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黄陂 / 待分类 / 岁月回眸 深恋老宅

分享

   

岁月回眸 深恋老宅

2020-09-13  印象黄陂

老家位于李集街道五显庙村许家潭,一个距黄陂县城有点远但绝对山清水秀的淳朴乡村,父亲就安息于此。


如今回老家不太多的,每年也就那一两回。每逢春节回武汉,总会选在大年初一或初二,姐弟仨一起回乡下老家看看父亲,给他上上香,烧点纸钱,也陪着说上几句话。

其实,每次我都舍不得离开父亲的墓地,总想呆在那里,和他多说上几句话,或者,哪怕只是默默地站或坐在父亲坟前,一个人安静地发呆也是好的!

每次上完坟,我们总会进湾子看看。父亲的墓地离湾子只隔一条河,那条潺潺流水的小河,清透,多鱼。


穿过河上的石桥,踏上弯曲小路,步行十来分钟便可进入湾子。路旁有水塘,当年清澈见底,如今几近干涸、浑浊有色,水面,更没有四十年前漂浮的一朵朵不知名的像莲花却又不是莲花的植物。

水塘尽头,就是我家祖上的老宅子了。

儿时的老宅,老的有点让幼小的我感到空寂的可怕,那一条连一条的巷子,一堵又一堵的高墙,再加上一拐又一拐的老屋,还有每进一门都有一个天井的深宅,真怕自己迷路。也不知祖上是什么来头,那些老宅就像影视剧中看到的一模一样,一环套一环,一间套一间。


儿时的我没有玩伴,爷爷奶奶对我疼爱有加,他们时刻把我放在他们的安全视线范围内照看着。偶而,我偷偷地溜到院子里一个人逛逛,但门是出不去的,因为那门实在是太高太大,门栓任我怎样蹦跶也打不开,在试图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后我也无力抗争,只好乖乖地另找乐子。

无奈的我沿着家中那有点破败的院墙寻着那时的'玩伴',用我仅有的数学知识无聊地数着院墙下有多少条石板,天真地以为那石板是自个儿长在那院墙下的,又觉得那石板长的真好,整齐地一溜地排在那。

石板上布满了青苔,偶尔还有青藤由石板缝里钻出来往上爬着,一直爬到院墙上方。迷蒙的我顺着那青藤抬头看它爬到的最高位置,试想着自己要是也能爬那高多好。


年幼的自己,甚至还试着蹦了几蹦。可是,高过自己身高好几倍的院墙,我又哪里爬得上去?只得识时务地重找目标自娱自乐。

蔫蔫穿过天井的我又溜过一座院子,院子左侧有一颗苦栎树,掉下来的果子散落一地,可我对这果子终是提不起兴趣。

实在找不到可玩的,我又回到墙角,翻开石块,看看有没有蚁窝。那时,还经常能翻出几只蛐蛐之类的小动物,细心研究,一研究就是小半天,直至爷爷或奶奶边喊着我的乳名,边慌慌张张地从最里边的屋子里找出来。


有时听到奶奶用吓得发抖的声音喊我,她迈着那裹过脚的小碎步,佝偻着腰,一边喊一边连走带跑地找寻着我,而那时的我却也是慌慌张张地想找个地方藏起来,想着多玩会再回里屋。只是的确没有藏身之处,只得乖乖地被爷爷或奶奶揪回到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去年回老家一看,哪里还有老宅的影?那些老屋,全被新修的楼房所取代,只隐约见到土里露出为数不多的老石条。我儿时的老宅去了哪里?以前与我为伴的蛐蛐不见了踪影,还有那夏夜的莹火虫也不知飞向了何处!


我想再看看老宅里的天井,老宅的院落,以及陪过我的青石板上的藤条,还想蹲在地上找找蚂蚁,也想摸摸最深处屋子里的那些雕花老家具,更想听听奶奶那发颤地叫着我的声音……


作者许孟芳授权掌上黄陂发布,其它公号、媒介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有风景 有味道 有故事

掌上黄陂 品味黄陂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