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诗词相关 / 失律,失粘对,孤平,落韵,撞韵,踩脚,...

分享

   

失律,失粘对,孤平,落韵,撞韵,踩脚,三连平等格律诗问题例举

2019-09-23  梧桐树边羽

有朋友提出问题,将“失律,失粘对,孤平,落韵,撞韵,踩脚,三连平”和“平头,四平头,上尾,三仄尾等约制”做了区分,愿意该是区分大忌和不是大忌的近体诗病吧?不过这种区分不大准确。

何谓“失律”?是指诗词中有不符合平仄关系的句子,这不就是“失粘对”?所以应该是“失替”,指一个句子本身的平仄出现问题。这和“失黏”、“失对”、“孤平”、“落韵”、“踩脚”一样都是绝对不能出现的。

举例子说明这些现象吧,相对理解起来简单些。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李白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失替

指近体诗中单句中重要位置的平仄失去了两两替换的顺序。我们知道,正常的格律诗的平仄,在单句中的“二四六”位置是交替出现的。比如“随风直到夜郎西”,“风、到、郎”三字为“平、仄、平”,所以这就是个律句。咱们改个字,“随风直飞夜郎西”,意思上还是说得通,但是关键位置上变成了“平、平、仄”,这就是失替了。

失对

我们看李白这首诗的前两句。首句“杨花落尽子规啼”,关键位置字为“花、尽、规”,平仄为“平、仄、平”,那么第二句就必须和首句平仄相对,才合律。所以我们看到“闻道龙标过五溪”,关键位置“道、标、五”平仄为“仄、平、仄”,所以这两句是没问题的。我们改成,“忽闻老友过长溪”,关键位置为“闻、友、长”平仄为“平、仄、平”,虽然句内没有失替,却和首句平仄一样,这就失对了。

同时,这也就是犯了题主提出的平头之病,这种音律上的平头就是失对,即出律了,所以一定不能犯。

失黏

格律诗的第三句和第二句的平仄关系是相同的。“闻道龙标过五溪”,“仄、平、仄”,第三句“我寄愁心与明月”,平仄为“仄仄平平仄平仄”,但是这里“与”字和“明”字的平仄对调,是一种变格,是格律诗所允许的,叫做“鲤鱼翻波”。这句诗的平仄正格为“仄仄平平平仄仄”,关键位置是“仄、平、仄”,实际上是相同的,这就是格律规则中的“黏”。假如我们把这句诗改成“我将愁意交明月”,关键平仄变为“平、仄、平”,这样与第二句变成了相对关系,即是失黏。

而如果第四句和第三句又相对,整首诗只是失黏,并没有失对和失替的现象的话,我们称之为“折腰体”。就是腰断了的格律诗,形象吧。

孤平

是指一句诗中除了韵脚,也就是最后一个字之外,其他字只有一个发平声,这也是格律诗大忌。比如“闻道龙标过五溪”咱们把“龙标”换成“老友”,“闻道老友过五溪”,好像也能念得通,实际上平仄已经变成了“平仄仄仄仄仄平”,这就是孤平。也是出律的。

落韵

就是不押韵。这个好理解,就不举例了。

撞韵

何为撞韵?我们把“我寄愁心与明月”,的“明月”改成“彭蠡”,“我寄愁心与彭蠡”,这个“彭蠡”是个湖的名字,蠡字发第三声,上声 (lǐ),是仄音,但是和整首诗的韵脚字同属平水韵“八齐”部,这个就叫做撞韵了。

如王安石的《泊船瓜州》: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但是撞韵并不是格律诗的规则之外,只是念起来不顺畅罢了,属于格律诗的小毛病,咱们尽量避免就行了。

踩脚

踩脚是指第三句尾字用了平声。因为第三句或者首句不押韵的首句尾字都应该是仄声结尾,这些不押韵的字成为“白脚”,一旦白脚用了平声字,就叫做“踩脚”。如果将“我寄愁心与明月”改成“我寄愁心与冰轮”,虽然“冰轮”也是指月亮,但是“踩脚”了。这是格律诗绝对不能出现的现象。

我们再来看问题补充里面提到的几种现象。

平头

刚刚讲过了,格律平头实际上就是失对,是大忌。

四平头

四平头是指律诗中有四句或六句用词意思重复,挤占发挥空间,是律诗文法的不当,但是并非大忌,比如陆游的《雪中二首其二》:

春昼雪如筛,清羸病起时。

迹深惊虎过,烟绝闵僧饥。

地冻萱芽短,林寒鸟哢迟。

西窗斜日晚,呵手敛残棋。

其中颌联、颈联的起头两字“迹深”、“烟绝”、“地冻”、“林寒”就是“四平头”。这个并非什么不得了的毛病,只是在写法上重复,变相地局限了内容的丰富表达,所以“碍格”。

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碍格”并不出律。也就是说还是格律诗,只是写得不尽如人意。

上尾

上尾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出句和对句不能为同声字,即上下句必然是“仄收、平收”或者“平收、仄收”,但是在仄起押韵格式中,首联出句、对句就是“平收、平收”的,而在其他联中,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出律。

另一种说法就是一首诗所有的出句虽然是仄收,但是去押韵(同声字),这个问题不大,并不违背格律,只是念起来怪怪的,大家尽量避免就好了。其实这种上尾的说法就是鹤膝。比如:“拨棹金陵渚,遵流背城阙。浪蹙飞船影,山挂垂轮月。”“渚”和“影”都是上声(第三声),如果有一个换成入声字或者去声字(第四声),就避开了这种问题。

但是在我们如今统一用仄声来代替三四声字的情况下,这种问题并不怎么严重。

三仄尾

至于三仄尾,本人在前几天专门写了一篇回答“三平尾”和“三仄尾”的问答,个人的结论是三仄尾不是问题,具体分析就不再这里重复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我前面那篇文章。

以上就是一些常见的格律诗病问题例举。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