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微光 / 诗词 / 人生如逆旅,幸好有苏轼!

分享

   

人生如逆旅,幸好有苏轼!

2020-08-07  城市的微光

第75次。

 清华附小2012级4班学生们对苏轼的研究

01

最难能可贵的,是我懂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出于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苏轼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可惜天命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东坡是绝大的打击,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千百年来,这个民族的大众男神,像众星拱月似的,东坡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姬妾、歌妓、情人、知己,还有那么多的粉丝。然而苏轼只钟情于自己心爱的人。

王弗十六岁时与年方十九的苏轼成婚,恩爱甜蜜。苏夫人是进士的女儿,有才情而不外露、聪明解事、办事圆通,是丈夫的得力助手。

昏黄的灯下,一个男人潜心读书,一个女子坐在一旁做针线活儿,男子背书卡壳时,女子轻轻点拨、哦,原来如此呀!

苏轼记载了两个“幕后听言”的故事:他与来访的客人谈话之时,妻子便在屏风后静听,并将自己的建议告知苏轼。王弗提出在人际关系中对两类人尤应保持警觉:一类是见风使舵、投人所好者;一类是对结交过于轻率者。苏轼对妻子十分信任,不仅听从她的话,还铭记于心。

少年意气风发,少女风华正茂。这样一对人世难寻的灵魂伴侣。被世人羡慕了一千多年。

婚后十一年王弗因病逝世,苏轼亲手种植了三万株松树以寄哀思。明代散文家归有光《项脊轩志》写道:“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语淡情真,一句“明月夜,短松冈”,更饱含了诗人多少悱恻动人的真情。

后来,苏轼有了另外两个深爱着他的女子:

王闰之,王弗的堂妹,在她逝去三年后,嫁给苏轼。

王朝云,原为一名歌妓,12岁时被三十八岁时的苏轼赎回,18岁后在夫人王闰之的劝说下收为侍妾。

关于王闰之,在苏轼写的《祭亡妻同安郡君文》中,可以看出在苏轼心中的分量

「昔通义君,没不待年;嗣为兄弟,莫如君贤。妇职既修,母仪甚敦。三子如一,爱出于天。」

王闰之对于表姐生的孩子苏迈和自己的两个孩子一视同仁,并没有丝毫偏袒。虽然没有表姐那样聪明,但对苏轼的生活起居料理得井井有条。

王朝云,是苏轼在杭州担任知府时赎回的歌妓,但苏轼为其写下的诗篇却是最多的。

明人曹臣所编《舌华录》载,苏轼一日饭后散步,拍着肚皮,问左右侍婢:“你们说说看,此中所装何物?”一婢女应声道:“锦绣文章。”苏轼不以为然。另一婢女答道:“满腹经纶”,苏轼也以为不够恰当。爱妾朝云回答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苏轼捧腹大笑。

苏轼对朝云的回答,大笑认可,因为这是一个“懂他”的人。

有一天,苏轼又作了一首《蝶恋花》,请朝云给大家唱唱,朝云还没开始唱呢,泪满衣襟,苏轼很奇怪,我就让你唱一首词,你至于吗?哭成这个样子,朝云说“奴所不能歌者,唯‘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二句。

为何,人生无常啊。朝云陪伴苏轼的这23年时光中,就像柳枝上的飞絮一样,下一次,又不知道该前往何方了。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王弗对于苏轼来说,就是相濡以沫、同舟共苦、相互陪伴、共同成长,使得苏轼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人;王闰之的陪伴,更多的是对苏轼生活的照料,保障了后方的补给,使之能安心用人生进行创作;王朝云的陪伴,更多的是一种红颜知己,一种志同道合的关系。

这三个女子,都是苏轼的知己。在不同的时间里,陪伴苏轼走过了一段又一段艰难的人生旅程。很难想象,苏轼的生命中若是没有这三个女子,苏轼还是那个我们熟知的苏轼吗?

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苏轼说:不思量,自难忘。在这世上,有一种最为凝重浑厚的爱叫相依为命,那是天长日久的渗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之间生命中的温暖。苏轼与妻子王弗,正是这种“相濡以沫”的患难深情。

对仕途不顺的苏轼来说,最难能可贵的莫过于,是我懂你!

