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血府逐瘀汤是王清任化瘀第一方,见到这3条症状就可以用血府逐瘀汤(上)

 跟随大趋势 2019-12-11
血府逐瘀汤是王清任化瘀第一方,见到这3条症状就可以用血府逐瘀汤(上)[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马到成功]
活血化瘀学派的开山鼻祖王清任的血府逐瘀汤,瘀郁并治,“通”治百病
王清任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曾被视为离经叛道,为一些正统人士所不齿,故现今流传下来的资料比较有限。但时间是无情而公正的,作为中医药学中活血化瘀学派的开山鼻祖,他的医学成就正日益引起世人的瞩目,活血化瘀方药的应用范围之广,对现代医学的启迪之深,实在令人激动不已。
王清任(公元1768—1831年),字勋臣,清代直隶省玉田县(今河北省玉田县)鸭鸿桥人。历时42载写成了《医林改错》一书,纠正了以往中医学著作中的诸多错误,成为中医学发展进步的一个里程碑。他强调补气活血与活血逐瘀两个临床治疗原则,据此变化出几十首活血化瘀的方剂,血府逐瘀汤就是其中之一。
王清任在《医林改错》一书中说:“血府即人胸下膈膜一片,其薄如纸,最为坚实,前长与心口凹处齐,从两胁至腰上,顺长如坡,前高后低,低处如池,池中存血,即精汁所化,名曰血府。”这就是王氏所谓的胸中血府。王氏指出,“胸中血府”极易产生瘀血,出现“胸中血府血瘀”之证,治宜活血化瘀,故创血府逐瘀汤。
王清任的血府说有三个要素:第一是血府的解剖认识;第二是血府血瘀、胸中血瘀的病理认识;第三是活血化瘀的治疗方法。
王氏血府说的错误只在于对血府的解剖认识上。他虽未明确反对“夫脉者,血之府也”,却臆造了一个“胸中血府”。然而正是这一错误,使王氏将注意力集中于胸部,提出了“胸中血府血瘀”。既然我们已知王氏的认识有误,不妨去伪存真,将“胸中血府血瘀”当作“胸中血瘀”。事实证明,胸中血瘀是极易出现的一种病理现象,这一病理认识合乎中医脏腑学说,并与《内经》合拍,故用活血化瘀为法也就理所当然了。因此王清任的血府说之三要素中,其二血府血瘀、胸中血瘀的病理认识是正确的,其三活血化瘀的治疗方法也是正确的。所以王氏以脏腑机能、气血生化为依据创制的血府逐瘀汤可获佳效。
唐宗海《血证论》卷8:“王清任着《医林改错》,论多粗舛,惟治瘀血最长。所立三方,乃治瘀血活套方也。一书中惟此汤歌诀‘血化下行不作痨’句颇有见识。凡痨所由成,多是瘀血为害,吾于血症诸门,言之纂祥,并采此语为印证。”
【血府逐瘀汤中有这几条症状】
一、身外凉,心里热。故名灯笼病,内有淤血,认为虚热,愈补愈瘀,认为实火,愈凉愈凝,三两副血活热退。(她耐寒不耐热,手脚长年冰冷,即身外凉,而喜吹风,冬季喜往外跑,即心里热)
二、小事不能开展,即是血瘀,三副可好。(她情志一抑郁,就胸闷气短,不能展颜舒畅)
三、平素和平,有病急躁,是血瘀,一二副必好。(你说她性情平和,却仍有酸胀难受的病痛,即在此)
1978年,第一次读到王清任的《医林改错》。在我的印象中,王清任这位清代医生,医术十分高明,他不盲从经典而有创见,我尤其注意他的“血府逐瘀汤”。
首先,这一剂活血化瘀方,能够治疗头痛、胸痛、心里热,饮水即呛、不眠、心跳心忙等那么多病症,给人启示是:许多种疾病,究其实质,都同气滞血瘀有关。
