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广誉远代子彦:44年的修行

2019-06-11  凤凰树下02

  代子彦,广誉远安宫牛黄丸传统制作技艺县级代表性传承人

  一大早,广誉远挂蜡车间工人们忙碌不歇,一派火热生产景象。只见工人们跟包汤圆似的,在“汤圆皮”里放入药丸。“咔嚓一下”,“汤圆”们经过一冷一热的蜡和水,表面迅速形成蜡丸,厚薄均匀,光滑细致。代子彦严肃的来回穿梭查看着,还不时为新工人做着挂蜡的示范。

(挂蜡车间火热的生产景象)

  对于代子彦来说,这样的工作是再平常不过的了。“挂蜡是中药企业中一项独具特色的传统工艺,现在很多企业都放弃了这种吃力成本又高的工艺,改用机器。”代子彦惋惜道:“其实手工挂蜡十分讲究火候与手法,而广誉远在蜡壳配方、挂蜡温度、含水量、水温度、烘干及存放温度等方面都有严格的标准。”

  (手工挂蜡)

  经过冷却的蜡丸会送到包装车间,以安宫牛黄丸为例,每个丸剂搭配一个药盒、说明书及外贴标签。由于此类包装均由人工完成,所以工厂内仍然保留着厂内“生产技艺比武”的传统。最快速度近7秒包装好一个药丸,且包装盒折叠均匀,贴标匀称统一。代子彦向我们介绍道,“如今还采用此类传统包装工艺的中药企业已经是凤毛麟角,之所以要将中药丸用蜡密封,是为了防止水分蒸发、防虫蛀、防霉变,保证药的新鲜程度。”

  1972年,18岁的代子彦接爷爷的班,高中毕业后从天津来到太谷,正式进入广誉远成为一名职工。“当时做工人是一件可骄傲的事情了。”代子彦回忆起往昔,激动地说道:“刚上班那会儿,真的是跟着老师傅学工艺。老师傅们都很敬业,也非常友善,由于制药是个工艺要求极高的工作,从挑选道地药材到后期将药材进行炮制,一丝一毫的失误都会造成人命,因此,老师傅们对我们这些年轻人要求很严格,决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老师傅们常说,‘咱们干的是人命关天的工作,一个小小的细节不谨慎就不能治病救人,咱们要对人家的生命负责呀!’就这样,跟着老师傅们在安宫牛黄丸炮制间干了五年多,才正式出师。”炮制中药十分辛苦,需要有人时刻盯着,严格把控每一环节,才能最大发挥药效。代子彦学得认真,从不偷懒,那时研磨药材都是人工推磨,一干就是一整天。

  回忆起当年,代师傅言语中透露出对峥嵘岁月的眷恋。“老师傅们大多不在了,但是他们的音容笑貌深深铭记在我的心里。作为他们的接班人,我在带徒弟的时候也把师傅们身上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一并传承了下来,这是一份责任。”代师傅已过花甲之年,仍旧每天骑着自行车来厂上班,他马上就要退休了,他表示,如果厂里愿意,他还想返聘,继续传承古法炮制工艺。

  花了40多年时间只干了一件事,问他是否枯燥,他笑着说:“ 一件事经过千百次重复,仍然集中全部热情,像第一次一样热情不减,确实需要一些耐心。但是做药就是一场善意长存的修行,一想到可以治病救人,也就没那么枯燥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