02

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

在一次科举考试中,作为主考官的欧阳修第一次读到二十岁的苏轼写的文章时,觉得碰到了对手。

欧阳修本来想把苏文取为第一,可是担心该文章是他的学生曾巩所作,为避嫌疑,将苏文取为第二。发榜后,苏轼按规矩前去拜谒考官。

欧阳修不耻下问:“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见于何书?”苏轼回道:“事见《三国志》孔融传注!

欧阳修回到家中,将《三国志》孔融传遍阅,也没有见到原文出处。

他日再问坡,苏轼不敢再有所隐瞒,实话实说道:“曹操灭袁绍,以袁熙妻赐其子丕。孔融曰:‘昔武王伐纣,以妲已赐周公。’操惊问:‘何经见?’融曰:‘以今日之事观之,意其如此。’尧、皋陶之事,某亦意其如此。”

五十岁的欧阳修没有嫉妒,而是欣喜若狂,因为自己为国家找到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在给另一位批阅试卷的考官梅尧臣的信中,盛赞苏轼的文才说: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欧阳修爱惜人才,像爱惜他喜欢的花朵一样,怕一不小心,它们就枯萎了。他为国家发掘和提拔了大量的人才,如苏轼、苏洵、苏辙、曾巩、王安石、司马光、程颐、张载、包拯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为北宋乃至中国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

欧阳修说,三十年后,没有人知道我欧阳修,人们记住的,将是这个二十岁的青年苏轼。

三十年后,欧阳修去世;再过三十年,苏轼也去世了。百年以后,千年以后,他们都没有被遗忘。人们记住了苏轼,也没有忘记欧阳修。

欧阳修说:春初,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

苏轼说: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

陆游亦说:归见诸公问老子,为言满帽插梅花。

所以,苏轼该感谢遇到了生命中的这个贵人一一欧阳修。要是那次询问时得知苏轼欺骗他时就一巴掌把苏轼给拍死,那或许苏轼在文坛乃至后世的影响恐怕就没有那么大了吧。

但是,历史是不容假设的,我们只能从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中,找寻到些许的感悟。去掉了如果,还剩下后果或结果。结果就是他苏轼活下来了,还活在千年之后的人们心中。

03

宋人也谈星座?

有时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轼降生“磨蝎宫”之下,即摩羯座。他的文学偶像韩愈,同属这个星座,两人都因固执己见而官途坎坷。关系亲厚的弟弟苏辙评价他:“见善称之,如恐不及;见不善斥之,如恐不尽;见义勇于敢为,而不顾其害。用此数困于世,然终不以为恨”,说出大文豪少为人知的一面——不谙世事。

关于星座,苏轼在《东坡志林·书上元夜游》有明确的记载:「吾平生遭口语无数,盖生时与韩退之相似。退之诗云:我生之辰,月宿直斗。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而仆乃以磨蝎为命,平生多得谤誉,殆是同病也!

退之,也就是韩愈。意思就是我这一生遭遇无数诽谤,命运跟韩愈一样一样的。韩愈诗里说,我们摩羯座的人容易遭人非议,果真这样!

PS十二星座由隋朝传入我国,宋代时,星座学说已经很流行。磨蝎,星宿名。磨蝎宫的省称。旧时迷信星象者,谓生平行事常遭挫折者为遭逢磨蝎。

一代文豪苏轼,在官场上却总是不得意。不是被贬官,就是奔波在被贬官的路上。

从王安石变法开始,因为政见不合,开始了自己颠沛流离的生活。

后来,因为上报折子里面随性而为的几句诗,被心怀鬼胎的人解读。纷纷上书皇帝,这个人不把皇帝看在眼里,于是就有了历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后来经众多的粉丝好友上书皇帝求情,才免于一死,但只能是出现在流亡的路上了。这也成了他人生的一大转折点。

苏轼评价韩愈多舛的命运时就说过:“盖公之所能者天也,其所不能者人也。同时代还遇到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欧阳修、梅尧臣。

被贬时应该也犹豫过要不要过闲云野鹤、梅妻鹤子的生活,但韩愈、欧阳修、梅尧臣等人的积极入世思想和浩然之气说服了他

人们常常把苏轼说成是一个豪放派的代表人物。我们从以下这首《蝶恋花》中似乎可以找到答案。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众多的学者认为,这首词是为王朝云而做的。在人生的坎坷路上,王朝云可算作是苏轼的红颜知己。