第二、令人称奇的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病症,居然用血府逐瘀汤这同一剂药而得救治。第一个病例是江西某巡抚,他74岁,夜晚躺下必须坦胸露腹,方能入睡,盖一层薄布也断不能入眠。他患这个怪病已经七年,召王清任诊治,用血府逐瘀汤五副而痊愈。第二个病例是一女子,22岁,夜晚躺下,需令仆妇坐在她胸口上方能入睡。她患此病已经2年,王清任同样用血府逐瘀汤,三副而愈。
一个是胸不任物,一个是胸任重物,两个完全相反的病例,用血府逐瘀汤都可治愈,说明他们的病因都同血瘀有关。现代研究发现血府逐瘀汤可治疗神经官能症,这位胸不任物的江西巡抚和那位胸任重物的女子,究其病源,或许都是一种神经感觉系统错位所至,虽然表现各异,但病因都属于神经官能症之类,故能同一剂药而治愈。
服用血府逐瘀丸(汤)最明显是消化系统,不管吃了多少饭菜,多少油腻,一丸血府逐瘀下去,根本不用怕消化不了,吸收不了。
凡有肚腹胸胁疼痛,用药一丸,迅速止痛。
给两腿增力:我曾饭后服用血府逐瘀丸,然后骑自行车去南岗,感觉上坡蹬车,腿部十分增力,轻松如飞。记得此方中有牛膝一味,也许是它的引血下行之功吧。
止呃逆:我曾偶然用血府逐瘀丸一味,止住了呃逆,当时惊喜不已,认为这或许是一个新发现。后翻阅《医林改错》,方知王清任早已将呃逆归于血瘀,他说:“无论伤寒、瘟疫、杂症,一见呃逆,速用此方,无论轻重,一付即效。此余之心法也。”
更重要的是,每服此逐瘀丸,顿觉呼吸通畅,似有补氧之功。它的作用,不是一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局部作用,而是一种全身的、整体的良性调节。试想,经常性的活血化瘀,使气血畅通,川流不息,岂不可以防止百病!
我认为,王清任的血府逐瘀汤不但是治病良药,亦是老年人的颐养良方。人到老年,气血日渐瘀滞,导致百病丛生。经常服用血府逐瘀丸,可以行气活血,逐瘀生新,调整脏腑,有时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王清任是一个谦虚务实的医家,他在书里写:“病有千状万态,不可以余为全书。”“古人立方之本,效与不效,原有两途。其方效者,必是亲治其症,屡验之方;其不效者,多半病由议论,方从揣度。”(以上为杨新民经验)
【血府逐瘀汤】当归,生地,牛膝,桃仁,红花,赤芍各9克,柴胡,枳壳,桔梗,川芎,甘草各5克。共11味。用法:水煎服,分两次服 。
加减化裁:若瘀痛入络,可加全蝎、穿山甲、地龙、三棱、莪术等以破血通络止痛;气机郁滞较重,加川楝子、香附、青皮等以疏肝理气止痛;血瘀经闭、痛经者,可用本方去桔梗,加香附、益母草、泽兰等以活血调经止痛;胁下有痞块,属血瘀者,可酌加丹参、郁金、水蛭等以活血破瘀,消症化滞。
功效:宽胸理气,活血去瘀
主治:胸中血瘀证。胸痛,头痛,日久不愈,痛如针刺而有定处,或呃逆日久不止,或饮水即呛,干呕,或内热瞀闷,或心悸怔忡,失眠多梦,急躁易怒,入暮潮热,唇暗或两目暗黑,舌质暗红,或舌有瘀斑、瘀点,脉涩或弦紧。
主治病名:三叉神经痛、眩晕、流产后腰痛、血瘀性头痛、胸痛、乳癖、痛经、产后发热、输卵管积液、惊恐征、老年性室性早搏、食不知味、低热、自汗、矽肺、药物性皮炎、臁疮、慢性荨麻疹、皮肤搔痒症等等,据说还有人将其应用于癌症的防治。
方解:血府逐瘀汤乃桃红四物汤与四逆散(枳壳易枳实)合方加桔梗、牛膝而成。桃红四物汤养血活血化瘀;四逆散行气疏肝解郁;桔梗入肺经,开胸理气;牛膝引血下行。全方气血兼顾、活中寓养、升降同施,能促进气血运行,具有活血化瘀、行气止痛的功效 ......
