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d / 失眠 /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

0 0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肝,安魂之法

2020-01-29  flsd

《伤寒论》第303条曰:“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本证是肾阴亏虚于下,心火独炽于上,常兼舌赤苔少,脉沉细数。这是水不济火,心肾不交,以黄连、黄芩泻心火,鸡子黄养心阴,白芍、阿胶滋肝肾之阴。这是补水泻火,使水升火降,则烦躁消失而入睡。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肝,安魂之法

若心火结而不降,不能与肾水相交,当用黄连泻心火,反佐少量肉桂以纠正黄连之苦寒凝敛,使之有利于心火的行散。火下行,水就会上达,阴升阳降,取义于六十四卦之地天泰,故名交泰丸。

心肾不交重点在心火过盛,故以泻心火为主,以上两方为准则。若重点在肾水不足,心烦不如前者严重,治当滋肾阴以制心火,宜六味地黄汤、丸,或其他补肾填精之药,久服以收功。这里滋肾阴只是手段,其目的仍在制心火,邵新甫所谓“壮水之主,静以制动”就是这个意思。

以上为交通心肾法,另外还有补脾养心法。因脾主思,忧思伤脾,必耗心血,就会怔忡少寐,心悸不安,乍寐乍醒,脉涩神虚。如《灵枢·营卫生会》所说:“营气衰少而卫气内伐,故昼不精,夜不瞑。”此主证在心,病因在脾。除清心静养,药物当以养荣益气之药补脾化荣,或少加清火、镇静之品,如养心汤、归脾汤等,随证选用,并摒绝杂念,持之以恒,日久自能痊愈。或用鹿角胶一味,热酒化服,以血肉有情之物更易收到益血填精的效果。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肝,安魂之法

以上是以治心安神为主,下面讲治肝安魂之法。

先举一个治案:徐某,中年女性,工人,济南市人。1990 年2月13日就诊。患者1周前做人流手术,身体较弱,睡眠欠佳,不烦躁,近两日竟发展至昼夜不能入睡。服用安定片亦无效,舌质淡胖大,边缘有齿印,脉弱而无力。

处方:珍珠母,龙骨,柏子仁,熟地黄,黄连,茯苓,炙甘草,薄荷(后入),酸枣仁,水煎服。上方服完1剂后,即能入睡,共服3剂,睡眠如常。

此方实本许胤宗之珍珠母丸去人参、当归、犀角、沉香,加黄连、炙甘草、薄荷,因药房缺龙齿,故改用龙骨。

中医学认为,人卧则魂归于肝,肝虚不能藏魂,故以珍珠母入肝为君,龙齿亦有安魂镇静作用。酸枣仁、柏子仁亦皆养肝益血之品。肾为肝之母,故用熟地黄滋肾以养肝。加少许黄连、薄荷者,因此虽属肝虚之证,但不眠之症,最易引起心火,虽暂不烦躁,亦少加黄连,以防心火内生,也符合珍珠母丸使血充而不热之方义。由于本方用大队补肝之品,为使补而不壅,故又用少许薄荷以疏肝。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肝,安魂之法

酸枣仁汤适用于肝不藏魂的虚烦证。所谓“虚烦”之虚,有两种涵义:一是无痰饮宿食,故谓之虚;二是五内枯燥,荣少血虚。肝不藏魂,除肝血虚、肝阴虚之虚证外,又有肝气郁结的实证而致者。如李延昰《脉诀汇辨》载:“新安吴修予令侄,烦躁发热(发热就是阳不归阴),肌体骨立,沉困着床,目不得瞑者,已三年矣。大江以南,迎医几遍,求一刻安卧,竟不可得也。

又有痰火郁于胆经,肝胆相聚,影响肝魂,必惊悸不眠,口苦心烦。有痰用温胆汤,无痰用桑叶、栀子、牡丹皮等清泻少阳,使胆火得清,睡眠自然安定。

肝胆合病的当肝胆同治。如《医醇賸义》载:“无锡孙左,身无他苦,饮食如常,惟彻夜不眠,间日轻重,如发疟然,一载未愈。予诊其脉,左关独见弦数,余部平平……此实(少阳)与厥阴同病,甲乙同源,互相胶结……为制甲乙归脏汤,连服数十剂而愈。”其方是:珍珠母、龙齿、柴胡、薄荷、生地黄、红枣、夜交藤等味。镇肝养肝之中兼升散少阳之郁火。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肝,安魂之法

肝不藏魂,有由于肺燥的,燥则火生,金不制木。当用凉润敛降之药。方用生百合,养肺金以制肝木,加入苏叶,下气解郁,敛而且降,安魂之中有引阳归阴之意。

失眠治肝,凡言肝虚的,都是肝阴虚,虚则补其母,当补肾。凡言肝实的,都是肝火盛,实则泻其子,应泻心。这和补肾水泻心火的交通心肾法实有殊途同归的道理。


⊙文章内容仅供临床思路参考,不可盲目试用,具体情况还需辩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flsd > 《失眠》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