我一直认为,苏轼的文章既有豪放,又不乏婉约柔情,这首小词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是苏轼“刚柔相济”风格的典范。

苏轼一生,为讲真话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但他却用「磨蝎」来自嘲,生来如此。

但正如贾平凹先生在《朗读者·第二季》上这样的对话,「我就是秦岭里的人,生在那里,长在那里,至今在西安城里工作和写作了四十多年,西安城仍然是在秦岭下。话说:生在哪儿,就决定了你。所以,我的模样便这样,我的脾性便这样。」

04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高二那会儿,语文老师的爱人因乳腺癌去世了。那段时间老师总是掩饰自己的感情,像往常一样给我们上课。毕业之后的某一天,打开班群,偷偷点进去看老师的动态,“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一句赫然映入眼帘。“这得多难才会生出如此的悲凉啊”,我想。

苏轼去世前的两个月,回首自己的一生,在自画像的旁边,用颤抖的手写下了这首《自题金山画像》

自题金山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回首一生,苏东坡最想夸耀的不是高居庙堂的辉煌,而是他受贬黄州、惠州和儋州的流离岁月。

现在就来谈谈黄州、惠州和儋州的苏轼活成了啥。

①黄州

一蓑烟雨任平生

1079年,苏轼在45岁的时候因“乌台诗案”被贬往湖北黄州担任团练副使这座城市现在名叫黄冈。

团练副使是个什么官儿呢?相当于现代民间的自卫队副队长,清朝曾国藩在家为母守孝期间,朝廷受命为团练大臣,但是自己筹集经费,自己招人,还不能叫“湘军”,只是“湘勇”,被绿营、八旗兵嘲笑只能去抓抓小偷、看看家门儿什么的。

由此而知,苏轼居黄州时生活的清苦,没有俸禄,他就亲自带领家人开垦城东的一块坡地,种田帮补生计。“东坡居士”的别号便是他在这时起的。

被贬黄州之后的第三个春天,苏轼写下一首词: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当时他到沙湖看田,途中遇大雨,同行者被淋得狼狈不堪,唯独他自己。“竹杖芒鞋轻胜马”,写自己竹杖芒鞋,顶风冲雨,从容前行,以“轻胜马”的自我感受,传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迈之情。而后文直接由雨景引申到人生,表达了一种不畏风雨、勇往直前,豪迈、豁达的人生态度。

其中,一蓑烟雨任平生一句至今被许多人津津乐道,并不断引用。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又是苏轼在黄州的另一杰作《念奴娇·赤壁怀古》,另外还有高中那会儿背过的《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在《答李端叔书》中苏轼这样写道:「得罪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樵渔杂处,往往为醉人所推骂,辄自喜渐不为人识。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有书与之亦不答,自幸庶几免矣。」

自从被贬黄州,我就开始封闭自己,整日穿着破草鞋、乘着破船到处浪,和乡野渔民混在一起,被醉汉推来骂去,我也很高兴现在没人认识我。亲朋好友不来一封书信,即便我主动寄信也不回复,大概都在暗自庆幸没有被我拖累吧。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对于全国著名的吃货苏轼来说,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实在解决不了那就两顿。

瞧他在《猪肉颂》里咋写的:「黄州好猪肉,价钱等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啥意思,是黄州的猪肉治愈了我,又便宜又好吃,重点是管饱。

不过我们这位苏大人猪肉吃多了患了病,咋整呢,看医生呀。于是前往蕲水(今湖北浠水县)请庞安常医治。得,疾愈后竟然还与庞同游清泉寺。于是就有了下面人们常用来自励的句子: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我就问你服不服。

不过,老人常说“好戏还在后头呢,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你以为黄州团练副使已到尽头,年近六旬的苏轼在黄州呆了四年后,新皇帝继位,别人都被释放减刑回京,而他却又被贬往岭南出仕惠州,再一次开始了他的“诗与远方”行程。

