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说史 / 老黄说史 / 逮住一个“花和尚”:老僧亦有猫儿意,不...

分享

   

逮住一个“花和尚”: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

2019-06-24  老黄说史

清代作家、书法家钱泳创作有一部名为《履园丛话》的笔记小说,丛话共二十四卷,基本上一门为一卷,计有旧闻、阅古、考索、水学、景贤、耆旧、臆论、谭诗、碑贴、收藏、书画、艺能、科第、祥异、鬼神、精怪、报应、古迹、陵墓、园林、笑柄、梦幻、杂记等。其中,卷二十一“笑柄” 中收录了一组署名为金陵僧人志明的打油诗,总题曰《牛山四十屁》,其中流传最广的,当数“猫叫春”了——

春叫猫儿猫叫春,听他越叫越精神。
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

钱泳对此诗的评价是,“莫谓是打油诗,其笔甚峭,不可及也”。虽说老和尚虽出家多年,但凡心难泯灭。这首诗活脱脱刻画出一个深受压抑的苦行僧形象,平白晓畅,直抒胸臆,没有假惺惺的道学味。一个修身养性的大师,竟有如此心境,大是不易,如果称其一声“花和尚”,也不为过吧?

这个志明和尚是何许人也,为何身在佛门,心却如此“狂野”?史上关于志明和尚的记载并不多,只知他是明末清初(应是清入关,但尚未南下之金陵,故称之谓南朝也可)时,金陵(南京)牛首山的一名和尚,明遗民一枚。蒲松龄在其传世名作《聊斋志异》中对志明其人也有略记:

“牛首山一僧,自名铁汉,又名铁屎。有诗四十首,见者无不绝倒。自镂印章二:一曰:‘混帐行子’,一曰‘老实泼皮’。秀水王司直梓其诗,名曰:《牛山四十屁》。款云:‘混帐行子,老实泼皮放。’不必读其诗。标名已足解颐。(《司札吏》)”

志明和尚之所以要以“屁”入诗,这可能是与他自自诩为明朝遗民的心态有关,这就是所谓的嬉笑怒骂皆文章,表达的是对清人入关的不满,无伤佛性的。

如今,《牛山四十屁》早已不全,流传下来的只有三十首了,现摘贴几首,与君消暑共乐:

其一

海角天涯走一遭,算来只有住山高。
昔年羊肉街头过,也曾惹得一身臊。

其二

才说炎天忽又寒,看来看去世情难。
不如做个呆人罢,做个呆人岂不安?

其三

不做诸侯与大夫,总无一事到区区。
人家带露忙忙走,我正酣眠扯大呼。

其四

昨夜山前人杀人,管他老子破头巾。
山僧石上高跷脚,念句弥陀保自身。

其五

那岩打坐这岩眠,听了松声又听泉。
尝笑风爹多礼数,花香直送到床前。 

其六

春兰夏蕙没爷娘,左也香来右也香。
野菊秋来黄满地,收来当草只铺床。

其七

矮凳阶前晒白头,又无瞌睡又无愁。
自寻一个消闲法,唤小猫儿戏红球。

其八

闲拖拄杖过邻家,这家留斋那家茶。
栗子腐干随意带,路旁折得几枝花。

其九

鲜果千盘不要钱,枝头颗颗血红圆。
城中美味开行日,我与山童吃在先。

志明作为一个和尚,自然是不可接近红尘乐事的,但是,国破之际,他的内心也同样不能平静,这是什么?这就是无奈,这就是无能为力。这些诗,看似天马行空、恣肆无迹,其实,它更是志明和尚真实心境的曲意投射。

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不论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是人。叫春诗也好,放屁诗也好,只要是真情的流露,就可以引起读者共鸣。

(图片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