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对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关系的再认识

2020-02-20  德明书斋

马克思说:“关于艺术,大家知道,它的一定繁盛时期决不是同社会的一般发展成比例的,因而也决不是同仿佛是社会组织的骨胳的物质基础的一般发展成比例的。”陈贵山曾说“马克思所指出的‘在整个艺术领域同社会一般发展的关系上’存在着不平衡现象”1,即通常所说的艺术生产与物质生产的不平衡现象。综观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普遍认为这种不平衡现象主要表现为两种情况。简而言之,即物质生产高度发展却没有带来艺术的繁荣局面经济落后;物质生产水平低下却带来艺术的繁荣和发展。2众所周知,艺术生产作为精神生产的一种形式,其产生和发展以物质生产为前提和基础。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我们常见的法律、科学以及道德观念等社会意识形态几乎都随着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那么应该如何理解艺术这一社会意识形态的生产与物质生产的不平衡现象呢?

以往研究可以告诉我们,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现象的产生不是偶然的,而是“所属那个时代的社会历史条件的产物”3。我们承认艺术作为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类必然建立于物质基础之上,也不否认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但是对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基本原理,不能机械地、直观地理解,而必须辩证地、历史地理解,必须结合某种社会意识形式发生、发展的具体历史条件,予以科学的说明。”[4]因此,要进一步认识艺术生产和物质生产的不平衡现象,必须进一步深入认识这种不平衡现象的表现形式,深入分析其存在的“社会历史条件”。

一、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现象的表现

第一,物质生产的高度发展非但不促进艺术的繁荣,反而阻滞和妨碍艺术的发展或造成艺术的堕落和畸变。5这就是说,在社会发展的较高阶段,生产力和一般文化知识水平相对发达的历史条件下,艺术上的繁盛没有物质生产发展的程度高或较先前的艺术繁荣而言反而落后了。就以文学艺术为例,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资本主义欧洲,各国相继完成了工业革命,物质生产较先前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在艺术却没有出现像古希腊那样“以那种在世界史上划时代的、古典的形式创造出来”的繁荣景象。神话、史诗在人类文明的早期早期十分发达,而随着物质生产的发展,这种文学形式不仅不发达,反而衰退甚至消亡了。再拿中国来说,当下的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程度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都高,在文学方面亦有较大的发展,然而,就单个文学样式而言:如当下的散文、诗歌是无法和先秦散文、唐宋诗词相提并论的。物质生产的发展随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这是不争的事实,就中国文学的发展而言,每个时期却出现各自的特点,各种文学样式并非与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如先秦散文发展程度较高,后期社会虽然发展了,但无法与之相比;唐宋的诗词比较发达,而其他艺术种类如戏曲、小说则尚处于萌芽状态;元代戏曲有的较大的发展,明清小说有了突破性的发展,而其他的艺术形式却相对落后。

第二、经济落后、物质生产发展水平低下,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繁荣和发展。6这就是说,在社会发展的较低阶段,生产力和一般文化知识水平相对低下的历史条件下,却出现了艺术上的繁盛时期。依然以文学艺术为例, 19世纪的德国,“国内的手工业、商业、工业和农业极端凋敝”,“一切都烂透了,动摇了,眼看就要坍塌了,简直没有一线好转的希望。”然而,如恩格斯所说:“在德国文学方面确实伟大的。1750年左右,得过所有的伟大思想家——诗人歌德和席勒、哲学家康德和费希特都诞生了;过不了二十年,最近的一个伟大的德国形而上学家黑格尔都诞生了。”719世纪的俄国也是如此,在欧洲,它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国家,经济落后、政治落后、军事落后,但却出现了文学的繁荣时期,普希金、果戈里、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科夫等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作家的出现就是明证。我国的战国时期,社会动荡,战事频繁,经济发展遭到破坏,却出现了文学上的“百家争鸣”的景象。“五四”时期,虽然资本主义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比起世界列强来,我们的经济还很落后,但新文化运动显示出蓬勃的生命力,造就了一大批优秀的文艺家,使几乎所有的艺术部门都表现出赫赫实绩,呈现出一个繁荣时期。

综上所述,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现象的表现形式并非仅此而已。若以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作为艺术繁荣的标志之一, 2000-2006年美国没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而法国、英国、南非、匈牙利、奥地利及土耳其均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8众所周之,19世纪50年代以后,美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强国地位尚未动摇过,但在艺术方面,却并非如人所愿。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发现,越是社会动乱时期,艺术繁盛的几率就越高。

