:“你们又没问。”

父母对视一眼,叹口气,低头不再吭声了。

媒人这时却呵呵笑着,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晃了晃,炫耀道:“仙女样的姑娘,不怕你们不动心。”说着,递给了炳章。

炳章接过一看,惊呼道:“是她?”

媒人诧异道:“你认得?”

炳章嘿嘿笑道:“认得,认得,高中同学。”说完,又惊疑地问道,“她家不是在游湖吗?”

媒人笑道:“搬这里早多年了。”

炳章“哦”了声,又看着父母,欣喜道:“爸,妈,她就是我说的冬梅,冬梅呀!”说着,递过了照片。

父亲接过去一看,点了下头,又递给了母亲。

母亲看了,抬眼看着炳章,哈哈笑道:"这叫有情人终成眷属。”

炳章却红脸道:“那,这座桥呢?”

母亲一拐边上的父亲,又是哈哈笑道:“其实,新生那边的干部已来说了多次,你父亲都未答应,说没得理由,现在,他儿媳在那边,看他还怎么说。”

炳章又用乞求的眼光看着父亲,口中只道:“爸!”

父亲站起身,瞪了炳章一眼,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临出门时,又停住脚,冲着炳章道:“明天过去说。”

炳章喜得一蹦多高,抓着飞扬起来的照片,哈哈直笑。

媒人却疑惑地问道:“你们这是?这是?”

母亲嘻笑道:“找由头!”

媒人却更加疑惑了,忍不住问道:“那要我?”

母亲道:“不失了礼数!”

媒人这才恍然大悟,指着父母,埋怨道:"害我来回,喝了几口水!”

父亲哈哈笑道:“那再多喝几杯!”说完,转身走了。

媒人抚着滚圆的肚皮,呵呵笑道:“装不下了,装不下了。”

炳章捧着照片,动情地道:“冬梅,到了那一天,我们鹊桥会!”说完,将那照片,轻轻地捂在了胸口。作者:老游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