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实诚人 / 原创 / 海上七万里(五)【图文】

0 0

   

海上七万里(五)【图文】

原创
2018-12-09  天津实诚人

编者按:这里真实记述了一名中国远洋船员的一次航海经历。从中国深圳港开航,航行于北太平洋、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两次过赤道线,共停靠16个中外国家港口,航行里程近二万海里。

南星轮简介:

19731130日日本建造,船长:114.26米,船宽:17.60米,夏季排水量:10214.80吨,马力:4500,航速:12.8/时,总吨:4632吨,净吨:3145吨,载重吨:7828.60

船名:南星。英文名:SOUTH STAR电台呼号:ELDX

船东:天津法利亚公司。

全权代理:香港帝昌公司。

船籍港:天津。

船旗:利比里亚。

停靠港口:

深圳、香港、巴布亚新几内亚(KIMBEALIWO)、菲律宾(MASAOMANILA)、马来西亚(LABUAN)、新加坡、印度(MADRASVISHAKAHAPATNAMCALCUTTA)、新加坡、马来西亚(MANI)、菲律宾(DAVAO)、香港、天津新港。


​续海上七万里(5

五月一日。我轮锚于印度马德拉斯港锚地。时区为东5.5区。最高气温摄氏52度 湿度90%。凌晨,0200LTLT:当地时间)。我突然被巨大的噪声所惊醒,看到满屋的纸张都飞舞旋转了起来,(因为天气太热,寝室门和窗户都没关,中央空调故障)强风从船舷窗外吹了进来,发出刺耳的令人生畏的怪叫声。我猛地从床上跳起,穿好衣服,箭步跑上了驾驶台。此时船长已在驾驶台,还有几个甲板值班人员。从驾驶台窗外望去,此时海面暴风肆虐,波涛汹涌,大雨倾盆。这艘114.26米,船宽:17.60米的万吨轮上下剧烈起伏,时而被海浪高高举起推上波峰,时而又被无情地抛入浪谷,大量的海水漫过船舷和甲板,两条锚链被汹涌的海浪拉得直直的,随时有被拉断的可能,情形令人恐怖紧张(锚链如被拉断船将会失控倾覆)。船长告诉我:“这是副热带气旋,风力已达12级。”我问:“昨天夜里我手抄的的当地气象电报怎么没有预报呢。”船长说:“这种强热带气旋可能难以预测。” 机舱人员用了15分钟已经备好了车(船自身有了动力可控了),大副和水手长两人腰缠安全绳索一前一后爬到船首检查锚机正常,二副核定了锚位,没有走锚现象。一切工作就绪后人们的心态缓和了一些。0300LT左右,风力迅速减弱,不久便停息了,滂沱大雨也没了,晴空万里,繁星闪烁。此时正值印度热季,由于气候原因,这种气旋性风暴形成得快,移动速度也相当得快,给人类造成的损失也大。前几年,孟加拉国突遭热带气旋(也可称之为气旋性风暴)的袭击,致使孟加拉海军几乎全军覆灭,海军司令官为此引咎辞职。回想这次风暴,真有些后怕。其一,我轮如果在海上航行,后果将不堪设想。其二,我轮如果在码头上也是危险的。

马德拉斯港(MADRAS)是印度第四大城市,泰米尔纳德邦首府,位于印度半岛东南部的科罗曼德尔海岸上,面积130平方公里,人口500万。是人工兴建的海港,由两条伸向海洋的钢筋混凝土堤坝合成,水深10米,18个码头泊位。时区为东5.5区。

五月二日。多云。中午我轮靠好码头。印度的联检人员再次登轮,他们真不客气,点名索要烟酒。代理是个大胖子,与当地有关方面官员的关系莫逆,他儿子就是海关缉私人员。据说计划二天卸完。

吃过晚饭,我和船长、大副还有一名水手四个人一起出去逛街。在港务局门口,手持步枪的印度大兵不允许我们出门,给了他半盒香烟才了事。一出门口,一大群机动三轮车的司机便围了上来,我们定了两辆带蓬子的机动三轮车,讲好价钱共2个美金,两辆车一先一后驶往市中心。这俩司机都轻车熟路了,先将我们送去银行兑换货币,然后来到邮局打电话,最后送我们到massage(按摩桑拿)的场所,我们说不去这里,送我们到市中心的市场商店转转。这座城市还真不小,道路挺宽阔,商店林立比较繁华,商品琳琅满目,人也特多。玩儿了一个多小时后返回。

在回来的路上,我和船长乘座的车与大副和水手的车走失了。(他们是有意识的)我们那辆车开到了加油站,司机让我们付加油钱,我们说没有,费了半天口舌他才答应开车。在驶过一条小马路时,我看见了我轮的那名水手,忙叫司机停车,我估计可能是遇上麻烦事了。水手对我说:“司机不拉他们了,还让他们付10个美金,大副正与那个司机发生争执。”我们三人走进那条昏暗的小马路,看见大副与司机正在吵架,我们过去对那个司机说:“有什么事到港务局再说”这时另一个司机叫来一个穿警服的人帮忙。我们几个人相互怒目相视,几乎动手打了起来。船长严厉地指着穿警服的人说:“我是船长,我们一起去警察局解决问题。”相持了一会,最后穿警服的人走开了,两辆车继续送我们回船。到了港务局门口,两个司机让我们付20美金,不然就别想走。其他十多个三轮车的司机也都围了上来,我一看不好,好汉不吃眼前亏,进了港务局门就不怕了,于是说:“没带那多么钱,你们随我们上船拿吧。”他们犹豫了一下,决定上船。可门卫拒绝让他们进港,又送了印度大兵半盒香烟才解决问题。当时真不想给他车费,揍他一顿了事,真是混不讲理。回到了船上,船长说:“咱们在这还得呆几天还要买伙食,别把事弄得太大了,给他10个美金算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五月三日。多云。上午来了七、八个卖东西的人,各种皮货,真皮大衣70美金,皮鞋20美金,还有卖钻石、玛瑙、猫眼、牛角和各种工艺品的。我用一块香皂换了一个海贝壳,用一小袋茶叶加上50卢比换了2个猫眼。下午我和政委等三个人到菜市场买伙食。各类蔬菜和鸡蛋价钱还可以,但肉类都太贵。买完伙食装了一小卡车,到了港务局门口,海关人员不让进,又给了他100卢比和几盒香烟才放行。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五月四日。阴天。上午船长介绍来一个印度伙食供应商,看他西服革履,文质彬彬的,又考虑到我们可以省去一些麻烦和费用,我们挑选了不少蔬菜和肉类,与他划了半天价格。他答应一定保质保量,下午免费将伙食送来。伙食上来清点核实之后大家感觉还可以。我与他结算美金时,他提出多给他10个美金,以此打点搬运工和海关人员。我拒绝了他说:“上午伙食和价钱已经谈好了,不能反悔,其他费用你自负,否则你将伙食搬走。”他还不死心,对我说:“如果多给10个美金,可以返给你5个美金。”我说:“我没有这样的权利,你再纠缠,咱们一起到船长那去解决问题。”他这才悻悻离去。

连载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