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2020-01-01  ww18   |  转藏
   

作为武侠大师的金庸老先生,在他的作品里,塑造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很多人物的名字或有其来源或有其深刻寓意。

《楚辞·湘夫人》中有一句“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从这句诗中,你想到了谁呢?没错,就是那个顽皮可爱,敢爱敢为的李沅芷。不过思公子而“未敢言”的倒不是这位李大小姐,而是那位红花会十四当家“金笛秀才”余鱼同。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的第一部作品,虽然人物没有《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那样可爱,在剧情上也无法和《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等相提并论,对于情感的描写更不及《神雕侠侣》,但某些人物和他们的故事的确让人回味无穷。香香公主的绝世容颜,周绮的天真豪爽,骆冰的活泼伶俐,霍青桐的智慧和宽容,在金庸的笔下都是那么栩栩如生,而其中最令我难忘的就是苦苦痴恋余鱼同的李沅芷。

李沅芷在金庸作品中占有重要地位,原因就是她是金庸第一部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也是金庸笔下第一个机灵可爱的小妖女形象。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李沅芷和余鱼同都是不幸的痴情人。李沅芷的不幸在于她几乎牺牲了一切,背弃家庭,最终得到的可能只是一纸婚姻,得到了余鱼同的人,却得不到他的心。如果在回疆沙漠上,她死在张召重的掌下,那么她就是另一个程灵素。余鱼同的最大不幸并不是他爱上了义嫂,而是他自己的性格,他太倔强,太高傲,也太冲动偏激,以致于陷入了“畸恋”的漩涡中不能自拔。李沅芷用尽全力去融化他心中的冰点,但他心中的冰是否能融化,依然要看他自己能否解脱自己。如果余鱼同无法让自己解脱,这段“针笛情缘”就可能是一桩苦涩的婚姻。

李沅芷并不是书中唯一单恋的人,但霍青桐毕竟得到过陈家洛的爱情和牵挂,只有李沅芷一人放着小姐不做,宁愿浪迹江湖,终日黄沙和寂寞作伴,还要忍受相思之苦和心上人无情之痛。虽然金庸在结尾用一句余鱼同由怜生爱,由感深情为李沅芷的感情美满收场,我却总为这样的结局遗憾。李沅芷为情忍受的委屈,为爱承担的折磨,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日出,怎能就此一笔带过。她对余鱼同的一片痴心,无尽的付出,岂是一句话便能回报的!很可惜金庸没有给予李沅芷更大的空间,香香公主才是故事的女主角。不过我百思不得其解,香香公主除了美丽和单纯的近乎弱智外,有哪里可爱?我想几年后香香公主只会是个模糊的名字,但李沅芷和她对爱情的执着已深深烙在读者的心里。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都说黄蓉、赵敏是金书中主动追求爱情的典范,在我看来,李沅芷也要算上一个。《书剑》的男主角和两个女主角塑造得都不是很成功(毕竟是金大侠的试水之作),反而是两个女配角(另外一个是周绮)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突然想起,李沅芷(当时是女扮男装)还直接导致了陈家洛和霍青桐的误会,导致本来对霍青桐有好感的陈家洛喜欢上了香香公主,她对故事情节的影响力可还真不小。

大抵江南女子,莫不是柔情似水,眉目如画,就像曼陀山庄款款深情里走来了王语嫣,燕子坞娉娉袅袅的迎出俏阿碧。而李沅芷的出场,却不是“走”,而是“蹦蹦跳跳”着出来的,这一跳,竟跳出了几分别样的灵动与情韵来。如同黄蓉的小叫化,阿朱的易容,让人心怀大畅。于是,笑吟吟的看着这位提督千金男装戏女、助人夺经、山洞救人、作弄三魔,一路热热闹闹的“跳”了下来,没有满腹经纶,没有雄才伟略,却有的是小女子的聪明机灵。便是那不经意的一扁嘴角,一声娇叱,也透露出恰到好处的娇憨顽劣。恰是江南的旖旎风光,韵味悠远而又不事张扬。既是佳人,而且还是兰心慧质的佳人,就该有英雄来匹配。于是黄蓉遇到了郭靖,阿朱认识了乔峰,李沅芷邂逅了余鱼同。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英雄佳人一相逢,注定是个口角噙香的故事。那个手拿金笛出口成章的俊美少年,那个笛声悠扬挡路平沙的不羁才子,那个长身玉立谈笑御敌的潇洒侠客,和一般的草莽比起来,的确有如云泥。金庸笔下的人物,一般都是重武轻文,武功讲究学无止境,文才却只需粗通即可,所以当黄蓉只是教杨过子曰诗云的时候,杨过有足够的理由去怨恨和自怜。余鱼同却是难得的文通武就,一支金笛既是杀人利器,又可按宫引商,成为传情达意的乐器;迎敌之际,之乎者也,亦庄亦谐,未闻金戈,先看他谈笑风生。可惜,余鱼同不是郭靖,不是乔峰,他们或初出茅庐或游刃江湖,但在感情上却都是浑金璞玉,雕琢的空间很大。而余鱼同却已有了曾经沧海的意兴阑珊,虽然这份感情有悖伦常,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龌龊。这条爱情的路,便变得坎坎坷坷起来。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古龙曾经说过,爱情,就像两大高手过招,谁先动心,谁便输了。

