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大鱼 / 中国博物馆 /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分享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2019-03-27  年年有大鱼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
(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尊与罍

在华夏文明的生成过程中,产生了庞大而复杂的青铜容器群作为礼仪制度的核心,这是中国古代青铜文明的区别于世界其他青铜文明的一大特征。这个规模宏大的青铜容器群包括食器、酒器、水器等几个方面,商代以酒器中的爵、觚为中心,周代则推崇食器中的鼎、簋。
作为华夏文明的外缘组成,古蜀文明在吸收和借鉴青铜容器时,进行了精心甄选。尊和罍作为大型的青铜酒器,被古蜀人选取为最重要的礼器组合,并在形态上加以改造。三星堆二号埋藏坑中发现了一件顶尊跪坐人像,向我们揭示了古蜀人借由青铜容器实行的礼仪的场景。人像跪坐在锥形的器座上,双手捧持尊或罍形态的大型容器置于头顶,是某种神秘祭祀礼仪的鲜活记录。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青铜尊
高31.7厘米,口径34厘米,足径20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青铜鸟首
高40.3厘米,横径19.6厘米,纵径38.8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青铜罍
高35.4厘米,口径20.1厘米,足径18.5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族群

三星堆埋藏坑面世以来,话题的焦点集中在大量颇为写实的青铜人像、头像及面像。尽管这批铜器埋藏前被砸损及焚烧,仍有数件头像的面部残留金面具,显得卓然出众。这批头像带给我们最丰厚的历史价值,是其发型、发饰所携带的族群信息。
以发型的基本分类来看,三星堆头像包含两大族群:一群以脑后梳一条下垂的麻花长辫、平头顶为基本特征,可称为“辫发” 族群,其发型、发饰单一,不富于变化;另一群则以脑后发际线较高为基本特征,其头顶、鬓角、脑后有发型变化,或以发饰、冠饰作为装饰,应当是对长发向上盘挽并以发笄固定的艺术表现,可称为“笄发”族群。
若仅以头像观察,辫发族群占有数量上的优势。但从两个埋葬坑其他器物上的人像来看,或两臂环抱某物、或双手捧持某物,都是主祭者一类神职人员,均属于笄发族群.可以推测,无论笄发族群还是辫发族群,都是这一时期上层社会的主要构成。头像数量不占优势的笄发族群,应是社会中的神职人员,从事宗教活动,与之对应的辫发族群,则可能执掌社会中政治、经济、军事等世俗事务。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戴金面具辫发青铜人头像
高42.5厘米,宽20.5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平顶辫发青铜人头像
高41厘米,宽22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戴簪笄发青铜人头像
高51.6厘米,宽25.3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立簪笄发青铜人头像
高45.6厘米,宽17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带箍笄发青铜人头像
高13.6厘米,宽13.3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无顶笄发青铜人头像
高24.5厘米,宽17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一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青铜人面像
高26厘米,宽37.5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陶器

所谓考古学文化,也可以通俗地理解为族群。一个族群的考古学文化在形成与发展过程中并不孤立,它在时间上对先行的文化有继承和变革,又在空间上对周围其他文化有借鉴和融合。一个新考古学文化的诞生,建立在外来文化因素冲击、不同风格文化因素融合这一前提之上。这也说明,如果一个考古学文化没有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它并不会随时间发展形成新的考古学文化。
陶器,是辨识考古学文化最重要的参考物。简单地说,陶器外形的演变,是对时间的记录;陶器组合的演变,则是对空间上不同文化因素交往的记录。这里展示的一组陶器,是三星堆文化时期的代表器物。小平底罐、高柄豆、盉、鸟头勺把是此时陶器的基本组合,还包括瓶一类常见陶器。这些陶器可以视为古蜀人在此阶段形成的相对固定的文化面貌。在随后的十二桥文化时期,小平底罐、高柄豆、盉、瓶等陶器仍有承袭,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文化因素,即瓮、尖底杯等新的陶器。这种现象说明十二桥文化对三星堆文化有显著的传承,同时注入了新的文化因素,也可以通俗地说古蜀人的族群构成在这一阶段添入了新的血液。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小平底陶重罐
高16.8厘米,口径16.3厘米,腹径20.1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鸟头形陶勺把
高14.2厘米,柄径2.3厘米,高4.5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陶瓶
高14.9厘米,口径4.5厘米,底径5.5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陶盉
高34厘米,腹径约19厘米,宽17.5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交流

尽管四川盆地四面群山环绕,天然的陆路、水路交通极为不便,但却从未阻碍过盆地内外的文化交流。三星堆文化时期,古蜀文明从中原地区吸收了青铜牌饰,以及玉璋等重要礼器,并进行器物类型的改造与用器制度的创新,形成古蜀文明礼仪文化的核心,影响深远。此外,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青铜尊内盛有海贝,同坑内还有青铜铸制的贝形挂饰,可见此时古蜀文明与盆地之外的往来远达海滨,海贝这样的远方奇珍不仅传入古蜀文明的中心,还被吸收和再创造。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青铜牌饰
长13.9厘米,宽约5.9厘米,厚0.87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青铜牌饰是二里头文化的代表器物之一,在夏代便流行于中原地区。除二里头遗址外,甘肃天水、新疆哈密都发现有形态相似的青铜牌饰。三星堆遗址地处上述三地的南部,说明蜀陇交通线路至少在夏商时期已经开通。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贝形青铜挂饰
长8.8厘米,宽约8.9厘米,厚1.1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青铜贝
贝长6.3厘米,贝宽3.4厘米,链长8厘米
1986年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坑出土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玉璋
长60厘米,宽8.4厘米,厚0.8厘米
1931年广汉三星堆遗址真武宫燕家院子出土
四川博物院藏
璋是华夏文明重要的礼器之一,起源很早。古蜀文明的玉璋多属于牙璋,即射部有凹陷的形态,应是中原地区传入的类型。古蜀人将中原地区射部微凹的牙璋改造成丫形射部,并在金器中也引入了这种造型,形成古蜀文明又一个重要的礼器门类。
这件玉璋的射部凹陷略深,又尚未形成丫形,是玉璋在古蜀文明中本土化过程的掠影。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