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归客 / 美文品读 / 故乡的夏夜

0 0

   

故乡的夏夜

2019-08-19  杏坛归客
                  

作者|黄中元

随着太阳落山已经有段时间了,乡村的傍晚暑气迅速下降。蚊子从四周冒出来,讨嫌地围在人周围嗡嗡作响,寻找落脚机会。田间劳作的大人扛着农具或牵着耕牛回家,疯够的孩子也象归巢的燕子,唧唧喳喳要进自家窝了。
    没有母亲的家庭,同样很有家的味道。
    进屋时,年老的父亲放下农具,已在灶房忙碌。见我们回家,一边忙碌一边吆喝着吩咐我们兄弟几个把两架竹床搬到门前摆好。年纪稍大的姐姐已将门前清扫干净,还洒了些凉水。远处,一些农人还在离屋稍远处将清扫成堆的柴草杂物堆在耕牛身边,洒上少许水,再点燃火,只冒浓烟不见明火的小垃圾堆,就成了天然熏蚊重器。于是,乡村的夜晚到处烟雾缭绕。
    灶间忙得差不多,父亲又忙着将烧好的热水倒进堂屋下方的大脚盆,我和哥哥就在那里开始嬉闹着洗澡。
  洗完澡,父亲和姐姐已将做好的饭菜端到门口竹床上,大家围坐一起,边吃边和同样摆设的邻家闲聊着。几个农家小菜也能吃得有滋有味。孩子们吃的快,丢下碗筷就找同伴耍去了,手脚麻利的姐姐吃完迅速收拾这临时餐桌,还拿来湿毛巾将竹床抹了一遍。
洗过澡的孩子虽不敢放开地疯玩,但到田间抓几只萤火虫的事绝对不能少。

跟蚊子一样,天一黑下来,附近秧田里就冒出星星点点的亮光,那就是萤火虫。孩子们伸手就能抓几只,有时将抓来的萤火虫装进小瓶子,计划着带回家照明用,但最终没能如愿。也有的抓到,就往身上抹,因为萤火虫的尸体被揉碎后抹在衣服上,居然也能神奇地发着光,大家的衣服也能变为闪着亮点的“光电衣服”了。

 虽然田间离家很近,但夏夜也是蛇类出没的时候,大人一直在吆喝孩子不可走远。很快,大家就开始回家了。
也许这时才算夏夜生活的高峰。孩子们赤膊平躺在竹床上,睁眼看着满天繁星,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耳里听着大人的闲聊。遇到运气好的,还能听到很多稀奇的鬼怪故事呢。父亲一边摇着蒲扇,一边抽着相互敬撒的香烟,跟来串门的邻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手里的扇子有节奏在我身上扑打,驱赶着不时袭来的蚊子。
     大人的谈兴一般都很浓烈,躺在竹床上总想多听一些稀奇故事,但眼睛还是不争气,边听边闭上双眼,睡着了。
 后半夜为了防蚊,经济好点家庭,会在门前搭起临时的蚊帐。我家没多余蚊帐,父亲拿几块床单将我们包了个严实,效果也还不错。
等门前树上唧唧喳喳鸟叫声把我吵醒时,天已大亮。
尿在体内涨得难受,忙翻身起床跑到门前小树旁解决。此时才发现,父亲已赤脚从菜地回来,正将大框的新鲜黄瓜、豆干子、青菜、辣椒倒在地上进行分类。嫩点的扎成小捆丢进大缸,腌制成四季常吃的开胃菜;稍老点,就成了当天的家常菜。清晨的露水湿透了父亲两支裤管,一只手还有在菜地劳作时留下的血丝。父亲边麻利地侍弄着蔬菜,边跟同样在门前摆弄自家菜蔬的邻人谈论着菜地杂事。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故乡的夏夜,没有空调和电风扇的降温送凉;也没有歌舞、电视,甚至没有收音机的解乏添彩。但故乡的夏夜,给人温馨、和谐和清爽,也许这就是让人经常回味的幸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