【配伍特点】
一为活血与行气相伍,既行血分瘀滞,又解气分郁结;二是祛瘀与养血同施,则活血而无耗血之虑,行气又无伤阴之弊;三为升降兼顾,既能升达清阳, 又可降泄下行,使气血和调。
歌诀:血府当归生地桃,红花枳壳膝芎饶。柴胡赤芍甘桔梗,血化下行不作痨。(通窍全凭好麝香,桃红大枣老葱姜。川芎黄酒赤芍药,表里通经第一方。膈下逐瘀桃牡丹,赤芍乌药元胡甘。归芎灵脂红花壳,香附开郁血亦安。少腹逐瘀桃牡丹,元胡灵脂芍茴香。蒲黄肉桂当没药,调经种子第一方。身痛逐淤膝地龙,香附羌秦草归芎。黄芪苍柏量加减,要紧五灵桃没红。)
【血府逐瘀汤是治怪病】
行医50多年的吴文鹏老中在谈到运用血府逐瘀汤时说:“通过有关病历的观察,凡内科杂病治之不愈者,皆可考虑有关瘀血之凝滞,根据笔者数十年临床经验,确药简效宏,很值得探讨。”
【经血淋漓】赵某,女,34岁,桥东副食厂工人。经来淋漓10余天才净,二三年经量渐多且伴有全身不适,如乳房发胀,腹痛,经来有块,色黑紫,平日潮热。烦躁,曾用归脾汤、柴胡疏肝饮、逍遥散等交替治疗,均无效。因血海本有蓄热,归脾太早,则滞而不化。脉紧而弦,舌红紫,苔薄。治疗:非王氏妙法不可奏效,故选用血府逐瘀汤,加生地黄、柴胡连服十余剂而愈。
【顽固性失眠】刘某,男,35岁,省某建二处干部。顽固性失眠数年,每于夏季尤剧,有时彻夜不眠,初服安眠药尚见效,日长则无效,近头部觉有异物笼罩,思想不易集中,压力甚大,影响工作和学习。根据以上情况,“阳气不能下达阴血之分,故目不瞑”。脉弦涩,舌紫。治疗:瘀滞窍络,夜不能睡,用安神养心药治疗不效,方用血府汤,原方血府逐瘀汤加远志6克,炒枣仁25克,瓜蒌9克,茯神9克,水煎服,10剂向愈。在王清任的“血府逐瘀汤”注解中这么说道:“夜不能睡,用安神养血药治之不效,此方若神。”又曰:“夜睡梦多,是瘀血,此方一两剂全愈,外无良方。”可见血府逐瘀汤能让血瘀体质的失眠患者,酣然入睡梦乡甜。
【脑内伤头痛】 患者,男,36岁。4年前有头部内伤史,后常感头痛,时轻时重,每发与气候、情绪、睡眠有关,痛如针刺,固定不移,伴烦躁易怒,夜不得眠,服止痛药效差。查面色暗滞,舌紫暗,脉沉涩。此乃脑内伤致气血凝滞,瘀血阻塞络脉所致,不通则痛,故治以活血祛瘀为主方:桃仁10g,红花10g,当归15g,川芎10g,赤芍15g,牛膝12g,柴胡10g,生地黄12g,桔梗10g,甘草6g,乳香6g,枳壳10g,丹参12g,全蝎3g。水煎服,日1剂,分早晚服,6剂后头痛次数减少,程度减轻,守方20剂,症状悉除,停药1年,未见复发。
【 神经性头痛】 患者,女,42岁,头痛病史3年余,经多家医院各种物理及化学检查均未发现器质性病变,诊为血管神经性头痛,每因情绪紧张或劳累而头痛发作。刻诊:头痛较剧,表情苦楚,伴失眠健忘,心烦易怒,舌暗红有瘀斑,苔白,脉弦涩。症属病久气血运转不畅,瘀血阻窍所致。方投当归12g,生地黄12g,桃仁12g,红花10g,甘草6g,枳壳10g,赤芍15g,柴胡10g,牛膝15g,川芎12g,桔梗10g,蜈蚣1条,全蝎3g,白芷10g。水煎服,日1剂,早晚分服。服药5剂诸症减轻,头痛大减,继服6剂诸症基本消逝,守方6剂,头痛悉除。
【长期发热】徐某,女,65岁。发热恶寒,肢节酸痛,在当地按感冒治疗后一直发热不退,体温38.5℃左右,最高可达38.9℃。刻诊:发热,无咳嗽,大便偶有便秘,口干咽燥而不欲饮,面色苍白而黯滞。舌质黯红,边尖有瘀斑,脉细涩。证属内有瘀血,郁热蕴结。治宜活血祛瘀,清解郁热。予血府逐瘀汤加减:柴胡、丹皮、桃仁各10g,赤芍、川牛膝、当归、白薇各12g,生地15g,川芎、桔梗、枳壳、红花、蜜甘草各6g。5剂。水煎服,每日2剂。服药后热退至37.5℃,药中病所,继服7剂,体温恢复正常,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