惠州

此心安处是吾乡

抵惠三个月后,与友人游丰湖,登高览胜,苏东坡微醺,见疏林如画、烟波浩渺,作诗曰:“人间胜绝略已遍,匡庐南岭并西湖。西湖北望三千里,大堤冉冉横秋水……”,将丰湖“误作”西湖。

前几年去惠州西湖一游,曲径通幽,波平如镜,湖中小岛草木葳蕤,玉塔亭亭,细雨之中,从点翠洲的石桥上望去,俨然钱塘西湖。苏东坡寓惠前,惠州西湖还被称为“丰湖”。

别看现在惠州是经济区,到处一片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在一千多年前的宋朝,可就是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偏远山区。因此,贬寓在惠州的苏东坡,其生活是非常艰苦的。

他在从定州赴英州的贬谪途中就已经是财物不继的了,还特地向他的弟弟苏辙要了七千钱,才解决了儿子苏迈等人的安家问题。到惠州后,还经常缺米断酒,多亏惠州太守詹范和循州太守周文之等人经常接济,方才解决“厨无烟”的困境。

当时的惠州经济比较落后,生活水平总体比较低。集市上每天只杀一只羊,除了卖给官府和有钱人家之外,普通人家是很难买到的。而苏东坡又喜欢肉食,但又不敢和当官的争,故只能和屠夫商量,请屠夫把官宦人家不要的羊脊骨卖给他。

哈哈,吃货的世界你们不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东坡不愧是一个美食家,他买回去之后,先把它煮熟,然后涂些酒和薄盐,再放到火炉中去烤一烤,羊脊骨竟然酥、香无比。而苏东坡却吃得津津有味,说是“如食蟹螯,率数日辄一食,甚觉有补。”并写信告诉弟弟苏辙,弄得苏辙也哭笑不得。

在惠州期间,苏轼写关于吃的文章有很多,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出自:

惠州一绝/食荔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种有着“诗与远方”的人间仙境,最美的旅行。可能只有少数人能感知到背后的辛酸。

且不说“日啖荔枝三百颗”是否夸大其词了,都知道荔枝吃多了会上虚火的。再则,为什么要去吃这么多荔枝,还不是因为没有钱买生活必需品呗。一大家子的嘴巴都张着要吃呢?这个家中唯一的男子汉,是不是压力也挺大的呢?

人们常说的“此心安处是吾乡”一句,这就是苏轼被贬惠州期间所写的。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苏轼的好友王巩(字定国)因为受到使苏轼遭杀身之祸的"乌台诗案"牵连,被贬谪到地处岭南荒僻之地的宾州。王定国受贬时,其歌妓柔奴毅然随行到岭南。公元1083(元丰六年)王巩北归,出柔奴(别名寓娘)为苏轼劝酒。苏轼问及广南风土,柔奴答以"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听后,大受感动,作此词以赞。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著名漫画家朱德庸在《写给童年的一封信》里这样写道:「幸福是什么? 幸福不是一辈子平顺富有,而是找到一个可以陪你度过人生逆境的人。人生是什么?人生就是一座迷宫:你花前半生找入口,然后花后半生找出口。」

而苏轼,就是这样一个人。

儋州

诗酒趁年华

公元1097年,62岁的苏轼被贬徼边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今海南儋县)。这是他人生第三次被贬,一次比一次远。据说在宋朝,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他把儋州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他在这里办学堂,介学风,以致许多人不远千里,追至儋州,从苏轼学。

在宋代100多年里,海南从没有人进士及第。但苏轼北归不久,这里的姜唐佐就举乡贡。为此苏轼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人们一直把苏轼看作是儋州文化的开拓者、播种人,对他怀有深深的崇敬。

今天的海南,是一片投资的热土,房地产、养老、旅游业欣欣向荣。但一千年前,那是莽荒之地,常有毒蛇出没,更有瘴气弥漫。当地居民大多是黎族人,还没有汉化,过原始生活,让来自岛外的中原人士很是畏惧隔膜。

苏轼也害怕。启程前,他觉得自己凶多吉少。

在给友人的信中,他写道:「某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春与长子迈诀,已处置后事矣。今到海南,首当作棺,次便作墓,乃留手疏与诸子,死即葬于海外,生不契棺,死不扶柩,此亦东坡之家风也。」

