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律诗阅读笔记(一)

2020-05-31  虹72

转自:丘劲生的博客

泛读《唐诗三百首》中的五律七律,有些体会记录如下。

  一、关于对仗

  律诗一般要求颔联、颈联都要对仗。但《唐诗三百首》中对仗不工的名作不少。

  如李白的两首五律,第一首《听蜀僧濬弹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其中颔联和颈联形式上近似对仗,但很不严格。“为我”与“如听”,“一挥手”与“万壑松”在词性上都对不上;“客心”与“余响”亦对不上。《唐诗鉴赏辞典》评论说,“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第二首《夜泊牛渚怀古》,“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颔联和颈联更是连形式上的对仗都不讲究。《唐诗鉴赏辞典》则说,“此诗声韵为五律,但却不受格律束缚,通篇不对仗,浑朴流畅,纯任天然。”

  又如杜甫的《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颔联便非对仗。评论也只能说“全词词旨婉切,章法紧密,明白如话,感情真挚,没有被律诗束缚的痕迹。”常建的《破山寺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余钟磬音”,颔联“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就非对仗。评论首先明确“这是一首五言律诗”,然后笔锋一转“但笔调有似古体,语言朴素,格律变通。它首联用流水对,而次联不对仗,是出于构思造诣的需要。这首诗从唐代起就备受赞赏,主要由于它构思造意的优美,很有兴味。”还有僧皎然的《寻陆鸿渐不遇》“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没有一联符合对仗的要求。《唐诗三百首》注释中说,“此诗通首流丽,不以对仗为工,不为格律所拘,真禅家逸品也”。但它却在排在五言律诗八十首之中。

  这是不是说,律诗更重视声律,对仗只是有大体的要求,如果构思需要,这些要求也是可以变通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