二、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现象的原因

对于如何理解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现象,前人的研究成果已十分丰富,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这一现象存在的原因。通过对前人研究成果的整理,我们可以对这一现象有更清楚的认识。

1、物质生产的发展不是艺术生产发展的唯一因素

艺术作为精神生产,必定受经济基础的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艺术生产不同于政治、宗教及科学等一般的精神生产,就文学而言,文学生产创造的客体是“整体性的生活”,“具有审美价值或经过审美提炼而具有审美价值的生活”,是“作家体验过的社会生活”9。如此说来,艺术生产的客体包涵了政治、宗教及科学等一般精神生产,那么艺术生产自然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

自汉代以来中国文人的创作始终逃脱不了儒家思想的影响,比较典型的如杜甫、白居易等;而李白的诗歌则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才如此飘逸洒脱,王维的诗歌受到佛家思想影响才变得空灵;而元明清诗歌的发展不如戏曲、小说等叙述性文学的发展,这和元明清政治比较专制,对文化的管制比较严厉(文人不能直接抒发对政治、现实社会的不满情绪)有很大的关系。神话、史诗随社会的发展衰退甚至消亡,这是由于科技的发展使人们能够解释灾害性的自然现象、生老病死等一些在当时让人无法解释并且产生恐惧感的现象,神话的意义也随之减退(这里并非说神话、史诗丧失了魅力)。19世纪的欧洲社会完成了由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性过度,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场变革,它不仅改变了人的生存环境,促进了西方文化价值观念以及社会精神心理的变化,而且带来了文学思潮的新旧更迭;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唯美主义和象征主义等文学思潮和流派,从而给欧洲近代文学带来了繁荣景象。10

文学艺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形式漂浮于上层建筑顶端,距经济基础有所疏隔,被一些列中间环节诸如政治氛围、文化心理、社会精神意向等所阻滞而变得模糊,它只能通过诸多中介因素,间接地反映经济基础。”11正如恩格斯所说:“并非只有经济状况才是原因,才是积极的,其余一切都不过是消极的结果。”12把经济(物质生产)因素当作艺术生产发展的决定性的、唯一的因素是不科学的。如此说来,艺术生产的发展不仅受到物质生产的发展影响,还受到政治、宗教及科学等因素的影响,艺术生产的发展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现象就不难解释了。

2、艺术生产的发展具有相对独立性和特殊性

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更加细化,劳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使精神上产作为独立的部门发展起来,从而“意识才能摆脱世界去构造‘纯粹的’理论、神学、哲学、道德等等”。13因为“分工不仅使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人来分担这种情况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14艺术作为一种精神生产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得于独立发展起来。当然,这里并不是说“精神上产和物质生产互不相关”15。这种独立性使得艺术生产的发展不可能或很难与物质生产的发展同步进行,这种不平衡现象的存在就是必然的了。

欧洲文学以古希腊-罗马文学和希伯来-基督教文学为源头,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欧洲文学史上蕴含和贯穿着深沉而深厚人文观念流派更迭、思潮相继的发展模式。16展开了一幅以“人”的观念为认识理解对象的文学画卷。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在不同的时期对这一观念有着不同程度认识和理解,自文艺复兴开始,先后出现了人文主义文学、古典主义文学、启蒙主义文学、以及现实主义文学、自然主义文学、唯美主义文学等文学现象和文学思潮。这也是神话、史诗在人类文明的早期早期十分发达,而随着物质生产的发展,这种文学形式不仅不发达,反而衰退甚至消亡了的原因。而19世纪的德国和俄国,虽然物质生产不及同时期的其他国家,但出现诸如歌德、席勒、普希金、果戈里、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科夫等一批对“人”的观念有深刻深刻认识(不是说他们对“人”观念有一致的认识)的文学艺术家,使得两国均出现了艺术的繁荣景象。我国的文学的以神话为源头,以诗歌和散文为基础,各个朝代有其相对发展的文体。先秦时代以诸子散文为发展对象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汉代的赋,唐宋的诗词,元代的曲,明清的小说,而各种文体的发展又以前代的文学发展为基础,如唐诗的繁荣,与我国诗歌已有相当长的发展历史有关,特别是六朝诗歌在艺术形式上的发展,为唐代诗歌的繁荣提供了艺术上的准备。正因为如此,“安史之乱”后,社会局面、物质生产均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但在诗歌艺术方面仍不逊于盛唐,只是风格有所转变罢了。而年代较长的朝代如汉、唐、宋、明,其初期文学的发展比较平庸,经过两代或三代人的努力才达到高潮。