啥意思,一到海南,苏轼首先想到找棺材,找墓地。死了葬身海外,家里不用来人。这不是写信,是在写遗书了。

还没来得及找棺材,生活上的麻烦已经让老年人苏轼焦头烂额。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夏无寒泉……”

那时的海南岛,不种稻谷,粮食完全靠岛外供给。当地人只吃芋头喝白水作为饮食。苏轼也只得靠此维持生活,很快就瘦骨伶仃。

罗曼·罗兰不是过嘛: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文人的日子,总该有琴棋书画诗酒茶吧,再加上苏轼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当然也少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啦。

来到儋州,对于一个大文人来说,没有书的日子是难熬的。没有书,苏轼就写信求助惠州的朋友。朋友托商船寄来一千多卷书,他激动不已,把书搬到家里,一一整理。当地人都来围观,苏轼便把自己的家变成公共图书馆,对外开放,与他们共享读书之乐。

在儋州,苏轼找到了好茶,有诗为证:

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

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

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

枯肠未易禁三碗,坐听荒城长短更

茶,总是出现在关键时刻。比如苏轼所说: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茶,也让苏轼懂得,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乳瓯十分满,人世真局促。品茶,也是品味人生。

在儋州,苏轼还发现了生蚝这种美味,于是激动地给儿子写信:“东坡在海南,食蚝而美。”又千叮咛万嘱咐要儿子做好保密工作,不要让朝廷的贪官们知道,否则会蜂拥跑来海南夺食。

当地的县令张中欣赏苏轼,看他没有地方住,就借官舍给他,还送酒送肉过来。然而,好景不长。朝廷知道后,颇为震怒,把苏轼赶出官舍,也把张中革职查办了。

之后,苏轼把随身携带的酒具当了拿来换钱,独独留下一个荷叶杯。他早晚摩挲,很是喜欢。即使是在很悲惨的处境下,也提醒自己好好吃饭,好好喝茶。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05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公元1100年,宋哲宗驾崩,宋徽宗赵佶继位,朝廷大赦天下。这年5月,65岁的苏轼得到诏命,他可以离开海南了。

苏轼北上和儿孙终得团聚,而当年加害他,并把他流放到海南的章惇却被罢免了。这真是造化弄人。但苏轼并没有嘲笑这位昔日的敌人,他写信给章惇的儿子,要他照顾好父亲,还寄去一些药方,要章惇多保重身体,争取早日北归,与家人团聚。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苏轼是一个慈悲的人,不论对朋友,还是对加害他的人。他知道,哪有什么胜利可言,人只是宇宙洪荒中一个渺小的个体。不要放弃自己,也不要膨胀,人才能不迷失自己的内心。

回到亲人身边不久,苏轼就去世了。离世前,他总结自己: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东坡的一生,吃吃喝喝、跌跌撞撞、起起伏伏,是他用惊人的乐观和食欲拯救了自己,把日子过成我想,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今天的人,读苏轼的文字,如果忽略了他经历的苦难,以及每次面对苦难时的行动,就失去了感受当下生活的真实诗意。

苏轼的文章中,始终充满着对人生命运的理性思考,增强了词境的哲理意蕴。苏轼虽然深切地感到人生如梦,但并未因此而否定人生,而是力求自我超脱,始终保持着顽强乐观的信念和超然自适的人生态度。

06

今昔不是对比

而是映照和温暖

诗人余光中说:「我如果要去旅行,我不要跟李白一起,他这个人不负责任,没有现实感;跟这个杜甫在一起呢,他太苦哈哈了,恐怕太严肃;可是苏东坡他就很好,他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朋友,他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林语堂说:「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

其实,在苏轼写的《留侯论》中我们或许能明白他对于人生的态度。「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而待其弊,此子房教之也。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高祖发怒,见于词色。由此观之,犹有刚强不忍之气,非子房其谁全之?」

失落处,也就是成功处。明白了这点,也就明白了苏轼的魅力。今昔不是对比,而是映照和温暖。在映照中,苦难可以转化,痛苦可以释放和升华。

或许我们可以用苏轼自己的一句话来总结他的成就:

博观而约取

厚积而薄发

今昔不是对比,而是映照和温暖。

苏轼:1037年18日—11018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By/小飞

2020年3月18日星期三(初稿)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