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鑫医师 / 中医 / 一次惊心动魄的治疗(十枣汤应用一例)

0 0

   

一次惊心动魄的治疗(十枣汤应用一例)

2019-12-06  陈鑫医师

 这篇病例的主角是我姥姥,关于我姥姥的详细情况我在年初的文章“重症肝硬化一例”中有详细的论述。

  当时宇宙最大医院曾断言说只剩四个月,进而不愿治疗。之后我在库老师的指导下用中药调理至今,已经近两年了。期间有反复,但是大多数情况控制的不错,身体并没有特别的不适。

  我妈曾经问我说别人得这样的病身体最后都疼的受不了,你姥姥怎么从来没有疼过,我说这就是中药的魅力,如果真能对证治疗,真能翻天覆地。

  俗话说治得了病救不了命。从我接手治疗就告诫家人说我姥姥绝不能停药,最好一天都不停。第一因为病的重,预后很不好;第二是姥姥年纪大,本身正气不足(免疫力差),受纳不佳。

  从去年夏到今年夏情况一直很好,姥姥开始懈怠,慢慢的不堪中药之苦。她和家人商量能不能不喝,舅舅说看着你姥姥喝药时痛苦的样子很心酸。我不同意,我认为病只是控制住了而已,并没有痊愈。没有药力的支撑我怕此病迅速燎原,进而威胁生命。

  后来听我妈说,我姥姥常常趁人不备把药偷偷倒掉。今年三伏时更是停了一段药,我不同意但也没人能说动她。我曾对我老舅说夏天天地阳气充足,人体阳气亦足,天地之阳助人体之阳,所以我姥姥觉得状态不错。但是贸然停药,到秋冬阳气收藏之时恐成祸患。

  但是我姥姥当时状态很好,大家都大意了,觉得我说的话只是可能性而已,并没有人认真对待停药的问题。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春华秋实,有因有果。秋冬之交我姥姥双腿开始复肿,小腹渐大。开始用药,这次吃以前的方子毫无寸效。慢慢的双手也肿了起来,头面也肿了起来。小腹胀至心下,我姥姥开始喘气困难,说喝口水都觉得胀的受不了。

  整日用手拍自己的小腹,如敲鼓一般,嘭嘭有声,说这样敲一敲会舒服一点。随着腹胀饮食也大为减少,一天喝不了一碗粥。

  我回去看我姥姥,我姥爷对我说你三姥姥以前得的也是这样的病,头脸肿了之后没几天人就不行了。我安慰他说没事,我姥姥且有的活呢。

  把脉后,双脉弦紧。我想此时就是生死关头了,舅舅们不在家,我在群里把我的判断给他们说了一下。并告诉他们我要用点猛药来攻一攻,让他们做好心里准备,会很凶险。实话说我当时只有七分把握,我也怕万一。话说回来,此时如果不搏一搏,可能人就要交代于此处了。

  感谢我舅舅们对我的信任,让我放手一试。我对这个机会隐隐是有些期待的,这正是验证所学的机会,也是印证前贤大道妙理的绝好时机。仲景说上以疗君亲之疾,此言正应于此时。

  我所用之方为“十枣汤”,组成很简单,大戟、芫花、甘遂、大枣。此方为中医逐水重剂,因现代药理认为大戟、芫花、甘遂三味药都是毒药,所以轻易不用。药物一般渠道也不易购得,我通过同学帮助两天后才拿到。

  彼时我姥姥的病又进了一层。那天我带药回家,姥姥的脚已经肿的放不下到棉鞋里,她穿了一个夏天的凉鞋,脚面浮肿如刚出锅的馒头。我说明天让我妈去给你买个棉拖鞋,姥姥幽幽的说别买了,不知道能不能再活三天两天。

  我心酸到无话。我姨在家,我让她煮了20个大枣来冲服药粉,用了四克。服用后一个小时我姥姥吐了一次,整个厕所的地上都吐满了。我老舅三舅知道我用上猛药了,连夜回来照顾姥姥。我姥姥说肚子里像火烧一样,真正的痛如刀绞。她反复说让我舅拿刀子把她的肚子划开。

  舅舅家的二表妹当天晚上也回去了,看到姥姥痛苦的样子,她在群里拍了段视频,声音哽咽,我批评了她。姥姥此时的难受正是服药后应该出现的现象。她不懂所以觉得凶险,如果我治的不是我姥姥而是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病人,那么病人家属看到这样的场面很可能会认为是我把人给治坏了。

  一夜之间我姥姥呕吐4次,腹泻11次。第二天早上还是腹痛如刀绞,但是较昨夜已稍减轻。可喜的是全身水肿已经十去其八,我对我的判断和用药更加坚定了。

  天亮后大舅二舅回来,看着姥姥如此难受,弟兄四个一商量说想把姥姥送医院,我不同意。一个本家舅说,弟兄们都在家,眼睁睁看着老太太在床上呻吟,街坊们会怎么看你舅们。我妥协了,说去医院可以,但是只能做检查,不能用药。

  到医院后,他们怕我姥姥脱水,挂了两瓶氨基酸,再用别的我和舅舅们商量后通通拒绝了。检查结果血红蛋白40,重度贫血,强烈要求我们输血,我舅问我的意见,我说不输。

  我的理由是贫血不是今天才贫血,一直都贫血,平时不都没影响吗?为什么要在此时,也就是身体差到极点的时候输呢?血输到身体里也需要人体阳气的运化,此时输血就是在消耗人体阳气。我姥姥刚刚经过大吐大下,阳气虚极,仅剩的阳气是人身至宝,用来恢复脾胃才是正道。

  舅舅们同意了我的意见,给医院商量说我们明天转院,今天先不输血。

  当天晚上我姥姥稳定后,我舅舅们都走了,只剩我二舅,我姨和我。我坐在我姥姥脚边的凳子上观察她,我发现我姥姥时不时睁开眼睛四处看看。我对我二舅说,我姥姥彻底没事了,我要回家睡觉了。我二舅也松了口气说,你姥姥是看看谁走了,谁留下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二舅给我发微信说我姥姥好了,可以正常吃饭,自己下床上厕所了。此事已在意料之中,我告诉我舅说可以让我姥姥出院了。

  此时舅家大表妹做了汤送到医院,在家人群里说,身上、双腿、双手、头面上的水肿已经全部消失了,肚子也不涨了。

  如此生死关头,一日一夜间“十枣汤”竟收全功。我对祖国医学先贤们的智慧崇敬到无以复加;对带我领略中医之魅的库老师感激到无以复加。

  当然舅舅们的信任也很重要。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至亲而是别人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会不会这样做呢?考虑到现在的医疗现状,我想我大概率是不会如此付出的。

  后来讨论这个事师姐马玲说“男怕穿靴,女怕戴帽。”这样的情况确实很凶险。民间流传的俗语,没想到我姥爷也有这样的经验。

  再后来我姥姥闯过这一关后,我岳母给我说以前她们那里有个人肝硬化,最后死时肚子涨的像一个大气球,下葬前放在棺材里,肚子突然爆了,把棺材板都炸起了老高。

  上周六用的药到今天已经十余天了,姥姥恢复的很好,能吃能睡想没有得病之前一样。我又重新开了调理的方子让她每天服用。

  这个例子让我越来越坚信传统医学对危急重症同样有办法,而且是符合“道”的办法。学海无涯,我们更应该向更深处行去。

  以前写病历总会对用药有详细的分析,今天我却不能像以前那样分析了。此药凶险,懂者自能会心,懵懂者徒增变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