艺术生产发展的独立性,使其有自身发展的轨迹,发展的特点,所以艺术的发展虽然受到物质生产的影响,但是很难与物质生产的发展轨迹吻合,不免出现相反发展的现象。

3、艺术具有特殊的社会功能和艺术家作为特殊的艺术生产者

艺术,尤其是文学艺术不同于一般的精神生产,它具有“干预生活、改造灵魂以及认识、教育、审美的作用”17,特别是在社会动荡、新旧事物更迭时期,往往容易产生艺术上的繁荣景象。古希腊艺术的发达产生于“工商业奴隶主与农业奴隶主激烈斗争时期”,19世纪的德国和俄国的艺术繁荣局面得益于两国都处于“资本主义从下面发展起来,并积蓄了一定的力量,想挣脱的封建的束缚”18,社会运动此起彼伏的社会状况。我国先秦散文的发达与当时社会局面混乱,各诸侯国争权夺势有关,“安史之乱”的爆发,促使杜甫等一批文人的产生,“五四”时期艺术上繁荣与当时的政治形式、社会局面有很大的关系。这些时期因斗争尖锐,社会思想比较活跃,自然促使文学艺术的繁荣。

“文艺不可能在死水一潭的地方昌盛的,即使那里的物质生产水平很高,因此,新旧斗争最激烈的时代和国家,文学艺术就最容易繁荣昌盛”。19这种繁荣昌盛与艺术本身特殊的社会功能有关,通常在新旧斗争激烈的时期,人们希望通过艺术作品来了解社会,或希望在艺术作品里暂时脱离现实的无奈,得到心灵的一种解脱、享受,而各种政治力量也希望艺术为他们制造社会舆论,发展自身实力。艺术家作为特殊的艺术生产者,在新旧斗争激烈的时期,或著书立言为某种利益团体服务,或反映现实生活、民生疾苦来劝诫统治者,或构造一个虚拟世界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享受。艺术特殊的社会功能及艺术家特殊艺术成产者身份的存在,或多或少影响的艺术生产的发展,也可当作艺术生产的发展和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关系的原因之一。

综上所述,艺术生产的发展和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关系不是偶然的,而是客观存在的历史现象。正确深刻的认识理解这一现象,必须明确根本原因在于:物质生产的发展不是艺术生产发展的唯一因素,“艺术生产虽然受物质生产所制约,但是,物质生产却并不直接决定艺术生产”20,艺术生产还受到诸如政治、文化心理、宗教以及科学等因素的影响。此外,也不能忽视“艺术生产发展的相对独立性”,“艺术自身的特殊社会功能”,“艺术家是特殊的艺术生产者”等因素的影响。这样,才能真正正确深刻的认识理解艺术生产的发展和物质生产的发展不平衡关系这一客观存在的历史现象。


1 陈贵山 周忠厚,《马克思主义文艺论著选讲》(第四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7月第4版,第184页。

2 同上

3 同上

[4]  周博,《浅论物质生产与艺术生产的不平衡关系》,丽水师范专科学校学报199906,第26-29页。

5 陈贵山 周忠厚,《马克思主义文艺论著选讲》(第四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7月第4版,第184页。

6 同上

7 《德国状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8 岳金禄,《历届诺贝尔文学奖统计报告(1901-2006)》,北大法律信息网,2009519日更新,/article_print.asp?articleid=35683

9  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修订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第112-114页。

10 郑克鲁,《外国文学史》(修订版)上,高等教育出版社,第153页。

11 陈贵山 周忠厚,《马克思主义文艺论著选讲》(第四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7月第4版,第184页。

1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版,第4卷,第732页。

13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2页。

14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3页。

15 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修订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第100页。

16 郑克鲁,《外国文学史》(修订版)上,高等教育出版社,第3页。

17 吴中杰,《文艺学导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18 吴中杰,《文艺学导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80页。

19 吴中杰,《文艺学导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81页。

20 吴中杰,《文艺学导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80页。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