细雨野店初次相逢,面对“长身玉立,眉清目秀”的少年,李沅芷“不免多看了一眼”,这多看一眼不打紧,却为《书剑》添了一段一见钟情的佳话,即使这钟情只是单方面的。后来,余鱼同伤重,李沅芷细心照料,一副刁蛮顽皮的脾气,竟然尽数收拾了起来。于是,一边是忽喜忽愁,柔肠百转,芳心可可,深情款款;另一边却是不闻不问,乔痴做傻,有如木石,冷若冰霜,甚至为了洗却对骆冰的愧疚而将生命系于一线。初次交锋,李沅芷落败。

李沅芷毕竟是官宦之女,又自幼长在北国,性格中既有南方女儿的心思灵动,狡黠慧捷,又兼北国女子的率直坦然,豪爽大气。所以在爱情的路上虽然受了点挫折,却并没有就此放弃,躲到一边长吁短叹,以怨女的姿态博取众人的一掬同情泪。她抛家别亲,踏上了万里追随的道路。一路上风刀霜剑,黄沙漫天,硬是将袅娜的江南女子打磨出几分沧桑。都说“女追男,隔层沙”,可是万里黄沙也走下来了,结果呢?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事已至此,连看的人也心灰意冷了。感情的事,本就不能勉强。你不爱我,那有什么法子?便是那陈家落对翠羽黄衫绵长的痴念,都融化在了香香公主尘世的姿颜里。遇到余鱼同那种倔驴子,一般人或许打了退堂鼓,“你既无心我便休”了,偏偏李沅芷也有着对爱情不悔的执着。于是有一天,机会终于来了,李沅芷得到了倔驴子梦寐以求的“胡萝卜”,奇货可居,聪明的她终于偿了自己的心愿。

不管你愿不愿承认,余鱼同还是喜欢上了李阮芷。她受伤时他的忘情,返回路上“不避嫌疑”的细心呵护,此后由怜生爱、由感生情的真心相待,你真可以当他不是爱情吗?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不错,那或许是爱情,却绝不是深情,更不是痴情。走了那么艰苦的路,在与清兵剑拔弩张的时刻,余鱼同想的竟是“我与她爹爹势成水火,她终究非我之偶!”薄情至此,让人心寒。穷此一生,那个站在在余鱼同的心底盈盈浅笑的,始终是骆冰吧。得不到的,始终是最好的,就像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和白玫瑰。霍青桐无法和已故的香香相抗,李沅芷也不能和得不到的骆冰并提,皆因此理。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一边享受着身边人俗世的柔情,一边又念念不忘转身时早已光华不在的初恋。

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在这种不平等的爱情较量里,谁输谁赢,在动心的那一刹那已成定局。正如哈代的另一种诠释:呼唤的和被呼唤的往往不能相互应答。茫茫大地,浩浩南北,千古同此伤心!

她是金庸小说中第一位出场的人物,爱情之路却一波三折

可是,李沅芷到底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相比那些陷入单恋的女子,她还是得到了一个也算圆满的结局,姑且如三毛所说:“为沅芷高高兴兴地哭一场。恨全消。“

毕竟,这个世上又哪有十全十美呢?

爱他时容貌讨人喜,恋他时谈笑退强敌,

想他时逐君万里地,心窍被鬼迷。

管什么形容随火逝,怨什么冷语如霜逼,

叹什么流水无情意,落花苦相思。

只求俺真心换连理,遂了这金针伴玉笛,

莫问他南北复东西,了却一生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