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诗歌鉴赏(2)

2019-07-20  当以读书...

诗歌语言风格

1、平实质朴,朴素自然

其特点是选用确切的字眼直接陈述,或用白描,不加修饰,显得真切深刻,平易近人。语言力求平淡,不追求辞藻的华丽,显现出质朴无华的特点,但平淡中蕴含着深意。如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全篇4句20字,毫无难解之处。又如陶渊明《饮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2、含蓄隽永,含蓄委婉

诗歌最富有灵气,诗的灵气在于隽永,在于“字短情长”,字里行间总是留着启人联想、开人悟性的“空白”,含有深意,藏而不露。这种风格往往不把意思直接说出来,而是藏在形象中,让读者自己展开想象,思而得之。如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天各一方的夫妻彼此挂念问候,其时其境其情,归家团聚作长夜之谈的憧憬,统统显于言外,隐于空白。

3、清新明丽,清新雅致

这种风格往往用清丽的语言来营造优美的意境,表达怡然喜悦的感情。其艺术境界多如大雨过后的青青柳色,茶叶上颤动着的晶莹水珠。如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小池》),用语新颖别致,不落俗套,给人一种清新美好的愉悦。

4、形象生动

诗歌的语言往往以其生动形象而感人至深。如苏轼的“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念奴娇赤壁怀古》),既是诗又是画,有形有声有色地展现了赤壁的壮丽景色,气势雄伟,境界开阔。

5、绚丽飘逸

例如:“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李白的诗大都写得色彩缤纷,景象绮丽,变幻莫测,这是绚丽飘逸之美。

6、婉约细腻

这种风格往往体现出“曲、细、柔”的特点,即曲径通幽,情调缠绵,表达感情细如抽丝。如:“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武陵春》)

7、幽默讽刺

此在诗中多指诙谐、风趣或辛辣的笔调和趣味。如:“竹帛烟销帝业虑,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章碣《焚书坑》)

8、雄浑

雄浑是指力的至大至刚,气的深厚磅礴。其特点是:骨力挺健,气壮山河,气吞宇宙,气度豁达,气概恢弘,气宇轩昂,气势浩瀚,气魄雄伟。它如奔腾咆哮、汹涌澎湃的大海,而不像碧波荡漾、涟漪粼粼的西湖;它若横空出世、千嶂连云的昆仑山,而不是一丘一壑、小巧宜人的苏州园林。在具体作品中,有的壮志凌云,刚毅雄健,如刘邦之《大风歌》;有的慷慨悲凉,视死如归,如项羽之《垓下歌》;有的胸襟豁达,豪情横溢,如曹操的《观沧海》。雄浑是盛唐诗歌的时代风格,它反映了盛唐欣欣向荣的景象和朝气蓬勃的活力。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气势浩瀚,雄伟壮丽;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想象丰富,境界辽阔;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气魄宏大,气势壮观;王维的《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何其高远,多么壮丽!而真正能够称为“雄浑”的是以高适、岑参为代表的边塞诗人。在他们的笔下,有狼山,有大漠,有绝域,有孤城,有奇寒,有酷热,有同仇敌忾的愤慨,有誓死戍边的决心。

9、豪放

豪迈奔放,谓之豪放。其特点既表现了作为主体的诗人的特点,又表现了作为客体的描绘对象的特点。就主体而言,其表现为:情感激荡,格调昂扬;想象奇特,夸张出格;志向高远,襟怀旷达;气吞宇宙,力拔山河;傲骨嶙峋,狂荡不羁。就客体而言,往往拥有巨大的体积、伟大的力量而显示出特有的壮美、崇高,或显示出苍茫、浩渺的无限阔大的景象,因而气势峥嵘,场面壮阔,境界缥缈,极目无垠。李白是豪放风格之集大成者,情感激荡,格调昂扬,想象奇特,夸张出格,是李白豪放诗风的特点。“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将进酒》),气势浩荡,一泻千里。宋词中的亳州派,以苏轼、辛弃疾为杰出代表,苏词注重将慷慨激昂、悲壮苍凉的感情融入词中,善于在写人、咏景、状物时,以奔放豪迈的形象、飞动峥嵘的气势、阔大雄壮的场面取胜,《念奴娇赤壁怀古》是其代表作。

