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珉 / 说文论道 / 陈嘉珉:邓名先生《觉偈》读后(丑/下)

分享

   

陈嘉珉:邓名先生《觉偈》读后(丑/下)

2020-08-05  陈嘉珉

(原载邓名著《一诗一吟》,上海三联书店2020年6月第1版)

以我的性格来讲,不太喜欢亲近企业家。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北大海外华人经济研究中心参与研究和撰写“海外华商文化丛书”,便自以为把“企业家”读完,无须再行关注,总以为铜臭味很浓的人免不了俗气,以为五十岁以上的人还为钱奔命,这种人生是失败的。但今日以为,会写诗作偈、习武打拳、救人真命者除外,这种人哪怕干到八十岁、一百岁,世间事他看破了的,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邓名是企业家的异类,也是作家、诗人、拳修者的异类。但邓名先生在骨子里却又是中国哲人的同类,是太中国人的中国人,是非常传统的传统人。离开“中国观”,邓名其人则会面目全非。

“中国观”在邓名先生著作中,一方面体现为对中国文化的深度挖掘,大成拳本身就扎根在两千多年前中国最伟大的经典中,修炼大成拳,便会对邓名其人、其拳茅塞顿开,豁然了悟。“中国观”的另一体现,是他总在身体力行,实在、实际、实力践行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用中国文化来指导桩功、拳修,提倡用中国传统价值观去解决人生、社会乃至世界问题。在邓名先生看来,当今优秀卓越的文化存在,必须有“中国观”和“观中国”的寻根立场,否则难以找到科学、真实、究竟的了义答案。

无论世间凡夫,还是方外高人,没有谁会比自己更了解自己。邓名先生的《自述》一偈,是其完整人生的镜像写照——

商务为基,修养心性。

文武兼修,身心康宁。

入世要深,功德兼行。

出世要高,自然心平。

吃饭喝酒,悟道饮冰。

诗书参佛,虚恬性情。

滚滚红尘,樱宁之境。

两行合一,圆融天心。

《自述》中的“文武兼修,身心康宁”、“入世要深,功德兼行;出世要高,自然心平”、“两行合一,圆融天心”等偈句,道出了邓名其人出世行作、修为创作的中道见地。

邓名先生深含睿智哲理和中道见性“半”字偈《一半谣》,概括彰显了“邓名其人”最真实的身份特征:

半商半士,半文半武。

半梦半醒,半忙半悟。

半舍半得,半酒半肉。

半山半水,半雅半俗。

半富半贫,半出半入。

半虚半实,半满半足。

半动半静,半有半无。

失之一半,得乐离苦。

得之一半,可契如如。

试想,如非“半商半士,半文半武”,而是纯粹的商人、士人,或纯粹的文人、武将,那么邓名先生还是邓名先生吗?在《楞严经》第二卷中,释迦牟尼佛给文殊师利法王子解释心性能见第一义时,问道:“如汝文殊更有文殊,是文殊者为无文殊?”佛说除你之外,你这个文殊之名还代表别的文殊吗?文殊大士回答“我真文殊,无是文殊”,我就是文殊,没有别的文殊。为什么?“若有是者,则二文殊;然我今日非无文殊,于中实无是非二相。”若文殊之名还代表另外一人,那就有两个文殊了;文殊现在只代表我一个人,我是这个真实文殊的真实存在,文殊和我没有孰真孰假、孰是孰非之分。邓名其人,就是由这个“一半谣”来自画、定义的,可谓“我真一半,无是一半”,其间不能划分孰真孰假、孰是孰非。

如此,便无必要究竟探明“邓名其人”是诗人企业家,还是企业家诗人,抑或其他。有时模糊反倒是一种见性的明白,真正探明究竟,反倒是糊涂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邓名其人”是单纯的企业家和商界领袖,而非习拳、造偈、作文之“半人”,那我们之间即使相遇,也一定是始终、完全的陌路之人。

特以愚作《和邓名先生〈一半谣〉 》,结解本节“其人其行”——

(一)

一半商人一半士,半文半武真君子。

释加问言二文殊,非有非无阿耶识。

(二)

一半出世一半入,半动半静离乐苦。

修得至高半法门,一真法界可契如。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