10、沉郁

如果说豪放是火山爆发,沉郁就是海底潜流。当诗人飘逸飞动、奔放不羁时,就变得豪放;当诗人沉思默处、义愤填膺时,就变得沉郁。李白豪放,其体轻,其气清,故袅袅上升,飞入云霄,若野鹤闲云,随处飘逸;杜甫沉郁,其体重,其气浊,故沉沉下坠,潜入心海,感情激荡,回旋纡曲。何为沉郁?沉郁,就是指情感的深厚、浓郁、忧愤、蕴藉。“沉则不浮,郁则不薄。”杜甫之诗,为沉郁之极致。忧愁是杜诗沉郁的主要内容,他的忧愁,不只是个人的,更是国家的、民族的、人民的,因而这种忧愁具有丰富的情感层次,使其沉郁获得深厚的情感和崇高的价值。他的“三吏”、“三别”、《兵车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都是沉郁的力作。

11、悲慨

触景生情,睹物伤怀,悲壮慷慨,谓之悲慨。大凡诗人,慨叹风云变幻之疾,痛惜韶光流逝之速,目击人民灾难之重,身受命运坎坷之苦,郁积壮志未酬之愤,而忧心忡忡、慷慨悲歌者,均以悲慨称之。可见,悲慨是时代的心声、诗人的呼喊,诗人面对动乱的现实,出于强烈的责任感,遂作悲慨。陈子昂的诗就以悲慨而驰誉诗坛。《登幽州台歌》是最激动人心的悲慨之诗。诗人怀着壮志难酬的极度悲愤,登上城楼,泫然流涕,感慨万端。面对着悠悠苍天,茫茫大地,用如椽之笔,勾勒出过去、现在、未来的连绵不断的时间图卷,描绘出辽阔无垠的宇宙空间画面。其悲壮歌声响彻云霄,慷慨之气横绝太空。

12、俊爽

俊爽,即英俊豪纵,飒爽流利。代表诗人是杜牧。他的诗,纵横古今,雄视万代,畅谈历史,痛砭时弊,总结教训,忧国忧民,怀撑天之宏志,感报效之无门;另一方面,又矫健豪举,潇洒风流,流转飞动,畅快爽利。如《过华清宫》:“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以含蓄讽刺的笔调深刻揭露了唐玄宗纵情声色、骄奢淫逸、醉生梦死的生活。再如《赤壁》(折戟沉沙铁未销)的节奏明快,《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的轻盈飘逸,《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的俊逸秀美,“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遣怀》)的秀而不冶、艳而不妖,均是脍炙人口的佳作。

13、冲淡

冲淡,即平和、淡泊、含有闲逸、静穆、淡泊、深远的特点。王维的山水诗有闲、静、淡、远的特点,他是冲淡派大师。如:“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鸟鸣涧》)“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鹿柴》)诗人笔下的大自然,就是诗人自己,它反映了诗人冲淡的心情。诗人自己已消融在大自然中了。这种消融,是把主观的情思化入客观的景物中,追求忘我无我的空寂境界,这就是冲淡的极致。不过,冲淡不是幻灭、死寂,而是富于生机的,它是诗人把活跃的生命转化为凝固的生命的结果,生命力由流动而转为静谧。

14、旷达

旷达,即疏狂不羁,通脱豁达,潇洒飘逸,高洁特立。代表作家是苏轼。苏轼的词风除了豪放外,更多的是旷达。有雄才大略而又怀才不遇的苏轼,既要坚持不苟合随俗,又要随缘自适,既要“尽人事”,又要“知天命”,使其性格中带有典型的旷达的特征。“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念奴娇赤壁怀古》),“老夫聊发少年狂”(《江城子密州出猎》)这样的诗句,就带有明显的旷达的色彩。

15、工丽

工丽风格的诗歌,既讲究辞藻华丽,又讲究对仗工整。如杜甫《观山水图》中的“红浸珊瑚短,青悬薜荔长”,辞藻华丽,对仗工整,并在每句开头用表示颜色的词语构成一幅色彩鲜明的画面。工丽风格的形成,不单纯靠辞彩,还须具有完美的意境和理趣。只有繁缛的辞藻,而缺乏真实意境则容易流于浮艳,乃是诗歌之大忌。例如“江山飞丽藻,花柳发韶华。”此处“江山”指的是静物,“花柳”指的是生物,“丽藻”是指春天美丽的风景,“韶年”是指春光,“飞”“发”二字,极有生气。虽然寥寥十字,对仗工整,辞彩艳丽,描绘出一幅生机勃勃的春景图,可谓词约意丰,具有工丽的风格。再如,郑板桥题镇江焦山自然庵的一副联:“山光扑面经新雨,江水回头为晚潮。”

16、直率

与含蓄相反,直率风格的诗词不隐晦,不修饰,直接写出情感原状。如《诗经硕鼠》中的“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直斥统治者的不劳而获和无情压榨。情感诗较含蓄蕴藉,像弹琴的弦外之音,吃橄榄的那点回味,是诗家所津津乐道的。但有一类的情感,则要忽然迸发一泻无余,如遭遇意外刺激一声惊叫,此时,用不着含蓄蕴藉。如《诗经箜篌引》:“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妻子喊丈夫不要渡河,丈夫不听,渡河淹死了,只有事后的哀号。《陇头歌》先写“陇头流水,游离四下”,再感叹自己“念我行役,飘然旷野”,即景抒情。下首从水声呜咽写到自己肠断。直率风格的诗词,一方面结合叙事来抒情,另一方面说出的少,不说出的多,在这点上又同其他风格的诗相似。

17、自然

自然是针对做作而言,指不涂饰,不堆砌,没有雕琢做作痕迹。李白曾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来说明诗歌的自然风格。如他的《古朗月行》“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写出儿童时期对月亮稚气的认识,表现出月亮形状和月光的皎洁可爱,不加雕饰,生动自然;如陈叔宝的“夕阳如有意,偏傍小窗明”写得夕阳有情意似的,意境美好,有诗味。王维的“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写出深山中的绿树浓阴,翠色欲滴,有画意。王安石“欲别更携手,月明洲渚生”,不忍分别,直到月照洲渚,借景物来烘染深厚友情。这些诗写景抒情都真切自然,不用辞藻涂饰,所以说它们写出了天然之趣。

18、清幽

清静,幽深,表面看似平淡,细细体味却意味深远。如王维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前两句用不见人影而闻人声的情景,烘托出山的空寂清冷,后两句用夕阳返照映着林中的青苔,进一步渲染了山的特点,给人一种无比清幽的美感。“清幽”的风格特点是孟浩然最擅长的风格,他的大部分诗歌都具有清淡、幽雅的特点,例如《夜归鹿门山歌》“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通过渡头争喧、江村归人和月照烟树、岩扉松径的描绘,将两种全然不同的景象糅合在同一首诗中,反映了诗人对乡情及寥落幽独的隐者的倾慕、向往之意。

19、洗练

洗练风格的作品语言表达是通过千锤百炼而达到质朴、省净、流畅、圆润、洒脱、意韵无极的境界。如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首绝句精巧的构思和深婉的情趣融化在一片清空明澈的意境之中,浑然天成,语言上“连”与“入”相携,织出一幅烟雨迷蒙的愁网,并以“孤”为动力,把人进一步推进萦怀的离情之中,加之冰心玉壶的绝妙比喻,作者清孤傲岸、冰清玉洁的形象脱然而出。语言近乎俗白却字字枝叶相连,不可分割,匠意极深而不见斧凿。省净、洗练,字法句法的运用之妙使人深咏不尽,是洗练风格的典范之作。

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联系,以便后续处理删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